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寫在美國國慶節

曹長青

來美國這十多年中,多數的美國國慶節都是在紐約渡過的,主要是看曼哈頓“梅西百貨公司”(Macy's)放焰火,有時是擠在人群裡和大家一起歡呼、直接感受人們對美國的熱烈情懷;有時是在家裡看電視,隨著和焰火一起綻出的音樂,重溫一遍到美國後很久都無法相信的、那種終於來到一片自由的土地之後的心境。今年則由於去美國之音做節目,首次在華盛頓度過美國的國慶節。

7月4日傍晚,華盛頓的氣溫高達99度,幾乎要平了歷史記錄(1919年國慶節那天華盛頓氣溫達100度),但我在國會山莊前的大草坪及附近的航空博物館足足站了五個小時,看了兩場露天音樂會及晚上的焰火。從音樂會上的熱浪到人們揮舞的星條旗的海洋,我無法不被美國人那種自發的、發自內心的愛國情懷所強烈感染。

在美國之音的電視節目中,有個中國聽眾打來電話問,美國政府在國慶日組織什麼愛國主義教育活動?他說,像中國過國慶時,政府會組織升旗儀式,閱兵式等,對老百姓進行愛國主義教育。

我告訴他,在美國生活這十多年中,我還沒有看到過一次美國政府組織閱兵式。美國是當今世界軍力最強大的國家已是不爭的事實,年度軍費預算超過四千億美元,不僅全球第一,而且是第2到第19位的18個國家的軍費總和;北約26個成員國中,其他全部國家的軍費開支才是美國的52%。美國的軍費開支是中國的20倍以上。但我不僅從沒看到過、聽說過有大閱兵,也只見過美軍在波斯灣戰爭勝利後在紐約舉行的慶祝游行;還有在軍人節時,美國歷次戰爭中的退伍軍人上街游行紀念,把二戰時的老舊坦克、裝甲車開到大街上,其簡陋、笨重比當今的兒童玩具還不如。

全球還在用大閱兵顯耀武力和國力的恐怕只有北朝鮮、中國,還有已從地球上消失了的阿富汗塔列班政權,在它被鏟除之前還組織閱兵式,雖然他們總共只有4萬5千人的民兵式武裝,7架直升飛機。

美國不僅在國慶節不舉辦閱兵式,政府也不出面組織“群眾性慶祝活動和愛國主義教育”。紐約市每年的國慶節都是放焰火,但這既不是布什內閣出錢,也不是紐約市政府組織的,而是私營的、座落在曼哈頓第六大道的全球最大的梅西百貨公司出資舉辦的。

梅西百貨公司創辦人斯特勞斯夫婦是美國歷史上永遠的名人,這不僅是因為他們創辦了世界上最大的百貨公司、是著名的慈善家,還因為他們雙雙在90多年前的“泰坦尼克號”巨輪沉沒事件中遇難。在泰坦尼克號要沉沒之際,有人向這位67歲的著名富翁提出,“我相信不會有人反對像您這樣的老先生上小艇”時,斯特勞斯堅定地回答,“我絕不會在別的男人走之前上救生艇。”由於他的63歲的太太艾達堅決不肯離開丈夫,於是這對老夫婦挽著手臂,坐在甲板的藤椅上,平靜、高貴地迎來了生命的最後時刻。梅西百貨公司每年出資組辦國慶節焰火、感恩節游行,都是在繼承施特勞斯夫婦的那種慈善、熱愛美國的情懷。

我不清楚華盛頓的焰火是誰組織的,但兩場音樂會都是民間舉辦的。一場是由美國航空博物館邀請的美國空軍管弦樂隊,在博物館門口台階上演出的,演奏者與合唱團的人加起來不到40人,台階下有幾百名觀眾。而後來那場被電視轉播的大型演唱會也是民間組織,現場有幾萬觀眾。兩個音樂會上,都是唱到“上帝保佑美國”這支歌時,全場激昂共振成一個整體,人們自發地噴涌出的那種對美國的感恩和感激,令人感慨萬千!

不僅是傳統的美國人,外來的移民也同樣對美國充滿感情,發自內心熱愛這個國家。7月4日在一家中餐館午餐時,見到餐館的經理打著美國國旗的領帶,和他交談瞭解到,他是當年逃到美國的越南華僑;談到美國,他滔滔不絕地表達對這個自由國家的感激。

911之後幾天,我曾開車到紐約的“第二中國城”法拉盛轉了幾圈,看到那裡約70%以上的汽車和住宅、中國人開的餐館和店鋪等,都張貼或懸掛了美國國旗。當然沒有任何美國政府機構組織和要求他們必須這麼做,這完全是一種自發的,表達熱愛美國、和美國共命運的心情。

長期居住紐約的意大利女記者法拉奇曾說,“美國是情人,不,是丈夫,我對他永遠忠誠。”這種比喻意味著,雙方關係是平等的,是選擇的結果,它包含著不選擇或放棄選擇(離婚或分手);而不是絕對服從或順從的關係。但像某些獨裁國家,則把國家、或政府、或領袖說成是父親,這種關係首先就決定了雙方地位的不平等,因為父親就高你一等,你就得絕對地孝敬,這種關係不是選擇的結果,而是命定的。

在共產國家,領袖常自封為人民的“父親”,黨則是“母親”,要求人民熱愛。斯大林就宣稱他是全體蘇聯人民的父親,而且是“偉大的父親”。記憶中曾讀過郭沫若寫的讚美斯大林的頌詩,稱斯大林也是中國人的父親。

北朝鮮的金日成自封為朝鮮人的父親,更是人們熟知的。當年中國風靡的“賣花姑娘”等北朝鮮電影,都可以聽到這種台詞。金日成死了,他的兒子則接著當朝鮮人的“父親”。今天除了金正日,還有古巴的卡斯特羅宣稱是古巴人的父親;再一個是阿拉法特,說他是巴勒斯坦人的“父親”。

據美國之音節目主持人說,國慶節那天從中國大陸打過來的電話比以往都多。有點令我驚訝的是,所有打來電話的人,只要談到美國國慶這個話題,一面倒地都是表示對美國國慶的祝賀和祝福,並關切美國的安全,而且相當客氣、友好、真誠,很令我感動。而在以往我參加的電視節目中,各種觀點都有,尤其是談到中東和阿拉法特這個話題時,絕大多數從中國打來電話的人,都不同意我對阿拉法特的批評。

從中國觀眾聽眾對美國國慶節的關切和祝願中,我感受到了他們對美國價值的認同,對自由、尊嚴的美國人民的羨慕。我毫不懷疑,有一天,在自由的中國的土地上,人們也會自願地、發自內心地、真誠地熱愛自己的國家。

2002年7月9日紐約

2010-07-0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