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共產黨線民就在你身邊

曹長青

眾所周知,共產黨統治主要靠公開的暴力和宣傳。另外還有一個隱秘但也是人所共知的方式,是靠大量線民,地毯式監控,全面控制社會。東歐共產政權垮台后,秘密檔案展露出驚人內幕,其雇用的線民之多,滲透到反共陣營的層次之高,到了難以令人置信的地步。

最近一顆新的炸彈是,波蘭團結工會的重要領導人,當上了波蘭首任民選總統的瓦文萨,居然也當過共產黨的線民!

這個傳聞早年就有,但瓦文萨否認,經法庭審判,以缺乏證據判瓦文萨無罪。但這次人們拿到的證據,是瓦文萨本人簽字的文件。原波蘭內政部長(秘密情報頭子)基什恰克在1996年曾立下字句:這份文件在瓦文萨去世五年后才可公開。但瓦文萨還健在,這位將軍卻在去年(2015)底死了,他的妻子把家裡的文件(700多頁)賣給了波蘭的國家檔案館。在這些文件裡,人們發現了這張瓦文萨親筆書寫並簽名的線民保證書,內容是:「本人願意與秘密警察合作,揭發和對抗波蘭人民共和國的敵人。簽署人:萊赫.瓦文萨。」 這份文件顯示,在1970-76年,瓦文萨為秘密線民。

瓦文萨目前仍否認做過線民,並表示會在法庭上為自己的清白辯護。但人們推斷這件事的真實性有如下理由:第一,這批文件來自前秘密情報頭子家裡;第二,文件經過波蘭權威專家鑒定,的確是共產黨的秘密檔案。第三,如果這份保證書是打字稿,只是下面有瓦文萨的簽名,還可以懷疑是偽造(在瓦文萨簽字的空白紙上后加的文字)。但這份文件是手寫的,鑒定專家認定出自瓦文萨之手。第四,瓦文萨數年前承認,曾簽過一份做共產黨線民的承諾,但強調他從未執行過線民任務,沒舉報過任何人,也沒有收取任何錢款。但瓦文萨之前的「承認」佐證了這個線民書的真實性。第五,這批文件中還有當局付款給瓦文萨的簽收清單與備注。

瓦文萨被「把柄」牽制

當然,有這個文件的存在,並不能證明瓦文萨一定出賣過什麼人或事,也不能抹殺瓦文萨領導波蘭人民反抗共產統治的歷史性作用和貢獻。與此同時,那些貢獻也不能抵消瓦文萨的這個嚴重道德污點。他起碼有兩層錯誤:一是曾簽署過抵押靈魂的文件;二是長期隱瞞並否認(之前的傳聞)。作為反對共產主義(虛假是其最重要特徵)的領袖人物,瓦文萨卻在自己的歷史上撒謊,欺騙了波蘭人民(而當選總統)。

瓦文萨擔任總統期間(1990-95年)有一些怪異行為,曾經十分令人不解。在這份瓦文萨親筆簽署的文件出來后,分析家認為,可能就是因為他有「把柄」在共產勢力手裡,所以導致其內外政策受到牽制。

第一個怪異,當時波蘭人民(尤其保守派政黨等)強烈要求加入北約,但瓦文萨卻提出替代方案。按理說,反共、親西方、厭惡蘇聯的瓦文萨,應該比一般人更積極推動波蘭成為北約成員才對。因為加入北約,波蘭安全才更有保障(遏阻俄國),同時也是波蘭融入西方的重要標志。現在分析家認為,不排除當時蘇聯和前共產勢力用「線民書」要挾(不按他們意圖就公開),才導致瓦文萨不敢冒著蘇聯的強烈反對而支持波蘭加入北約。雖然瓦文萨說他沒傷害任何人,但如果這是波蘭推遲加入北約的原因,那麼瓦文萨傷害的是整個波蘭!

第二個怪異是,共產統治被結束后,波蘭(尤其是保守派)有強大呼聲,要制定《除垢法》,公布秘密線民名單,清算前共產頭目,不讓他們在新政府任職,不讓他們擔任法官、校長和掌控傳媒等。但這個除垢法案,卻遭到瓦文萨的抵制。這也很不合情理。瓦文萨那麼強烈反共,為什麼卻不贊成波蘭轉型正義中這重要的一步?

現在人們分析,問題可能還是出在這個「線民書」上,瓦文萨擔心,他如果支持,激怒對方,那麼他們就會公布這個「秘密」。而事實已證明,推遲《除垢法》對波蘭的轉型正義構成重大的障礙。瓦文萨雖說沒傷害任何人,但他此舉至少傷害了在共產時代被迫害者的利益。

現在更多人質疑的是,如果瓦文萨是這個原因而反對《除垢法》、阻擾波蘭加入北約,那麼其他那些支持他這種立場的頭面人物裡,是不是也有類似問題,也有把柄在前共產黨勢力手裡?

拒絕清算共黨的代價

例如在這個問題上比瓦文萨還要強烈的波蘭《選舉日報》主編米奇尼克(Adam Michnik)就被嚴重質疑。因為米奇尼克利用他的報紙(當時波蘭發行量最大)強力反對《除垢法》,指責清算共產高官是「獨裁傾向」,提出要愛一切人的「愛的項目」。他跟波蘭軍事管制時的元首雅魯澤爾斯基成為好友,強烈反對審理這位共黨領袖鎮壓團結工會、殺害異議人士的罪行。他甚至在報上讚美雅魯澤爾斯基和上述那位內政部長(共產情報頭子)是 「有尊嚴的男人」(the men of honor)。

米奇尼克的另一怪異之舉,是把一個被揭露出來的秘密線民高調請到他報社擔任專欄作家。這個秘密線民在大學時有兩個同窗好友,他把好友的私下反共言行密告。兩好友中的一個懷疑他可能是線民,結果共產當局為保住這個被視為有價值的密探,把那個懷疑者毆打致死。共產政權結束后,此事被揭露出來,拍成紀錄片《三位好友》,震撼了波蘭。但那個秘密線民卻因為瓦文萨和米奇尼克們阻擾《除垢法》而躲過法律懲罰,米奇尼克甚至把他聘為報紙評論員,宣傳他們的反對《除垢法》,推銷反對清算前共產分子的「愛的項目」。

米奇尼克更離譜的行為是,反對清算共產黨的黨產,認為那些黨產不應退回給人民,后共產黨人有擁有那些財產的權利!結果共產分子巧取豪奪的人民財產沒有被清算,「由于這份資源,前共產黨精英得以繼續主導波蘭的銀行、工業和媒體。」

中國「米奇尼克們」的怪異

和中國有關的一個怪異是,就這樣一個米奇尼克,居然受到一些中國自由派知識分子和海外民運領袖的歡迎。米奇尼克2010年到中國訪問時,一些自由派知識分子跟他座談,頗推崇他的觀點。米奇尼克建議說,中國知識分子應該遵循他的方式,不要跟共產黨對抗,而是要跟共產黨合作,等待共產黨的意識改變。米奇尼克這種說辭遭到很多中國異議人士的反對,認為那等于是給共產黨幫忙。海外也有中國民運領袖熱衷推崇米奇尼克,出書列專章歌頌米奇尼克。更有一些民運名人對米奇尼克簡直到了崇拜的地步,以能跟他合影為榮。

當時波蘭駐台灣的記者沈漢娜(Hanna Shen)很焦急地給我寫信,提醒中國知識分子不要上米奇尼克的當。她說,當年米奇尼克給波蘭開的藥方就是錯誤的,才導致我們的轉型正義被推遲,波蘭人民付出重大代價,「但我們花了近二十年才意識到這一點。」

米奇尼克本人是否也有類似瓦文萨的那種東西,人們目前還不知道。但共產黨的滲透之大,雇用線民之多,階層之廣泛,令世人震驚。曾擔任「自由歐洲電台」(RFE)波蘭語部主任的納科德(Z. Nakder)給共產黨做過線民。波蘭「團結工會運動」對外發言人、常被西方媒體報導、像電影明星般的知名異議人士涅雅碧妥斯卡小姐(M. Niezabitowska)也曾跟波共合作,她在警察局檔案的秘密代號是Nowak。連華沙大主教、被稱為「波蘭天主教會最有權勢的」維爾格斯(Stanislaw Wielgus),竟然是跟秘密警察合作20年之久的告密者。這種線民遍地的現像不僅在波蘭,在整個東歐國家都是如此。不要說很多普通人,連東德的著名異議詩人、民運領袖安德森(Sascha Anderson)也是共產黨線民。東德檔案披露:曾有34%的人與國安合作,出賣過家人、朋友、同事等。

今天,波蘭、捷克、東德等東歐共產政權都被結束了。但中共政權仍在。這個最大的共產黨集團,又會有多少線民?尤其是在財大氣粗的今天,他們更有能力,在中國內部、在海外,在台灣,到處密布線民。如果波蘭的反共英雄、第一任民選總統,都曾是共產黨的線民,今天中國的線民又會多到何等地步!

今天,推崇米奇尼克的「跟共產黨合作」、「反《除垢法》」的思維,就是鼓勵更多的人給中共做線民!

2016年3月15日于美國

——原載台灣《看》雜志

2016-04-2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