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誰是美國最愚蠢的總統?

曹長青

美國前總統卡特12日抵哈瓦那,成為1959年卡斯特羅“革命”之後,首次訪問古巴的美國重要人物。

對雙“卡”會面,美國媒體以及邁阿密的古巴流亡社區議論紛紛。以卡斯特羅的專制本性、卡特以往的愚笨表現,這次古巴之行,除了使一心想得“諾貝爾和平獎”的這位美國前總統有了政治秀機會,同時給那個苟延的共產政權增添合法性之外,不會有什么真正的成果。13日《基督教科學箴言報》在“卡特到了古巴,又能怎樣”為題評價說,“絕大多數美國的古巴問題專家都認為,卡特訪古,不會改變美國和古巴的任何實質性關係。”

美國民間研究機構“傳統基金會”研究員、拉美問題專家約翰遜(Stephen Johnson)發表文章指出,現在是沉淪的卡斯特羅政權內政、外交最困難的時刻﹕去年,古巴對到期的5億美元貸款耍賴不還。今年3月,荷蘭政府在靠近海牙的水面攔截並沒收了一艘古巴貨輪,以抵償欠荷蘭的部份貸款。911事件之後,古巴島國的旅館,三分之一的房間關閉了,因為沒有遊客。

在外交方面,卡斯特羅的日子更難過。4月19日不僅聯合國人權會議連續11年來第10次通過譴責古巴人權案,而且提案國竟是拉美國家烏拉圭。53國的人權委員會有11個拉美國家,7個投票譴責了古巴(古巴和委內瑞拉投反對票,另兩國棄權)。

作為共產古巴的難兄難弟,中共看到勢頭不妙,臨時動議要求擱置譴責古巴人權案,結果被以24對23票擊敗。

美國由於去年被秘密投票“投”出人權委員會,因此今年無法提案譴責古巴,但由烏拉圭提出,使卡斯特羅無法像以往那樣對古巴人解釋說是美國“霸權”。 所以氣惱的卡斯特羅宣佈古巴和烏拉圭斷交,並向支持這個提案的墨西哥總統福克斯發難,公佈他倆的私人電話記錄,進行報復。

在內部穩定上,目前也是古巴最動蕩的時刻,最近有11,020名古巴人聯署公開信,要求卡斯特羅兌現古巴現行憲法,擴大自由。

因而約翰遜說,卡斯特羅這個時候主動邀請卡特,是耍“小伎倆”,想增加這個搖搖欲墜的共產政權的合法性;而卡特是個理想的“上當者”。

卡特在政治上的糊涂是出名的。據約翰遜的文章,在卡特當總統時,竟然誇讚南斯拉夫的共產領袖鐵托是“一個崇尚人權的男子漢”。

1989年巴拿馬的獨裁者諾瑞加在選舉中大量欺騙、賄票,前往監督的卡特則說“大選正常”。

美國政論家魯迪(Christopher Ruddy)13日在網絡刊物《NewsMax》發表文章“卡特的災難記錄”指出,1979年伊朗發生霍梅尼革命推翻親西方的巴列維政府時,卡特竟通過五角大樓通知伊朗的150名高級軍官,不要反抗,要合作。巴列維的將軍們聽從了卡特的“意見”,結果霍梅尼掌權後,第一批處決的就是這些軍官;然後建立了最反美反西方的宗教專制政權。

據《時代》周刊1994年10月3日報道,伊拉克侵佔科威特,美國領導全球34國聯軍準備打擊薩達姆政權之際,卡特卻給法國總統密特朗、中共領導人鄧小平寫信,請求法國中國利用在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地位,投票杯葛美國的軍事行動。在輿論批評下,卡特後來也承認,“這事可能做的不合適。”

1990年底,海地結束專制,首次民選總統,牧師阿里斯蒂德以近90%的高票當選;但第二年就被軍事政變推翻。在3年軍政權統治下,1,000多平民被殺害,平均每天殺一個。在內外輿論壓力下,克林頓政府在1994年決定派軍干預。但在美軍攻擊前幾小時,卡特自告奮勇,前去海地“調解”,結果那些政變“將軍們”帶著細軟和打手,前往了拉美其他國家,卡特保證他們永不受追究和懲罰。

一千多被殺害的無辜生命,就算白死了;而卡特成了“和平使者”,為爭獲諾獎又增了一個資本。反正那個“諾貝爾和平獎”的名單上已有北越殺人頭目、縱容用自殺炸彈殺平民的阿拉法特、南非的種族歧視政策執行者克拉克,還有權謀大師基辛格等,再多一個政客又何妨?

卡特當總統時,就對卡斯特羅“情有獨鍾”,在哈瓦那建立辦事處,準備兩國復交,並反對美國對古巴的經濟禁運政策。但對卡特的這種一相情願,卡斯特羅的回報是,打開國門,讓12萬5千難民乘船涌向美國海岸,其中有從監獄中特意放出的殺人犯,以及精神病患者等。

因此約翰遜說,他要祈禱上帝,千萬別讓卡特在卡斯特羅面前譴責美國的禁運政策,為了他的瘋狂幻想,而諂媚那個獨裁者。

老布什總統的拉美政策顧問、前駐巴拿馬大使布里格斯(Briggs)也發表文章毫不客氣地說,“卡特的古巴之行,完全是浪費時間。”並指出卡特訪問古巴,只能使卡斯特羅這樣的孤家寡人感到鼓舞,甚至自我陶醉和膨脹;在國際社會幾乎都不理卡斯特羅的時候,等於給這個獨裁者注射了一針強心劑。

連卡斯特羅的私生女費爾南德斯(Alina Fernández)也在英國廣播公司的國際台抨擊哈瓦那政權,譴責她的父親毀了古巴。這位1993年出逃的總統私生女說,“卡斯特羅正是我逃往美國的原因,很多古巴流亡者和我一樣。”

今年75歲的卡斯特羅,從1959年發動革命建立了專制政權,至今已當了43年“偉大領袖”,從無選舉(在此期間美國有過10位總統);全球除了卡斯特羅,另一個領袖年頭最長的是阿拉法特,從1969年當巴解主席,至今當了33年,也是從無真正的選舉。

但卡特這次古巴行,也不會一點收獲沒有,卡斯特羅總要給他一點“面子”,允許他各處走走,在哈瓦那大學做20分鐘演講,和“異議人士”見見面,可能去“檢查”古巴的生化武器工廠,反正共產黨在玩裝飾、“安排”這種事情上有絕對的本事。

但美國對古巴的禁運政策不會因為卡特訪古而改變。13日《邁阿密先驅報》披露,布什總統計劃在5月20日對古巴的新政策發表演講,知情人說,內容是要對古巴的持不同政見者和邁阿密的反卡斯特羅團體提供更多的資金支持,對哈瓦那的立場更強硬。

卡特抵達哈瓦那時,親自到機場迎侯的卡斯特羅把他稱為“尊貴的陛下”。5月12日《紐約時報》報道說,卡斯特羅以前就讚美卡特說,“我認為他是一個有道德的、高雅的、非常有宗教感的男子。”受到獨裁者這樣的評價,不知對卡特是增分,還是嘲諷。

但今年77歲的卡特可能不會在乎。反正在美國政客中不乏這類人﹕有婚禮,要當新娘;有葬禮,要當尸體。只要被人們注意、出了風頭,就算“贏”了。

2002年5月13日

2002-05-1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