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中東的三個領袖都瞎了眼

曹長青

沙烏地阿拉伯王儲阿卜杜拉昨日抵美,和布什總統在德州農場商討中東危機。但由於沙烏地阿拉伯和恐怖份子的關係,許多美國民眾對沙特這個「盟國」 缺少好感,對阿卜杜拉來訪,以及他曾提出的中東和平方案,沒有熱情。布什總統和他「晤談」了兩個小時,也觀點各異,沒有什麼大結果。

美國的中東問題專家、本月初以評論中東和恐怖主義問題獲得「普利策評論獎」的《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托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在前天專欄中預測說,阿卜杜拉來訪根本不會解決問題,因為中東的三個領袖——阿卜杜拉、沙龍、阿拉法特都有眼疾﹕阿卜杜拉根本不看過去;沙龍看不清將來;阿拉法特不顧現在。

弗堥蝦w曼說,阿卜杜拉又是提出中東和平方案,又是來美國訪問,但他的盲點是﹕睜眼看不到剛過去的問題﹕911襲擊美國的19名恐怖份子,其中15名是沙烏地阿拉伯公民。但沙烏地阿拉伯對此毫不承擔任何責任;更別說解決這個國家產生這麼多狂熱反美、反西方恐怖份子的基礎﹕那些煽動極端伊斯蘭狂熱的宗教學校,那些為恐怖份子提供資金的穆斯林組織等。

弗里德曼特別舉了中國的例子和沙烏地阿拉伯比較,他說在中國,過去16月來最暢銷的書是《哈佛女孩劉一婷》(譯音),賣了110萬冊。中國的父母們最關心的是孩子的教育。由於這本書大成功,由此刺激出很多仿製品,如怎樣進哥大、劍橋、牛津等多達15種。但在同一個星期,沙烏地阿拉伯駐英國的大使、阿拉伯世界著名詩人阿爾戈塞比卻寫了一首詩歌頌巴勒斯坦那個用自殺炸彈炸以色列商場的18歲少女,讚美她「以自己的死為真主的教導增光」。

這位美國專欄作家感嘆地說,督促孩子進入哈佛的書成為暢銷書的社會,最後一定會建立自己的哈佛;而鼓勵孩子送死、讚美用自殺炸彈炸商場的阿拉伯領袖,只能建一個除了石油之外什麼都不會有的社會。

沙龍的瞎眼在於,他只知道談論怎樣摧毀巴勒斯坦自殺炸彈恐怖份子,但他對明天沒有任何計劃。連一些以色列人也對弗里德曼抱怨說,沙龍除了知道使用鐵拳,沒有計劃,沒有遠見。沙龍被三個東西迷到癱瘓﹕清除掉阿拉法特;在巴勒斯坦內建立屯墾區;認為如果讓步,就會被巴勒斯坦人視為軟弱,將來更難達成現實的解決方案。

阿拉法特的瞎眼是,他只願談論「昨天」,巴勒斯坦人遭受了怎樣的痛苦;或者願意談論「明天」,巴勒斯坦國的旗幟有一天在耶路撒冷上空飄揚;但對現在毫無計劃,沒有計劃使他的人民做出歷史性的妥協,沒有計劃建立民主的政體,沒有計劃去摧毀那些用自殺炸彈殺害平民的恐怖主義組織,來與以色列達成和平。

美國總統布什在這樣三個瞎眼領袖中間斡旋,不把自己弄得白內障就不錯了。這是阿卜杜拉911後第二次來美,上次他向紐約捐獻一千萬美元,但隨後就把911和美國的中東政策掛鉤,大談「如果」「但是」。當時的紐約市長朱利安尼立即退回了捐款,說這種「如果、但是」不僅不能解決問題,而且「正是問題的一部份」。

阿卜杜拉如果真的想解決中東問題,首先得從自己的國家開始。因為恐怖主義如此囂張,和沙烏地阿拉伯有很大關係。拉登是沙烏地阿拉伯人,恐怖襲擊美國的19名恐怖份子中15人是沙特國籍,哈瑪斯等恐怖組織的資金主要來自沙烏地阿拉伯、伊拉克和伊朗。

伊拉克副總理阿孜茲(Aziz)在自殺炸彈升級之後宣佈,對每個用自殺炸彈殺害平民的巴勒斯坦「烈士」獎勵25,000美元(原來是一萬美元)。沙烏地阿拉伯國營電視台在不久前舉行的為「烈士」捐款大型晚會上,捐到一億三千萬美元(加上政府的捐獻)。昨晚美國福克斯電視台引述了沙烏地阿拉伯的教課書,上面有「不可相信猶太人,不可和猶太人交友」等排猶仇外的宣教文字。一位伊拉克異議人士說,在沙特等阿拉伯國家的報紙上,「幾乎每天都是911」(意即對美國的攻擊)。

昨天《紐約時報》就阿卜杜拉訪美發表題為「王儲和總統」的社論指出,沙烏地阿拉伯根本沒有民主,人權狀況也非常糟糕。6年前因國王哥哥中風不能理事之後而掌權的王儲阿卜杜拉,以及王公貴族們掌握著這個國家的所有權力,這個「權力集團」大約由5,000名王子和公主組成。沙特的外交部長、國防部長、財政部長、幾乎只要帶個「長」字的官都被這些「王子們」包了。

弗堥蝦w曼曾在美國公共電視台的一次節目中說,他到沙特採訪時,開車迷了路,他跟隨一輛汽車想問路,可那輛車拼命躲他,好不容易才追上,結果發現那個司機是女扮男裝。在沙烏地阿拉伯,女性開車違法,要蹲監獄,更沒有選舉權等基本人權。阿拉伯的男人們可以依法有四個老婆,但女性一旦有外遇則要遭「榮譽處決」(honor killing),即不經法庭,丈夫和家族成員可私設刑堂殺死。不僅在沙烏地阿拉伯,很多穆斯林國家也是這樣,據今年三月的聯合國「婦女地位委員會」年會資料,1999年在巴基斯坦就有1,000多名女性這樣被丈夫私刑處決。

沙烏地阿拉伯的5,000名王公貴族們花天酒地,腦滿腸肥,反正地下有的是石油,手上又有絕對的權力。而作為世界唯一超強的美國也得買他們的賬,正如《紐約時報》社論所說,美國必須和它保持盟國關係,因為它是世界最大的石油輸出國,又是美國武器的最大買家。當然,誰也不想它成為「伊朗第二」。

阿卜杜拉從貝魯特到德州,到處宣稱他是「和平使者」、「問題」的解決者。但沙烏地阿拉伯如果真想幫助解決中東問題,首先得從解決自己的問題做起,因為那個社會本身就是「問題的一部份」。

2002年4月26日於紐約

2002-04-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