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西方左派是“有用的白癡”

曹長青

伊拉克局勢最近出現動蕩,因當地激進的伊斯蘭教士煽動反美,並組織武裝襲擊美軍。在美國媒體上,立即有左派知識份子出來譴責布什政府,說這場伊戰從開始就錯了,並宣稱“美國陷入第二個越南”,要求撤軍。紐約新大學(NSU)校長、前民主黨籍參議員鮑伯.凱爾瑞(Bob Kerrey)在《紐約時報》撰文說美國“在進行一場錯誤的戰爭”。

美國是在進行一場錯誤的戰爭嗎?絕不是!它不僅結束了殘暴的薩達姆政權,並從根基上鏟除恐怖主義的土壤,在22個阿拉伯聯盟國家的專制鏈條上,打開一個缺口,讓自由的價值進入中東,從整體上改變那個地區,並為解決巴以沖突創造條件。

但左派們不聽這些常識和事實,他們熱衷的是意識形態和僵化的理論教條。在人類20世紀的歷史中,左派們的丑陋表演已經十分充分。連列寧都不無蔑視地把西方那些信仰共產主義的知識份子稱為“有用的白痴”(useful idiots)。最近美國學者莫娜.查倫(Mona Charen)用這句話做書名,寫了一本記載左派言行的書,出版後就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榜,非常受歡迎。

該書記載了20世紀西方、尤其是美國左派的種種愚蠢。在列寧、斯大林時代,左派們就紛紛朝拜莫斯科,歌頌蘇聯老大哥,把那塊奴役俄國人的“動物農場”美化成天堂。即使發生大饑荒,《紐約時報》的記者還信誓旦旦地報道說,絕無此事,並以美化斯大林暴政的報道獲得“普利策獎”。

六十年代越戰時,是西方左派們展示偏見的一個高潮。一場抵抗共產邪惡的越戰,被左派們描繪成是罪惡。他們不去反對共產主義,而是要“反反共”,專門杯葛那些反對共產黨的聲音和力量。美國知名的左派作家桑塔格(Susan Sontag)說﹕“越戰在我良知中的形象是,美國濫用權力,美國自以為是,美國的殘忍;而越南則是弱者的英雄主義和痛苦的象征。”桑塔格這樣看待越戰並不奇怪,在911恐怖襲擊之後,她又撰文說,這是美國的報應;並說美國伊戰中摧毀薩達姆的炸彈,和恐怖份子是一樣的。

在共產惡魔波爾布特屠殺四百萬柬埔寨人的時刻,《紐約時報》記者尚柏格(Sydney Schanberg)卻報道說,“如果美國人撤出柬埔寨,那裡的老百姓會生活得更好。”

在蘇聯帝國崩潰之後,美國的左派仍在歌頌蘇共獨裁者。普林斯頓大學教授寇恩(Stephen Cohen)用讚美詩般的語言描述安德羅波夫,“盡管他當了15年的克格勃頭子,但他是蘇聯最有改革意識的資深領袖。”《紐約時報》記者約翰.伯恩斯(John Burns)則說契爾年柯“比安德羅波夫更熱情,更率真誠實。”對戈爾巴喬夫,美國左派電視旗艦CNN創始人特納(Ted Turner)讚美的更離譜﹕“戈爾巴喬夫比世界歷史上任何一個人都走在前面,他比基督耶穌走得都快。美國總是落後六個月。”

但對共產政權垮台後的東歐,美國的左派媒體卻是另一個調子。華裔主播宗毓華報道說,“在前共產國家保加利亞,自由導致了事實上的經濟大災難。”她的CBS同事則報道說,“波蘭從共產主義向資本主義的轉型,導致人民的每天生活更加苦難。”剛退休的老牌女主播沃爾特斯(Barbara Walters)則對結束共產專制的俄國這樣描述﹕“在舊蘇聯時代,從沒見過今天這樣的俄國人﹕貧窮,無家可歸,冬日的絕望。這種人的數量在增加,難道這就是民主?”

但這些被美國哲學家胡克(Sidney Hook)稱為“人類自由掘墓人”的西方左派,並沒能阻止共產主義烏托邦在全球的崩潰。他們從當年列寧所說的“有用的白痴”正貶值到“沒用的白痴”。美國的全球反恐和伊拉克戰爭,最後將再次證明,西方左派們在歷史上永遠是站在錯誤的一方。

(原載香港《蘋果日報》2004年4月14日)

2004-09-2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