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宣傳機器:永不停轉地灌輸——大陸報紙角色分析之二

曹長青

西方將中共的報紙稱為“宣傳機器”,是很準確的。我們翻開中共的任何一張報紙,都能看到這種特質。

這種宣傳性是中共將報紙的角色定性為“黨的喉舌和工具”的自然結果。黨又通過我們在“報紙角色分析之一”中列舉的種種控制手段使這種宣傳完全成為可能。

這種宣傳性有它歷史的原因。中國自古就有“文以載道”之說,載“道理”,載“王道”,載“霸道”。連康有為、梁啓超這樣的大學問家,在中國剛剛出現現代意義上的報紙時,也是撰文疾呼,報紙要成為教育人民、鼓吹革新的工具,強調載“西學”以撼國人之舊腦筋。

但中共報紙的宣傳性則更多地來自馬克思、列寧的辦報思想。馬克思的《萊茵報》充滿革命性和戰鬥性。而列寧的蘇維埃報紙則乾脆成為傳播革命思想、發動民衆推翻舊制的工具。當列寧強調“文學應成為革命的齒輪”時(1950年,《黨的組織與党的文學》),即已提出了“黨報”這種主張。它意味著黨排斥一切民間報紙,由黨壟斷新聞界。

到了毛澤東時代,毛直截了當要求,報紙要成為“教育人民、團結人民、打擊敵人、消滅敵人的有力武器”。報紙不僅要成為“機器”,還應是“機槍”。讓我們隨便翻開一張中共的報紙,看看宣傳機器是怎樣運轉的:

一般而言,黨報的版面主要由這樣三種文字構成:言論(包括社論、評論員文章、短評、述評、思想雜談、批判文章、時事評述等等),消息(各類新聞)和通訊(包括報告文學、縮寫、側記、特寫、特稿等)。

“言論”屬“硬性灌輸”。它主要傳達黨的思想、意志、方針、政策,其基調多圍繞黨的權力要員的講話和黨在某時期的中心工作。它用直截了當的方式向讀者灌輸黨的聲音,黨的要求,硬性統一人們對現實世界的看法。

“消息”可稱為“中性影響”。黨報上的消息,大部分的出發點並非是哪裡發生了什麼事,經客觀報道後,讓黨根據這些客觀情況制定政策或調整方針。恰恰相反,它是以“報喜”的消息來證明黨的方針的正確。它的出發點是印證、闡釋黨的領導有方和“偉大、光榮”。它起的是一種註腳的作用。

黨的喉舌用各種“消息”來體現黨的合法性、合理性、成功性。“報喜不報憂”成為它主要特徵之一。我們隨手翻開最近一張《人民日報》(1991年6月22日)就可窺一斑見全豹。

這張八版的報紙,第一版、第二版除一條“快語新言”的短評外,共有32條消息,全為“喜事”,體現“形勢一片大好”。例如這樣的標題:“世界第二座脈沖反應堆在川建成”、“高校黨建會在京召開”、“淮一紡織集團産銷兩旺”、“江西飼料廠靠科技打開局面”、“長城腳下文明村”、“珠海實現以地養地”、“萊州農民培育的系列玉米良種産量創國際先進水平”、“雲南農行支持民族地區經濟發展”、“蘇寧精神使我們醒悟”等等。從這些充溢成就感的標題,人們可以想象到它所編織的“到處鶯歌燕舞”的文字內容。

人們長期地生活在這種單一的、舍此無彼的“報喜”消息中,久而久之,就會産生一種錯覺,以為中國到處欣欣向榮,社會主義制度迸發出無比的優越性,黨是那麼正確偉大。這種錯覺,正是宣傳機器運轉的目的。

●“計劃新聞”:七分成績,三分缺點

許多讀者感覺周圍生活並非報紙所描述的那麼好,而是落後、閉塞,到處是以權謀私、貪官汙吏。但報紙上的宣傳使他仍希望或認為這是局部的,非主流的。也有一些有良知的記者,他們走鄉串戶,跑南闖北,發現真實情況是問題成堆。他們沖破各種阻力,寫出這些陰暗面。自鄧小平提出開放改革,以及“真理標準討論”之後,中國報紙的版面上,報道缺點,“報憂”的文章開始出現並日益增多。現實生活中陰暗面比比皆是,記者俯身可拾。

面對這種情況,長於搞計劃經濟、計劃生育、計劃指標的黨,馬上提出“計劃新聞”,即在報紙上,對缺點的報道只能占三成比例,成績必須保證在七成這一“以正面宣傳為主”的新聞政策,並將此作為黨的新聞紀律下達各級報紙。

同時,黨又強調,凡報道“三分缺點”,其批評稿必須在發表前征得批評物件的黨組織的書記過目審閱,書記同意後才能刊出。如果你寫了一篇揭露某工廠貪汙浪費,産品積壓的報道,按上述政策,你必須將這篇“報憂”之作送呈該工廠黨委會,由黨委書記審閱同意簽字後,才能見報。

可是,又有幾個黨委書記願意報紙刊文批評他的下屬或他本人的工作呢?這種宣傳紀律使“報憂”的稿子見報非常困難。《人民日報》著名記者劉賓雁,懷有憂國憂民之心,但他的“報憂”稿件無法獲得那些被他揭開膿皰的貪官黨棍們的簽字同意,難以刊出。他只好採用“報告文學”方式。在《人妖之間》和《雙鴨山,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兩篇報告文學中,他就直接揭露黑龍江省科級以上貪官汙吏近二百人,並寫出他們真名實姓和種種醜聞劣迹。惱羞成怒的各級黨組織到處告他的狀,說他不遵守黨的新聞紀律,污蔑了黨的領導和大好形勢。

而在報道國際新聞,尤其是報道西方國家時,這種“計劃新聞”又反過來了,變成“三分成績,七分缺點”,重點是揭示資本主義的腐朽、沒落、日薄西山。在黨報上,人們看到的是美國的吸毒、槍殺、街頭乞丐、經濟衰退、鉅額赤字和侵略、幹擾他國。1989年12月26日《人民日報》(海外版)在報道美國人過聖誕節時,僅發表了一篇文章:“恐怖的聖誕夜”,寫紐約在聖誕一天被槍殺多少人。即使是對自己同胞的報道,也是這種手法--臺灣總是妓女如林、污染嚴重、黨派傾軋、民不聊生。

這種醜化西方和臺灣的宣傳報道,就是以彼的“七分缺點”來比我“七分成績”,以此強化“社會主義就是好”,“只有共產黨才能就中國”。

●雷鋒不死: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

通訊,是“軟性滲透”。它在中共新聞史上佔有極重要的地位。在一個報社,看一個記者的能力,主要不是看他的新聞敏感如何,而是看他能否寫“大通訊”。

這種“大通訊”新聞體裁是中共獨創,在西方新聞傳播中找不到相應的概念。這種“大通訊”一般較長,有時一個整版都無法容納。內容多是寫一個人或一群人,如何在党的培育下成為他(們)那個行業的英雄。這些英雄、模範多具有崇高的道德情操,公而忘私的精神世界、堅定的黨性原則和捨己為人的共産主義思想境界。他們一經“大通訊”這種報道方式在黨報刊出後,黨即發號召,組織人們向這種英雄學習、看齊,檢討自己的不足。

黨告訴我們:“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用這種“大通訊”報道的英雄人物來教育、規範所有中國人,這是黨用“党文化”來改造、征服中國人的主要手段之一。

中國是盛産“榜樣”的國家,共產黨不知樹過多少樣板。行行業業都有自己的參照比齊的榜樣。較為人們熟記的至少有雷鋒、王傑、歐陽海、王進喜、焦裕祿、楊育才、張海迪、陳景潤、賴寧以及1991年6月才用“大通訊”方式報道出來、隨後黨下文件號召人民學習的蘇寧、曹偉等。

他們捨身救人,有的被手榴彈炸死、被火燒死,有的為工作累死、病死。這樣為他人幸福犧牲自己已讓人感動,同時他們還有豐富的道德情操讓人自慚不如。如雷鋒幫軍屬老大娘不留名姓,蘇寧暗中接濟一對修鞋的母子。他們的毫不利己、專門利人令千百萬讀者感動。每有這種“大通訊”刊出,報社就會收到大量讀者來信,信中表示要向英雄學習,改造自己,走榜樣的道路。

正因為這些榜樣具有感人的力量和可接受性,“大通訊”才成為黨最推崇的宣傳報道體裁。因為通過這些道德榜樣,可以運載、托寄“党文化”到讀者心靈深處。

讓我們看看這些榜樣們有那些共同之處,黨在“托寄”什麼——

在他們的道德形象的背面,他們都有著為共産主義“來世”而忍受“現世”的精神。在他們的人生字典中,沒有對現實世界的批評、不滿,更沒有反抗。而這種精神世界的獲得是以犧牲物質、忍辱負重來兌現的。雷鋒的一雙襪子,“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蘇寧的一個枕頭一連用了22年,他犧牲後人們發現,它只是一個包了幾條破衣服的包袱。任何追求現世的幸福,追求物質的豐富,都被當做資產階級思想而揚棄。越窮越革命,越苦越崇高。這其中最主要的特質是,他們都信奉並實踐党的利益高於一切的人生理想,為了黨的需要,可以放棄自己的一切。為了黨性,可以犧牲人性、泯滅人性,並把人性作為最醜惡的東西加以“狠鬥”。

在報道這些榜樣的“大通訊”中,我們幾乎看不到他(她)們的妻子、丈夫、孩子、父母,他們沒有個人的“親情世界”。他們共同的口號是,“我是黨的人”,“一生交給黨安排”。在最近刊出的兩篇“大通訊”中,我們看到,曹偉為了工作,四次推遲婚期(《面對人生的選擇-記王傑式的英雄戰士曹偉》,《人民日報》1991年6月2日)。在有的通訊中,“英雄”竟在新婚之夜跑進實驗室,為黨爭光,攻克科學難關;有的則置妻子分娩不管,老母病危不顧,堅守革命崗位,毫無“私心雜念”。而雷鋒、王杰、歐陽海等,乾脆就沒有妻子。

党用這些道德榜樣運載了一種“螺絲釘精神”,一種“奴隸文化”。億萬個讀者在被榜樣崇高的道德情操感動、感染、同化的過程中不知不覺地被這些道德形象背後的“党文化”“軟性滲透”。

這種“大通訊”也是當今中國社會虛僞之風盛行的濫觴之一。在“大通訊”中,榜樣個個潔白無暇、光芒四射。他們沒半點“私心”,無絲毫“雜念”,沒有任何個人卑微的欲望和貪求,其精神世界的豐富、道德情操的崇高使他們象一尊尊“神”。有著七情六欲的億萬普通人,實在是達不到那種高度;硬讓人們去向“神”看齊,導致了虛偽。連九歲的小孩子也要從家中偷去一角錢,然後交到學校的少先隊輔導員那裡,說是從上學路上拾到的。學雷鋒,拾金不昧。他從老師那媕繸o了道德形象的肯定。再“拾”幾次,他就可以加入少先隊。早晨,為了爭當第一個打掃教室衛生的學生,十幾歲的孩子爭相起早,結果有的要淩晨五點趕到學校,才能搶上“第一”。所謂“假積極”,就是人們對這種虛偽現象的概括性新名詞。

無論是“硬性灌輸”的言論、“中性影響”的消息還是“軟性滲透”的通訊,黨的目的只有一個,用黨的想法改造千百萬人,將所有人納入黨文化的範疇,最後成為黨的一個部份。這種可怕的党文化工程不停止,報紙作為黨的宣傳機器,將會永不停地轉下去。

(待續)

(載《中國之春》1991年11月號)

1991-11-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