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劉曉慶之後該是楊瀾了

曹長青

劉曉慶被關進了監獄,楊瀾又被揭出捲入希望工程的糊塗賬,涉嫌非法套用捐款,不能不給人一種楊瀾要步劉曉慶後塵的感覺,因為這兩位中國“名女人”有不少共性﹕都是不遺餘力、不擇手段撈名利,用欺詐手段成為暴發戶;而且兩者都出奇地熱衷招搖,並都因為虛張聲勢的招搖而被已經名譽掃地的“安達信”公司列到了“富比士”的中國富人榜上。中國只有這麼兩個“名女人”上榜,一對兒不清不白卻拼命往身上塗彩虹的做秀高手。

雖然有人批評說,中國偷漏稅的大人物有的是,現在抓劉曉慶是打蒼蠅不打老虎(當然是實情),但蒼蠅雖小,卻有特別令人討厭的一面,劉曉慶就是這種中國特色的“蒼蠅”,大概不咬人,但噁心人。

劉曉慶的令人討厭之處,國內已有報紙登出“劉曉慶的八大噁心”,近日《南方週末》的“大話劉曉慶”也說了不少;但有一件事好像國內的媒體沒提到,那是前些年我在美國的華文報紙上看到的﹕報道說舊金山一個“愛國”華僑組織要授予劉曉慶最傑出藝術家稱號;國內記者就此採訪劉曉慶,這位“最傑出”竟說,美國早就應該給我獎了,現在這個獎美國給的太晚了;同時還宣佈,克林頓總統會親自給她授獎。

當時看到這個報道,就感到噁心。稍有點自尊,也不會說什麼“獎給的太晚了、早就該給我了”這種虛無狂妄的蠢話;稍有點常識,也不會說什麼克林頓會親自頒獎的傻話。美國總統連好萊塢的奧斯卡獎都不出席,怎麼可能要給一個在美國及西方影視界毫無名氣的劉曉慶親自頒獎?

還沒等到劉曉慶來美國領獎,報上又有了新聞﹕那個要頒給劉曉慶“最傑出獎”的“愛國”華僑團體頭目因犯罪被逮捕了,那個獎也因此取消。報道說,那個要頒獎的華人組織,實際上只是當地幾個有了點錢的商販,要湊起來做個秀,而所謂克林頓來頒獎,完全是編造的。

劉曉慶的名言是“做名女人難”。天下比劉曉慶有名的女人大概比她見過的蒼蠅蚊子還多,但有幾個令人討厭到她這種地步的呢?台灣的許曉丹大概算一個,美國的麥當娜也算一個,但都沒落到下獄的地步。劉曉慶的那個名言應該換成“做招搖過市的名女人難”。

雖然劉曉慶有很多令人“噁心”的花邊新聞,但和另一個中國名女人楊瀾比較,還有她實在的一面,畢竟人家當年在中國出名,靠的是自己演了幾部說得過去的電影,靠那些演出奠定了名人基礎。而楊瀾在中央電視台時,並不是靠自己的節目成功,而是靠和名人趙忠祥、薑昆配戲出名;從美國回去後,則和她的“巴靈頓博士”丈夫吳征一起,靠吹噓誇大經歷學歷而獲得虛名,欺騙網民股民,炒熱他們公司的股票價值,成為暴發戶。

這次楊瀾被揭出捲入希望工程的“糊塗賬”,但楊瀾自己可是一點也不“糊塗”﹕她對外多次自我宣傳打廣告,號稱把自己《憑海臨風》的稿費等十幾萬元捐給了希望工程,然後被中國大小報紙歌頌讚美,一個關心中國窮苦地區孩子教育、樂善好施的女菩薩形象躍然紙上;但第二天(第二天!),楊瀾就從希望工程的項目主管手裡拿到了20萬元的所謂“工作經費”,實際上是她的捐款全部拿回來了(還多拿了幾萬)。不僅有賺,從此吳征的簡歷上還多了個頭銜﹕希望工程高級顧問;楊瀾則成了“中國青少年基金會理事”。

吳楊的這種手法在他們夫婦的暴發過程中曾一再使用,屢次得手﹕

楊瀾在美國僅學習了兩年,從哥大關係學院獲得了一個碩士學位。在美獲得學位的中國人可謂成千上萬,但楊瀾卻把這個學歷的功能發揮到出神入畫的地步,最後竟被誇張到“哥大校董”。楊瀾的這個假頭銜,和吳征的“希望工程”高級顧問一樣,也是用“捐款”換來的。楊瀾以校友身份,向哥大國際關係學院捐款,於是得到了被楊瀾誇張成“哥大校董”的國際關係學院“院長顧問團成員”的頭銜。

有傳聞說中國某部級高官的兒子到哥大讀書,是吳征楊瀾通過捐助哥大的方式給出的學費。雖然哥大尚未透露吳楊的捐款到底給了哪個中國學生(但表示如果楊瀾真有問題,最後追究的話,哥大可能合作),但楊瀾夫婦和原中國廣電部長、現文化部長孫家正的關係相當不一般則是事實。當年吳征在美國聖路易士市辦“美中總商會”時,就和當時擔任廣電部長的孫家正建立了私人關係,孫家正來華盛頓時,曾由吳征陪同。而美國的幾家大公司,正是看到吳征有中國廣電部長的後門,才找吳征合作。最早上當的是時代華納音樂集團公司老闆,他後來在紐約起訴吳征,說在上海合資公司首年投資的100萬美元被吳征貪汙了30萬。吳征在該期間在上海澱山湖的威尼斯花園買了別墅。

吳征在美國走麥城之後,回到香港謀出路,在那裡賺到的“第一桶金”就來自孫家正的幫助。當年他在香港注冊的“凱威國際公司”,通過孫家正的關係與中國文化部屬下最大的音像出版發行企業“中錄總社”合資建了“天地數碼技術有限公司”,吳征出任董事長兼總經理。吳征向媒體吹噓他的公司將靠發行“聰明盒”,通過有線電視網的點播系統,打敗錄音錄像的盜版世界。經過媒體宣傳炒作,凱威公司的一毛多港幣的股票當年就暴漲了100多倍,在炒到4點6港元時,吳征全部脫手,大賺了一筆。他的“聰明盒”在保證了他一個人的“聰明”發揮之後,就全部甩手仍掉了。比“環球電訊”的溫尼克還聰明,他才只甩了30%。可以說沒有孫家正,就沒有吳征在香港的這“第一桶金”。

在這場炒做暴發事件中,孫家正得到多少好處,外人暫時還無法得知。一位知情人證實說,“吳征去北京時,經常請廣電部長。”孫家正離開廣電部轉任文化部長之後,對楊瀾更是特別關照。據中國《新聞晨報》去年九月的報道,中國文化部外聯局做出決定,批准“楊瀾工作室”拍攝的系列節目向所有中國駐外使領館提供。因使領館的文化參贊多是文化部派出,因此楊瀾的節目幾乎獲得了對外推薦的壟斷權。中國的邦交國最近已達到165個,如果每個中國駐外使領館買一套楊瀾的系列節目,楊瀾的收入就是幾十萬,上百萬。如果楊瀾吳征捐助哥大的款項真的給了什麼部長的孩子,你看這筆錢的“利潤”有多大,比楊瀾“捐”給希望工程的“回扣”還多。

吳征的錢也從不白花,靠給“國際艾美獎”送了五萬美元,就得到了什麼“美國國家科學藝術學院之互動電視國際論壇主席,美國電視科學藝術學院國際理事會成員”等頭銜。然後又靠這些頭銜和噓誇的“艾美獎”,來騙取在中國的名聲,又靠這些虛名賺回五十萬、五百萬、五千萬。這文化部投資的“聰明盒” 真“聰明”呵!

如果注意中國的報紙宣傳,恐怕找不出第二個中國女人像楊瀾那樣得到官方媒體的比歌頌江青還諂媚的報道,什麼“陽光老總楊瀾﹕從鄰家女孩到全能女人”;“外表柔弱的‘全能女人’楊瀾”;“楊瀾﹕打造跨媒體航母”;“楊瀾與吳征﹕睿智、魅力、財富集於一身”……

這些讚美都怎麼來的?國內的記者朋友說,現在報紙上只要是往死了捧的文章,幾乎都是“有償新聞”,記者是收到錢才寫的;寫文章的記者經常比拉廣告的工商記者還賺錢。我在聖路易士調查吳征保險案時,一位在上海辦了公司的前中國留學生說,那裡的一家報紙記者給他的公司寫了篇歌頌性報道,要了他三千塊錢。現在流亡美國的前《人民日報》負責“僑鄉之聲”版面的編輯吳學燦曾撰文說,有人要出一筆錢給他,常年包這個版面,他沒幹。那麼關於楊瀾的那些報道,有多少是用炒股票發起來的腰包錢換來的?

除了在報紙上拼命打“品牌”,“陽光公司董事會主席”楊瀾做“主席秀”更是樂而忘疲﹕今年4月7日,“楊主席”在縣長等官員的簇擁下到北京懷柔縣“參加植樹活動”,做出當年“毛主席帶頭鏟土植樹”狀,供拍照用。6月22日“楊主席”在當地副省長、交通廳長的陪同下到山西太原給築路工人贈送《楊瀾訪談錄》,慰問“建築大軍”,可惜修路工們大概連楊瀾採訪的餘秋雨、陳逸飛、還有慕綏新們都是哪國人也不清楚。這類“親自植樹啊”、“看望築路工人啊”等政治表演性活動,本來都是江青、江澤民等政治動物們的專利,現在“楊主席”也擠進去佔一“席”之地了。

楊瀾像劉曉慶這麼能折騰,她不擔心有一天做劉曉慶的“室友”嗎?但恐怕不會那麼快,因為楊瀾吳征目前正處於“三不管”狀態﹕

第一,像光大集團公司總裁朱小華涉嫌貪汙被抓回北京審理,因他是政府派出來的官員,出了事北京當局得管;但吳征楊瀾不是中國政府派出香港的,是私人公司老闆。而且吳征早就持美國護照,人家在復旦拿“博士”,也因為是美國人而獲得優待,不必考試和上課。楊瀾幾年前就拿了綠卡(吳征曾騙中國人說楊瀾連綠卡都沒拿),現在即使不持美國護照,在中國也是受到特殊關照的,因為她只算半個中國人。誰都知道中國政府對“整個兒”的中國人下手最狠。劉曉慶錯就錯在招搖了半天,卻還是整個兒一個中國人,也沒嫁個不持中國護照的丈夫。

第二,雖然吳楊是1點5個美國公民,但美國政府好像也管不著,因為人家是在已經回歸中國的香港地盤上做生意。美國政府能做的,就是取締吳征在密蘇埵{注冊的“博納公司”,因為他從未提交年度財務、稅務報告,連執照稅都沒交。再加上近來美國大公司們的漏洞都補不過來,好像暫時還輪不到查在外國開蒼蠅蚊子公司的美國公民的稅務。

第三,雖然吳楊在香港開公司,但香港政府也好像管不著,因為人家是在百慕大注的冊。百慕大在大西洋的島嶼上,屬於誰也不管的地方。像美國最近破產的“環球電訊”就是在百慕大注冊的。在百慕大注冊的公司,好像事先就想玩名堂,不然跑那麼偏僻的地方注冊多不方便。

吳征在聖路易士賣保險被中國留學生指控後,曾給美國政府有關部門寫信,誣告那些中國學生要“玩過這個制度”。但吳征最後輸了官司。今天,楊瀾吳征似乎所向披靡、百戰百勝,中國、美國、香港三個地方的政府好像都管不著他們。但他們真的能永遠“玩過兩國三個制度”嗎?曾經那麼不可一世的劉曉慶鏜鋃下獄了,這好像給那些“玩家”傳遞出一種不祥之兆……

2002年8月20日

2002-08-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