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為機會提供自由的跑道

曹長青

在中美軍機相撞發生的那個星期,中國籃球國手王治郅加盟NBA,抵達美國。當王治郅代表達拉斯小牛隊(Mavericks)出現在比賽場地時,美國觀眾的反應實在令我驚訝,竟然全場幾萬人起立為王治郅歡呼喝彩!

當時美國偵察機的24名機組人員正被扣在海南,王治郅不僅剛剛來自紅色中國,而且恰恰是扣壓美國機組人員的解放軍所屬的“八一隊”球員。但這就是美國人——非常普通的美國人的水平,把政治和體育完全分開;從更深層的角度看,它體現的是美國的寬容、接納、超越地域的一種文化。

後來小牛隊對金州隊(Golden State)的一場比賽更令我驚奇,小牛隊出場的五名球員,竟然來自5個不同的國家加拿大(後衛Steve Nash),德國(前鋒Dirk Nowitzki),墨西哥(前鋒Eduardo Najera),中國(中鋒王治郅),美國(後衛Howard Eisley)。還有一名來自奈及利亞的球員因腿傷無法上場。這哪像美國一個州的籃球隊,簡直是代表聯合國的“世界隊”。

最近美國女子NBA選拔球員,第一名竟是選自澳大利亞,前13名被選中的球員,來自澳洲的就有3名。

這不僅由于NBA要走向世界,爭取全球更多的觀眾,而且也相當體現經濟的全球化趨勢,打破地域,消除界限,不計膚色,給所有競爭者提供自由賽場——優勝劣敗,讓消費者享受最佳、最上乘、最優秀。

據去年的統計,300多名球員的NBA,有15%的球員不是美國人。僅僅用NBA要爭取全球觀眾來解釋是不夠的,因為並沒有走向全球的美國棒球聯盟,有高達25.3%的球手不是出生在美國的50個州(《紐約時報》2001年4月24日體育版)。

棒球聯盟中的日本球員鈴木一郎(Ichiro Suzuki)是最受美國球迷喜愛的名手之一,最近在西雅圖的比賽中,當鈴木出場時,他的美國球迷們竟一排排脫光上身(身上用字母排出鈴木的名字),並還揮舞日本國旗為鈴木歡呼喝彩。令人難以想象,如果美國籃球巨星喬丹出現在北京體育館的比賽場地,中國觀眾會揮舞美國星條旗歡呼喝彩。中國人頭腦里裝有太多的政治,太多的國家、民族等累人的概念,而美國的球迷是非常個人化地“迷”那個球,那個球手,而沒有那麼多的“公心雜念”。

1994年秋天,我曾在曼哈頓采訪“紐約馬拉松賽”。這個30年前由一名波蘭移民工人創辦的長跑比賽,每年在紐約舉辦,參加長跑的三萬多人,來自世界各地——紐約的馬拉松向所有國家來的參賽者開放,其中還有80歲的老太太。站在曼哈頓南端,看從史泰登島的大橋上像潮水般曼延滾向紐約的三萬不同膚色、不同種族,不同國家的參賽者,似乎像看到美國的接納、包容、宏大的文化在流動……

那次采訪我才得知,在過去20年來的紐約馬拉松比賽中,從沒有美國人進入過前三名,都是肯亞等非洲國家來的參賽者囊括金、銀、銅牌。“波士頓馬拉松”和紐約大同小異,在今年男子比賽中,肯亞選手自1990年以來首次失去金牌,被南韓的李葆駒(Lee Bong Ju)奪得,也是幾十年來從沒有美國人得過。

但這就是美國,它的場地向全世界開放,為所有的參賽者提供自由的跑道。這種熱情、開放、容納的自由競爭價值就是美國精神的一個組成部份。

2001年5月4日于紐約(載《大紀元網》)

2001-05-0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