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大江健三郎的左派盲目癥

曹長青

911事件之後,有幾個世界知名左派作家發表言論批評美國以軍事手段反恐怖主義。像德國的格拉斯,英國的拉什迪,美國的蘇姍.桑塔格等。11月27日,日本的大江健三郎又在法國《世界報》發表談話,為這個日益減弱的合唱增加了一個分貝。

格拉斯的反美言論在德國遭到很多知識份子的批評,他那本讚美共產東德有理想主義的小說,曾被稱為德國文學評論界教父的賴西拉尼奇(Marcel Reich-Ranicki)當眾撕毀,認為該書無論思想性還是藝術性都是次品。拉什迪後來撰文支持美國反恐,態度有所轉變。

桑塔格在《紐約人》(New Yorker)雜志上發表言論,把恐怖份子炸世貿大廈的性質和美軍當年轟炸伊拉克等同,並說那些用自己的生命去殺死別人生命的人無論如何都不能說是膽小鬼。該刊主編說,他們收到一百多封讀者的抗議信,該雜志從沒有就一篇文章收到過那麼多抗議信。而美國專欄作家批評桑塔格的文章,僅我本人已看到好幾篇,《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知名評論家查爾斯.克勞薩莫(Charles Krauthammer)批評桑塔格的文章題目就是“道德遲鈍的聲音”(Voices of Moral Obtuseness)。《華盛頓時報》的專欄作家林博(David Limbaugh)則痛斥說,如果沒有強大美國的保護,桑塔格和她的那些左派同志們躲在象牙塔裡隨便說瘋話的自由早就會沒有了。《紐約時報》也報道說收到眾多關於桑塔格言論的爭論文章。

大江健三郎的看法也是沿著這種左派軌道,尤其是他的兩個主要觀點﹕一是認為美國軍事打擊塔列班和拉登,是“一場可疑的戰爭”,“這場戰爭未能避免阿富汗人民的痛苦並使這個國家陷於混亂”;二是911後美國應“承認失敗”,反省自己;軍事反恐會招來第二波、第三波恐怖襲擊。

如果在對阿戰爭打響前,大江健三郎這樣說還有情可原,可以算一種預測,雖然缺乏邏輯和常識。但現在塔列班已潰不成軍,丟掉了所有地盤,對阿戰爭基本打贏,而且幾乎沒有任何平民傷亡(僅有的一點所謂平民傷亡是塔列班自己宣稱的,迄今沒有任何獨立機構確認,而塔列班政權一向撒謊則是公認的)。今天,阿富汗平民百姓湧上街頭,歡呼塔列班被擊敗。男人們著急地剃掉被塔列班強迫留的鬍子,女性們摘掉面罩、露出容貌,孩子們蜂擁向五年不被允許看的電影和電視……今天,阿富汗在國際社會的監督下,籌備新的政府,在這個政府中不僅各方政治力量都會有所體現,而且一直被壓在社會最底層的女性也將佔有比例。

面對這樣的現實,大江健三郎還有什麼根據說這是“可疑的戰爭”? 更哪有理由說“未能避免阿富汗人民的痛苦並使這個國家陷於混亂”?這不是睜眼顛倒黑白嗎!難道大江希望見到阿富汗人民繼續被那個把大佛像都砸了的塔列班政權統治、繼續生活在中世紀般的野蠻狀態中嗎?

如果說大江健三郎和他的左派同志們能夠拿出一種替代(對阿戰爭)的方案,也算有點智慧。而拿不出任何可行辦法,又要反對文明社會採取軍事行動,這就是在這次反恐中左派頭腦混亂的典型表現之一。

左派的典型表現之二是恐懼,恐懼西方世界用軍事力量打擊恐怖份子會導致更多的恐怖主義事件。這就是大江健三郎所說的美國軍事反恐會招惹來第二和第三波恐怖襲擊。

按大江健三郎的說法,911後美國就應該“承認失敗”(承認什麼失敗?),反省自己,而不是用軍事打擊恐怖主義,那麼恐怖份子就會從此偃旗息鼓,再不從事恐怖襲擊了。這世界上的哪種恐怖主義、哪種邪惡是靠善良人們的遷就、妥協而消失的?

按照大江健三郎的邏輯,只要拿起武器反抗,就是以“恐怖”對“恐怖”,就是以“邪惡”對“邪惡”,最終只能帶來更大的危險。所以為了避免“更大的危險”,為了證明我們是文明人,就不可以採取任何軍事行動。那麼當年日本偷襲珍珠港之後,美國就應該“承認失敗” 反省當時美國杯葛日本石油進口的“錯誤”,而不是去反擊日本侵略者。結果會是什麼呢?日本帝國可能會把它的太陽旗插遍亞洲所有的土地,會有更多中國人、韓國人、其他亞洲人,還有日本人自己被殺害。

事實是,美國不僅使用了大江最反對的“武力”,甚至使用了大江多年來一直抨擊、控訴的核武器。結果不僅沒有“造成更大的危險”,而是日本帝國被打敗,亞洲獲得解放。美國用核武器迫使日本投降,不僅使亞洲其他國家平民死亡大幅減少,同時日本軍人和平民傷亡也遠比不使用核武器而少(具體數字我在“為了和平,就必須準備戰爭”一文中有詳細引述)。日本也從此由軍國主義轉型成一個民主的國家。

作為日本人,大江健三郎強烈譴責日本軍國主義對亞洲的侵略十分值得稱讚,但他同時又抗議美國使用核武器,甚至抗議軍事手段,那麼大江到底能有什麼高明的手段摧毀日本軍國呢?完全沒有!作為德國人,格拉斯強烈譴責希特勒的法西斯主義同樣值得稱讚,但他同時卻讚美東德的社會主義理想,譴責西德的資本主義,反對東西德統一。他難道沒有看到共產主義和法西斯同樣殘酷嗎?但左派們的邏輯從來都是這麼混亂。

今天美國軍事打擊阿富汗和二戰時軍事打擊日本的性質是一樣的,都是正義的戰爭,它給人民帶來的不是“更大的危險”,而是自由,是一個和平而民主的前景——戰後50年來日本的現實不就是這樣嗎?

大江健三郎、格拉斯、桑塔格等左派作家們最主要的錯誤在於,在所謂“和平主義”的高調下,一概地反對任何戰爭,從而混淆了正義戰爭和非正義戰爭的性質區別。這只能寬容、縱容以至保護邪惡;最後的結果只能是善良的人們為此遭受更大的災難,付出更大的代價。

2001年11月28日於紐約

2004-01-1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