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俄國能,為什麼中國不能

曹長青

各位女士、先生,大家好。非常高興能參加台北《大紀元時報》主辦的這個討論會。張清溪教授是我非常尊敬的經濟學家,而且也是一位不僅為台灣人民爭取權利,也為中國人爭取自由民主權利的知名學者,所以他邀請我參加這個會,我還沒有問內容就說一定會來。

看到《大紀元時報》上的【九評共產黨】,覺得寫得非常好。以前在海外,包括台灣,有很多文章批評過共產黨,但像現在這樣,集中用「九評」的方式還很少見;當然也很及時。所以今天這個會可能就是我們要「十評」共產黨,從經濟方面。

我不是研究經濟的,但我對俄國非常感興趣,因為俄國和中國有相當的比較性。它也是共產國家,怎麼發生變化的?不僅政治還有經濟方面。經濟是很大的題目,我今天想講一個具體問題:中國和俄國在經濟上的比較。

中國經濟僅佔世界的百分之四

一般來說,我們從媒體上得到的印象:中國現在發展經濟很快。現在每年差不多是百分之八的速度,這在人類歷史上是少見的。另外,中國現在是僅次於美國、德國的全球第三大出口國;並是全球接受外資最多的國家。這幾個數字都可以顯示中國經濟在當今世界上的地位。

但回過頭來看,在過去的二百年中,實際上今天中國的經濟成就並不是最大的。資料顯示,中國經濟在世界上比重最大的時候是在清朝,1800年,也就是鴉片戰爭發生之前四十年的時候,那時候的中國經濟,即清朝,在世界經濟中的比重是百分之三十三,也就是說,整個世界經濟的三分之一來自當時的清朝。當時整個歐洲才佔世界經濟的百分之二十三;美國只佔零點八,即不到百分之一。那之後一百年,也就是中華民國成立十二年之前的1900年,中國的經濟降到在世界只佔百分之六點二。又過了近一百年,即1997年的時候,中國經濟在全球降到只佔百分之三點五,2003年才升到佔全球百分之四。

而美國在1800年時雖僅佔百分之零點八,現在則上升到佔全球經濟的百分之三十以上,也有數字說綜合指數的話佔百分之四十三。保守地說,現在美國在世界經濟中的比重,跟1800年清朝時相似,也是三分之一左右。而中國經濟在當今世界佔的比重並不是很大,只有百分之四而已。

另外,中國經濟好像數字很大,速度很快,但其實中國國民生產總值GDP只是美國的九分之一強左右,中國的整體經濟規模只相當於美國的一個紐約州;或相當於德克薩斯州的二倍而已。

「盜竊經濟」,人人挖國產

剛才主持人講現在有很多數字顯示中國經濟發展很快,但是實際上也有嚴重的問題:第一個問題,壞貸款比重太大。什麼叫壞貸款,就是銀行貸出去的款完全回收不了。壞貸款的比重現在達到佔中國國民生產總值GDP的百分之四十。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數字。為什麼有這麼多壞貸款?因為銀行行長都想通過貸款把國家公款據為私有。

有公司來貸款,我貸給你一百萬,隨手要「回扣」,原來是百分之二十分成,給我二十萬,後來升到三十萬,現在最高達到五五分成。銀行行長貸給你一百萬,你要回頭給我五十萬現金,給我存到美國Citibank(花旗銀行),或是存到瑞士,成為我個人的錢。當了幾年銀行行長,這麼百分之幾十地分成,最後拿到了幾百萬幾千萬,然後就移民海外。在美國投資移民,五十萬美元就可以了,就可以在美國做寓公,活得很好。

為什麼銀行行長這麼幹?因為錢不是他的,是國家的;他不把這個國家當成是自己的,不為國家負責。每個人都知道有權不使,過期作廢。利用權力盡快的把國家財產轉為個人資產。中國正處於一個把國家財產瓜分化的過程,所以美國的經濟學家認為中國現在是「盜竊經濟」,人人盜竊國家財產。因此導致中國的壞貸款這麼多。全世界沒有這麼高的。

六億中國人每天生活費不到二美元

第二個問題,中國的失業率很高。高到什麼程度?城鄉平均起來,高達百分之二十。台灣好像是百分之五左右,美國現在是五點六,法國是九點三。中國現在的百分之八經濟增長率,完全不能平衡百分之二十的失業率。中國經濟增長要以平均每年百分之十五到二十的速度成長,才能平衡大量失業人員以及農村湧進城市的勞工,所以這是很大的一個負擔。

第三個問題,中國貧困人口很多,有百分之五的人處於聯合國規定的貧困線之下,十三億的百分之五,大家算算這是多大數量;有百分之十六的中國人(二億多),平均每天生活費不到一美元;百分之四十七的中國人,每天生活費不到二美元。十三億的百分之四十七,相當於六億多人。另外,按照中國官方數字,現在中國人均收入八百多美元,最高是八百八或者九百。這個數字多大?只相當於台灣人均收入的十五分之一。如果按照「世界銀行」對台灣的評估,把人均購買力等因素都算進去,實際上只相當於台灣人均收入的三十分之一。

中國經濟數字攔腰砍一半還有水份

我們再跟俄國比較。為什麼中國發生這個情況?除了沒有政治自由、沒有選舉之外,關鍵是沒有真正實行私有制。今天我們看世界的歷史、人類的歷史,其實就是保護私有財產,人人有發財致富權利的歷史。只有私有化,才會有經濟發展。美國經濟為何現在佔全球三分之一以上?因為美國是充分私有化的國家,美國堅定地走史密斯的《原富論》、哈耶克的《通向奴役之路》這種充分自由市場經濟的道路,完全是這種理論的體現。所以美國的國營成分比重相當低,在百分之十五以下;英國在百分之二十以下,法國和德國都高於百分之二十四。

為什麼現在歐洲經濟不好?很大一個原因是國營成分太大。什麼叫國營?國營就是官僚的同義詞。官僚就是腐敗的同義詞。人類的歷史已經證明,只有私有制才有經濟的真正發展,而公有制已成為經濟停滯或災難的同義詞。今天的俄國就走了一個自由市場的道路,這當然和俄國採取「震盪療法」,一下子從公有制跨入私有制有關。當時很多中國知識份子反對,我不知道台灣的知識份子是什麼意見。很多中國大陸知識份子反對,認為這樣做一定會很糟糕。結果俄國怎麼樣?現在經濟相當好。

如果把中國和俄國在經濟上進行比較,它們都等於是癌症病人,共產主義就是癌症。對於「癌症」,俄國人的做法是一次性摘除,做大手術。而中國採取的是不做手術,保守治療,而且隱瞞癌症的病史和現實,通過吃補藥,吃那個龜湯啊、人蔘啊,喝台灣的珍珠奶茶等,以為就可以好,好像滿面紅光,其實癌症根本沒有解決。剛才我談的那些壞貸款等都是癌症的症狀,只不過在中國的報紙上看不到,只有在台灣等有新聞自由的地方才可以真正地討論。

採取震盪療法把癌症一次性摘除的俄國怎麼樣?現在俄國的經濟,過去這幾年都在百分之五以上的速度成長。人家的數字是真數字,中國的數字,按照美國匹茲堡大學經濟學教授羅斯基(Thomas G. Rawski)的研究,中國實際的經濟增長率不到公佈的三分之一。連中國的鄉鎮企業家孫大午也在北京大學演講時說,他曾向中央領導人當面談過,中國的經濟增長數字,攔腰砍去一半,還有水份。俄國的數字是真實的,因為有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監督。

私有化、低稅收激活俄國經濟

另外,俄國完全實行私有化政策。俄國幾家大的石油公司都已經拍賣成私營,包括英國、美國的石油公司都可以購買。石油是俄國最大的項目,都已經私有化。據資料統計,俄國政府目前在石油工業中佔有的股份,全世界除了美國和哈薩克斯坦之外,是最低的。正是私有化促進了俄國經濟的迅速發展。目前俄國石油產量已佔全球市場的百分之十,僅次於世界最大的石油輸出國沙烏地阿拉伯。現在俄國私營企業生產的產品佔整個俄羅斯經濟的百分之七十以上。私有化刺激了經濟的真正成長。

經濟發展的第二個因素就是低稅收。美國為什麼經濟發展這麼好?低稅收是重要因素。布希總統上任以後就大幅減稅,是美國繼上次八十年代雷根總統減稅以來最大的一次減稅。美國現在個人稅率的最高等級是36.9%。歐洲為什麼經濟不好?和稅率太高有直接關係。像德國和法國,稅率都高達百分之五十以上,人們收入的一半被政府強行拿走。那麼俄國採取什麼政策呢?低稅收。而且俄國現在是統一稅率,沒有等級。

我不知道台灣的稅率有沒有等級。美國是分成五個等級。而俄國在2001年初,把個人所有稅降到百分之十三,而且是單一稅率。也就是說,不管你收入多少,都是繳百分之十三的稅;企業稅則降到百分之二十四。百分之十三有多大?全部歐洲四十四個國家,除了愛爾蘭是12.5%之外,俄國的稅率是最低的。低稅收使個人手裡有錢,增加了消費;企業有剩餘資金,可擴大再生產,由此增加就業,降低失業率,同時還增加了國家稅收資金。在減稅的第一年,俄國的稅收就比上一年增加了百分之五十。因為稅率大幅削減之後,人們反而不再逃稅了。

中國農民暴動每天一百四十件

中國的稅率雖然不像歐洲那麼高,但稅收種類太多。你十根指頭翻幾遍也數不過來。像新疆的和田地區,天氣預報也收稅,前幾天你們台灣刮颱風,我就想起這要是在新彊就得收稅了。以前國民黨在中國,人們喊「國民黨萬稅(歲)」;現在共產黨是「萬萬稅」。為什麼去年一年整個中國農民暴動就有五萬二千件?一年365天除一下,一天是140多件,就在我們今天開會的一上午,中國就有七十個地方暴動。為什麼?有太多太高的苛捐雜稅,農民就那麼一點點錢,還要被政府搶走。

中國現在每年(不是每個月!)收入七十五美元的中國人,就有八千萬,相當於台灣人口的二倍半。七十五美元怎麼活啊?還有各種各樣的收費,什麼公路費、化肥費、水費、電費、農藥費等等。為什麼那麼多人要暴動?沒法活下去!

但是俄國就不一樣了。俄國沒有這麼多的貧困人口,而且俄國的主要人口在城市,俄國百分之七十三是城市人口。中國的城市人口僅佔二十三,主要是農民。美國是城市人口最多的國家之一,佔百分之七十七;而俄國已佔七十三。所以他們在這個領域也有很大優勢,沒有那麼多的農村貧困人口。

俄國人對重建蘇聯紅軍沒興趣

另外還有一個促使俄國經濟發展的因素,就是縮減軍費開支。軍費開支相當影響經濟。台灣內部現在爭論是不是要軍購,當然台灣應該增加軍購,因為對岸部署了五百枚飛彈在威脅,台灣的家門就應該多裝幾道鎖,來保障自己的安全,降低對方的幻想。但俄國就不同了。俄國在史達林時代、勃列日涅夫時代、安德羅波夫時代,他們的軍費開支高達佔國民生產總值的百分之三十以上。從普亭開始,現在削減到只佔百分之三左右。從三十降到百分之三。現在俄國軍費開支在GDP中的比重,和美國差不多,美國現在也是僅佔百分之三。

在共產時代,俄國有軍隊四百多萬,現在已削減到一百萬,削掉了四分之三。這一百萬,普亭總統還準備削去三十五萬,整個俄國僅準備保留六十五萬軍隊。台灣還有四十萬軍隊。俄國是世界大國,但它只要六十五萬軍隊,為什麼?把軍費轉到經濟上!

最近一項民意調查,問俄國人:你認為到底什麼能使俄國在世界上強大?百分之四十六的俄國人回答:要有競爭力的經濟。只有百分之二十一的俄國人說:要建立強大的軍事力量。俄國人認為只有繁榮的經濟,才能成為世界強國,而不是有強大的蘇聯紅軍。

所以今天俄國人對重建蘇聯紅軍沒有興趣,他們對重建強大的經濟參與世界自由競爭充滿興趣。為什麼俄國能發生這樣的變化?很大程度,就是剛才主持人所講的,他們有民主選舉。政治民主給俄國的經濟發展提供了堅固的基礎。像台灣有過三次總統直選,兩次權力和平轉移一樣,俄國也進行了多次的縣市和州長的選舉,包括三次總統直選等。在台灣320大選的時候,俄國也在三月份舉行了總統選舉,普亭贏得百分之七十六的選票連任。這次布希連任,被認為大贏,才是百分之五十一比四十八點五,僅贏了兩個半百分點。百分之七十六,在全世界任何民主國家都是非常高的比例,超過四分之三。

在俄國,共產黨的勢力一直在下降。在結束共產統治後,俄國也允許新的共產黨存在。開始的時候,俄國共產黨在國會拿到百分之四十的席位;後來第二次選舉時,他們的支持率降到了二十五;去年十二月選舉時,共產黨的支持率已降到只有百分之十二。現在還在下滑。從四十,二十五,到十二,現在可能已降到百分之十以下。通過人民自由選票,把舊的勢力淘汰掉,和台灣的政情發展差不多。只要人民有自由選擇的機會,人們就會選擇代表革新的、能給國家前途帶來希望的力量。

中國的報業集團都是假的

除了自由選舉,還有兩個重要武器,也是我很羨慕台灣人的,就是你們有言論新聞自由和投票權。雖然今天西方對俄國的新聞與言論自由還有很多批評,但如果和中國比較,俄國的新聞和言論自由已取得相當大的進展。

中國現有二千多家報紙,成立了二十多個報業集團,但那都是假的,不是真正的集團。共產黨的幾個報紙聯合到一起,就叫集團了。西方的報紙形成報業集團,人家都是私營的媒體,而你都是國營的,把多少家國營的、党營的報紙放在一起,你還是個共產集團,而根本不是私人的媒體。像今天的台灣,哪有什麼政府的喉舌,主要四家大報,無論是《自由時報》,《中國時報》,《聯合報》,還是《台灣日報》,都是私營的。

現在俄國也這樣做了,除了莫斯科的主要三家電視台之外,俄國的89個地區有750家無線和有線電視,平均每個地區有八家電視台。在三萬五千家地方報紙和雜誌中,七千家完全是私營的,其中有一個企業家在29個地區出版30家報紙,在三月份俄國大選的時候,有五個反對派的候選人,在莫斯科那三家主要國營電視台發表了65小時的政見,等於每週有三次在電視上批評、反對當任總統普亭。俄國這場選舉總共有八千三百萬人注冊投票,其中百分之八十七的俄國選民表示,他們可以自由的表達意見,它說明俄國已有了相當充分的言論自由,新聞媒體也正走向台灣的模式,那就是私營化、自由化。

而中國現在根本沒有言論和新聞自由,如果我們這樣的討論會在北京開,根本無法開下去。以前開的話就把組辦者先抓起來,讓你無法開成。現在他們採取新的方式,文明一點的「軟性專制」,像我們的會議主持人剛拿起話筒,就會沒電了,結果在座的聽眾都走光了,電才來了,採取這樣的方式不讓你說話。

錢包大了,心靈更空虛了

除此之外,俄國和中國的另一個不同是,中國現在還實行政教合一,即馬列邪教和共產專制結合到一起,不允許有真正的言論自由,像練法輪功的人,在中國就抓了很多,甚至有一千多人被關進精神病院強行「治療」。我曾在中國的精神病院工作過六年多,知道那是什麼樣的環境,正常人吃治療精神病的藥物,最後也會吃瘋、吃傻、吃呆了。用精神病院來治療正常人是非常殘忍的,中共的做法跟當年紅色蘇聯一樣,用精神病院來迫害不同政見者和它所不喜歡的人。

而俄國則完全不同,人家已經有宗教自由,俄國人可以自由信仰東正教等任何宗教。恢復宗教信仰是俄國的一個重大變化。我們今天談論中國的政治,中國的經濟,其實最根本是人心的變化,人心不改變什麼也沒法真正變化。現在中國經濟是發展了,人們比以前有錢了,但錢包大了,心靈卻空虛了,空前的空虛。中國無論是二千年、五千年、八千年的歷史從來都沒有像今天這樣,中國人的道德降到了最低點,可能還在下降。人心全都壞了,有了錢,卻變成了一個新的邪惡。

現在中國竟有造假的嬰兒奶粉,孩子吃了變成大頭娃娃,有一百四十多嬰兒成了畸形。不僅有假嬰兒奶粉,還製造假藥,而藥是治病救人的,竟然造假。還有假煙、假酒、假合同、假文憑……,包括還有假鎖頭,一把鑰匙可以把五千把鎖頭都打開,那真是中國產生的「萬能鑰匙」。最近有報導說,還有假雞蛋,是用塑料做的。到台灣來,我喜歡早餐去吃油條豆漿,但在中國你不敢吃,因為有用媒油炸的;那瓜子又黑又亮,但吃了以後滿嘴發麻,就沒法講話了,因為是用工業用油噴的;餅乾又油又亮,但用火柴可以點著,也是用工業油噴的。這個國家到了這種地步,人心壞到這種程度,你怎麼辦呢?像法輪功、大紀元等在致力挽救人心,但這是相當困難的,中國古代學者王陽明說,「破山中賊易,破心中賊難」,中國人的人心有了賊,很難破。

清算和凍蒜﹕中國和台灣的不同

中國的腐敗還表現在,一年外國投資是四佰億美元,可一年各種套匯、轉出的錢就有四佰多億,很多都到了個人手裡。台灣現在有藍、綠觀點的對立,有認同的分歧,認同的危機;可是中國更有認同危機,全中國十三億人都不認同這個國家、都不愛這個國家、人人想損害國家,中國的國旗昇起來,每個人都沒有莊嚴感,這個國家怎麼辦呢?

對這個國家,不僅老百姓不愛、官員不愛、執政黨也不愛,連鄧小平們也不愛,鄧的女兒懷孕快生孩子時,就去了美國,把孩子生在美國就是美國公民。實際上中國的認同危機比你們台灣更嚴重,台灣還有藍、綠之分,中國全是一個顏色,向錢看,沒有人真正愛這個國家。

我到台灣學會的第一個台語是「凍蒜」(意即當選),而在中國,一有群眾大會,則是要「清算」,完全不一樣。「凍蒜」就是人民自由選擇嘛!「清算」完全是暴力,剝奪人的選擇權利。所以今天你說中國和台灣到底不同在哪裡,就體現在這兩個詞上,一邊是「凍蒜」,一邊是「清算」;一邊尊重人民的投票權,一邊完全剝奪人的權利;一個用暴力的方式,一個用選票的方式,這就是不同,這個不同就導致經濟前景的不同。

兩岸都成為正常國家,台海才會有和平

因此台灣絕不能接受中共的一國兩制,也不要強調什麼一中共識,一中屋頂,因為你不能跟共產制度一中屋頂,更無法有共識。只有台灣先民主起來,先獨立起來,先人民自由選擇起來,先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那個時候再跟中國談。台灣其實是先走一步,中國人將來自由了,也會走台灣的路,那就是也得改國號,改掉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專制的國號,變成一個民主國家;也得改國旗,淘汰那個滴著幾千萬中國人鮮血的五星紅旗;更會制定新憲法,去掉那個四項基本原則和什麼核心,共產黨總是核心,把人民當邊緣,它的民主就是你民我主、永遠為民做主。

只有台海兩岸都改掉專制象征的國號,改掉專制象征的國旗,制定新的民主憲法,都成為正常的國家之後,那時候兩岸才會有和平,才會有真正形成某種聯合關係的可能性。畢竟有中華文化的背景,所以那個時候兩岸才有真正的三通、八通、百通。

而現在喊和中國統一,就等於跟邪惡統一,完全是出賣台灣。未來怎麼樣你得等中國變化,得相信未來的民主中國的領袖,未來有著自由選擇的中國人,跟台灣的民主領袖,台灣人民,一定有智慧解決這個問題。你現在喊沒有用的,現在應該喊的是讓台灣加入聯合國,走向國際社會,讓台灣在每個台灣人心裡站起來,台灣才會在世界上站起來,謝謝各位!

俄國民主了,為什麼中國還是專制?

吳惠林:謝謝曹先生,讓我們了解到一些原來不知道的東西,尤其他講中國的經濟地位,我們看到中國的 經濟數據非常好,磁吸效應強,可是他用其他的數據來證明,好像不是那個樣子,跟清朝比,竟然比清朝在全球的地位還不如。那我們也都知道中國內部危機非常嚴重,在經濟層面都是權跟錢,最後錢都進了某些私人的口袋。我們也常常聽到這個外資進到中國,可是中國某些特權,又把這個錢拿到國外去,這邊進去那邊出來,一進一出,這個互相抵的話,才沒有掏空。

剛剛曹先生提到一個非常有趣的問題,那也是我想要問的,就是說,我們都知道蘇聯是共產黨的老大哥,中共是跟蘇聯學的,最後怎麼會青出於藍呢?然後更勝於藍?那是因為這個老大哥能將共產黨放棄。……但為什麼中國共產黨還會存在?俄國變化了,為什麼中國還沒有發生這種變化呢?請曹先生幫我們解答。

天佑俄國,統治者接連消亡

曹長青:原因很多,我想簡單說兩點,一是領導人的因素,一是知識份子的因素。俄國發生這個變化,主要是天意,天佑俄國。為什麼?俄國共產黨統治者一個接一個地死,列寧、斯大林、勃列日涅夫、安德羅波夫、契爾年科。一直到了戈爾巴喬夫,他提出新思維,寫了一本書,強調人道主義,所以俄國後來就改革,結束共產主義,這是一個轉捩點。

可中國就不一樣,領導人都很長壽,毛澤東是在蔣介石之後才死,然後是鄧小平,如果他早死,胡耀邦成為中國的最高領導人,中國可能會發生很大的變化。而趙紫陽有改革想法,又被軟禁,即使鄧小平死了他還是被軟禁。俄國有了第五代、第六代領導人,而中國現在才是第三代,鄧和毛是第一代,江澤民才是第二代,胡錦濤現在還沒有真正掌權。中國真是一個悲劇。台灣有人強調身為台灣人的悲哀,其實身為中國人更悲哀。而俄國經過領導人的不斷自然消亡,就為戈爾巴喬夫的出現提供了基礎,再經過葉爾欽到普京,結果導致俄國發生重大的變化;而中國就沒有這種幸運。

俄國知識份子從根本上否定共產黨

第二個是知識份子。俄國的知識份子,像《古拉格群島》作者索爾仁尼琴,還有薩哈羅夫等人權活動家等;以及東歐的知識份子,像幾天前訪問台灣的捷克前總統哈維爾,捷克異議作家昆德拉等,他們都強調從根本上否定共產党和共產制度,而不是什麼體制內改革;他們強調的是從外部抗爭,整體上否定共產專制。所以剛才主持人問我為什麼叫異議作家,「異議」就是從整體上、本質上否定那個制度,而不是在體制內改革。因為那個制度反人道、扼殺人性。索爾仁尼琴們傳播的就是這種聲音,雖然他們當時很孤獨,似乎單槍匹馬,但他們是從根本上傳播真實,而不是在體制內的半真半假。他們一開始就告訴俄國人,共產皇帝是光著身子的,那個新衣是不存在的。這個聲音傳播到每個人的內心深處就轉化成力量,當一旦有機會的時候,全體人就會喊出「皇帝光著身子」而結束了那個新衣制度。

今天中國的異議人士,以及像大紀元的主持者,包括法輪功學員,基督教徒等,其實都在傳播這個皇帝沒穿衣服的真實,這個真實在人的心中可以形成千軍萬馬般的力量,雖然索爾仁尼琴、薩哈羅夫他們沒有一個連、一個營、一個團的軍隊,但那個真實傳播到人的心中,一旦有機會,俄國人就揭竿而起結束了共產制度。而不是像中國現在佔主體的知識份子,還是強調皇帝的衣服還是有一點的,有個短褲什麼的你沒看見,半真半假。這樣不從根本上傳播真實信息的結果,人民就無法從根本上認識到那個政權的邪惡性,那個沒穿任何新衣的謊言制度的本質。

所以當有了機會的時候,例如1989年天安門運動時,學生們在廣場上喊的主要口號是愛國,反腐敗,根本連國和政權都分不清,根本沒有俄國人那種徹底結束共產制度的認知,其主要原因是主導思想界的知識份子們認識不清楚。像鄧小平剛一復出的時候,中國知識份子頂禮膜拜,感謝皇恩浩蕩。鄧小平提出中國要走社會主義特色的市場經濟,加上「社會主義特色」,就是猶抱琵琶半遮面,因為市場經濟就是資本主義,中國只是羞羞答答地走,結果中國知識份子就歡呼鄧小平是什麼「改革設計師」,什麼偉大光榮正確。實際上他設計了什麼?資本主義僅在美國就二百多年了,人家早就有了,怎麼是鄧小平設計的呢?

中國知識份子的弱智,維護了那個專制的政權。今天中國知識份子還在弱智,大部份還是這樣,很多還發表文章批評煉法輪功的人迷信啊等。他就是不強調人民有選擇的權利,有信仰的權利。在美國什麼信仰都可以,連邪教都可以。政府沒有裁決什麼是正教、什麼是邪教的權力。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核心,就是保護任何人信仰的權利,保障新聞和言論自由。而中國剝奪人民的信仰自由,只允許信仰馬列邪教,這是最嚴重的問題之一。

應該忠誠於人民而不是共產黨

俄國知識份子和中國知識份子的想法不一樣。像中國的作家劉賓雁,寫了《第二種忠誠》,他寫第二種、第三種、第四種,不管第幾種還是要忠誠,忠誠誰?忠誠共產黨。這裡的觀念發生了錯誤。而東歐知識份子,尤其俄國和捷克的知識份子,人家不是喊忠誠,而是喊人民應有的權利。即使忠誠也是忠誠人民而不是執政黨。這是兩種思路,當然背後是兩種文化價值。中國的五千年文化,沒有個人價值,沒有個體權利,沒有基督文明。中國文化走在另外一種軌道,強調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強調皇帝、朝廷(現在叫黨中央,江胡主席)大於一切。在這種價值取向下,中國人沒有個體的強大,沒有個人心靈的強大,結果是隨大流,這是很明顯的價值取向不同。

俄國基本還是屬於西方文化的體系,我們看托爾斯泰、陀思妥也夫斯基,他們主要是用文學形式佈道,傳播愛,懺悔,救贖等價值。人家產生那樣偉大的文學家,而中國拿不出來。曹雪芹的《紅樓夢》在西方有翻譯,可你問問西方人,有幾個人知道曹雪芹的?但是西方有無數人知道俄國的托爾斯泰、陀思妥也夫斯基,連美國布什總統夫人勞拉最喜歡的作家既不是美國的,也不是英國的,而是俄國的陀思妥也夫斯基。整個是文化價值不一樣,導致知識份子想法不一樣。當然還有很多原因,但這幾個原因可能是比較主要的。謝謝各位!

(本文為2004年12月6日《大紀元時報》在台北台大法律系主辦的「九評討論會﹕中俄經濟比較」上的發言。台北《大紀元時報》據錄音整理。)

2005-01-0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