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達賴喇嘛的失望和希望——寫在中藏17條協議50週年

曹長青

達賴喇嘛第二次訪問台灣之後,於五月下旬在美國連續訪問了九個城市,並和布什總統正式進行了會晤。達賴喇嘛不僅受到布什政府特別的禮遇,而且更受到美國民眾的熱烈歡迎,僅在猶他州鹽湖城,就有二萬五千多名美國人自發地涌上街頭歡迎這位佛教領袖。

自從去年三月台灣民進党執政後,雖然達賴喇嘛被一再邀請,但他一直推遲訪台,據說是希望依此能為與北京的可能談判創造好的氣氛,但北京一直關門不談。雖然幾年前江澤民在北京和克林頓總統聯合召開記者會時曾宣稱,只要達賴喇嘛放棄獨立,談判的大門是敞開的,但至今北京拒絕和達賴喇嘛談判,而達賴喇嘛自1973年開始,就放棄了尋求西藏獨立,而僅要求西藏高度自治。

達賴喇嘛的台灣和美國之行,再次顯示出達賴喇嘛對北京的失望,他不得不到國際社會中尋求道義支持。

克林頓總統執政八年期間,曾與達賴喇嘛見面五次,但每次都是以「偶遇」方式(在達賴喇嘛與副總統戈爾晤談時,克林頓「路過」高爾辦公室,順便參加會面)。但布什總統在對中共採取強勢政策之際,於5月23日在華盛頓正式和達賴喇嘛進行了會晤。

5月23日對於北京和西藏都是很特殊的日子,因為在整整50年前的這一天,西藏政府和北京中央政府簽署了和平解決西藏問題的著名《17條協議》(協議有17個條款,簡稱為17條,於1951年5月23日在北京簽署),中共官方媒體上正圍繞「17條協議」大做文章,依此強調中國對西藏擁有主權。

●「17條」﹕「一國兩制」的雛形

17條主要有兩個內容﹕一是西藏主權從此歸中國(解放軍進藏,國防、外交等由中央政府負責);二是西藏高度自治(達賴喇嘛的政教領袖地位不變,西藏的宗教、文化和社會結構等不變)。這個協議可以說是最早雛形的「一國兩制」。

從簽署這個協議的當事人回憶以及史料都可看出,這個協議並不是雙方充分協商的結果,而是武力威逼下的產物。

當年到北京談判的西藏五名代表,除阿沛.阿旺晉美外,現都已去世。阿沛在北京當了人大副委員長,很少談及當年內情,去年十月他接受英文《亞洲周刊》訪問談到17條時,完全是中共腔調。

但當年西藏代表團中有一名翻譯達拉.澎措扎西(P. T. Takla),1997年我在倫敦參加一個西藏會議時巧遇到他,通過採訪得知當年一些內幕。

當時解放軍已攻佔西藏康區首府昌都,直逼拉薩,西藏政府不得不派出代表到北京談判。藏人代表到北京就得知,中共事先已準備好協議,威逼他們簽字。中共首席談判代表李維漢(後任中共統戰部長)拍桌子威脅﹕「如果不簽,我發一個電報,解放軍就攻打拉薩。你們要和平還是要武力?」

即使這樣,藏人代表還是據理力爭,談判斷續進行了一個多月,最後雙方同意在17條之外另擬一個「附件」,條款有藏軍不改編,達賴喇嘛如逃到外國,任何時候回來都是西藏的最高政教領袖等。但中共違背承諾,沒有把附件和17條一起發表。至今也沒有公佈這個附件。

澎措扎西還提供了兩個細節﹕五名藏人代表在協議上蓋的印章,是北京方面事先
刻好的;達賴喇嘛是在西藏從收音機中聽到17條內容,事先並不知情。

●中共為何沒跟新疆內蒙簽回歸條約?

雖然北京用17條獲得了對西藏的主權,但這個協議本身說明,在此之前,西藏並不完全屬於中國。如果西藏一直屬於中國,北京中央政府有什麼必要和一直屬於自己的區域簽署「回歸」協議?北京甚至都沒有和新疆、內蒙簽這種協議。它至少說明西藏的歷史地位是特殊的。

西藏人同意簽這個協議,除在大軍壓境下別無選擇,還出於對共產黨承諾西藏高度自治的幻想。在那個時代,不要說西藏人,就是中國人本身,有誰能想像共產黨後來會那樣邪惡!

解放軍進藏不久,就違背了17條中不改變西藏宗教文化和社會結構的承諾,對西藏進行全面的社會主義改造。由此激發了全西藏在1959年起義。起義遭到嚴酷鎮壓,達賴喇嘛和八萬藏人逃到印度。

這段歷史證實,即使對西藏人並不公平的「17條協議」,北京也沒有遵守。今年是17條簽署五十週年,北京又利用它宣傳對西藏擁有主權,但中共至今不敢刊出17條的全部條款,因為它明確寫有﹕不改變西藏的政治、文化、宗教結構,達賴喇嘛的領袖地位不變,甚至還寫著「不拿藏人的一針一線」,但實際上共產黨拿走了西藏的一切,對西藏實行殖民統治。這僅從五十年來西藏自治區最高領導人的組成就可看出,從第一屆的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張國華,到後來的曾雍雅、任榮、陰法唐、伍精華、胡錦濤、陳奎元,及去年九月上任的郭金龍,全部八任領導人,沒有一個是藏人。

●中共是惡龍,西藏是小海豚

西藏人的處境,得到西方廣泛的關注與同情。近年全球聲援西藏人的聲音相當高漲,不僅美英法德意等西方國家,連俄國、捷克、波蘭等原東歐共產國家,還有智利、阿根廷這樣的拉美國家,都有聲援西藏人的各種組織。

不久前我參加了紐約大學(NYU)新聞系舉辦的西藏問題討論會。會議的一個議題是,為什麼西方社會這樣關注西藏問題。最近的一項調查顯示,在19到25歲的美國人中,能夠辨識一百多個國家國旗的佔11%,能夠辨識聯合國旗幟的是零,但認得西藏雪山獅子旗的高達38%,可見西藏問題被美國社會關注的程度。與會的加州伯克萊大學新聞學院院長夏偉(Orville Schell)說,全世界找不到第二個地方像西藏這樣引起美國以及國際社會如此高度的關注和同情。他去年曾出版了專著《西藏透視》(Virtual Tibet)研究分析這種現象。

西藏問題所以被西方社會重視,因為西藏和中國之間有很多強烈的反差﹕中共依靠暴力統治西藏,而達賴喇嘛是當今世界非暴力哲學的主要倡導者;中共的形象如同李安的電影《藏龍臥虎》名字一樣,如龍、虎般凶悍殘暴,而弱小的藏民族像熊貓和海豚般無助又讓人同情。再加上達賴喇嘛又是那樣一位謙恭、和藹、慈悲的佛教領袖,他那份自然和率真,當然也為他所努力的事業贏得了大量的支持者。

克林頓總統前年在紐約的史泰登島接見一批獲獎的中學生,第一個來和他握手的學生突然喊了一句「讓西藏自由」(free Tibet),嚇了他一跳,後來每個來和他握手的學生都說這句話。從美國的中學生到好萊塢,從紐約到莫斯科,從北美的阿根廷到南非,遍布全球的支持西藏的民間自發組織,和越來越強大的聲援西藏的人性的聲音,給一直對北京失望的達賴喇嘛帶來希望……

(載香港《動向》2001年6月號)

2001-05-2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