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曼德拉的缺德

曹長青


曹長青按語:曼德拉去世,全世界媒體幾乎都是把他歌頌為“英雄”“偉人”,美國左派媒體旗艦《紐約時報》讚美曼德拉是“當今世界的道德楷模”。右派大報《華爾街日報》則說“曼德拉進監獄時是個列寧,出來時是個哈維爾”。雖然《華爾街日報》也提到曼德拉跟卡扎菲是朋友,但只是寥寥幾筆、一帶而過;而《紐約時報》則對曼德拉的醜行只字不提,全是“偉大光榮正確”式的造神。早在1997年(距今16年前),在曼德拉的南非要跟台灣斷交時,我就曾寫過一篇文章,批評曼德拉缺乏道德(更談不上什麼道德楷模),該文發在香港《開放》月刊上。現重發此文,以正視聽。我目前正在撰寫兩萬字的長文“曼德拉絕不是英雄”,將於近日發表。——2013年12月6日(曼德拉去世次日)

在幾乎全世界的商人和政治家在中共大市場的誘惑下都向北京低頭諂媚的時刻,美國的迪士尼公司卻向中共說了“不”。

迪士尼是美國的大公司,它在中國大陸已有一些投資,近年該公司總裁曾多次飛去上海,準備擴展投資,與歐洲同行競爭中國大陸的市場。在此關鍵時刻,中共卻通過官方“記者會”公開向迪士尼提出警告,認為迪士尼屬下的電影公司正在拍攝的有關達賴喇嘛的電影會影響它在中國大陸的商業發展。言外之意,如果迪士尼繼續拍攝這部影片,它就別想繼續在大陸做生意。

迪士尼出資拍攝的名為《Kundun》(藏語“尊前”:大喇嘛出現在眼前)的達賴喇嘛傳記影片,已在摩洛哥接近拍攝完工,該片由美國影星李察.基爾(Richard Gere)主持。

對於一個正在雄心勃勃準備向中國大陸大量投資、與同行競爭市場的商業公司而言,面對這樣的警告不可忽視。而且中共的態度很嚴厲。在“記者會”上,當外國記者向中共電影局發言人提出﹕怎樣看待另一部好萊塢正在南非拍攝的一個奧地利人四十年代給幼年達賴喇嘛當老師的影片《在西藏的七年歲月》時,中共發言人說﹕“我還沒聽說這個電影,是記錄片,還是故事片?”“你們好萊塢有自由,願製作什麼電影就制什麼,但反中國的,在我們這兒不行!”

●“整個世界都是北京的一部份”

中共電影局發言人的話,美國主要媒體都給予了報道,在美國人中引起了很大的反響。一位讀者投書《紐約時報》憤怒地說﹕“現在看來,不僅西藏是中共的一部份,整個世界都是北京的一部份了。”因為迪士尼正在拍攝的影片既不是在中國拍的,也不準備將來在中國放映。北京政權現在竟然要審查限制一個外國公司在外國拍攝的影片的內容,有多霸道!

在經濟損失和道義原則之間,迪士尼公司選擇了後者。該公司公開宣佈,電影繼續拍攝,1997年放映。對於一個商業公司不唯利是圖,並敢於向強權說“不”,美國很多專欄作家都給予高度評價。《波士頓環球報》專欄作家嘉科比寫到﹕“對迪士尼的主管們來說,沒有比提高利潤和拓展商業更重要的事。然而面對中共的威脅,他們不為所動,把原則置於利益之上。道德勇氣令人敬佩。”《紐約時報》則刊載了一幅漫畫,畫面是迪士尼公司站在一隊中共坦克面前,王維林擋坦克的翻版。

●到處是張伯倫,沒有邱吉爾

但就在迪士尼敢於向中共說“不”的時刻,曼德拉,這位廣受尊崇的世界人權領袖,卻向北京說“是”。南非最近表示要與台灣斷交,準備與北京建交。近年時有非洲國家與台灣建交或斷交的事發生,人們已見怪不怪。但南非不一樣,它的總統是曼德拉。曼德拉為了反抗邪惡,在監獄度過了27年半的鐵窗歲月。今天,連曼德拉這樣曾深受邪惡摧殘迫害、並被視為有道德感的人,也要向全世界最嗜血的政權,向天安門廣場的殺人兇手低頭,可見這個世界已墮落到什麼程度!

當然,曼德拉和他的內閣中的政客們會爭辯說,南非的經濟發展需要中國大陸的大市場。南非在國際事務中需要聯合國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的北京的支援。但是,曼德拉忘記了三點﹕

第一,當貿易額高高踩在道義之上,西方各國的權勢人物紛紛向北京“叩頭”的時刻,道義才是這個世界最需要和最珍貴的。世界唯一的超級強國美國,面對中共,一再說“是”。克林頓四年前競選總統時,口口聲聲不能容忍“從巴格達到北京的暴君”,但上台後就食言,後來乾脆無條件給北京貿易“最惠國待遇”,不附加任何人權條款。最近又宣佈他要在今明兩年訪問北京。因此《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羅森紹(A. M. Rosenthal)對克林頓與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杜爾評論道﹕“兩個張伯倫,沒有邱吉爾。”

其他西方國家面對北京,更是“扣頭”不止。德國總理科爾訪問北京時,還特意去了“解放軍”基地,朝拜“六四”屠殺的兇手們。法國則為了能向北京多賣出幾架飛機,竟邀請了天安門屠殺的主要責任者之一李鵬訪問巴黎,和他把酒交杯。

●“權力﹕沒人性和可恨的現象”

第二,曼德拉宣佈與台灣斷交之際,北京政權正在瘋狂地鎮壓異議人士。不僅把魏京生再次關進監獄,還四處搜捕判決民運人士,把中國大陸推進白色恐怖。在這樣的時刻曼德拉宣佈與台灣斷交,並將與北京建交,這種無視專制下中國人的苦難,令北京的“屠夫們”得意的做法實在太令人失望和遺憾。

第三,南非的經濟需要發展。但是,一個中國大陸的市場並不能解決整個南非的經濟。在當年白人統治下的南非,由於世界範圍的經濟制裁,經濟困境遠比今天要糟糕。但曼德拉當年卻一直呼籲國際社會經濟制裁南非,雖然南非的窮人大多是黑人,他們因此生活更加艱難。但曼德拉堅信,道義比麵包更重要。

今天,曼德拉已從政治犯變成了權力者,而且剛當總統才幾年,麵包與原則的位置就顛倒了。可見“權力”這個被意大利女記者法拉奇稱為“沒人性和可恨的現象”,對人的腐蝕有多麼厲害。

現在能堅持道義的政治家只剩下哈維爾一個了。他能堅持多久?哈維爾是第一個以國家元首身份公開接見達賴喇嘛的政治領袖。捷克還邀請了台灣前行政院長連戰去訪問。在1996年10月聯合國會議時,支援台灣進入聯合國的28個國家中,幾乎全是尼加拉瓜、多明尼加、瓜地馬拉等發音繞嘴的非洲和美洲小國,只有一個名字為中國人所特別熟悉,就是捷克。

但願哈維爾能堅持下去,給渾濁的政治世界留下一絲清白。

——原載香港《開放》月刊1997年1月號。原題:迪士尼的勇敢和曼德拉的軟弱

2013-12-0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