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海嘯和共產災難

曹長青

這次東南亞的海嘯沖淡了全球迎接新年的喜悅,其重大的生命損失的確令今天這個現代化的信息世界難以接受。天災往往意味著人力無法對抗,但這次海嘯造成大規模喪生,卻不是和人為錯誤沒有關係,因為顯見的事實是,海嘯發生之前,無論是震中附近的八個國家,還是全世界的地震海嘯專家,包括聯合國相關職能部門,沒有一個做出任何預測,更別說發出預警。

《華盛頓郵報》報道說,地震發生時(美國西部時間下午2點59分),座落在夏威夷的聯合國“太平洋海嘯預警中心”(PTWC)竟沒有一個人上班(可能都去過聖誕節)。即使有人上班也沒用,這個地震研究中心的主任說,根據聯合國科教文組織的規定,這個中心只負責太平洋的海嘯,不管印度洋的事。

表面來看,這位地震專家說得沒錯,這個研究中心是在阿拉斯加、加州、夏威夷以及太平洋附近國家遭海嘯之災後才建立的,由聯合國科教文組織資助,重點是監測太平洋。但問題是,既然太平洋曾發生海嘯,為什麼就不考慮印度洋會發生同樣的災難?那位地震專家的解釋是,印度洋從沒有發生過,因此沒想到它會發生。作為普通老百姓可以“不會想到”,可是作為被老百姓納稅款和聯合國機構養活的地震海嘯“專家們”,他們有專業責任應該想到。

那些地震專家對此的解釋是,在印度洋鋪設海底偵測儀器要花很多錢,一個儀器就要25萬美元。但這次大災難僅全球承諾捐款已達80億美元,是“25萬”的三萬多倍,這還不說重建那些地區需多少億(重建費預估140億),更重要的是,誰能計算一條人命多少錢,而那是16萬個生命!

負責全球地震海嘯研究監測的聯合國科教文組織(UNESCO),為什麼只在太平洋設置監測器,而從來不考慮在印度洋設置?可能原因很多,但其中有一條是可以確定的,那就是科教文組織是聯合國內最腐敗、最無效率、最官僚的機構之一。1984年,共和黨籍總統里根決定,美國退出科教文組織,隨後英國和新加坡也退出。加拿大、日本、荷蘭、瑞士和當時的西德也曾考慮退出。美國「傳統基金會」研究員查費爾(Brett Schaefer)曾發表論文批評說,科教文組織重用親屬、濫用資金、官僚腐敗的現象非常嚴重,該組織中40%的人員都無法通過他們自己制定的資格條件,許多是通過“後門”進入的。

除了聯合國科教文組織和地震海嘯專家們的官僚因素之外,還和受到海嘯襲擊的當事國的官僚有直接的關係。媒體已報道說,印尼得到海嘯消息後,竟不許公佈,擔心影響它的旅遊業。而在印度,剛剛卷土重來的左派國大党政府,更是以官僚著稱,它的海軍得知其印度洋的一個軍事島嶼基地被海嘯吞噬後,竟沒有把報警及時發給負責部門,而錯誤地發到了前氣象局長那裡,錯過了最初那幾個小時最寶貴的時間向沿海居民報警。事後專家們說,即使有一個小時的準備,也會挽救成千上萬的生命。

看印度洋海嘯過程中由於政府官僚腐敗而延誤拯救生命的報道,無法不令人想起中國唐山1976年那場大地震。這次和海嘯有關的10個國家的死亡人數約16萬,而當年中國唐山地震,僅那一個城市的死亡人數就高達24萬2千人。中國那場地震不僅傷亡慘重,而且和這次海嘯也有相似處,那就是事先也是毫無預警。即使在距離北京只有150公里的唐山被從地球上抹掉後兩個小時,中國國家地震總局還不知道“震中”在哪裡。

堂堂中國地震總局的局長、專家們在幹什麼?幾年前《中國地震報》記者錢鋼出版了《唐山大地震》一書(香港中華書局1999年修訂版),根據該書,當時國家地震局正在忙於“批鄧反右”,階級鬥爭。當發現北京的房子在搖晃,知道發生了地震,但地震局一片慌亂,根本弄不清震中在哪裡,最後採取最原始的方式,派出地震勘察隊,去北京外的四個方向查找。最後在半路上遇到唐山地震的幾個倖存者正開車向北京報警,才得知“唐山全平了”。再加上北京電信局的消息說,往唐上的電話全都打不通,才確定“震中”是唐山。這時距唐山地震已有兩個半小時之久。也就是說,至少在唐山地震後的150分鐘之內,這個災難城市,沒有得到任何外部援助。

而得知“震中”是唐山之後,根據錢鋼的書記載,中共政治局開會後,一位政治局委員卻提出,首先要確保北京,要求國家地震總局局長不得去震中的唐山,留在北京時刻等待政治局的命令。

直到那幾位唐山地震倖存者,開著救護車一路狂奔到北京,在中南海的政治局會議上哭訴了唐山的慘狀之後,中共當局才決定向唐山派出救援軍隊。而開進去的軍隊,卻沒有帶起重機、電焊、切割機等必要的大型機器救援設備,那些被壓在石板下的倖存者,很多就眼睜睜地最後死亡。

錢鋼的書詳細描繪了一位名叫豐承渤的20歲女護士,“她的下半身被夾壓在巨大的樓板和鐵床架之間,上半身卻完好無損。”因為救援部隊只帶了鍬、鎬等,沒有辦法把她搶救出來。曾想過截肢,但醫生說,“沒條件輸血,一截肢就死”。靠救援者給這個女孩子喂飯、給水,這個姑娘就這樣挺了一天一夜(這麼長時間都沒有起重機來!而唐山離北京只有三、四個小時的車路!)在生命垂危之際,她最後一個要求是,給她梳梳頭。她生前曾被批判“愛美”,因她“愛用香皂洗臉”,還有“劉海”。當時連把梳子也找不到,她的一位女友用十指做梳,給她梳平了散亂的長髮,之後,這位青春剛開始的女孩子,就在救援者的注視和無奈下,在石板的夾縫中停止了呼吸。

根據錢鋼的書,唐山地震十天(!)之後,才調進去吊車,切割機等救援設備。在這地震後十天的長達240個小時之內,不知有多少像那位女孩子一樣的倖存者,被夾在石板或重物之下,活活地“等”死了。

在唐山地震前,中國已發生過邢台地震等,救援部隊需要帶吊車、電鋸、電焊切割機等大型機械,這些都是地震救援常識,但中共當局顯然沒有認真做救援操練和準備。

還有更荒唐的事情,派去唐山救援的解放軍,有的不去救人,卻去“搶救”倒塌在金庫裡的“國家財產”。據當時《解放軍報》報道,唐山新華中路銀行金庫有91萬5千1百59元零9分錢被埋在廢墟中,去救援的軍隊不去救人,卻全力挖錢,不僅最後找到全部紙幣,還找到絕大部份硬幣。最後只差5元3角9分錢沒找到,連銀行的人都說,5元數目不大,不用再找了,但那些軍人卻堅持說,“別說5元,就是5厘也得扒出來”。又經過三個小時,最後只差5分錢沒找到。按規定,銀行允許誤差萬分之一,5分已屬這個限度,不需再找了。但那些戰士仍不罷休,堅持再找,最後又找到3分錢,僅差2分錢了,還是要找,“在漸濃的夜色中,擰開手電尋找”,“扒開不知扒了多少遍的泥土摸索”,最後終於摸到了那枚2分硬幣。中國人民解放軍簡直瘋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

但在中國當時的報紙上,幾乎到處可見這種荒唐﹕“一位倖存者從廢墟中鑽出來,首先搶救生產隊的牲口。”

“一位老大娘被救出時,捧出了她保護的毛主席的石膏像,她問旁人,毛主席在北京被砸著沒有?聽說沒有,激動得欲跪下磕頭。”

“一位纏著繃帶的詩人面對廢墟,激動地連連感嘆,這都是詩啊!這都是詩啊!不顧妻子女兒遇難留下的悲痛,充滿激情地抓起紙筆,就開始在膝蓋上寫詩。”

在震後廢墟上,就召開了學習小靳莊賽詩會;政治夜校在震後三天就恢復上課。廢墟上的標語是﹕“它震它的,咱幹咱的!”“它來一次地震,咱來一次革命!”——那個荒唐的年代,中國人似乎和大地比賽,看誰更瘋。

看到今天印度洋海嘯之後,全世界伸出援手,不僅救援款已達幾十億美元,還有美國軍隊、航空母艦等多國軍隊和救援人員,進入印尼、斯里蘭卡等主要受災國家救援,更是既感慨又感傷。因為當時中國唐山地震時,完全是另外一個景觀,那裡沒有任何一個外國救援者。根據當時的外電,美國,英國,日本,以及聯合國當時的秘書長瓦爾德海姆等,都明確表示向中國提供緊急援助和醫療物質。尤其是最有抗震和救援經驗的日本,當時的外相宮澤喜一在內閣會議提出緊急援助中國方案獲通過後,立即準備了藥物,衣物,帳篷等。但所有這些外國援助,一律遭到中共當局的拒絕。中共中央慰問災區團到唐山,中共領導人說,“我們堂堂中華人民共和國,用不著別人插手,用不著別人支援我們!”那些聽眾們熱烈鼓掌,歡呼,流淚……

天災不可避免,但瘋狂政府所帶來的人禍遠比天災更荒唐,所造成的生命損失遠比天災更慘重。

2005年1月16日於紐約(原載《觀察》)

2005-01-2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