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為何必須要阿拉法特下台

曹長青

6月24日下午,布什總統終於發表了一再推遲的關於中東問題的重要講話,其調子令人驚訝,因為對阿拉法特態度強硬,呼籲巴勒斯坦人民選擇新的領導人,明顯要這位當了33年巴解主席的強人下臺。

布什講話對巴勒斯坦提出的條件是﹕停止恐怖活動;選擇新的領導人;制止貪汙腐敗,在聯合國監督下,重組巴解安全部隊,在今後三年內建立巴勒斯坦國。

布什對以色列提出的條件是﹕從約旦河西岸撤軍;停止在該區域建築居民點;恢復1967年“六日戰爭”前的邊界線。

布什對阿拉法特採取這樣強硬的立場,主要原因在於,阿拉法特過去33年來擔任巴解主席的歷史已經證明,他的目的從本質上是要摧毀以色列。他不僅無法成為未來巴勒斯坦國的負責任的國家領導人,現在更成為中東和平的主要障礙。這從簡略回顧阿拉法特的歷史就可清楚地看到﹕

其一,阿拉法特個人專權時間太長。從1969年出任巴解主席,一當就是33年,從無真正的選舉。當今世界只有古巴的卡斯特羅有這麼“幸運”,從1959年建立共產政權,至今已當了43年“領袖”。

阿拉法特獨攬大權這33年中,美國有了7位10屆總統(尼克松,福特,卡特,里根,老布什,克林頓,小布什);以色列也選舉產生了至少7位總理(梅厄夫人,沙米爾,拉賓,佩瑞斯,內塔尼亞胡,巴拉克,沙龍等,沙龍是1948年以色列建國後第29任總理)。

民主選舉和領導人的更換,意味著內外政策必須服從民意做出改變和調整。但巴勒斯坦是“永遠的阿拉法特”,“永遠的一種政策”。事實已證明,在這種單一政策下,中東問題沒有解決的可能。

其二,阿拉法特本質上是恐怖份子。這位巴解主席在1988年才宣佈放棄恐怖主義,在這之前從事了長達20年類似拉登那種恐怖活動。前羅馬尼亞共產政權負責情報的官員佩斯巴(Ion Mihai Pacepa)今年1月16日在《華爾街日報》發表了題為“我知道阿拉法特是被克格勃支援後從沒有改變的恐怖份子”的文章,以他和阿拉法特打交道的親身經歷,揭示了阿拉法特的手下人如何在蘇聯克格勃支持下,綁架和殺害3名美國外交官、謀殺了11名參加慕尼克奧運會的以色列運動員的內幕。佩斯巴回憶說,1973年5月,羅共總書記齊奧塞斯庫和阿拉法特共進晚嚏A阿拉法特說到高興處,炫耀說,那些行動(指綁架殺害美國外交官和以色列運動員)我們幹得“非常小心”。

當時蘇聯克格勃頭子把阿拉法特稱為“忠誠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者”,並通過佩斯巴之手,把阿拉法特和他的助手通過羅馬尼亞轉送到蘇聯培訓。當時蘇聯指示齊奧塞斯庫,把卡扎菲的利比亞和阿拉法特的巴解組織作為兩個主要支持對象。齊奧塞斯庫還為阿拉法特在布加勒斯特修了別墅。

其三,奧斯陸協議後阿拉法特仍支持恐怖活動。1993年巴以雙方在挪威首都簽署了“奧斯陸協議”,以軍撤出約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帶,該地由阿拉法特自治政府管轄。後來在美國戴維營,以色列左派總理巴拉克對阿拉法特提出的方案90%都予以同意。但這兩個機會都被阿拉法特葬送了。他獲得對巴勒斯坦主要區域的自治權後,仍是默部B以至暗中支持哈瑪斯、阿克薩烈士旅(隸屬阿拉法特直接領導的法塔赫組織)等恐怖組織屠殺以色列平民。

據今年6月9日《紐約時報》報道,阿拉法特對他的追隨者演講時,誓言要摧毀以色列,呼籲“一百萬烈士向耶路撒冷進軍!”在阿拉法特管轄的區域,一些公園和街道的名字,是由恐怖組織頭子的名字命名的。

過去幾個月的自殺炸彈事件中,那些所謂的“烈士”剛死二、三個小時,他(她)們的大照片海報就一片一片地出現在巴勒斯坦城市的建築物上;因為阿拉法特的自治政府早就印製好了。而阿拉法特和他的助手多次公開讚美那些所謂“烈士”,阿拉法特親自去慰問“烈士”家屬。伊拉克給每個“烈士”家屬一萬美元,後來追加到二萬五,目前價碼是每戶三萬。這些“獎金”都是通過阿拉法特的自治政府轉交的。

阿拉法特自治政府的電視、報紙、電台、教堂等,每天都在煽動反猶,要“消滅以色列”。阿拉法特到幼兒園視察,竟對孩子們說,“放下玩具,拿起武器”。“灌輸仇恨”成了巴勒斯坦的基本教育形式和目標。否則人們無法理解一個17歲的巴勒斯坦女中學生,竟用自殺炸彈炸死一個與她同歲的以色列女孩。

6月26日《紐約時報》頭版報道說,布希所以對阿拉法特的態度如此強硬,因為美國政府已有證據阿拉法特支持恐怖份子。而今年初被以色列查獲的一船從伊朗偷運給巴勒斯坦的多達50噸的武器彈藥,已被查實是阿拉法特自治政府的財政部長簽署幹的,船長也交代是巴解政府組織的。

其四,巴解自治政府非常腐敗。在阿拉法特控制的報紙電視上,幾乎看不到談論經濟,探討市場,因為它的資金都是阿拉伯獨裁國家提供的,每年幾百億美元。在巴勒斯坦,沒有獨立的媒體,沒有獨立的司法,沒有真正的議會,外來的資金都是由阿拉法特和他的親信掌控。貪污腐敗成為巴解政府的主要標志之一。在阿拉法特鼓勵17歲的巴勒斯坦女孩子去自殺和他殺時,他的金髮碧眼的外國妻子帶著他的寶貝女兒卻住在巴黎的豪華別墅裡(並在那裡呼籲別人家的孩子去“獻身”)。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弗瑞德曼(Thomas Friedman)在他的獲全國圖書獎的專著《從貝魯特到耶路撒冷》(From Beirut to Jerusalem)中指出,“巴解自治政府各級都是腐敗的。”例如1994年,美國兩家電話公司AT&T和MCI都宣稱和巴解政府簽署了通訊合同,發生了爭執。最後發現,巴解政府下面有兩套通訊部,兩套內政部,兩套安全部門,什麼都是兩套。阿拉法特讓兩派互相鬥,他在上面駕馭。佛瑞德曼感嘆說,“阿拉法特不僅是不民主的,而且是反民主的。”

其五,巴勒斯坦人民厭倦了阿拉法特。6月9日《紐約時報》引述了“巴勒斯坦政策和民調研究中心”(PCPSR)主任希卡克(Khalil Shikaki)5月份做的民意調查,結果顯示,阿拉法特的民眾支持率已降到只有35%;91%的巴勒斯坦人要求巴解政府全面改革;95%的人希望阿拉法特手下的所有部長都被撤職;83%的人認為腐敗是存在的。

僅從這簡略的五個原因來看,阿拉法特就不配繼續做巴勒斯坦領導人。當然,阿拉法特離開,並不能保證困難重重的中東問題就能解決,但至少可以提供一個契機,一種可能性。

《紐約時報》6月23日引述以色列的民調顯示,即使經過這麼多自殺炸彈襲擊,僅上周就有33名以色列人(其中很多是中學生)在公共汽車上被巴勒斯坦人的自殺炸彈殺害,但仍有49%的以色列民眾支持建立巴勒斯坦國(反對的佔43%),47%主張更多通過外交手段和巴解政府談判,而不是使用武力,來解決中東問題(不同意的佔34%)。

弗瑞德曼在他的書中引述的九十年代的民調數字是﹕在以色列人中,主張無條件立即退還巴勒斯坦土地的佔5%,主張永久佔領的佔20%,主張有條件退回土地的佔75%。這個條件就是巴勒斯坦人不威脅他們的安全,承認以色列的存在。

這10年前後進行的民調都證明,多數以色列人願意用土地換和平,現在關鍵是阿拉法特必須停止支持恐怖主義,讓上述那75%(有條件)和5%(無條件)加起來那80%的大多數人有安全感,以色列才會放心地像當年退回給埃及和約旦土地一樣,用土地換取真正的和平。因此,要想中東問題得到解決,要想巴勒斯坦建國,要想結束巴勒斯坦人民的苦難,要走的第一步是結束阿拉法特的個人專權,使新的、理性的、負責任的巴勒斯坦領導人有出頭的機會。

2002年6月26日(原載多維網)

2002-06-2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