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審判米洛舍維奇

曹長青

前南斯拉夫強人米洛舍維奇被引渡到荷蘭海牙國際法庭,被西方媒體普遍評價為是人類正義的一次勝利,因為米洛舍維奇執政時曾推行種族清洗政策,屠殺其它族裔,造成大規模的平民死亡。

在國際社會一片歡呼中,也有一些不同的聲音,尤其是中共媒體,刻意報導南斯拉夫內部對引渡的爭議,說此舉是“違憲”,黑山國反對,民眾抗議,以及再次強調這是侵犯國家主權等等。北京官方媒體的這種圖解,其實是刻意回避了基本事實

一,是否違憲

我沒有看過南斯拉夫的憲法,但從常識角度推理,任何一個國家的憲法都不大可能對是否應引渡自己國家的前元首到國際法庭接受審判設立條款,不要說南斯拉夫那樣前共產國家(今天正向民主轉型),即使西方比較成熟的民主國家美國,它的憲法都根本沒有這方面的條款(一個字也沒有)。道理很簡單,這種憲法條款,在專制國家沒有可能,在民主國家沒有必要。如果南斯拉夫憲法沒有這方面條款,它怎麼來的“違憲”?

做出引渡米洛舍維奇到海牙法庭決定的是南斯拉夫聯盟中的塞爾維亞共和國(該國總理和內閣全部成員都同意)。對于“違憲”說,塞爾維亞共和國總理、著名民主派人士德金吉克(Zoran Djindjic)回答說,那些法官都是米洛舍維奇任命的,他們拿出的那部共產憲法“一文不值”。

如果今天大談“違憲”的法官真的尊重憲法,那麼為什麼在米洛舍維奇推行種族清洗政策、完全取消科索沃自治地位時,沒有一個站出來說米洛舍維奇違憲?1974年修訂的南斯拉夫聯邦憲法明文規定,給予科索沃自治地位(因200萬人口的科索沃,90%是阿爾巴尼亞族人,塞爾維亞人不到十分之一)。北京媒體對南斯拉夫的法官們今天怎麼說進行大肆報導,但對真正內情卻只字不提。

二,內部反對

中共媒體還強調報導說,“黑山國”如何反對引渡米洛舍維奇。但這與事實根本不符。

南斯拉夫聯邦原來由6個共和國組成波斯尼亞、克羅地亞、馬其頓、斯洛文尼亞、塞爾維亞、黑山(Montenegro,台灣譯為蒙特尼哥羅),由于米洛舍維奇推行大塞爾維亞主義,導致前4個共和國相繼脫離聯邦而獨立,現僅剩下塞爾維亞和黑山。但黑山共和國一向反對米洛舍維奇的大塞爾維亞主義,在科索沃戰爭期間,黑山共和國總統杜卡諾維奇(Milo Djukanovic)多次譴責米洛舍維奇,並公開與北約合作。黑山共和國為走向獨立,不僅建立了自己的軍隊,開設了獨立國際航線,並準備發行自己的貨幣(原使用南斯拉夫貨幣)。去年9月南斯拉夫聯邦大選時(米洛舍維奇敗選),黑山國總統呼吁民眾不要參加(當時很多反對米洛舍維奇的南斯拉夫民主派領袖勸說黑山國參加投票,因為黑山國多數民眾厭惡米洛舍維奇,可以增加米氏被選下台的可能,但被黑山國拒絕,他們認為參加選舉,就等于承認了他們屬于“聯邦”),結果75%的黑山共和國民眾沒有參加投票,雖然黑山國40%是塞爾維亞人。

在科索沃戰爭期間、米洛舍維奇掌握大權的時候,黑山國總統和總理都公開指責米洛舍維奇是戰爭罪犯;今年4月黑山共和國舉行國會大選,主張獨立派獲得了國會77個席位的44席(聯邦統一派獲33席),按預定計劃,今年7月13日,黑山將就獨立問題舉行“公民自決”。在這種政治背景下,黑山國怎麼可能會反對引渡米洛舍維奇到海牙國際法庭?

事實是所謂“黑山”反對,並不是“黑山共和國”,而是在貝爾格萊德議會中那些硬是要代表“黑山國”的議員。雖然黑山共和國要脫離出去獨立建國,但在貝爾格萊德,那些塞爾維亞議員,硬是組織了議會,代表黑山,由此維持南斯拉夫還有由兩個共和國組成,仍是“聯邦”。但那些代表“黑山國”的議會成員,根本不被黑山共和國承認,實際上更代表不了黑山國及那里的人民。在貝爾格萊德的所謂代表“黑山”的議員們,很像當年台灣成立的“福建省”“蒙藏委員會”一樣,實際上僅是個並不具代表性的“虛”的機構。

中共媒體籠統地報導“黑山”反對(不說“黑山共和國”反對),實際上是誤導輿論,制造假象。

三,民眾抗議

中共媒體還特意強調,南斯拉夫有成千上萬的民眾上街游行抗議,反對把米洛舍維奇引渡到海牙法庭,似乎南斯拉夫要再次爆發革命或騷亂。但實情是,上街抗議的人數並不多。據《紐約時報》、美聯社、路透社、法新社的報導,示威人數僅有幾千人。這幾家媒體特別提到,在規模和人們的激情程度上,遠都無法和去年南斯拉夫人民推翻米洛舍維奇統治時的示威運動相比。簡單的邏輯是,如果多數民眾支持米洛舍維奇,那麼在去年9月米氏本人組織的總統大選中,他就不會輸得那麼慘,不僅被人民淘汰,隨後又(在民意支持下)被民選政府逮捕。

南斯拉夫已走向民主,民眾有了自由表達意見的機會。任何一個社會,都會有不同的聲音。剛剛結束米洛舍維奇統治才10個月的南斯拉夫,仍有民眾迷戀過去的統治者(而且是善于煽動民族主義情緒者),不足為奇。這是一個多元社會的正常現象。即使在已結束共產統治10多年的俄國,每到“十月革命”周年日,仍有不少俄國人上街舉著斯大林的畫像游行,懷念獨裁者統治的時代。在已走向民主的台灣,近年還每年有一群人在毛澤東的生日那天辦祝壽會。

四,經濟壓力結果

在中共媒體上,還特別強調這是西方經濟施壓的結果,暗示這是美國霸權的產物。當然,對于經過戰爭、百廢待興的南斯拉夫來說,經濟方面的考慮是一個重要原因,美國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近13億美元的貸款是個因素。但是,如果南斯拉夫沒有走向民主、實行法制,正義的價值不可能佔上風。如果僅僅說“經濟壓力”,那麼今天美國等西方社會給古巴多少援助,它也不會把實行了50多年專制的獨裁者卡斯特羅引渡到國際法庭;同樣,國際社會怎樣使用“經濟壓力”,北京也不會把“64屠殺”的責任者引渡到海牙。真正起作用的只能是民主制度,而絕不僅是經濟壓力。

另一個重要原因是新聞自由使越來越多的南斯拉夫人知道了真相。在米洛舍維奇統治時代,新聞媒體像今天中國大陸一樣,被政府嚴厲控制。當年貝爾格萊德一家媒體的發行人公開在其報紙上刊出與米洛舍維奇不同的聲音,結果這位發行人在大街上被公開刺殺,出席其葬禮的上千名南斯拉夫新聞界同行,誰也不敢批評米洛舍維奇。在當年南斯拉夫媒體上,全是西方和北約如何陰謀肢解南斯拉夫,全然沒有一點關于米洛舍維奇推行種族清洗政策的報導。

今天,南斯拉夫的媒體有了自由,可以公開地報導當年那場戰爭的是與非,報導米洛舍維奇種族清洗政策的真相,報導塞爾維亞軍隊殺害其它族裔的細節——僅在波斯尼亞一個城市的屠殺,就有7千名穆斯林居民被殺害,在科索沃,至少有一萬平民遇難……

正是自由媒體帶來的多元信息,使越來越多的塞爾維亞人,包括塞爾維亞共和國領導人,了解到真實,知道了真相,才決定和真理、正義站在一起。這絕不僅僅是13億美元援助就可以完全解決的。

五,國際法庭

在中共媒體暗示是美國及北約陰謀才導致米洛舍維奇被引渡時,北京媒體完全回避了這樣的事實不是美國部隊或北約綁架了米洛舍維奇,而是他自己的人民通過選舉淘汰了他,然後是在他自己的人民的要求下,南斯拉夫民選政府下令逮捕了他,並準備審判他。這一切都是南斯拉夫多數人民的願望和行動。

今天的爭論焦點其實是到底是在南斯拉夫審判米洛舍維奇,還是把他交到海牙國際法庭審判。實際上是怎樣看待“國際法庭”。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國際社會成立了著名的“紐倫堡”國際法庭,對納粹主要罪責者,日本甲級戰犯等進行了審判(其中判處了一些罪犯死刑)。近年聯合國一直要求柬埔寨引渡紅色高棉的波爾布特殺人集團主犯等,接受國際法庭審判(由于中共杯葛而至今受阻)。這些都說明,國際法庭是國際社會公認的,是執行國際法,人道法,保護人類基本價值的重要機構。

當年所以組成“紐倫堡國際法庭”,而不是由戰後德國、日本、意大利等(已實行民主)國家自己來審判各自的戰爭罪犯,其中一個原因就是這些罪犯不僅對本國人民犯罪,而且殺害了無數其它國家的平民,等于殘害了整體人類及價值。

米洛舍維奇被引渡到海牙國際法庭,也有同樣的原因,因為他不僅傷害了本族裔,而且殺害了波斯尼亞、克羅地亞、斯洛文尼亞等其它國家(從南斯拉夫分離出的4個共和國,都已作為獨立國家而成為聯合國成員)族裔的平民,包括對科索沃人的種族清洗等。因此,米洛舍維奇已涉及到對其他國家、其它族裔人民的犯罪,屬于國際社會應該關注、國際法庭應該審理的範疇。

當然,這種把前國家元首引渡到國際法庭審判是沒有前例的,並不是因為沒有這樣罪行的首腦,而是阻力太多,難以成央C這次米洛舍維奇被引渡到國際法庭審判,不僅是近年人權和主權哪個價值更重要的論戰中,人權的再次勝利,而且它將成為一種趨勢,一個信號——一切利用政權力量(在主權的掩誘U)大規模侵犯人權、殘害人民者,將越來越有可能被國際社會追究,被國際法庭審判。近年發生的前智利總統、軍事強人皮諾克在退休後去英國看病時被拘留,“64屠殺”受害者及家屬在紐約法庭狀告中共高官李鵬是屠殺主犯等,都是這種趨勢的一部份。

六,誰肢解了南斯拉夫

中共媒體不斷宣稱,是美國等西方國家肢解了南斯拉夫,使這個原來有6個共和國的聯邦,現在僅剩下了2個。

但事實是南斯拉夫在鐵托執政下,即使實行共產制度,但其下轄的6個共和國也沒有像後來那樣強烈地要求獨立,雖然這些共和國之間也沒有真正的平等。但米洛舍維奇在80年代後期出任南斯拉夫聯邦總統之後,推行大塞爾維亞主義,對抵制這種政策的穆斯林族裔等,進行軍事鎮壓,實行種族清洗政策,才導致波斯尼亞、克羅地亞(經過種族屠殺戰爭之後)獨立了出去,然後是斯洛文尼亞、馬其頓步其後塵。現在黑山共和國也要求獨立,只是由于美國等西方國家的壓制(公開反對,並威脅取消經濟援助),才至今沒有宣布獨立(黑山人口僅63萬5千人,是塞爾維亞的17分之一,科索沃的三分之一)。

即使不是共和國、僅是南斯拉夫下轄一個省的科索沃,也是由于米洛舍維奇實行種族清洗政策,而導致那里的人民要求獨立(現科索沃由北約部隊進駐並管理,3年後全民公決,決定其前途)。去年11月,在聯合國官員主持下,科索沃舉行了大選,參選的19個政黨,每個黨都主張科索沃獨立。雖然最後是溫和派領袖魯戈瓦(Ibrahim Rugova)領導的科索沃民主同盟(LDK)獲勝,但魯戈瓦當選感言是“科索沃民主聯盟將利用這次勝利推動科索沃的獨立進程。我請求巴黎、倫敦、柏林和華盛頓,承認科索沃的獨立。”

南斯拉夫解體的過程再次證明,那些以大國沙文主義心態,推行以大欺小、殘殺其它民族的種族主義者,最後的結局不僅無法保持住多民族的聯邦,而且還會導致分裂,導致流血,導致無數平民喪生的悲劇,犯下反人道、反人性、反人類的罪行,而且其罪行早晚要受到追究,遭到審判。

2001年6月30日于紐約(載多維網)

2001-06-3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