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阿拉法特是「巴勒斯坦的毛澤東」

曹長青

阿拉法特死了。看到成千上萬的巴勒斯坦人徹夜圍聚哀悼,我想到當年毛澤東死的時候,中國人也是這樣;蔣介石死的時候,台灣有上百萬民眾排隊送葬。原因只有一個,在沒有新聞和言論自由的地方,人們不知道獨裁者的真相,把暴君當作英雄。

雖然在開羅的葬禮上,埃及和阿拉伯世界的領袖們,都哀悼阿拉法特,並給予很高評價。還有包括聯合國秘書長安南在內的名人們,也給阿拉法特戴上不少「高帽」。但毛澤東死的時候,當時世界名人們的唁電、頌詞同樣是無以計數。這些什麼都不能說明,而阿拉法特自己的作為,自己的紀錄才是他的墓志銘,而不是王公貴族等權力者們在葬禮上的表演。

縱觀阿拉法特的一生,正如《從貝魯特到耶路撒冷》作者、《紐約時報》左派專欄作家弗瑞德曼(Thomas L. Friedman)在其「沙漠上的瞬間足跡」中所說,你可以給阿拉法特各種頭銜,但他是一個「壞蛋」。他在歷史上的地位,就如同沙漠上的腳印,瞬息消失;不是無足輕重,而是毫無痕跡。因為是他把屠殺平民的恐怖主義首次帶到國際政治之中。

阿拉法特在1988年宣布放棄恐怖主義之前,從事了長達20年類似拉登那種恐怖活動。前羅馬尼亞共產政權負責情報的官員佩斯巴(Ion Mihai Pacepa)曾在《華爾街日報》發表題為「我知道阿拉法特是被克格勃支持後從沒有改變的恐怖份子」的文章,以他和阿拉法特打交道的親身經歷,揭示了阿拉法特的手下人如何在蘇聯克格勃支持下,綁架和殺害3名美國外交官、謀殺了11名參加慕尼黑奧運會的以色列運動員的內幕。佩斯巴回憶說,1973年5月,羅共總書記齊奧塞斯庫和阿拉法特共進晚餐時,阿拉法特說到高興處,炫耀說,那些行動(指綁架殺害美國外交官和以色列運動員)我們幹得「非常小心」。資料片顯示,當年阿拉法特聽到以色列運動員被殺害的消息後興高彩烈,和911後錄像帶中拉登聽到紐約世貿大廈被炸、幾千平民被殺害後那種高興的情緒一模一樣。

當時蘇聯克格勃頭子把阿拉法特稱為「忠誠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者」,並通過佩斯巴之手,把阿拉法特和他的助手通過羅馬尼亞轉送到蘇聯培訓。當時蘇聯指示齊奧塞斯庫,把卡扎菲的利比亞和阿拉法特的巴解組織作為兩個主要支持對象。齊奧塞斯庫還為阿拉法特在布加勒斯特修了豪華別墅。

1993年,在美國和歐洲國家的斡旋下,巴以雙方在挪威首都簽署了「奧斯陸協議」,以軍撤出約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帶,該地由阿拉法特自治政府管轄。後來在美國戴維營,以色列左派總理巴拉克對阿拉法特提出的方案90%都予以同意。但這兩個機會都被阿拉法特葬送了。他獲得對巴勒斯坦主要區域的自治權後,仍是默許以至暗中支持哈瑪斯、阿克薩烈士旅(隸屬阿拉法特直接領導的法塔赫)等恐怖組織屠殺以色列平民。

阿拉法特用英文對西方媒體講話時,有時也批評用自殺炸彈殺害以色列平民的行為,但他用阿拉伯語對他的追隨者演講時,卻誓言要摧毀以色列,呼吁「一百萬烈士向耶路撒冷進軍!」在阿拉法特管轄的區域,一些公園和街道的名字,是由恐怖組織頭子的名字命名的。阿拉法特和他的助手不僅多次公開讚美那些用自殺炸彈屠殺以色列平民的所謂「烈士」,還親自去慰問「烈士」家屬。伊拉克曾給每個「烈士」家屬三萬美元」,這些「獎金」都是通過阿拉法特的自治政府轉交的。

阿拉法特自治政府的電視、報紙、電台、教堂等,每天都在煽動反猶,要「消滅以色列」。阿拉法特到幼兒園視察,竟對孩子們說,「放下玩具,拿起武器」。「灌輸仇恨」成了巴勒斯坦的基本教育形式和目標。否則人們無法理解一個17歲的巴勒斯坦女中學生,竟用自殺炸彈炸死一個與她同歲的以色列女孩。

正是在這種宣傳毒化和煽動下,據《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引用的民調數字,80%的巴勒斯坦人支持用自殺炸彈殺害以色列平民的恐怖活動。因而11月12日《華盛頓郵報》在具有蓋棺論定意味的社論「阿拉法特」中說,「阿拉法特是一個官僚的,腐敗的,欺騙的、不明確接受以色列在那個地區永久生存的家伙。」而那個用自殺炸彈屠殺以色列平民的「阿克薩烈士旅」,在阿拉法特死後正式改名為「阿拉法特烈士旅」,僅此舉就可看清阿拉法特是個什麼人。

阿拉法特不僅崇尚暴力、血腥,而且像毛澤東等所有獨裁者一樣專權。一直到「咽氣」,他都是「巴勒斯坦解放組織」主席,一當就是35年!在這期間,美國有了7位11屆總統(尼克松,福特,卡特,里根,老布什,克林頓,小布什);以色列也選舉產生了至少7位總理(梅厄夫人,沙米爾,拉賓,佩瑞斯,內塔尼亞胡,巴拉克,沙龍等,沙龍是1948年以色列建國後第29任總理)。

阿拉法特不僅專權,而且極為腐敗。人們看不到他談經濟,論市場,甚至都不提「抓革命促生產」,因為巴解組織的資金主要由阿拉伯獨裁國家提供(歐盟提供三分之一),每年上百億美元,由他及親信掌控。在阿拉法特鼓勵17歲的巴勒斯坦女孩子去自殺和他殺時,他的妻子帶著他的寶貝女兒卻住在巴黎的豪華別墅裡,巴解的賬面顯示,阿拉法特給他妻子的每月生活費就是10萬美元!

在阿拉法特去世前兩天,他妻子在巴黎發表聳人聽聞的講話,指控巴解其他領導人要「活埋」他的丈夫,當時《紐約時報》的右派專欄作家沙費爾寫道,人們更關注的是,阿拉法特貪污的上億美元,可能被「埋葬」,誰也查不到了。去年在「國際貨幣基金」(IMF)支持下的巴解查賬發現,有多達9億美元被阿拉法特轉去他個人控制的歐洲銀行賬號上,並投資到全球79個商業活動中。1996年辭去巴解財務部長職務、現居倫敦的古森(Jaweed al-Ghusein)對美聯社說,阿拉法特的金融帝國可能有30到50億美元!這些錢都在哪裡,除了阿拉法特本人,誰也不清楚,連他的妻子都不全部瞭解。

因而巴勒斯坦的異議組織「巴勒斯坦民族團結運動」曾在約旦一家週刊發表聲明,公開指責阿拉法特「最近十年間不僅使我們的人民蒙受恥辱,還壓迫我們的人民」。連阿拉法特直接領導的「法塔赫」主要成員阿巴斯.扎奇也在美國《新聞週刊》上撰文,指責阿拉法特是巴勒斯坦權力腐敗的根源:「阿拉法特走到哪兒,哪兒就有非法、腐敗和不穩定」。而巴解的另一核心成員哈德在接受《耶路撒冷郵報》採訪時說得更直接:「等阿拉法特消失之後,人們會像談論毛澤東那樣談論他的罪行以及他帶來的災難。」

因而《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弗瑞德曼對阿拉法特的蓋棺論定是﹕「阿拉法特本質上是個壞蛋,他扼殺了自己人民的向上精神;他的腐敗、自私的統治,導致創造性的外交無法觸及到巴勒斯坦。」

在阿拉伯世界以及中國等專制國家的媒體上,總是把巴以沖突的責任全部怪罪到以色列頭上,說以色列佔領巴勒斯坦土地等。即使不說這些土地糾紛緣自歷史上幾次阿拉伯國家聯手進攻以色列(在它建國第二天就圍攻它,要把以色列人趕入大海),以色列反擊時造成,而且據九十年代以色列的民調︰主張無條件立即退還巴勒斯坦土地的佔5%,主張永久佔領的佔20%,主張有條件退回土地的佔75%。這個條件就是巴勒斯坦人不威脅他們的安全,承認以色列的存在。它說明,多數以色列人願意用土地換和平,關鍵是阿拉法特停止支持哈馬斯、阿薩克烈士旅等恐怖組織,讓75%(有條件)和5%(無條件)加起來那80%的大多數人有安全感。連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Abdullah)也於11月12日在《紐約時報》撰文「道路從這次開始」,強調說,中東要想有永久和平,阿拉伯國家必須承認以色列的存在,讓它融入這個地區。同時巴勒斯坦獨立建國,讓巴勒斯人民活得有尊嚴和希望。

因此,要想中東問題得到解決,要想巴勒斯坦建國,要想結束巴勒斯坦人民的苦難,要走的第一步是結束阿拉法特的個人專權,使新的、理性的、負責任的巴勒斯坦領導人有出頭的機會。因而阿拉法特去世次日《華盛頓郵報》社論說,「阿拉法特用恐怖主義毒化了他的運動」,他的去世,「為巴勒斯坦建國去掉了一個最大的障礙。」

連巴解總部所在地的「巴勒斯坦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施卡奇(Khalil Shikaki)也在11月12日《華爾街日報》撰文說,阿拉法特不在了,中東有了希望。

(原載《觀察》2004年11月15日)

2004-11-1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