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仇恨自由」的西方左派

曹長青

自二十世紀以來,人類走向自由之路之所以步履艱難,最主要的原因並不是由於獨裁世界的強大,而是來自自由世界內部的阻礙重重。這在二戰,尤其是在冷戰中已經有過西方左派淋灕盡致的表現。今天,西方左派對其在冷戰中讚美甚至協助共產主義的無恥表現不僅毫無檢討,像沒事兒了一樣,更在今天的反恐戰爭中繼續站在自由世界的對立面上。最近面對伊拉克和烏克蘭大選,歐美左派媒體不僅不為自由的勝利而歡呼,反而是一片攻擊。

烏克蘭在重新選舉中,強調民主並親西方的政黨領導人當選,被視為民主在烏克蘭的勝利。但極左的英國《衛報》用「基輔的騷亂背後有美國插手」這種標題來描述烏克蘭人要求重選的民主運動,並說這是「美國製造的、複雜而激情的印著西方標簽的大眾欺騙運動」。這家報紙的另篇文章則把烏克蘭人民最後獲得的公平選舉機會稱為「美國中情局支持的冷戰時代那種第三世界的動亂」,是 「後現代時代的政變」。

而對上星期伊拉克的成功選舉,西方左派們更是難以接受。總部在波恩的媒體研究機構「Media-Tenor」在伊拉克選舉前夕對比了德、法、英、意、西班牙等國41個主要媒體和阿拉伯世界12個主要電視和報紙對伊拉克選舉的報道發現,在歐洲左派媒體上,60%以上竟是對伊拉克選舉的負面報道。反而阿拉伯國家媒體對伊拉克選舉合法性的正面報道,都超過60%,有時達到100%。

最糟糕的是德國政府官辦的兩家媒體ARD和 ZDF,對伊拉克選舉的報道近80%都是負面的。波恩媒體研究中心的總編輯茨查茲(Roland Schatz)說,德國媒體對當今伊拉克局勢的負面報道,是薩達姆獨裁統治時的兩倍。

美國的左派媒體也不甘落後,在選前兩周《紐約時報》預測說,伊拉克的選舉結果將是晦暗的,像「不確定的叢林」;選舉帷幕拉開時將是巨大問號﹕會有充分的競選活動嗎?在投票前一天,該報還發表了「伊拉克選舉是場賭博」的社論,從標題就能看出那種晦暗心態。

在伊拉克人民不畏恐怖威脅,不懼西方左派的詛咒,勇敢出來投票,大選獲得成功之後,《紐約時報》等不僅毫無悔意,還絞盡腦汁詆毀伊拉克的民主進程。在該報2月6日的「一周回顧」中,記者瓦恩斯(Michael Wines)說,根據他們報紙的檔案,1967年南越選舉時,近六百萬注冊選民也是不畏越共襲擊,高達83%出來投票,美國政府當年也是驚訝民主的力量;當時約翰遜總統也像今天的布什那樣誓言推廣民主。言外之意,最後越戰不是照樣失敗,南越政府不是照樣垮台;伊拉克就是越南第二,布什的政策像約翰遜一樣,也會大失敗。

研究《1984》作者奧威爾、前年出版《為什麼奧威爾仍重要》的英國作家希欽斯(Christopher Hitchens)曾信奉托洛斯基主義,但在伊拉克戰爭等問題上他已覺醒,曾撰文嚴厲批評法國政府杯葛伊戰的聲音是「老鼠的尖叫」,除了煩人,毫無份量。他對英國《衛報》等西方左派們的評價是﹕有些西方左派,或者說西方極左派,他們是反美、反布什的;他們寧可喜歡那些專制國家的領導人,也不喜歡任何和美國友好的政府。這類左派不願說薩達姆的任何壞話,也不願說任何關於烏克蘭民主運動的好話。這些左派們拒絕譴責那些反美的獨裁者們,同時也拒絕讚美那些欣賞美國或至少不反美的民選領導人。

去年以研究蘇聯集中營制度的《古拉格》一書獲得「普利策獎」的《華盛頓郵報》女專欄作家阿普爾鮑姆(Anne Applebaum)也對左派媒體的這種偏見報道和評論相當憤怒,曾撰文把這些西方左派稱為「仇恨自由者」(The Freedom Haters)。她說當布什總統稱那些反對美國武力倒薩的人是「仇恨自由者」時,她並不同意,但現在吃驚地發現,還真有這樣一批人。

但是,從阿富汗選舉,巴勒斯坦選舉,伊拉克選舉,以及不久前多達兩億人的世界最大穆斯林國家印尼的選舉等,都在證明,以美國為代表的自由民主精神和市場經濟的力量正在全球性地擴大,無論西方左派怎樣詛咒和哀鳴,都無法阻擋人們對民主的渴望,都無法阻止人類邁向自由的步伐。

(原載香港《蘋果日報》2005年2月9日)

2005-02-0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