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從非洲割禮談文化沖突

曹長青

一年一度,標志著美國新聞界最高榮譽的“普利策”獎,最近在普利策當年創辦的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院頒發。新聞照片獎的得主之一是22歲的自由攝影記者婉爾詩(S. Welshi),她在非洲的肯尼亞部落中住了一個多月,拍攝到一組當地女孩子陰蒂被割的傳統儀式照片。她對此感嘆說,“這是我所經歷的最殘忍的事情。”

多為發生在非洲國家的這種儀式已有長久的歷史,據說,這種割禮是想使女孩子在結婚之前保持是處女。因此女孩子在16歲前就要被割去陰蒂,有的還被割去了陰唇。這種割禮極度痛苦並導致大流血,因為多不用麻藥,不少人因此終生小便失禁、日後生育困難和過早死亡。據《紐約時報》最近的報道,非洲現在仍每年約有兩百萬的女性被“割”,遭受這種痛苦的人至今已達八千萬至一億。

●用文化為野蠻辯護

當這種“割禮”廣被西方媒體報道和批評時,一些非洲人強調,這是他們的文化傳統,不應被詛咒。這或許的確是他們文化中的一部份,但是如果認為所有的文化都應被保留則是愚昧透頂的。這種以文化不同而拒絕文明,並為野蠻辯護的聲音在非洲、中東和亞洲都是經常可以聽到的。在許多中東國家,法律規定男人可以擁有四個妻子,而女人別說可以有四個丈夫,她們在公共場合連臉都不能露,必須蒙上黑紗。男人可以參加所有的政治和社會活動而女人則連開車都不被允許。這都是他們文化的一部份。在某些拉丁美洲國家,男人殺死他們偷情的妻子無罪,而女人殺了她們偷情的丈夫則要被判絞刑。這也是他們文化的一部份。在中國,男人被閹割,女人被裹小腳,都曾延續過近千年,也曾是文化的一部份。今天,新加坡還在理直氣壯地使用鞭刑,柬埔寨、泰國還在大量倒賣雛妓,虐待女性和兒童;台灣和中國還在為食用虎骨、牛角辯護說這是我們歷史悠久的“補文化”。

我們難道為了尊重不同的文化就要容忍野蠻和愚昧的存在麼?如果我們正視現實,就應該承認文化並不都具有平行的價值。如果我們不願意承認某種文化優越於另一種文化,那麼我們也無法否認某種文化具有更文明和更人道的價值。西方歷史學家湯恩比提出人類曾有過二十幾種文明,現在只剩下了幾種,證實某些文化由於低價值而被淘汰,高價值而被保存,更高價值而成為強勢文化。

法國最近立法規定不許一夫多妻,因為某些穆斯林國家的男人帶著四個老婆移民到法國,所以法國政府不得不通過法律禁止這種反人道的文化。在美國連“鬥雞”都被禁止,因為太殘酷。人可以被判死刑,但卻絕不可以用殘忍的方法處死。在瑞士,法律規定給動物做手術都必須用麻藥。一個顯見而不可抵賴的事實是﹕今天那些強調區域文化而拒絕世界價值(universal value)的國家全部都在實行獨裁專制或威權統治。

●21世紀不可能是中國人世紀

美國學者亨廷頓曾撰文“文明的沖突”,指出冷戰之後不同文化之爭將成為世界的主要矛盾,他特別指出東方文化、穆斯林文化和西方文化之間發生的的沖突。他的觀點被某些中國知識分子指為貶低東方文化。實際上,亨廷頓的觀點並沒有新意,因為即使“冷戰”期間,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之爭,實質也是兩種文化價值之間的沖突。因為所謂文化,並非僅是吃穿住行,它主要意味著其背後的思想價值。共產主義,就是把那種不重視人的權利、人的生命的群體國家至上的價值推演到極端。而西方文化所代表的思想價值正與此相反,把人的生命、自由和權利放在了第一位。“冷戰”結束了,只是“冰山”上的一角消失了,但產生“一角”的那座視群體國家利益大於個人生命和權利的冰山底座仍然存在,只要這種文化價值不被更高的文明取代,它們之間的沖突當然就會繼續存在。

20世紀還有幾年就要結束,隨著中國大陸的經濟發展,有些中國人興奮地預言說“21世紀將是中國人的世紀”。21世紀能不能成為中國人的世紀,不取決於中國人的願望,也不取決於中國的經濟發展水平,而是取決於中國人能不能選擇尊重人、看重人、視人的生命和自由為根本價值的文化。如果不能,不僅下一個世紀,甚至再下個世紀,都不可能是中國人的世紀。如同僅有一億人的日本的經濟水平已達到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但日本的文化不可能主導下一個世紀。因為在那種文化中,他們的離婚率可以是世界上最低的國家之一,卻也是家庭婚姻最不幸的國家之一。(據《紐約時報》資料)

●西方文明在台灣的勝利

西方人由於擔心被指責為“文化霸權主義”而不敢批評穆斯林文化和我們東方文化的低價值和落後性,而深受其害的我們就別自欺欺人了。最近台灣直選總統的成功就完全是西方文化價值的勝利,不管中國人多麼不願承認。因為事實是不管中國文化有幾千年的歷史,都從沒有過選舉文化的成分。台灣的選舉再此告訴人們,對於西方式的選舉所代表的思想和文化價值,中國老百姓是樂於並容易接受的,一直頑固抵制西方文明的正是統治者和那些被民族主義情緒鬼迷心竅的中國文化人們。

21世紀到底會是誰的世紀,兩次獲得“普利策”獎的《紐約時報》資深專欄作家路易士(Anthony Lewis )曾含蓄地指出﹕當今世界各國的競爭,最終看誰更有“思想的力量”(power of idea)。而我在美國生活近八年,深切體會到,美國的強大,正是思想的強大,文化的高價值,和自由的力量。

(載《開放》1996年5月號)

1996-05-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