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BBC和《紐約時報》的恥辱

曹長青

歷時8個月的BBC和布萊爾的戰爭決出勝負﹕BBC大敗,布萊爾獲得清白。獨立法官近日公佈的調查報告顯示,BBC編造了假新聞。

BBC董事會主席、總裁兩人已宣佈辭職,以示負責。那位直接“肇事者”、編造假消息的記者吉利根(Andrew Gilligan)也已辭職,包庇他的上司、新聞部主任可能也得被解職。

一個強調獨立、真實的全球最大的廣播電視帝國,怎麼會出現這麼大的丑聞?主要原因是,在伊拉克戰爭問題上,BBC持“反戰”立場,走火入魔地反對軍事倒薩,讓意識形態沖昏了頭腦,以至用假新聞煽動民眾反戰,完全背離了新聞媒體應有的角色。

吉利根作為記者,犯了兩個致命錯誤﹕一是為反戰竟編造了布萊爾政府剪裁情報以對伊動武的新聞;二是向英當局說出武器專家凱利透露的消息,結果導致凱利自殺。凱利的憤怒和沮喪可想而知,一是被吉利根“出賣”,由此夾在BBC和布萊爾的對峙中間,被揪到全國電視前的聽證會。他生性內向靦腆,不堪此辱;二是吉利根誇大甚至編織了他的談話,導致他對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等完全絕望。

新聞界的重要規矩之一是,記者不能泄漏新聞來源;否則沒人再敢給記者信息。最近美國一家法院傳訊曾報道“李文和間諜案”的兩名美國記者,要求他們說出到底從哪裡獲得了消息,但遭兩記者拒絕,雖然他們可能因“蔑視法庭罪”被判刑。吉利根並沒有收到法院傳票,就向調查當局寫了小紙條,交代了凱利。雖然吉利根後來也承認“這是一個錯誤”,但作為新聞記者,這是一個不可挽回,也不可原諒的錯誤。

對於編造凱利的談話,吉利根在事發之後也認錯是“說走了嘴”,但同時自辯說,這種事現場廣播難免。新聞允許犯“誠實的錯誤”,即不是有意,而是由於技術差錯等原因出錯。但從吉利根對伊拉克戰爭的報道來看,他並非偶然犯錯。美國《標準周刊》(Weekly Standard)2003年8月25日在“不光彩的BBC”的一文中說,吉利根在伊拉克前線時,時常發出不實新聞。例如4月3日當美軍控制巴格達郊外機場時,吉利根卻向BBC(以及該台網站)報道說,“過去90分鐘我一直在機場,周圍根本沒有美軍,我們很容易四處開車,機場全部在伊拉克人控制之中。”但當時BBC另一位現場記者報道說,美軍已在機場,而吉利根並不在那裡。

4月5日,美軍已進入巴格達,可吉利根還在繼續發佈假新聞﹕“我在巴格達的市中心,這裡沒什麼變化。美國人說他們已進入市區是編造的,他們在這方面是有歷史的。”但當時CNN卻播出現場畫面,美軍第三步兵師正穿過巴格達市中心。4月11日,當英美聯軍佔領巴格達已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實後,吉利根也只得承認,但他卻發出這樣的報道﹕“剛剛獲得自由的巴格達人民,正處於從沒經歷過的恐懼之中”;意思是還不如在薩達姆統治下安全。

吉利根這樣一而再地報道不實消息,為什麼BBC不制止、不懲罰?因為BBC的新聞主管也是“吉利根”,完全處於反戰的意識形態中。對於伊拉克戰爭中美軍或英軍稍有戰事不順,BBC就渲染報道。例如戰爭初期,英國戰機被美軍導彈誤擊,BBC則報道說,這是英國歷史上最糟糕的時刻。BBC的新聞主管則要求記者,不得用“解放”(liberate)這個詞來描述伊拉克人民獲得自由;誰使用“將是一個錯誤”。

而更荒唐的是,在美軍進入巴格達、獲得自由的伊拉克人民涌向市中心廣場推倒薩達姆像時,幾乎全世界所有自由媒體的鏡頭都對準了這個歷史性場面,但BBC當時卻換掉鏡頭,把畫面轉到印度的微級地震,因為他們“不忍心”看到英美聯軍的勝利;“不甘心”獨裁者象征就這樣被人民推倒。這一切都不遂BBC的願。

曾出版研究《1984》作者奧維爾的專著《為什麼奧維爾仍重要》(Why Orwell Matters)的英國學者希欽斯(Christopher Hitchens)批評說,人們無法再相信BBC,別說內容,他們連英語發音都不正確。因為BBC故意把主張軍事倒薩的美國副國防部長沃夫維茲(Paul Wolfowitz)的名字發成Vulfervitz,以使它像個猶太人姓氏,煽動聽眾的反猶情緒。

BBC還曾製作紀錄片,編造以色列軍隊使用“芥子毒氣”屠殺巴勒斯坦人的新聞,妖魔化以色列,被認為“已到反猶邊緣”,結果導致以色列政府凍結了和BBC的任何合作關係。

這種意識形態左右新聞的現象,不僅在BBC,在美國左派媒體中也時常可見。例如CNN也是不僅反對軍事倒薩,還在報道巴以問題上偏袒恐怖份子。在巴勒斯坦人用自殺炸彈襲擊以色列的公共汽車、老人中心等時,CNN卻在第一時間現場採訪那些所謂“烈士”的家人,渲染那些失去“烈士子女”的父母們多麼可憐。結果那些有意謀殺了老人、孩子、孕婦等平民的恐怖份子,就被CNN渲染成可憐、同情的對象。而那些在公車、在晚宴、在婚禮、在早餐店被謀殺的以色列平民的家人,卻沒有機會在第一時間上CNN電視訴說他們的悲痛、他們的無辜、他們的冤屈。在以色列人的群情激憤下,以國政府已決定停止CNN在該國的採訪報道權,因為它的行為簡直成了恐怖份子的輿論幫凶。

美國的左派旗艦《紐約時報》也同樣存在“BBC、CNN綜合癥”。去年該報出現“大丑聞”,也是由於意識形態做崇。該報老發行人退休後,把權力交給了兒子小蘇茲貝格(Arthur Sulzberger, Jr.)。這位少壯派發行人把該報非常左傾的社論版主編雷恩斯(Howell Raines)破格提拔為“執行總編輯”,結果該報出現歷史以來最嚴重的假新聞事件﹕發表了黑人記者布萊爾(Jayson Blair)多達36篇不實報道。一般來說,一個記者出現一兩次造假或抄襲行為,尤其是在很強調真實性的《紐約時報》這樣的大報,早就會被解雇(《紐約時報》就布萊爾文章做出的更正多達50篇);而布萊爾卻得到這位左傾主編的偏愛和包庇,所以才能一再得逞。因為布萊爾是“黑人”,符合雷恩斯和《紐約時報》熱衷的“政治正確”和“種族配額制”。

報社內部對雷恩斯的做法早有不滿,但這位總編輯是發行人的“思想盟友”(soul mate),只要這位同樣左傾的少壯派發行人掌權,誰也別想動雷恩斯,除非他自己辭職。但最後小蘇茲貝格卻把雷恩斯“炒了魷魚”;因為他父親出面,要求必須整頓報社。自911事件以來,由於《紐約時報》過於左傾和反戰,導致這張全國發行量第三的大報,訂報數下降5.3%(一有戰爭等新聞,報紙發行量都上昇,像保守派報紙《紐約郵報》則上昇10.2%,成為全美第八大報),《紐約時報》的股票價值也受到影響。看到“錢途”不妙,老發行人只得出馬,出席全報社大會,推動改革。

《紐約時報》最近為了平衡左傾言論,還聘用了右派旗艦雜志《標準周刊》的編輯、新保派政論家布魯克斯(David Brooks)做專欄作家,每周寫兩篇文章,從而使該報七名專欄作家中的右派增加到兩名(另一名是前尼克松總統演說稿撰寫人、知名政論家沙費爾)。

面對報業市場和讀者的壓力,有152年歷史的《紐約時報》不得不改革。但有82年歷史的BBC這次出了大丑聞,會不會改革?兩名主管宣佈辭職,被媒體同行普遍稱讚,認為有負責精神。但BBC卻不大可能有根本性的改變,因為這個媒體帝國有制度上的問題,它是政府出資的,不像《紐約時報》是完全私營的。

BBC的資金來自英國政府向擁有電視的家庭強行收取的“執照費”,彩色電視收116英鎊(約187美元);黑白的交38到50英鎊。全英國不管窮富、不論城鄉,不論男女(只有75歲以上免除),誰家有電視,不管你是否看BBC這個頻道,都必須給BBC“進貢”;即使是盲人,也得交半費。英國當局還派出專門小組,用無線電在街上流動偵測,看誰家有電視,如果查出沒交電視費,罰款最高達1,600美元。

BBC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媒體帝國,員工多達2萬多人(美國之音只有1,200人,不到BBC的十六分之一),每年預算高達48億美元(俄國1998年全年軍費開支才50億美元;美國之音2003年預算是一億六千萬美元,是BBC的三十分之一)。BBC的龐大預算中90%(43億美元)來自這種強行收取的“電視執照費”,剩下的10%(對外廣播部的經費),則全部由英國政府撥款。只有後來成立的對外電視部,向外國收取轉播費。

這種強行收費制度,已越來越受到英國人的反感,因為即使一年看一次電視,或從來不看BBC,也得交費。美國評論家說,這就如同在你家附近蓋個電影院,不管你去不去看電影,你都得向它繳納“電影執照費”一樣不合理。這在美國是絕對行不通的。

即使在共產中國,媒體現在也不像BBC那樣可以旱澇保收,有“鐵飯碗”,因為政府不再財政包干。對BBC最有意見的是英國的私營廣電媒體,因為顯然無法公平競爭。雖然BBC財大氣粗,但由於左傾,收視率已在下降。英國工黨議員卡夫曼(Gerald Kaufman)2003年7月24日在《華爾街日報》發表“BBC的災難”一文中說,國際媒體大亨默多克有少量股份的英國數碼衛星電視BSkyB,現已有700萬訂戶。原來BBC的有線電視觀眾率對BSkyB是二比一,2002年已降到三比二。這位工黨議員說,“英國人已開始發問﹕如果他們不選擇看BBC,為什麼每年必須交那麼多錢?”

使BBC獲得這種資金特權的憲章到2006年是10年一續的審訂期,不知道這次BBC的丑聞能不能推動修改“憲章”,使英國的廣播電視有個公平競爭的環境,迫使BBC像《紐約時報》那樣,不得不改革,以減少為了意識形態不惜製造假新聞的丑聞。

2004年2月3 日於紐約(原載多維)

2004-09-2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