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蒙古草原的民主之風——總統大選後的蒙古

曹長青

5月28日,蒙古人民共和國(外蒙)舉行了總統大選,現任總統巴嘎班帝(Bagabandi)再次當選,由此標誌著外蒙繼續向民主改革的方向發展。

外蒙自1992年結束共產統治、制定了民主新憲法以來,這是第三次總統選舉。該次選舉,主要在現任總統、執政的蒙古人民革命黨候選人巴嘎班帝和民主黨人、前任國會議長更其格道爾基(Gonchigdorj)之間進行。

今年51歲的巴嘎班帝這次當選連任,主要依賴三個條件﹕

一是巴嘎班帝個人政治資歷較深﹕巴嘎班帝在1996年當選總統之前曾擔任過國會議員、國會議長、人民革命黨主席等職位。他的四年總統任期,被評價為「做得還不錯」。

二是他的主要口號「政治穩定和為人民執政」,比較贏得中產階級和一般大眾的歡迎。在改革派(民主黨組成的民主聯盟)當政期間,由於實行較激烈的市場經濟改革,造成經濟嚴重波動。蒙古選民經歷這一時期之後,大多希望經濟不再動蕩,更希望政局穩定——民主聯盟政府後來陷於黨派紛爭,並被指控為腐敗。

三是他所領導的人民革命黨在國會佔有絕對多數,選民認為,如果總統來自國會多數黨,工作效率會較高,而且政治較穩定。在去年的國會選舉中,雖然更其格道爾基所屬的民主黨聯合組成的「民主同盟」獲得40%的選民支持,但由於實行贏者通吃的選舉制度,他們在國會僅獲得二個席位。而現任總統巴嘎班迪領導的人民革命黨獲得了國會76席中的72席,佔有壓倒優勢。巴嘎班迪的人民革命黨還贏得了全部21個省的省長職務。

●共產制度給外蒙留下惡果

外蒙在作為蘇聯的「衛星國」期間,不能發展自己的工業,只能按照莫斯科的計劃經濟,生產蘇聯指令的產品,因此造成外蒙經濟極為畸形;而且由於外蒙是個完全內陸的國家,面積156六萬平方公里,人口才240萬(相當於台灣的十分之一強),畜牧業又成為唯一的經濟形式,主要靠向東歐的其他共產國家提供牛羊肉,出口銅、羊毛,並接受蘇聯的補貼(佔該國生產總值的三分之一)而生存。

1991年蘇聯共產統治被結束,外蒙從蘇聯得到的補貼被結束,外蒙經濟一下子陷入困境。而且東歐國家對外蒙的牛羊肉的需求也下降(東歐國家結束共產統治後,其經濟也實行改革,不再直接需要外蒙的牛羊肉)。

在這種情況下,外蒙不得不進行經濟改革,實行私營化。第一屆民選政府把外蒙國有經營的2,400萬牲畜分給了個人(每家30頭),實行私營化。開始的發展很令人鼓舞,原來國營的2,400萬牲畜,私營化後很快增加到3,200萬頭。而且私有企業的產值迅速佔全部國民產值的70%。

但由於在共產統治下,外蒙經濟已接近崩潰邊緣;實行私營化的市場經濟,必然帶來巨大的波動;再加上天災——寒冷的冬天和夏季幹旱接踵而至,造成大批牲畜死亡。全部3,200萬牲畜,死掉了500萬頭,死亡率高達六分之一,牧民因此蒙受了巨大的損失。而畜牧業是蒙古經濟的主要支柱,牧民的產值佔國內總產值的三分之一。

目前外蒙經濟處於相當嚴峻的狀態﹕40%的人口生活在社會貧困線以下,30%的蒙古人失業。去年外蒙的經濟成長僅是1.1%,遠低於預期的3.5%。過去兩年,外蒙的農業產品下降了15%到20%之間。國際上對外蒙一向出口的銅和羊毛產品的需求的下降,更加深了經濟困境。

但剛當選的總統巴嘎班迪表示對經濟仍有信心,承諾在他領導下,外蒙的經濟會復蘇,並將在二零零四年(他當選任滿之際),達到年增長率6%。

新政府還宣稱將繼續三個目標﹕走向市場經濟的改革,人權,民主。當選總統巴嘎班迪並表示,雖然他的黨在國會是絕對多數,並成為執政黨,但外蒙絕不會回到蘇聯衛星國時代的一黨統治制度。

●在俄、中之間保持平衡

外蒙是夾在俄國和中國兩個大國之間的一個內陸國家,而且由於外蒙過去和俄國的衛星國關係,以及和中國大陸有內蒙問題,又是當年從中國分離出來的歷史背景,導致外蒙在兩個大國之間,哪個大國也得罪不起,只能採取中間平衡政策,而無法完全倒向哪一邊。

而俄國和中國這兩個大國也有意加強和外蒙的關係,爭取它更靠攏自己。去年,俄國總統普京和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都分別訪問了外蒙,顯示莫斯科和北京對外蒙戰略地位的重視。

雖然烏蘭巴托想在北京和莫斯科之間保持平衡外交,但由於外蒙的外交政策是以國內經濟發展為核心,因此它的外交會更倒向北京,而非莫斯科。因為中國經濟發展較快,從經濟角度對外蒙的利益較大。而俄國本身也處於經濟困境,能夠對烏蘭巴托的幫助較小。而且從經貿角度來說,中國的市場也遠大於俄國,對烏蘭巴托更具誘惑力。

由於存在內蒙問題,烏蘭巴托更會在這個問題上保持謹慎,避免引起北京不滿。雖然外蒙已結束共產統治,但烏蘭巴托一直沒有提出內蒙問題,更沒有支持內蒙的蒙古人的要求民族自決的異議運動。對這個問題一向保持距離。

●北京為何拉攏外蒙

巴嘎班迪當選後,江澤民迅速致電祝賀,並再次強調和烏蘭巴托發展「友好關係」。北京拉攏外蒙主要出於幾個戰略考慮﹕

一是為了穩定內蒙,不使外蒙成為支持內蒙自決運動的外部基地。新疆和西藏,已成為北京頭痛的主要問題之一。新疆和西藏的獨立運動所以高漲,外部支持是個重要原因。新疆外部有很多穆斯林國家,包括土耳其新疆獨立運動的支持。西藏外部則有總部在印度的西藏流亡政府和達賴喇嘛的支持。如果外蒙支持內蒙的獨立運動,將會更增加北京的麻煩。因此,北京極力拉攏外蒙,防止類似情況發生。

二是和俄國之間保持緩沖地帶。北京雖然近年和俄國改善了關係,並解決了領土紛爭問題,簽署了新的邊境協議,但兩國都是核武大國,再加上歷史原因和潛在的競爭關係,兩國無法建立親密的盟友關係。因此,莫斯科和北京都希望拉住夾在這兩個大國之間的外蒙,使它傾向於自己,以制約對方。在莫斯科和北京之間,北京的願望恐怕更為強烈。去年一月,中共國防部長遲浩田訪問了外蒙,一次就提供了800萬人民幣的無償軍事援助,遲浩田還和外蒙國防部長會談,雙方決定擴大彼此軍事關係。

三是減少腹背壓力,以便武力攻台。由於中共大後方的印度近年迅速發展軍力,並擁有核武,並有和北京在亞太一爭高低的態勢,因此,北京需要減輕腹背的壓力,無法承受外蒙成為像印度那樣具有潛在敵意的國家。尤其是中共有武力攻打台灣的戰略目標,因此更希望外蒙等處於自己腹背的國家能夠和北京保持較友好的關係,屆時不成為牽制的力量。

●達賴喇嘛將訪問蒙古

達賴喇嘛計劃今年八月訪問外蒙。他原計劃去年九月訪問外蒙,但由於中共方面的抗議,最後烏蘭巴托政府被迫以「技術原因」取消了達賴喇嘛的訪問計劃。

達賴喇嘛所以要訪問外蒙,因為蒙古人和西藏人一向關係和睦,即使是成吉思汗建立龐大的蒙古帝國時期,佔領了全部中國,但卻沒有直接統治西藏,而是交給他所崇拜、並拜為國師的藏人大喇嘛八思巴進行管理。蒙古人信仰佛教的非常多,今天外蒙仍如此。

按照西藏流亡政府方面的計劃,達賴喇嘛在訪問外蒙之前會先訪問莫斯科和西伯利亞佛教徒聚集的Buryiat地區。

如果達賴喇嘛今年八月訪問外蒙,這將是他第一次訪問佛教為主的前共產黨國家蒙古,勢必會引起北京方面不滿。但烏蘭巴托方面解釋說,達賴喇嘛將作為蒙古佛教主要寺廟的客人到訪,是從宗教角度,而不是作為西藏流亡政府首腦的政治角度。

蒙古人一般較歡迎達賴喇嘛來訪,他們把達賴喇嘛的訪問看作政府抵抗南方鄰國干涉的晴雨表﹐同時也把他看作提高佛教地位和抵抗美國教會勢力的象徵。

烏蘭巴托政府雖然今後可能傾向於和北京合作,但也會同時採取相當有距離的方式,而不會和北京走得太近。而且最近當選的外蒙總統明確表示,烏蘭巴托政府將會謀求和所有的「鄰國保持友好關係」,他提到俄國、北京,同時還特意提到日本。由此可見外蒙新政府將會採取更現實主義的政策,而不是意識形態式的。

(載香港《動向》月刊2001年6月號)

2001-05-2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