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日本知識界和謊言文化

曹長青

日本首相小泉最近表示他會在8月15日(二戰日本投降日)去參拜靖國神社,引起亞洲國家的抗議。中共外長唐家璿在河內出席“東盟會議”會見日本記者時用日語高喊“停止那麼做!”,成為《讀賣新聞》的頭版大標題。《紐約時報》在報導時評論說,唐家璿那種教訓孩子的語調,在日本朝野引起各種議論。

日本領導人參拜靖國神社所以遭到亞洲國家的抗議,因為那裡供奉的陣亡軍人,包括二戰時屠殺韓國人、中國人等的戰犯。據昨日《紐約時報》的報導,其中甲級戰犯就有14人。

這次中共外長終於發出了“聲音”,但僅僅是喊叫,卻沒有真正的行動。而同樣是亞洲國家,雖然南韓比中國小很多,而且和日本還是盟國,但漢城卻因此暫停了和日本的軍事、文化合作,而且還警告東京,原定明年和日本共同主辦的“世界盃足球大賽”,也可能因此改變。

為什麼日本對二戰時日軍侵略行為和戰犯持這種態度?外部原因是,國際社會,尤其是亞洲國家壓力不夠。中國雖是亞洲大國,但北京政權對這個問題始終是雷聲大雨點小,有時僅僅是像唐家璿這樣尖叫一聲而已,而從不來“真格的”。江澤民政權把獲得日本貸款和投資(以維持共產黨在中國的統治)看得比什麼原則、道義都重要,也難怪,中共政權本身更是不遵守人類文明規則。

內部原因不僅在於眾所週知的日本政府,也在於日本知識界。同樣是二戰發動國,德國政府之所以能夠道歉、賠償,很大程度由於德國知識界對此有明確的是非觀念,尊重歷史和道義原則。

美國電影導演斯皮爾柏格(Steven Spielberg)以猶太人在二戰中被屠殺為題材拍攝的“辛德勒的名單”,在德國法蘭克福首映時,德國總統親自去觀看。《法蘭克福匯報》的社論說,“斯皮爾柏格的電影感染和激動了整個德國。”一向對任何美國出品的東西都不予好評的德國《新聞週刊》,卻稱譽“辛德勒的名單是一流的藝術”。在德國首映式上,800來賓每人捐了100馬克,建立一項叫做“拒絕遺忘”的基金。

而好萊塢拍攝的同樣是關於二戰的影片《珍珠港》,在日本首映時,效果和“辛德勒的名單”完全不同,別說日本媒體和知識界沒有像德國報紙對待“辛德勒的名單”那樣給予真誠的反應,更別奢談日本首相去觀看,捐款建立不要遺忘基金,而且去觀看的日本觀眾,尤其是年輕人,(據《紐約時報》記者的現場採訪報導)反應幾乎都是憤憤不平,認為把日軍偷襲珍珠港描繪成侵略,是不公平的。而美國的導演為了影片能在日本上演獲利,已經把在日本放映的電影版本做了特別剪輯(跟在美國上演的版本不同),淡化了日軍偷襲的色彩,突出了電影的愛情主題,廣告更是突出愛情內容。

這部電影在日本得到青年人這種反應,主要歸咎於日本的教育和媒體對歷史的不正確的解釋。日本最近發行的中學課本再次粉飾日本在二戰中的罪行。而在這種教育和媒體的宣傳中,知識份子扮演了主要角色。

《華爾街日報》最近刊出倫敦投資諮詢公司“獨立戰略”的總裁羅徹(David Roche)的專論“日本必須抵抗它的謊言文化”,該文在預測日本的經濟改革前景時強調,日本只有首先改變那種不敢面對真實的文化(包括二戰侵略罪行),才可能有成功的改革。

而建立尊重歷史、尊重真實的不說謊的文化,關鍵在於日本知識界。一個沒有勇氣認錯、認罪的民族,不管它的經濟發展到什麼地步都不會得到國際社會的真正尊重。

2001年7月27日於紐約

2001-07-2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