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中國人出任羅馬教皇?——從意大利選美爭議看世界意識

曹長青

9月9日,意大利一年一度的全國選美揭曉,18歲的曼德茲(Denny Mendez)當選上“意大利小姐”。曼德茲的當選引起全國爭議,因為她不是土生土長的意大利人,而是四年前從加勒比海的多明尼加共和國移民到意大利的一個黑人女孩。

在“意大利小姐”進行決賽的前一天,就有兩名選美裁判抱怨說,“黑人怎麼能代表意大利?”因為五千六百萬人口的意大利,幾乎是單一民族,全是白人。一名擔任選美裁判的電視台的主播強調說﹕這就如同中國不會選擇一個不是丹鳳眼的女子來出任“中國小姐”一樣,一個黑女人不能代表意大利的女子之美。這兩名裁判的“談話”被視為“種族歧視”,她們的裁判資格隨即被選美組織者吊銷。

當曼德茲終於當選為“意大利小姐”時,在100多萬給選美現場打電話的觀眾中,有三分之一支援曼德茲當選。他們認為,曼德茲已加入了意籍,就已是意大利人,她就有資格當選。(曼德茲的母親四年前與一名意大利人結婚,因此曼德茲和母親一起入籍意大利。)

●陳靜是“叛徒”嗎?

那名女裁判的話令人深思﹕中國人會選擇一名不是丹鳳眼的別的種族的女子當“中國小姐”嗎?或者更進一步推想,中國大陸會選擇一名加入中國籍的黑人出任“中國小姐”嗎?回想一下不久前剛結束的百年奧運會上那些中國留學生的表現就會知道答案了﹕當原大陸選手、曾獲得世界女子單打冠軍的陳靜代表台灣隊出場時,那些中國大陸留學生拉拉隊呼喊的是﹕“叛徒!叛徒!”不僅對她喝倒彩,還辱罵她。而紐約的親北京的“美國中文電視”在報道另一名原大陸乒乓球運動員、現已加入日本籍的何智麗時,更是語多嘲諷。對自己種族的人加入了別的國家國籍或參加了海峽對岸的球隊都辱罵嘲諷,那麼對其他種族的人又會怎樣呢?

選擇加入哪一個國家的國籍,這是人的基本人權,應該受到尊敬。正如哈佛大學的校訓上寫著的﹕人不可以選擇自然的故鄉,但可以選擇心靈的故鄉。台灣作家柏楊則認為﹕“有自由的地方就是家園”。

●“美國隊有一半不知來自何處”

今天,電腦、電子信、傳真、直播電話等現代科技,已穿越邊界、種族和意識形態的限制,使世界成為一個“地球村”,人類交融成一個整體。在這種交融中,對人的自由選擇的容忍與尊重,已成為世界趨勢。這種趨勢在美國已有明顯的體現,尤其是在體育方面。例如紐約的馬拉松比賽,是一名原羅馬尼亞籍的衣廠工人20多年前個人發起組織的民間比賽,至今已持續了26年。近幾年的參賽人數每次都超過三萬人。不管參賽者是從哪個國家來的,也不管參賽者有否專業訓練,只要報名,就可以來紐約參賽。上屆紐約馬拉松,三萬多名參賽者中竟有一半人是來自全球的99個國家。比賽結果,墨西哥人和肯尼亞人分別獲得男女第一名。而且從1982年以來,就一直沒有美國人獲得過男女第一。但美國人不在乎這些,紐約馬拉松照樣向各國開放,為全世界所有敢於向42公里賽程挑戰的人提供公平的機會和自由的跑道。

這種容納精神在今年奧運的美國隊組成上也有體現,美國隊中有白人、黑人,亞洲人,各種膚色都有。有在阿爾及利亞出生並長大,1993年加入美籍的“籃球美夢三隊”的中鋒歐拉朱萬,有原南斯拉夫的女網球明星莎莉絲,還有1987年移民來美的原中國大陸乒乓球選手葉瑞玲……美國總統克林頓在訪問奧運村向一群美國運動選手講話時說﹕“人們看到這一支美國代表隊,其中一半你說不出來自何處,因為他們屬於各種不同的種族。我們已確信,我們必須從多元化來增強我們的力量。”

●代表美國“感到光榮”

據紐約《世界日報》報道,32歲的葉瑞玲對記者說﹕能代表美國國家乒乓球隊參加奧運比賽,“我感到光榮。”但她的一些中國大陸隊中的老友,聽到她這樣說,感到驚奇。葉瑞玲說﹕“他們感到奇怪的是,來自中國的人也能代表美國。他們覺得,只有在美國才會發生這種事。”

歐拉朱萬在阿爾及利亞時就是籃球明星,曾代表阿爾及利亞參加過多次國際比賽。他加入美國NBA籃球聯盟,最後又加入美國籍,阿爾及利亞人不僅沒有喊他“叛徒”,反而以他們自己國家的人能代表美國而感到自豪。

在美國NBA中有很多外國球員,如被譽為“歐洲的喬丹”的克羅西亞(Croatia)國家隊主力球員庫科奇現在是四次獲得美國NBA冠軍的芝加哥公牛隊的球員。NBA的另一球隊拓荒隊的大將波尼斯原是立陶宛國家隊的靈魂球員。在不久前的NBA選秀中,就有六名外國球員入選。而美國籃球運動員到其他國家打球,更是常事。例如今年9月10日就有紐約尼克隊的前鋒瑞德(J. R. Raid)前去法國隊打球。在台灣,早已有美國黑人籃球運動員為台灣隊打球。美國人對此習以為常,根本想像不到去指責這些人是“叛徒”。

期盼由中國人出任教皇

曾挖掘出尼克松“水門醜聞”的美國記者伯恩斯坦與意大利記者包利提合寫的《約翰.保羅二世與我們當代的秘密》的教皇傳記本月在倫敦出版。該傳記特別強調,現任羅馬教皇是456年來第一位非意大利籍的教皇(現任教皇是波蘭籍)。今年76歲的教皇身體多病,已考慮退休。被認為最有希望接替教皇一職的一位教廷大主教在接受採訪時說﹕“我期盼有一天由中國人出任羅馬教皇。”這一期盼雖然與現實還有很長的距離,但這種超越國籍和種族來思考問題的世界價值意識顯然已遠遠走在了很多中國人的前面。

(載《開放》1996年10月號)

1996-10-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