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巴勒斯坦的希望

曹長青

巴勒斯坦九日舉行的選舉,是人類進入2005年的第一場重要選舉,務實派的阿巴斯以壓倒優勢當選,標誌巴勒斯坦持續四十年的阿拉法特個人專制時代被結束,巴勒斯坦終於走向多黨制,給中東和平帶來一線曙光。

在阿拉法特時代,雖然巴勒斯坦也有選舉(上次大選是九年前),但就像薩達姆主導下的伊拉克選舉一樣,永遠都是阿拉法特「當選」,一直到死都是「阿主席」說了算,人民的願望根本無法得到實現。

毛澤東執政了27年,阿拉法特則當權了35年,直到兩個月前去世。就像毛死後中國有了一絲生機一樣,阿拉法特的消失,也給巴勒斯坦這個苦難的民族帶來新生的希望。這次大選結果就是一個例證:被西方普遍認為務實、並可對話打交道的溫和派阿巴斯高票當選(贏六成二),第二高票是更溫和的候選人、人權活動家(獲得二成),其他五位不那麼溫和的候選人,得票率都沒超過半成。而像哈馬斯等激進組織,都沒敢提出候選人。由此可見,只要讓人民自由選擇,民意一定佔上風。

阿巴斯的高票當選所以給巴以和平帶來希望,主要在於:首先,阿巴斯如果不走現實主義道路,無法打開巴以僵局,那麼下次選舉時,他就可能被其他更務實、能提出解決方案的候選人擊敗。民主就意味著不能永遠當權,而阿巴斯無法具有阿拉法特那樣可以個人專權的的歷史背景和條件。因此這個選舉制度本身就迫使他必須採取務實的政策。

其次,這次哈馬斯沒有推出「候選人」本身就說明,他們清楚激進路線無法贏得多數選民的支持。而阿巴斯高票當選,已明確傳遞出絕大多數巴勒斯坦人渴望和平,結束暴力,復蘇經濟,建立新國家的願望。

第三,權力晚期的阿拉法特其實已被美國和以色列等拒絕,不再承認他是一個可以理性對話或打交道的政治領袖,而被當作一個熱衷暴力、不可理喻的獨裁者。而曾擔任過四個月巴解自治政府總理的阿巴斯則和阿拉法特不同,他強調通過談判解決問題,而不是用自殺炸彈屠殺無辜。當年的奧斯陸協議,以及美國大衛營的巴以和平方案,主要推動者都是當時任巴解秘書長的阿巴斯。這次阿巴斯當選,將為巴以和平提供新的契機。

第四,現在以色列執政的是右翼利庫德集團,最近左翼工黨也參與合作,因而是以色列內部政局最穩定的時期,也比較容易就重大問題做出協調和讓步,諸如從佔領地撤軍,真正實現用土地換取和平。

據九十年代以色列的民調,主張無條件立即退還巴勒斯坦土地的佔5%,主張永久佔領的佔20%,主張有條件退回土地的佔75%。這個條件就是巴勒斯坦人不威脅他們的安全,承認以色列的存在。這個民調說明,多達80%的以色列人同意,他們願意用退還巴勒斯坦人的土地,來換取永久的和平。阿巴斯的當選,更準確地說,巴勒斯坦的真正民主進程,將推動這個目標的實現。

即使長期接受獨裁政權宣傳的巴勒斯坦人民,在阿拉法特死後才兩個月後的第一次選舉中,兩個溫和派得到的選票就高達近90%,而成天組織恐怖活動的哈馬斯暴力團伙竟然連選舉都不敢參加,這個結果比什麼都更清晰地向世人宣示了,普通民眾是有「常識」的,是追求正向價值的,他們都是呼喚和平而拒絕暴力的;只有在暴君的操縱下,才可能產生暴民。巴勒斯坦的選舉再次證明,只有民主,才能給中東帶來希望,使這個地區的民意成為主導者,而不是「阿拉法特和薩達姆們」。

(原載香港《蘋果日報》2005年1月12日)

2005-01-1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