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曹長青:沙特阿拉伯要取代美國?


這個標題不是危言聳聽,而是正發生的現實:沙特阿拉伯新國王薩勒曼上任不到15個月,對內經濟改革,對外強勢外交,聯合全球34國反恐,其強勢領袖形象不僅使美國奧巴馬相形見絀,也使沙特阿拉伯在中東的影響力大有取代美國之勢。

沙特阿拉伯有兩點著名:一是全球最大石油出口國,富得流油;二是國王年老體衰,總是病病歪歪。第一條是因老天保佑,沙特坐落在石油金盆上。第二點則是人為而致。現代沙特阿拉伯建于1932年,開始老國王就定下規矩,王位在他37個兒子之間傳,他的兒子法赫德(第五任國王,當政24年)2005年去世后,就傳給了早為“王儲”的同父異母兄弟阿卜杜拉。由于兄弟間相傳,王儲多老態龍鐘。法赫德去世時84歲,阿卜杜拉接班時已81歲!

阿卜杜拉打造強國

由于法赫德去世前10年就因中風而常在醫院,所以基本上是王儲阿卜杜拉當家。當阿卜杜拉終于媳婦熬成婆,成為國王的時候,他對國家大政已經駕輕就熟。

阿卜杜拉當政后立即改革。在經濟方面,傾向自由市場,制定鼓勵外來投資的政策,對一些企業私有化,增加就業,控制王室預算。石油收入占沙特國家財政的七成,但他推動經濟多元化,而不是只依靠石油。

阿卜杜拉的改革取得相當成效,據世界銀行2013年的報告,在全球181國中,沙特的商業自由度排名第22位,是最受歡迎的阿拉伯國家之一。據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2014年的數據,沙特的全球競爭力指數在133國中排名第24位,同樣位居前列。據聯合國2012年世界投資報告,沙特吸引外國直接投資在全球排名第12位。2012年時,沙特人均收入就已達2萬5千美元,其外匯存底現為英美兩大國總和的2點5倍以上!

阿卜杜拉也開始推動社會層面改革。雖然仍是王室統治,但在市政一級採用選舉,並給予女性選舉權與被選舉權(但女性仍不得駕車)。沙特開始有了首位女性部長(教育部長)。2013年,阿卜杜拉任命30名婦女進入協商會議,並修法規定女性比例不得低于20%。當年沙特內閣還首次通過《反家庭暴力法》,家暴者可判刑入獄和罰款。

在國際舞台上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向都是美國盟友的沙特,近年在打擊伊斯蘭國(ISIS)的反恐行動中,扮演了超出以往的重要角色,成為G20中唯一的阿拉伯國家。阿卜杜拉國王被外界稱為“改革者”,被《福布斯》雜志2012年評為全球最有影響力的人物(列第七位),是阿拉伯世界唯一進入前十名的領導人。

薩勒曼國王推動變革

2015年初,91歲的阿卜杜拉去世,原定的王儲、他的同父異母兄弟、79歲的薩勒曼繼任。阿卜杜拉晚期也是年邁體弱,很多國政是王儲薩勒曼打理,所以薩勒曼繼位時,也已對國政駕輕就熟,上任后不僅延續前朝的改革(原來很多改革都有薩勒曼幕后推動),更展現出求變求新、且要負起大國責任的雄心。

他首先改革了“老人接老人班”的兄弟間王位相傳的制度,廢黜了原定的兄弟王儲(已70 歲),而任命55歲的侄子納伊夫為“第一王儲”,29歲的兒子穆罕默德為“第二王儲”(副王儲)。

除了在王位接班上的變革之外,薩勒曼還大幅改革其它方面的王室政治,把很多王公貴族解職,而啟用賢能之士。他撤換了做了40年外長的王室重臣,首次任命不是王室成員的人出任外交部長;同時把前朝的12個政府委員會全部廢除,重組為兩個,一個負責國防外交等,由侄子王儲納伊夫主掌,另一個負責經濟司法等,由兒子王儲默罕默德主掌。

政改同時,薩勒曼國王在經濟上更大幅改革,他要把石油公司上市,走向私有化。他的兒子、副王儲穆罕默德不久前接受美國彭博社(Bloomberg)五小時採訪,全面講述石油改革,削減赤字,擴大非石油產業,每年帶來千億美元額外收入的一攬子經濟改革計劃。

在政改、經改的同時,薩勒曼國王繼續前國王阿卜杜拉已經開始推行的大國外交,尤其表現在反恐問題上,主動承擔大國領袖的角色。早在阿卜杜拉時代,沙特阿拉伯就堅定支持美國領銜的兩次伊拉克戰爭,直至鏟除薩達姆(當時沙特是美軍補給供應的重要基地)。沙特也支持了利比亞終結卡扎菲暴政的革命。尤其是在2013年埃及推翻穆斯林兄弟會總統穆爾西、塞西將軍當選總統時,沙特阿拉伯更是全力支持塞西,給了埃及新政府數十億美元支持,幫其度過難關。現在來看,這些主要政策基本上也是在阿卜杜拉的認可下,由薩勒曼主導的。

兩少一老的決策體制

出任國王時已79歲的薩勒曼為什麼在內政外交上如此有雄心?又是因為有思路(而不僅是血緣)一脈相承的背后操盤者。第一王儲、他的侄子納伊夫親王曾在美國受教育(能講流利英語),今年才55歲,精明強幹,是目前最有能力的王室成員。對于他被任命第一王儲,美國方面極為高興,認為是最合適人選,因他既能幹,又很親美。而副王儲、薩勒曼的兒子穆罕默德今年才30歲,更是年輕有為,而且在反恐,在推動沙特成為世界大國上,更有強烈企圖。

去年初薩勒曼登基后,沙特就組織了34國反恐聯盟,不僅囊括中東地區的眾多阿拉伯國家,還有北約成員土耳其,以及遠在亞洲的巴基斯坦等都成為聯盟成員。沙特阿拉伯還對外出兵,轟炸也門的恐怖組織,把被叛軍推翻的該國總統接到沙特避難。

也門的叛軍胡塞武裝,得到(同是什葉派)的伊朗支持。伊朗明顯要以自己為軸心,建立包括黎巴嫩真主黨,巴勒斯坦哈馬斯,也門胡塞集團的中東勢力範圍。面對這種邪惡軸心的形成,本應是作為自由世界旗手的美國來出面遏阻,但奧巴馬上台后,對外全面后退、甚至妥協綏靖,在胡塞集團大開殺戒時,對在也門的美國僑民,都不派美國軍艦接回;此舉曾受美國朝野批評。當時連中國都派軍艦接回了在當地的民工等,給了中共官媒自吹並嘲笑美國的機會。

西方分析家認為,沙特敢對外用兵,強勢反恐,主要是由兩位年輕的王儲主導,尤其是薩勒曼的兒子穆罕默德,他不僅負責全盤經濟,還兼任國防大臣。

不久前80歲高齡的薩勒曼國王出訪埃及、土耳其等數國,明顯展示出大國外交的雄心。他跟埃及總統塞西可謂心有靈犀,在反恐,強勢打擊穆斯林兄弟會等極端伊斯勢力上完全默契。薩勒曼國王在開羅宣布,要出巨資在埃及和沙特之間的紅海上架設大橋,使兩國之間的“通勤”時間縮短到20分鐘,既方便埃及的穆斯林到沙特的麥加聖地朝覲,也方便沙特民眾到埃及旅遊等。同時沙特還向埃及提供60億美元的投資、200億美元低息貸款。沙特是中東最有經濟實力的大國,埃及是中東人口最多、軍力最強的國家,這兩國的聯手,對反恐、強化區域穩定、解決敘利亞和也門等問題,都有非常重大的意義。而薩勒曼國王跟土耳其總理最近的互訪,則加強了沙特跟這個北約唯一穆斯林國家的連結,同時更強化兩國的共識:支持敘利亞反對派,推翻阿薩德政府。

薩勒曼國王最近還接待了中國主席習近平、印度總理莫迪。沙特跟中國發展關係,明顯是要牽制北京對德黑蘭的支持;跟印度發展關係,則促進巴基斯坦積極參與反恐聯盟。沙特不僅明顯進入大國政治,而且在經濟上,跟中國的貿易額已達700億美元,跟印度達400億美元。

沙特王子正在改變世界

沙特阿拉伯領導海灣合作委員會,在巴以問題、阿拉伯之春、伊朗核問題、利比亞戰爭、敘利亞內戰、也門危機、埃及變局等地區性危機中都起到了領導作用。在利比亞反對派推翻卡扎菲、敘利亞反對派(正在)推翻阿薩德政權,埃及軍人推翻穆爾西政府的一系列正義行動中,沙特都給予了巨額經濟援助。同時在巴林、黎巴嫩、敘利亞、伊拉克、巴勒斯坦、也門等地,沙特也在全力阻擊伊朗的擴張;在相當程度上,是承擔了自由世界的旗手美國應該承擔的角色。

在宗教問題上,雖然沙特阿拉伯的國民都信奉伊斯蘭教(法律規定國民必須是穆斯林),但無論是前任阿卜杜拉,還是現任國王薩德曼,都大力宣揚伊斯蘭教的和平、寬容性質,強烈反對伊斯蘭國等極端伊斯蘭勢力。沙特在自己的首都設立了“國際反恐中心”,並出資一千萬美元幫助聯合國創辦“國際反恐中心”。

沙特近年還特別推動不同宗教間的對話。阿卜杜拉國王成為第一位訪問梵蒂岡並與教宗會談的沙特國王,沙特還在麥加、馬德里等地舉辦世界宗教對話大會。

薩勒曼出任國王后,不僅蕭規曹隨,而且在這些方面更顯得開通和進步,這也可能跟他身后的兩位年輕有為的王儲的智慧和雄心有關。他的30歲的王儲兒子穆罕默德領導的對也門叛軍開戰,尤其得到沙特年輕人的支持;而沙特三千萬人口中70%低于30歲;加上穆罕默德王子推動經濟向私有化改革、支持大國外交等幕后推手作用,都使國際社會對這位王子刮目相看,不僅認為他決定沙特的未來,甚至會影響全球。美國彭博社甚至說,“這個才30歲的王子正在改變世界”。

跟北韓、中國等共產國家領導人一代比一代更倒退、更瘋狂相反,沙特阿拉伯是幸運的,雖是王朝,但一代比一代更走向進步,走向現代(約旦王國也同樣)。沙特的走向,令人對中東伊斯蘭國家迎來新時代充滿期待。

2016年4月17日美國

——原載《看》月刊2016年5月號

2016-05-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