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泰坦尼克︰永不沉沒的史詩

曹長青

中國人說:死心塌地的愛是無價之寶。美國人說:純潔的愛具有偉大的力量。“泰坦尼克號”(鐵達尼號)導演卡麥隆說:經不住死亡考驗的愛情,絕不是真正的愛情。電影“泰坦尼克”以它震撼人心的愛情魔力,風靡了美國,席捲了歐洲,征服了全球觀眾,成為好萊塢的偉大經典作品,給20世紀人類影壇創造了一頁永不沉沒的震撼與輝煌。

1912年沉入海底的人類首艘巨船“泰坦尼克號”(Titanic,港台譯“鐵達尼號”),被好萊塢“打撈”了出來。去年歲末上映的電影“泰坦尼克”,仿佛是那艘豪華巨輪重新騰躍水面,叱咤風雲,雄姿萬里,風靡美國後,穿越大西洋,駛入英國,法國,德國,又進入香港,台灣……“泰坦尼克”狂飆正席捲世界。

在美國,它已打破所有好萊塢電影的票房記錄,僅上映七周,收入就達三億多美元,超過了曾最叫座的“侏羅紀公園”和“失落的世界”。在海外,它收入已達三億美元,預計全球收入將突破十億,成為美國有史以來最賣座的影片。

●看40遍,一哭再哭

當今電腦網絡,最熱門的電影話題是“泰坦尼克”,已有一萬多網絡貼條。美國青年男女現在見面不是問候“Hello”,而是“你看沒看泰坦尼克?”如果還沒看,等於是落伍和隔世。去看的人被叮囑一定要多帶手絹。很多人一看再看,一哭再哭,最高記錄有人已看了40遍。香港影評家說,“泰坦尼克號”在香港放映了20天後,人們還得排長隊買票,很多女性在影院哭得一塌糊塗。在台灣的書店和大商場,都播放著電影“泰坦尼克號”的主題歌。“泰坦尼克”歌曲磁盤至今仍居美國歌帶暢銷榜首,僅兩個月就賣出40萬張。

奪得最佳影片和最佳導演等四項“金球獎”的“泰坦尼克號”,已獲得將在明天晚上頒獎的第70屆“奧斯卡”的14項提名,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女配角和最佳音樂、剪輯、音響、服裝、化裝、藝術指導、音響效果剪輯、原作藝術處理、原作歌曲、視覺效果。在好萊塢歷史上,只有1950年拍出的電影“All About Eve”獲得過14項奧斯卡提名。影評家認為,“泰”片會在明晚“奧斯卡”上搶盡鋒頭,囊括主要大獎。

●真愛,震撼人心

一個86年前的沉船事件,怎麼會有這麼大的魅力?

它不是一個沉船的故事,它是一個羅密歐與朱麗葉的愛情現代版。影片一開始,是一個探險隊潜入海底,在“泰坦尼克號”殘骸中尋找鑽石。“泰坦尼克”的幸存者,已年逾百歲的露絲老太婆擁有這塊鑽石,她在描述鑽石時,追憶了她和杰克在船上那段凄美悲凉的愛情故事:

浪漫的窮小子畫家杰克愛上已成為富豪未婚妻的純真少女露絲,但富豪未婚夫百般阻撓,栽贓陷害,追擊槍殺,在四天的船上生活中展開了一場驚心動魄的三角搏鬥。在“泰坦尼克”船艙進水,即將沉沒時,露絲在齊胸高的水中,不顧死活,跋涉到底艙,用大斧砍裂杰克的手銬,救出被囚的情人。在面對船傾人亡的生死關頭,已上了救生艇的露絲,毅然跳回“泰坦尼克號”,與杰克生死與共。當一聲巨響,“泰坦尼克”斷裂成兩截,墜入海底之際,杰克和露絲相擁越入海水。杰克把僅找到的一塊浮板給了露絲,讓她躺在上面,自己浸泡在春寒料峭的大西洋冰水中,一直握著露絲的手,陪伴她,直到凍僵成一個冰砣,沉入海底。他臨死前還用愛暖熱露絲的希望:祝她好好活下去,多生幾個孩子。這生生死死的真摯情感,看得人泪流滿面。雖然影片長達3小時14分鐘,但它的緊張和感人,讓人忘了它的長短,幾乎不喘息地一氣看到完。

哪裡有真正的愛情,那裡就有震撼人心!“泰坦尼克號”沉船的巨大灾難,和露絲杰克的偉大愛情,在現代電影高科技下,得到了完美的結合,創造了驚心動魄的藝術效果。正如導演卡麥隆(James Cameron)對這部電影的解釋:“英雄主義,歧視,階級懸殊,嫉妒,愛與恨,死亡,青春,和數不盡的複雜人類情感,都呈現在這個世紀灾難裡面。對我來說,死亡和愛情是緊密相扣的,經不住死亡考驗的愛情,絕不是真正的愛情。”灾難,愛情,離別,死亡,被蒙太奇聯結成為一個永不沉沒的藝術史詩。

●生與死,真情的考驗

電影“泰坦尼克”並非虛構,它幾乎是當年沉船事件的翻版:1912年4月10日,“泰坦尼克號”從英國開往紐約。這是當時人類製造的第一個豪華巨輪,被稱為“永不沉沒的泰坦尼克”,重六萬噸,耗資250萬美元,它每天需650噸煤炭燃燒它的159個鍋爐。首航時它裝載了6千噸燃料,3,435袋郵件,900噸行李,和大量珠寶,乘客中富豪們的資產達五億美元,因此引起世界媒體報導,全球矚目。當時《紐約時報》曾刊登出船上名人的名單,可見世人的關注。但航行四天後,在大西洋上誤撞冰山,兩小時後沉沒海底。2,027名船上人員,僅有705人倖存,成為人類最大的海上災難。

影片再現了當年的歷史真實:在生死關頭,人的善良、勇敢以及醜惡展露無遺。船長史密斯作為最高管理者,最早知道船將沉沒,最有條件逃生,但他只說了一聲“我跟船走”,一直站在船舵旁,直到奔騰的海水涌進駕駛艙把他和“泰坦尼克”一起捲入海底。

船上的牧師也不逃生,在眾人驚慌恐懼,尖叫逃命的大混亂中,沉著鎮定,向人們朗讀《聖經》。最讓人感動的是船上的樂隊,不僅不逃,還一直演奏“上帝和你同在”的樂曲,在那死神逼近,船裂人亡的巨大灾難面前,那悲凉激越的提琴聲,體現了人在死亡面前的尊嚴。

在生死關頭,船員們表現了弘大的人道情懷:把救生艇讓給女人和孩子。由於設計者的疏忽,船上只有供一半人用的救生艇,能否上救生艇,决定生與死。據當時《紐約時報》對幸存者的采訪報導,很多女人死活不上救生艇,她們和丈夫擁抱在一起,一吻再吻,要生死與共。年邁的斯特勞斯夫人要被送上救生艇時,有人對她同樣年邁的丈夫說,如果你也上救生艇,沒有人會反對。但斯特勞斯先生說,“別的男人沒有上救生艇之前,我絕不上。”斯特勞斯夫人死活不上小船,和丈夫一起緊緊地擁抱在甲板上,親吻著,直至海水把他們與“泰坦尼克號”一塊吞沒。

據統計,在一等艙的143名女性,有三人拒絕上救生艇,她們與丈夫一起坐在船艙的椅子上,手挽手渡過了生命的最後時刻。一位幸存的妻子回憶說,她聽到留在船上的丈夫向她喊的最後一句話是:“把手放在褲兜裡,天氣太冷!”據事後調查,一等艙中194名男人,只有四人男扮女裝混上了救生艇。

●西方文明的精神光芒

初看片名,以為是表現沉船的電影,看過之後,知道它是一個愛情的故事。但回到家中沉思,才回味到,它是一個謳歌人類文明的藝術:物質的巨船沉沒了,很多人死去了,但人類最美好的價值和精神永存。杰克與露絲的生死情愛,船員把救生艇先給婦女兒童的人道情懷,樂隊至死演奏的尊嚴,體現著西方文明,這個當今人類最先進的文明的巨大精神力量和道德光芒。正是這種人道光芒,越過不同國界,不同膚色,不同語言,震撼了全球,征服了觀眾。

“泰坦尼克號”事件如此驚心動魄,使它成為眾多藝術家撰寫的對象。在美國最大的電腦書店亞馬遜上,打出“泰坦尼克號”,竟出來224種“泰坦尼克”的書和磁帶。在美國最大的連鎖書店“龐諾”(Barnes & Noble),現在書架上擺著九種關於這一事件的書,其中八種都叫“泰坦尼克”。

●最能花錢的天才

自1943年以來,“泰坦尼克號”事件已有九次被搬上銀幕,包括六部故事片,三部記錄片。卡麥隆自編自導的這部已是第十部,但卻是最成功的一部,同時它也是好萊塢有史以來投資最大、成本最高的一部電影,總投資達到兩億五千萬美元。

加拿大出生,今年44歲的卡麥隆,在好萊塢被稱為“最能花別人錢的天才”。他拍的“魔鬼終結者2”,用了九千三百萬;拍“真實的謊言”,花了一個億。但他是好萊塢沒有電影公司對他說“No”的導演,因為他導的片子,個個賺錢。巨額投資,使卡麥隆揮灑大手筆,建造了一艘與當年860公尺“泰坦尼克號”僅小10%的巨型道具船,建了一座影壇最大的占地40英畝的一千七百萬加侖水槽;75層樓高的巨大攝影架。所有船上的東西都是按原來“泰坦尼克號”復制的,包括大廳,船艙,甲板,鍋爐,水晶燈,餐椅,地板拼花,瓷器,以至盤子花樣。電影開始時,深入海底探寶的鏡頭,是在10個紐約世界貿易大厦長度的兩英哩半深的大西洋海底實地拍攝的,僅這個鏡頭,就花了八百萬。這樣的大手筆,再加上高科技,使卡麥隆拍出了超越時空的史詩氣派。

●年度十佳影片之最

權威的《紐約時報》影評家瑪斯林(J. Maslin)激動地讚美道:卡麥隆的不同凡響的“泰坦尼克”,是近年來第一個讓人想起和當年電影“飄”(也曾譯為“亂世佳人”)的轟動與輝煌相比較。在今天到處充斥著沒有意義的小把戲和過眼就忘的影視世界,這個3小時14分鐘銀幕下的經歷,在扣人心弦的高科技下,緊緊地把觀眾吸引到一個美的、令人心碎的失落世界,仿佛“泰坦尼克”又浮出水面,帶著所有觀眾和船上的人一起走完那個旅程。《芝加哥論壇報》知名影評家威明頓(M. Wilmington)寫道:卡麥隆的“泰坦尼克”把我們席捲到一個輝煌、美麗和激動人心的世界,沒有這部電影,不可想像會有這樣一個魔幻的現實。《紐約時報》評出的1997年最佳十部電影,“泰坦尼克”高居榜首。

●影片投資可造百艘巨輪

在美國電影主導世界影壇的今天,“泰坦尼克”集中體現了近年來好萊塢電影的幾個主要特點:

第一,高成本,大製作。“泰”片成本達兩億五千萬美元,這個數字有多大?它足可製造100艘當年“泰坦尼克”巨輪。談起中國近代史,很多人痛恨慈禧太后挪用建造海軍的二千四百萬兩銀子(合五千萬美元)造了頤和園,導致甲午海戰中國失敗。今天“泰”片一部電影的投資就可再造五個頤和園。這樣大的成本,不要說中國等亞洲國家,連英法等歐洲國家也無法望其項背,因為他們沒有足够的電影觀眾收回這樣巨大的成本。據統計,中港臺三地去年共生產140餘部電影(大陸40;台灣20;香港80),投資百萬美元以上就算是大手筆,不過“泰”片的百分之一。中國為慶祝收回香港拍攝的歷史巨片“鴉片戰爭”,投資一千萬美元,為大陸影片之最,才是“泰”片的20分之一。

美國電影所以敢這樣大投資,因為電影觀眾越來越多。據1997年12月23日《紐約時報》報導,雖然電影票價已達八美元(電腦訂票每張九元五),但電影觀眾從1980年到1996年上升了31%。好萊塢七個主要電影公司的影片製作成本,1980年平均每部為九百萬美元,1997年上升到三千九百萬美元,翻了四番多。據北京“新華社”1996年9月1日發自長春電影節的報導,“1995年中國電影平均製作成本已達到120萬(人民幣)。”合美元不到20萬,才是美國影片的二百分之一。1980年美國有一千八百萬VCR,今天達到七千八百萬,由此產生了年銷六億四千萬電影錄像帶的市場。而目前電視上付費電影,已有二千八百萬家庭用戶,僅這項收入,去年就達六億多美元。

這種高成本和觀眾多,構成了美國影業的良性循環。它體現了美國高度自由的市場經濟和充分的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的巨大優勢。

●高科技,新奇刺激

第二,高科技,大場面。曾在全球賺進九億美元的“侏羅紀公園”,影片中的恐龍巨獸栩栩如生,令人如臨其境。它運用了電腦高技術達80次。但“泰”片使用電腦技術達550次,是“侏”片的69倍。“泰”片的巨大道具船下面,是一個液體平臺,由電腦操縱液體流動,從而使“泰坦尼克”巨輪有各種傾斜角度,五斜十倒,隨心所欲。美國近年來拍攝的與外星人作戰的科幻電影,都得力於電腦合成技術。

第三,新奇刺激,有想象力和創造性。好萊塢近年拍出的叫座商業電影,都有構思奇特、獨闢蹊徑、緊張刺激、高度娛樂的特質。如“ET外星人”,“失落的世界”,“星際大戰”,“獨立日”和去年全球賺進六億美元的“黑衣人”(Man in Black),都體現著編劇和導演的驚人想象力。而這種想象力和創造性的素質,只有洋溢著自由精神,提倡個人價值,充分尊重個人能力的社會才得以塑造。

●也愛外星人和動物

第四,人道情懷,放射人性光芒。好萊塢近年拍出的“泰坦尼克”,“阿甘正傳”,“雨人”,“費城故事”和“辛德勒的名單”,都淋灕盡致地表現了真摯的男女之愛、兄弟之情、對弱者的援助、對受難者的拯救。好萊塢的編劇和導演能創造出這樣的電影,因為心中有愛:對人的愛,對世界的愛。所以有這樣愛心,很大程度上在於他們生長在一個從小就提倡愛、尊重人、看重人的價值、以基督文明為核心的西方文化之中。這種文化不僅滋潤出對人的愛心,還產生對外星人的愛(如電影“ET”),和對動物的愛。好萊塢拍出的“獅子王”,全片都是動物,但全球走紅,收入達五億多美元。紐約百老匯劇場至今演出場次最多的歌劇是“猫”(Cats),從1982年10月上演,至去年6月19日,已演出6,138場,現在還在上演。三年前一個少女在飛機上丟失了猫,飛機竟要在甘乃迪機場停飛兩天,在夾板中找猫,這個“特寫鏡頭”成為美國人如何看待動物的最佳詮釋。

●美國電影走向世界

好萊塢電影的這種特點,必然使它主導世界影壇。據統計,去年全球最賣座的100部電影,有91部是好萊塢拍的,其中有32部各掙一億美元以上,總收入達107億美元。美國電影走向了世界各地。我近年曾旅游了歐亞11個國家的17個主要城市,發現雖然每個城市都各有特點,但所有城市的大街上都有四樣相同的東西:可口可樂、萬寶路、麥當勞和美國電影廣告。英國沒有語言障礙,美國的走紅電影倫敦都會放映;在巴黎,我在前年7月17日買的當天中文《歐洲日報》,上面寫著:本周上映的九部新片,七部是美國片。前年六月我住的德國波恩“假日旅館”,房間電視裡的四個收費電影,三部是好萊塢產品,其中“阿甘正傳”還譯成了德文。在波蘭華沙和捷克布拉格,大街上都貼著好萊塢喜劇影星史提夫•馬丁(Steve Martin)的電影海報。去年底我訪問印度新德里,在速食店中看到貼滿“黑衣人”的電影宣傳畫,並說買票可抽大獎。雖然印度年產800部電影,為全球之最,但美國電影在印度更受歡迎。

●“受不了平庸和淺薄”

美國電影的强勢勁頭,引起很多國家恐懼。法國揚言要立法限制美國電影的進口數量。而中國大陸反應最強烈。從1995年起,中國政府規定每年只許進口10部西方大片,加上三大製片廠被準各進一部,共13部。據大陸《錢江日報》報導,中國電影管理部門規定,全國所有電影院全年放映國產片的時間不得少於三分之二,而且不得全部安排在觀眾本來就少的上午場和下午第一、二場;節假日,如春節、國慶等,都不允許影院僅放映引進“大片”或港臺電影。中國12億人口,每年只能看到13部外國新片和40多部國產新電影(比文革時八個樣板戲僅多了五倍),實在太可憐。而且國產片很多都粗制濫造,慘不忍睹。據1996年8月大陸出版的《資訊日報》報道,北京大學中文系20名四十歲以上的教授,90%沒看“陽光燦爛的日子”、“搖啊搖,搖到外婆灣”和“紅粉”等走紅的國產片。他們說:“我們喜歡看電影,但受不了現在電影的平庸和淺薄。”

美國電影走向世界的勁頭,實際上體現著美國精神、美國價值在全球的傳播趨勢。今天美國的強大,不是它有原子彈,是唯一軍事強國;不是它失業率低,經濟興旺;而是《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安東尼•路易士(Anthony Lewis)在接受我採訪時強調的,是由於它有“思想的力量”,它體現著人類共同追求的文明價值。“泰坦尼克”用高科技,把沉船大灾難和生死愛情有機交融在一起,把這種文明再一次用藝術形式放射到全球。

●愛情的偉大力量

影片結尾時,露絲躺在家中床上,旁邊放著杰克在船上給她畫的那張素描,安靜地死去,帶著她的愛,她的情,她的驚心動魄的經歷,和永不磨滅的記憶。畫面一轉,是“泰坦尼克”豪華巨輪重新越出水面,裡面的乘客簇擁著微笑著的杰克。露絲身穿美麗的禮紗,奔上前去與杰克擁抱重逢。有情人終成眷屬,所有的乘客都鼓掌祝賀,露絲和杰克終於團聚在另一個世界。

伴隨著三小時影片的最後一個畫面,是觀眾的掌聲和哭聲,人們感激拍出這樣偉大的電影。正如導演卡麥隆在領取“金球獎”致詞時所說的:“真正的愛,才是偉大的力量。”不管已獲14項“奧斯卡”提名的“泰坦尼克”能否在明天晚上征服所有4,500名奧斯卡評委的心,它注定已成為好萊塢最偉大的經典作品之一,給20世紀人類影壇創造了一頁永不沉沒的震撼與輝煌。

(載美國《世界日報》周刊1998年3月22日)

1998-03-2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