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南斯拉夫的江青

曹長青

中國俗語說“30年河東,30年河西”,警示世事滄桑,變數無窮。僅僅幾年前還桀驁不馴、不可一世的南斯拉夫強人總統米洛舍維奇,現在不僅被他自己國家的人民選下台,而且被送到海牙國際戰爭罪法庭。
雖然在海牙法庭上米洛舍維奇戲劇般地刻意表現他的“不馴”──拒絕接受(和自己找)律師,拒絕面朝法官,拒絕戴耳听機(法庭只得安裝了擴音喇叭來翻譯法官的話),但目前到庭證人提供的大量見證,已證實米洛舍維奇利用權力在波斯尼亞、克羅地亞、科索沃等地犯下了種族清洗罪,殺害了20萬人。

這是二戰紐倫堡法庭之後,國際社會首次審判一位前國家領導人,它預示著像烏干達總統阿明(Idi Amin)那種犯下反人道罪(殺害了30萬人)但仍逍遙法外(一直住在沙地阿拉伯)的時代可能結束了。

貝爾格萊德的“紅妖精”

米洛舍維奇怎麼會走到這種地步?從目前媒體已披露出的資料來看,不僅絕對權力導致他絕對腐敗,而且他身邊的那個“最親近的女人”是僅次于權力這劑春藥之後另一個令他狂迷狂妄、胡作非為的原因。這個女人就是被南斯拉夫民眾稱為“紅妖精”的前第一夫人米佳娜.米克維奇(Mirjana Mirkovic),貝爾格萊德的中國人把她稱為“南斯拉夫的江青”。在南斯拉夫,人們恨她比恨米洛舍維奇還強烈。

《紐約時報》雜志不久前在海牙法庭開審米洛舍維奇之際刊載了長篇故事,報道這位“紅妖精”怎樣和“紅強人”一起,給波斯尼亞、給科索沃,給南斯拉夫,以及給他們自己的家庭帶來的悲劇。

米洛舍維奇和米佳娜是青梅竹馬,他們志同道合,都對政治充滿興趣。米佳娜那種戰斗性和出人頭地的勁頭,可能來自遺傳,她母親曾是納粹佔領時代的抵抗戰士,後來被德國人抓獲拷打,出賣了很多“同志”後被納粹處決。米佳娜從小就模仿母親穿戴,要做個“革命者”。

但她的童年是孤獨而困惑的,父親再娶後拋棄了她,把她寄放到小姨那里,成了“孤兒”。後來她的頗有姿色的小姨成了南斯拉夫“偉大領袖”鐵托的情婦,她得以上了最好的貝爾格萊德大學,後來的頭餃是“社會學教授”。

米洛舍維奇在共產黨內的權力角斗中,他的妻子一直是個最關鍵、最得力的助手。米佳娜為丈夫起草了很多政治發言稿,並慫恿米洛舍維奇謀取權力。1987年,米佳娜鼓勵米洛舍維奇背叛他的最親密朋友和政治導師、當時南斯拉夫共產黨的負責人伊萬.史丹姆波利克(Ivan Stambolic),通過玩民族主義這張牌,在政治局會議上伊萬被趕下了台,米洛舍維奇取而代之,成了南斯拉夫共產黨一把手。

2000年8月,在南斯拉夫反對派想讓黨內元老伊萬出山競選,來對抗米洛舍維奇時,伊萬突然被暗殺了。米洛舍維奇的兒子後來對人暗示,他和母親密謀干掉了伊萬,但由于迄今連伊萬的尸體都找不到,南斯拉夫當局還無法起訴米佳娜母子。

這位“第一夫人”向來火氣暴躁,敢想敢干。1999年4月,當北約轟炸南斯拉夫之際,貝爾格萊德著名的報紙編輯庫路維嘉(Slavko Curuvija)寫了一篇文章批評第一夫人過于“干政”,結果第二天就在家門口被人亂槍打死。不要說沒人去破案,1,000多編輯、記者和學人等出席他的下葬儀式,沒有任何人敢公開講話,誰都清楚“紅妖精”心狠手毒,惹不起。

米氏家族貪污了100億

在米洛舍維奇當總統風光的時候,南斯拉夫真正的“紅太陽”是米佳娜,現在南斯拉夫人談起這對強人夫妻,還都說米洛舍維奇得了“氣(妻)管炎”。米佳娜曾自己組建了名為“南斯拉夫左派”(JUL)的政黨。但這個黨主要不是從事政治,而是洗錢。黨部大樓就是“洗”出來的,“南斯拉夫左派黨”黨魁從國家銀行貸款225萬美元買了這棟大樓後,以不到貸款一半的價格“賣”給了米佳娜,條件是銀行免掉了他的全部貸款,由黨來擔負,實際上在米洛舍維奇家族的運作下,所有款項都免了。

現在擔任塞爾維亞公共稅務署署長的拉多維奇(Alexander Radovic)對《紐約時報》記者說,米佳娜周圍有一大幫政治和商界朋友,誰要出口“批文”、誰需貸款,誰要房子,只要去找第一夫人,都能解決。

這位稅務總管說,米洛舍維奇在1978到83年期間,還是南斯拉夫最大的一家國營銀行的總管。他下令的很多“貸款”最後都有去無回,沒有了下文。尤其是對波斯尼亞、科索沃戰爭期間,以購買軍火等名義撥出的巨額款項,很多都沒有了蹤影。拉多維奇估計米洛舍維奇家族可能從南斯拉夫國庫總共偷走了100億美元!南斯拉夫全部人口才一千萬(比台灣少一半多),米洛舍維奇家族貪污的100億,平攤到南斯拉夫人身上,等于每人1,000美元。而在米洛舍維奇統治下,南斯拉夫人的工資每月僅70美元,比米氏上台前的80年代末少了一半。《紐約時報》報道說,米洛舍維奇下台後,瑞士和塞浦路斯的銀行凍結了他的一些賬戶。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米洛舍維奇家族的管錢人是南斯拉夫的著名富豪之一卡瑞奇(Bogoljub Karic),他于今年初在貝爾格萊德被判刑,因為他試圖把3,000萬美元非法挪到國外。卡瑞奇有私人飛機,米佳娜曾在90年代用他的飛機到外國旅游。這位自稱“社會學家”的第一夫人出版過多本“著作”,並被翻譯成25種文字,都是卡瑞奇出錢找的出版社和翻譯,南斯拉夫的學者說,米佳娜的書爛到沒法讀的地步。

米洛舍維奇的兒子最恨學校,連中學都沒畢業,但卡瑞奇干脆自己出錢在貝爾格萊德辦了所大學(不是巴靈頓網絡大學),給總統兒子頒發了“學位”。

米洛舍維奇在1987年當上共產黨一把手後,就搬進了豪華別墅。90年代中期時,米洛舍維奇已穿3,000美元的西服,戴2萬美元的手表。在科索沃戰爭爆發前兩天,他又買了第二套豪華別墅。

在米洛舍維奇下台之前,僅米佳娜的個人美容師就從南斯拉夫國家銀行獲得22萬5千美元的報酬。

《紐約時報》記者描述說,去年冬天在貝爾格萊德采訪到米佳娜時,這位今年已60歲的前第一夫人,穿著黑色裙子和毛線衫,每個手腕都戴著碩大的金手鐲,額頭是中學生式的劉海兒齊刷刷地垂到眉毛處,頭發染得像煤礦物一樣油黑,一個早已過了更年期的女人,卻嘗試發出小女孩那種尖細、甜甜的聲調。

紅色王子的腥紅傳奇

米洛舍維奇夫婦的兩個孩子,現在都官司纏身。今年27歲的兒子馬科(Marko)在南斯拉夫是臭名昭著的,他擁有20輛豪華轎車。他母親的富豪朋友們紛紛給他資金做“生意”,主要是走私香煙、酒等。《紐約時報》記者說,馬科最忙和最成匝的是兩件事︰創造錢和敵人。正在緝拿馬科的南斯拉夫警方說,這位前總統公子是該國最富有的黑幫頭子,多起街頭幫派槍擊事件都和他有關。

馬科在南斯拉夫家喻戶曉,不僅由于他富有,還因為他在酒吧隨意打人,看誰不順眼就一頓拳打腳踢。他的妻子是南斯拉夫的美女,隆了乳房,還擴注成厚嘴唇。馬科還擁有一個面包生產店,一個電台,還有一個以美國性感歌星麥當娜命名的夜總會,是整個巴爾干半島規模最大的,此外還有一個康復療養中心。

馬科像他的母親一樣脾氣暴躁,盛氣凌人。當媒體報道說他的兒子生下來健康程度在9級(最高10級)時,他竟給這個報道的記者發去電子信威脅說,“我兒子的健康指數絕對是10級,而不是9級。我的朋友都要找你算賬,不論何時何地,只要他們找到你,你就會一輩子坐輪椅了。”第二天,馬科又氣勢洶洶地趕去那家報社,腰別著手槍,帶一群保鏢。恰巧那個記者那天休息,馬科威脅說要把見到的編輯記者都打斷胳膊和腿。

馬科被警方通緝,是因為他威脅把他的理發師用電鋸割碎,扔到河里去。他的理發師從麥當娜夜總會辭職後,參加了反對米洛舍維奇的街頭游行,馬科听到後,派他的保鏢找到這個理發師,連踢帶打,用槍托砸,然後把他拖到馬科面前,馬科拿出一個小型旋轉電鋸,在這個理發師的頭上開動電鋸,喊叫說,“你這個叛徒,你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我用電鋸割碎扔到河里的敗類。”這位22歲的理發師後來對《紐約時報》記者說,馬科用電鋸在他頭上旋轉了幾秒鐘才罷休。然後馬科手下的人又開始揍他,把他打得半死後,扔到了他家門口的道邊上。

在電鋸案開審之前,馬科就逃了,反正他有的是錢。去年12月《貝爾格萊德日報》報道說,馬科在哈薩克斯坦最大的城市阿馬提(Almaty)正在修建豪宅和夜總會,其規模如同墨西哥哈仙達宮殿,夜總會規模好像他在貝爾格萊德的“麥當娜”再現。

“一手拿槍一手帶孩子太復雜”

米洛舍維奇的女兒馬蕊佳(Marija)今年36歲,曾和一位長她13歲的外交官結婚,但很快這位總統女兒就宣布“當外交官的老婆最沒勁”,然後就離了婚,和她的保鏢“羅曼蒂克”起來。但這位總統女兒最喜歡的不是男人,而是手槍。她在去美容店修發時,經常向其他女人炫耀她的手槍。還曾在一家夜總會掏出手槍揮舞,說要懲罰她的負心男朋友。去年她開槍打死了她的一位前男友的狗,她對貝爾格萊德的一家雜志說,因為那條狗煩擾了她的狗。她還對貝爾格萊德一家報紙說,“我帶手槍好幾年了,帶槍使我顯得很瀟灑。我不會去想什麼結婚呵,孩子呵,你想想看,一手拿槍,另一手帶著個孩子,那有多復雜。”

在米洛舍維奇被逮捕的那個晚上,馬蕊佳喝了她父親留下的烈酒,然後開車去監獄看父親,在途中射了5槍,當時她帶了3支手槍。去年12月開庭聆訊時,法官問馬蕊佳為什麼開槍,她回答說“因為不高興”。她上法庭時穿的是緊身黑色褲子,黑色高跟鞋,紅色皮夾克,一頭長長的黑發散垂在後背的紅夾克上,她手里還拿著一個鮮紅的皮革錢包,並帶著她的保鏢。她對法官說,“有人高興時放槍,當然就有人不高興時開槍。”

馬蕊佳對她的父母並不感冒,認為他們太政治化,太熱衷黨派。她說自己是另一種生活方式的人。她在正與南斯拉夫鬧獨立的黑山共和國的一處被極端塞爾維亞人控制的地方買了一塊地,她對記者說,南斯拉夫已經被猶太人、吉普賽人,以及土耳其人變成了“集中營”。《紐約時報》記者不無調侃地說,馬蕊佳盡管嗜好烈酒、槍、男人和毒品,反感她的祖國家園,她的父母,但她至少是米洛舍維奇家族比較理性的成員,因為她沒有逃,接受法庭審理。去年4月,她的開槍案被撤銷,塞爾維亞內務部長說,就這麼個事兒不應把她關到監獄里。

“小狗”“小貓”,一對兒動物

丈夫在海牙法庭被審判,兒子逃到哈薩克斯坦躲官司,女兒去了黑山居住不歸,米佳娜現在孤零零地住在總統別墅(當時米洛舍維奇放棄反抗同意被逮捕的一個條件,就是他的家人繼續住總統別墅),和那個生下來健康指數9級的孫子,以及那個隆乳擴唇的兒媳婦住在一起。

米佳娜對《紐約時報》說,這一切都是政治迫害導致的,她和丈夫都是愛國者,她兒子是有商業頭腦的人才。當《紐約時報》記者提到波斯尼亞和科索沃的種族屠殺導致20萬喪生,80萬阿爾巴尼亞裔人被驅趕出科索沃時,這位前總統夫人回答說,“米洛舍維奇過去做的,就是你們美國總統布什現在做的,打擊恐怖主義份子。這是他作為國家領導人的責任,他必須這樣做。布什應該糾正克林頓政府的錯誤,支持我丈夫繼續反恐。如果布什呼吁我丈夫獲釋,那將是一個不錯的姿態。”

在米洛舍維奇被逮捕關押在貝爾格萊德中央監獄的3個月里,米佳娜每天去看望丈夫,並組織了幾場聲援她丈夫的街頭示威。監獄長觀察到,米佳娜從來都把米洛舍維奇叫“小狗”(puppy),她丈夫則稱呼妻子為“小貓”(kitten),兩個都過了60歲的人,見面還滾成一團,“小貓”啃吻“小狗”的膝蒐,簡直真成了“一對兒動物”。

“現在他們夫婦已狗屁不是”

《紐約時報》記者感嘆說,米佳娜是巴爾干半島有史以來最有影響力的女人,她設計了米洛舍維奇的政治生涯,是他獲得權力的總導演,他們夫妻倆聯手,把南斯拉夫政府變成了一個“犯罪公司”。米佳娜出的最後一個政治主意是提前10個月舉行全國總統選舉,因為這對強人夫婦控制的南斯拉夫國營媒體的“民意調查”是,絕大多數民眾支持米洛舍維奇第三次連任。結果米佳娜這次出了“餿主意”,連米洛舍維奇自己也承認他和反對派總統候選人票數都沒有過半。對于選舉結果,米佳娜解釋說,“這是美國CIA和南斯拉夫賣國賊的陰謀”。

米佳娜現在也受到法庭傳訊,因為她涉嫌濫用權力為褓姆獲得公寓。和米佳娜過去那些黑箱作業中的事情相比,這實在是個小兒科。但即使這項罪名成立,這位昔日耀武揚威的第一夫人,也將會被判處5年徒刑。塞爾維亞的稅務官員預測說,還會有很多指控和審判在等著米佳娜,她的日子將會比米洛舍維奇難受,因為米洛舍維奇將會關在歐洲的現代化監獄,那里有電視,健身房等,而米佳娜將會在南斯拉夫的條件差很多的監獄渡過,而且越來越多的南斯拉夫人厭惡以至憎恨這個“紅妖精”,包括關押她的監獄中的那些犯人。

貝爾格萊德街頭上的行人對《紐約時報》記者說,“現在他們夫婦已狗屁不是。”可能這是法庭審判之前,南斯拉夫人民的判決詞。

(《動向》2002年4月號)

2002-04-1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