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伊拉克選舉和自由的價值

曹長青

1月30日,對伊拉克人民來說是個歷史性時刻,這一天,他們將首次舉行全國大選。這場選舉不僅將決定伊拉克的民主進程,也決定著布什總統幾天前就職演說強調的向全球、尤其向中東推廣自由價值的成敗。

伊拉克的面積相當於加州,人口和台灣差不多,有二千四百萬。薩達姆政權被結束後,伊拉克人民獲得空前的政治自由,紛紛組織政黨,目前參選的政黨多達111個,比台灣的98個政黨還多。

一個月前台灣立法院改選,有387名候選人競爭235席立委。而這次伊拉克大選,有多達7,500名候選人,競爭國會的275席及18個省的議會席位。參選人數是台灣的20倍。

伊拉克的合格選民有1,400萬,已報名投票者有1,200萬,這點也和台灣相似,上次台灣總統大選,總共有1,290萬人投票。伊拉克大選也像台灣一樣,允許海外僑民投票,但不同的是,可在所住國投票,不必回國。伊拉克海外僑民有120萬,佔注冊選民的10%,分散在全球14個國家,其中美國就有23萬。

這場選舉,可以說是一場空前艱難的民主跋涉,更是一場自由和邪惡的較量。雖然薩達姆被鏟除,但他的余黨,以及極端伊斯蘭份子,敵視美國和自由價值的仇恨者,不斷製造事端,襲擊美軍和伊拉克警方,用自殺炸彈殺害平民,製造恐懼阻止伊拉克走向民主。尤其大選臨近,這種襲擊更加頻繁,武裝份子揚言,將襲擊投票所,殺害去投票的選民。

在美國,左派們繼續不支持布什總統的伊拉克政策,並對巴格達的民主進程冷嘲熱諷。尤其是以左派媒體旗艦《紐約時報》為主,一直持悲觀論調,重復前克林頓政府國家安全顧問的話說,伊拉克選舉之後,局勢會更加糟糕,什葉和遜尼兩大派將爆發內戰,局勢會不可收拾。美國最左的民主黨參議員肯尼迪則公開呼吁「美國的軍事和政治力量撤出伊拉克,以避免暴力沖突的進一步惡化」。

在歐洲,由法國德國為主導的「歐盟」沒有向伊拉克選舉派出任何工作人員,更不要說給予全力支持。聯合國願意支持全球各地的民主選舉,但恰恰對至關重要的伊拉克首次民選缺乏熱情,只派了40個工作人員到伊拉克進行技術協助。在關鍵的向中東和穆斯林世界推廣自由的人類民主化的偉大進程中,可以說歐盟、聯合國,西方的左派們都可恥地缺席!

但布什總統和伊拉克臨時政府決心推動這項選舉,不管它是如何艱難。美國目前在伊拉克有13萬軍隊,再加上伊拉克政府新組建的12萬國防軍和警察隊伍,將全力保護5,300個投票所的安全(等於每個投票所配備40名士兵和警察)。

布什政府所以力排眾議,堅持按預定計劃在30號舉行伊拉克大選,關鍵在於虔誠基督徒的布什相信,自由是上帝給予人類的禮物,伊拉克人民應該享有這個最寶貴的禮物。二是相信人是上帝所造,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上帝的影像」,因此不管被欺壓多久,被剝奪權利多長,被窒息得多麼嚴重,只有給人們機會,他們的內心呼喚一定是自由,渴望成為有尊嚴的「人」!

這從阿富汗的選舉結果就可看出,那個曾炸毀千年佛像、塔列班主導的黑暗國度,即使那些被迫蒙臉,被欺壓在社會最底層的阿富汗女性,當有了機會,一樣踴躍地去投票,行使自己作為自由人的權利。當時恐怖份子也是揚言襲擊投票所,殺害去投票的人。但那些勇敢的阿富汗人,不僅沒有畏縮,反而大清早就去排隊,第一個投票的是個19歲的女孩子。據美國駐阿富汗大使說,有些穆斯林女性,半夜就起床,做犧牲前的洗身宗教儀式,然後以迎接死亡的心情去投票所排隊,即使在附近百米外有自殺炸彈襲擊,這些阿富汗人毫無畏懼,沒有一個人離隊嚇跑。這個場面,再次定格了人類的自由精神!

如果阿富汗人民能,為什麼伊拉克不能?而且無論從經濟水平,文盲率,世俗程度,現代化等多項指標,伊拉克都比阿富汗更有條件實行民主選舉。關鍵是要相信人心,不管什麼族裔,什麼文化背景,什麼樣的教育程度,什麼樣的國情,什麼樣的宗教背景,只要給人機會,人們的渴望和追求是一樣的,那就是要做自由人!

另一項鼓舞人心的消息是,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屬下「國際共和研究所」(IRI)近日在伊拉克的民調顯示,高達80%的伊拉克人表示會去投票。伊拉克有三大派,什葉派佔人口60%,遜尼派佔20%,庫德人佔20%。雖然遜尼是少數,但由於薩達姆是遜尼,因此這個少數派在伊拉克一直有權勢。「國際共和研究所」的民調顯示,遜尼派對投票選舉反應最冷淡,只有48.7%的遜尼受訪者表示會去投票,不願去投票者多達46.6%。但在什葉派和庫德族選民中,表示願去投票者都超過91%,不去投票的都低於5%。

該民調還顯示,雖然伊拉克不斷遭到自殺炸彈攻擊,不斷有平民和警方人員被殺害,但伊拉克人民仍對這個國家充滿希望,69.9%的受訪者表示對伊拉克未來有信心,沒有信心的只佔18.8%。52%認為伊拉克的局勢半年後會更好,60%認為一年後會更好,65%對五年後的伊拉克非常樂觀。。

在伊拉克推進民主,是人類從沒有過的艱難嘗試。因為在薩達姆的殘暴統治35年後,這個國家沒有任何民主政治基礎,而且其經濟已到崩潰邊緣。據美國民間研究機構「國際戰略研究中心」(CSIS)學者葛德斯曼(Anthony Cordesman)的論文,伊國失業率在29%到40%之間,在年輕人中可能高達60%。雖然伊拉克去年石油收入180億美元,但它只是國民生產總值(GNP)的一半,是年度財政預算的三分之二。

二戰時德國和日本軍國主義政府被結束後,那裡幾乎再沒有什麼反抗和騷亂,因為法西斯在全球大勢已去,納粹和武士道的殘余毫無任何外部支持的可能和希望。但伊拉克局勢不同,它的周圍除以色列外,全部都是專制國家,22國組成的阿拉伯聯盟,沒有一個國家實行真正的民主選舉。伊朗,沙特阿拉伯,敘利亞這三個有大量極端伊斯蘭份子的國家,虎視眈眈地敵視伊拉克的民主進程,擔心自由之風吹進毛拉們統治的地盤。埃及、黎巴嫩、科威特、約旦雖然有些自由空間,但仍都沒有實行真正的民主政治,因此對伊拉克一人一票的選舉,也不會真正歡迎。

而且從在伊拉克被抓獲的「武裝份子」來看,多數是「外來者」,而不是本地伊拉克人,他們是從伊朗、沙特.阿拉伯以及阿富汗、巴基斯坦、蘇丹等世界各地來的極端伊斯蘭聖戰份子。伊拉克成了美國為代表的自由力量和世界各地恐怖份子的「決戰之地」。

在這樣一個自由與邪惡決戰的時刻,曾同樣被美國人從二戰中解救出來的歐洲希拉克們、施羅德們,以及比利時的左瘋們,不僅不對美國解救伊拉克人民(在薩達姆統治下至少30萬伊拉克人被害,5千庫德人被毒氣殺死)的正義之舉伸出援手,反而杯葛、刁難、冷嘲熱諷。

柏林意味著什麼?德國這一個國家就發動了兩次世界大戰,它對世界的最大貢獻是「奧斯威辛」(1月27日是它被解放60週年)。德國人發明的「毒氣室」將永遠提醒人類什麼是邪惡,它會惡到什麼程度!

巴黎意味著什麼?二戰時法國成立支持希特勒的維希政府(相當中國抗戰時的汪精衛偽政權),兩年內把7萬6千名猶太人送去德國集中營(其中只有2500人倖存)。有著這樣恥辱歷史的德國法國,今天不贖罪,不幫助在新納粹(原教旨伊斯蘭主義)摧殘下的伊拉克人民獲得自由,將更不可原諒。

不管伊拉克的選舉面對多少外部阿拉伯國家的敵視,面對多少歐洲希拉克們的袖手旁觀,面對多少來自世界各地的伊斯蘭聖戰份子的暴力阻止,伊拉克人民的人心所向將不可阻擋,那就是要用選票,決定政府領導人;要用選票,決定國家的前途。正如美國「傳統基金會」研究員杜姆克斯(Peter Brookes)發表的專論所說,自由世界將拒絕在伊拉克失敗,伊拉克的新時代將從這次選舉開始。

2005年1月28日於紐約(原載《觀察》)

2005-01-3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