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南韓女總理的“巴靈頓學位”

曹長青

南韓在不到一個月內換了3個總理,政壇成了“走馬燈”。金大中提名的首位女性總理、梨花女子大學校長張裳,被國會投票否決後,現在又提名了報業大王張大煥為代總理。

針對張裳的被國會否決,金大中抱怨說,這是因為韓國有傳統的大男子主義,“國會拒絕張裳,使韓國失去一次克服男子沙文主義的機會”。

政客們好說謊,已是人類政治史中普遍現象。這次金大中又證明了一次﹕因為張裳被拒,根本不是因為她是女性,而是因為她有三項丑聞,其中之一是她的學歷造假,有個像吳征的“巴靈頓博士”那樣的水份學位。

62歲的張裳被金大中提名為總理後,國際媒體報道說,這將是韓國歷史上首位女總理,並誇讚張裳的高學歷﹕從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獲得哲學博士(和吳征一樣,也是“哲學博士”),台灣中央社、英國BBC等,都是這樣報道的。但這不怪新聞媒體,報紙援引的是金大中政府公佈的張裳學歷。

但韓國反對黨提出質疑,指出張裳沒有普林斯頓大學博士學位。最後在國會聽證會上,張裳承認,她不是“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博士,而是從“普林斯頓神學院”(Princeton Theological Seminary)獲得的博士。

這兩所大學雖然都在美國新澤西州的普林斯頓鎮,但卻是兩所完全不同的大學,而且在美國大學排行榜上更有天壤之別﹕普林斯頓大學不僅是全美屈指可數的常春藤大學,而且是和哈佛、耶魯等齊名的國際知名學府,而普林斯頓神學院只是美國一所老牌教會學校而已。

張裳對這個“假學歷”的解釋是,她的梨花女子大學的手下人寫錯了。但實情是,韓國政府正式公佈她的個人簡歷之後,各大報都刊登了,按常理,她不會看不到,也不會不看一眼,但她從來沒有“更正”這個假學歷,如果反對党不提出質疑,她可能就像吳征似的,一直 “博士”下去。張裳不久前曾率團到北京大學參加學術活動,當時中國報紙上也是介紹她是“普林斯頓大學博士”,可見她這種“假簡歷”曾四處散發,絕非手下人偶然失誤。

張裳怎么有這么大的膽子?其實天下學歷、經歷敢造假的人都是“假”膽包天。吳征的“巴靈頓博士”是假的,楊瀾的哥大校董是假的,但他們繼續在中國做“媒體巨人”,不僅不道歉,還更囂張地大張旗鼓簽名售書,向所有叫真兒的人示威。反正在中國是越無恥,越有人氣,越能撐下去。但南韓畢竟已是一個有新聞自由、多党選舉的社會,在國會質疑下,張裳不得不承認錯誤,她的“總理夢”也在否決聲中破碎了。

但南韓對名人造假的處理沒有像美國這樣嚴厲。兩個月前,美國奧林匹克委員會主席桑德拉.鮑爾文(Sandra Baldwin)因假博士學歷被揭出導致下台。和張裳一樣也是62歲的女名人鮑爾文,她的“博士”也不是沒有一點譜,她27歲時在亞利桑那州立大學讀完了博士課程,也寫了博士論文初稿,後因家務太重,沒有進行論文答辯。但後來在學歷中就寫上了“博士”。

雖然鮑爾文在美國奧委會幹了長達23年,主席、副主席就做了6年,並成功地組織了2002年鹽湖城冬季奧運會,但就這么一個35年前的學歷不實事情,她就被輿論嚴厲批評,被迫辭職下台。而韓國的張裳要幸運得多,她只是沒有當上“總理”,但這樣偽造學歷的人,照樣回去當她的梨花女子大學校長,“教育”下一代去了。

張裳被國會否決,對金大中來說,可謂禍不單行,因為他正在為三個兒子都涉嫌行賄等不法行為(其中2個已遭逮捕)而焦頭爛額。三個孩子都涉嫌犯罪,這在民主國家的領導人中並不多見。而金大中1997年所以能當上總統,“反貪肅賄”是他的主要競選口號,相當得人心。現在他的這個口號已成了自我嘲諷,因為他自家就是貪贓枉法的老窩之一。

金大中的另一個政治滑鐵盧是最近的地方和國會席位選舉﹕6月份南韓全國16個地區的省市長選舉,反對黨“大國家黨”席捲了漢城等11個地區,獲壓倒性勝利;而金大中領導的執政黨只贏得4個地區。

《紐約時報》8月9日報道說,近日南韓國會13個空缺席位的選舉,反對党贏得11個,金大中的党僅獲2席,從而反對黨成為國會多數党。

這些選舉結果透出的政治信號是﹕南韓人民已厭倦了金大中和他的“新千年民主黨”,除了金大中兒子貪污行賄,更主要的是因為金大中對共產北韓實行的帶綏靖色彩的“陽光政策”毫無成效,北朝鮮巡邏艇最近闖入南韓水域,向南韓軍艦開火,造成南韓19人傷亡,舉國震驚,更使人們質疑金大中的陽光政策是一廂情願、一團漆黑。

作為左派首領,金大中上台後就提出旨在和共產黨和解的“陽光政策”。金大中並親自到平壤訪問,被國際媒體報道為“破冰之旅”,金大中因此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但從金大中訪問北韓至今,南北韓關係沒有任何實質性變化,北朝鮮連答應的允許南韓人民到北韓和失散的親人團聚這樣最低程度的要求也沒有完全兌現。南韓只是冤大頭地一直按照原來的協議向北朝鮮供能源及糧食援助,而這些援助絕大部份被北韓統治階層及軍方使用,而根本沒有用於極為需要的老百姓手中。

金大中對共產黨不僅心存浪漫幻想,而且刻意迎合討好;他雖然上台前是“持不同政見者、民權領袖”,但他掌權後,卻禁止中國異議人士入境南韓,拒絕給達賴喇嘛到漢城講經的簽證,以此阿諛北京獨裁者。

金大中在外交上也有麻煩,韓國和美國的關係現在是貌合神離。布什政府對金大中的左傾政策不感興趣,而且金大中曾公開反對美國部署導彈防御系統,反對美國退出和蘇聯簽署的“反導彈條約”。

今年12月19日南韓將舉行總統改選,按照韓國憲法,金大中不可參選,金大中的黨推出了人權律師盧武鉉做總統候選人,來和在野党候選人李宏昌對決。今年66歲的李會昌曾任最高法院法官和總理,並在5年前和金大中競爭過總統,以很少的票數失敗。這次他再次出馬,在上述金大中政府的焦頭爛額局面下,勝算很大。目前民調顯示,李宏昌領先盧武鉉14個百分點

如果金大中的左派政府被結束,右翼反對党“大國家党”獲勝,漢城的內外政策將會有很大變化。李宏昌已公開表示,如果他當選,將會放棄“陽光政策”,對共產北韓不再有幻想;支持美國部署導彈防御,加強韓美關係。另一個“變化”是,李會昌不可能提名像張裳那樣學歷造假的人當總理,起碼在韓國高層杜絕“吳征”。

2002年8月12日

2002-08-1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