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楊瀾的騙局還要持續多久?

曹長青

最近,哥倫比亞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就哥大國際關係學院和哥大亞裔校友聯誼會給楊瀾頒發傑出校友獎,向哥大校長發出抗議信。楊瀾則在9月15日以公開信方式回應哥大學生學者的抗議。一如兩、三年前的吳征楊瀾,不僅完全抵賴她在履歷、經歷上對中國媒體所發出的錯誤信息,甚至試圖反咬一口,說我(雖然她沒敢指名道姓)對她的批評文章與事實不符。

就吳征楊瀾的一系列謊言和對中國讀者的誤導,我前後寫了近30篇文章(http://caochangqing.com/gb/index.php?Content=15),不僅曾引起海外讀者的關注,也被國內多家媒體轉載,引起國內民眾對吳楊二人誠信的質疑。那麼「要臉兒”的楊瀾為什麼不出面一一澄清?還曾給我發律師信,在媒體高聲喧囂要打官司的吳征楊瀾,怎麼後來不敢訴諸法律解決問題了呢?就因為我文章中所有的事實引述都有出處,吳征楊瀾清清楚楚,他們根本無法抵賴那一堆數起來都累得慌的謊言。

●冒充“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校董”

令人無法不憤怒的是,楊瀾在這封公開信中繼續公開撒謊。首先,她承認自己在履歷上寫的是“國際及公共事務學院校董”,然後說她在發表中文履歷的同時發表了英文履歷,其英文是“正確說法”。這裡的謊言和問題是:

第一,“校董”就是“Trustee”,而英文的“Member of Dean’s Advisory Board”可以很容易地譯成“院長顧問團成員”,卻無論如何也譯不成“校董”;

第二,楊瀾在撒給中國各媒體的履歷後面根本沒有附英文原文,原因很簡單,她的中文履歷中(網上可輕易查到)有多處誇張、與事實不符的地方,無法原樣譯回英文。

第三,即使她同時發佈英文履歷,為什麼中英文不一樣?這裡根本不存在哪個英文詞沒有對應中文不可譯的問題。

事實是,楊瀾這類人要玩的,恰恰就是這種中英文的“文字差”。在英文中,他們沒法、也不敢撒謊,而在中文中就巧妙地誇張,刻意誤導讀者。看看楊瀾中文履歷中的這句話:“楊瀾被選為哥倫比亞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校董,成為這所美國長春藤名校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董事。”(http://www.icxo.com/rich/show_yanglan.jsp)。到底是誰在誤導?誰在撒謊?這短短的一句話裡就有三個明擺著的謊言:

第一,顧問團成員不需要“選”,校董才需要選,所以楊瀾說她是“被選為”校董;

第二,“成為這所美國長春藤名校”,給人清楚的感覺是指哥倫比亞大學本身,因為長春藤名校從來都是泛指整個大學,而不單獨形容下面的某個學院。楊瀾這種表達完全是刻意引導讀者相信她是哥大的校董。

第三,“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董事”,這裡“董事”是謊言;“有史以來最年輕”是誤導,因為“顧問團成員”只是個沒有價值的虛名,根本不會有人一本正經地宣稱什麼“有史以來最年輕”,這就像如果誰宣稱自己“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街道委員會成員”會遭嘲笑一般。

而且,即使這個“有史以來最年輕”也是楊瀾自己的創造,因為對那個虛的“顧問團”,沒有任何人會去記錄其成員的年齡,楊瀾哪裡得出自己是“有史以來最年輕”之說?她刻意製造和強調“有史以來最年輕”,顯而易見是為了突出其“校董”和“董事”地位。所以,楊瀾在這裡不僅冒充了“校董”,而且編造了她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校董”。

●吹牛撒謊,夫唱婦隨

對如此清楚的、嚴重自我抬高身價的謊言履歷,楊瀾一如既往地毫不認錯。更有甚者,就她是否曾被美國三大電視台邀請做主播一事,她做出了同樣自搧嘴巴的辯解。她說,“我從未聲稱美國三大電視網‘爭相’邀我做‘主播’。在畢業前夕,由於《紐約時報》和《新聞週刊》對我的報導,確有當時美國三大電視網中的兩家與我接觸,有意聘請我做出鏡記者。”

也許,想為謊言狡辯,只能再編另一個(或一堆)謊言,於是更被戳穿:

1996年,楊瀾吳征在接受上海《新民晚報》採訪時表示,楊瀾放棄了在美國做三大台主持人的機會,回去報效祖國;

1997年,在楊瀾的《憑海臨風》序言中,她的丈夫吳征寫道:“對楊瀾來講,她也已經可以成為第一個非美國出生,在三大電視網中一家任職的亞裔主持人,拿一份優厚的待遇”;

2002年,即使在她和吳征的一系列謊言遭質疑後,楊瀾還在《南方日報》表示,“我只說過美國的主流電視台邀請我出任他們的記者或主持人。”

現在楊瀾似乎忘記了這些她和她丈夫在中國媒體上的宣稱。反而強調她沒用“爭相”邀請的字眼(誰說你用了?她自己造出個“爭相”然後自己一本正經地否認),繼而荒唐地強調什麼她說是做“主持人”而不是“主播”。楊瀾的吃力的狡辯實在太無力,主播和主持人根本沒有什麼區別;就像丹.拉瑟既是美國CBS電視台的晚間新聞主播,同時是60分鐘節目主持人。

雖然現在楊瀾從“主持人”的說法退步了,但還是硬著頭皮說,“美國三大電視網中的兩家與我接觸,有意聘請我做出鏡記者”。但這句話仍是謊言!也就是說,美國主流電視台請她做“出鏡記者”完全是謊言!

●楊瀾的英語夠上電視嗎?

我在《楊瀾的英語夠上電視嗎?——追尋“楊瀾傳奇”之四》中,用許多事實和解釋,通篇證明的是,以楊瀾的英語程度和她對美國的無知,她不可能當上美國的電視記者,更何況是主持人。大概是由於她用謊言抬高自身價碼後,在中國星運亨通,太容易了,所以至今不知道,有多少個美國出生的、念了新聞學院的“小宗毓華”們,在競爭那有限的“出鏡記者”職位;從小記者做起,一步一步挪到拿話筒上鏡頭的位置,哪裡輪到一個20多歲才來美國讀了二年書,對美國社會和政治一竅不通,而且當時根本沒有任何新聞經驗的楊瀾!

不對,楊瀾正是清楚地知道這一點,知道她不僅沒有可能當上美國電視的主持人,就連個小記者都當不上,所以才選擇回國的。今天,在被事實質問下,她承認了,母語不是英語,在美國沒有優勢。既然承認這一點,那要不要為當年那“可以成為第一個非美國出生,在三大電視網中一家任職的亞裔主持人,拿一份優厚的待遇”、“美國的主流電視台邀請我出任他們的記者或主持人”等等騙人說法道歉?

●在美國花錢買“頭銜”唬中國人

楊瀾是不能道歉的,她和吳征就他們在美國的履歷和經歷撒了太多的謊,除了“校董”,“美國主流電視台聘請做主持人”之外,楊瀾還編造出她在哥大念書時成績排名前百分之五、她的故事上了《紐約時報》頭版、就讀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傳媒系、被《新聞周刊》大幅報道、她創下了亞洲主持人進入美國主流媒體之先河,等等。還有吳征的一系列謊言:什麼巴靈頓博士、艾美獎共同主席、他的講話全球幾億人看到、在上海時“文科考第一名”、法國薩伏大學法語系畢業、在美國成功的華人企業家,等等,等等。

這一系列謊言,給他們在中國堆起了一個耀眼的光環,為他們在中國贏得了仰慕、崇拜、名聲、地位和金錢,然後他們又把這樣得來的金錢,用捐款的方式換取國外的虛頭銜(像吳征的國際艾美獎理事、楊瀾的顧問團成員等。美國有無數組織,只要你捐款,就給你什麼理事頭銜),然後他們再用“買”來的各種美國頭銜,唬國內老百姓,於是身價再高漲,再賺到千百倍“換頭銜”的錢;於是再拿到美國捐,再回去中國換……倒霉的是那些香港和內地的小股民們,把辛苦掙來的血汗錢,投進了那個用謊言編造的光環裡。

吳征楊瀾死不認錯,不僅是毫無廉恥心,而且是想繼續把這種“國內外雙向利用”的遊戲玩下去。楊瀾這次能到哥大來接受這個獎,就說明她是很看重海外的“光環”的;她知道,這個小光環,經過稍微誤導性的語言,回到國內就可以被放大千百倍(當然這次由於哥大學生學者的抗議,那個效果達不到了)。楊瀾如果有起碼的自尊,對哥大學生學者聯誼會兩年多前對她誠信問題的質問稍有羞愧感,這次就應該婉拒這個獎,或者起碼本人不來領獎。但楊瀾不僅接受了,還居然能談笑風生地發表領獎感言。這無法不令人對楊瀾的毫無廉恥之心刮目相看。或許,楊瀾不僅沒想到婉拒這個獎,甚至得意:你們不是攻擊我的誠信嗎?我還不是照樣得獎!事實上,她的確是在用接受這個獎,來挑戰所有對她和吳征的誠信提出質問的大眾。

●從趙忠祥那兒學的抵賴本事?

楊瀾是師從趙忠祥起家,如果她從恩師那裡學到的只是抵賴的本事,那麼現在應該去和她的趙老師交流一下,他的抵賴遊戲玩得開心嗎?前景會怎樣?

楊瀾吳征之所以今天還可以在中國玩下去,主要有兩個原因:首先是中國政府保護她,這不僅是因為楊瀾的一貫親中共立場,還因為中共認為她作為奧運大使為中國贏得2008年奧運主辦權立下汗馬功勞(其實,以當時的情景,不需任何奧運大使,中國也會以壓倒多數贏得主辦權),所以即使在楊瀾的誠信受到嚴重質疑的時候,她居然仍被指定為全國政協委員。她受到一個價值顛倒的獨裁政府的庇護。作為一個以求真實為天職的新聞工作者,楊瀾能在撒了一堆謊之後,不僅依然不倒,還繼續高升,當然全托那個專制政府的“福”。

其次,作為吳征楊瀾謊言事件的主要調查和寫作者,我本人是中國的異議人士,我的作品不能在中國發表。關於吳楊的文章,剛被《中華讀書報》轉載了一篇,就遭封殺。如果我的近30篇關於吳楊的文章都能在中國的報刊發表,恐怕政府也難保住他們,因為讀者和電視觀眾是有起碼的價值判斷能力的。雖然吳征楊瀾這出騙劇今天還在繼續上演,但獨裁政府會有落幕的那一天,所以騙劇也注定會有劇終的時候,只是,劇拖得越長,人們對騙局的劇情會印象越深刻,所以未見得是壞事。

(原載《開放》2004年10月號)

2004-10-1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