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曹長青:共產黨喊反腐 證明氣數已到





共產黨一喊反貪腐,就有一些中國人感動莫名,認為當局動真格的,這是中國有希望的象征。其實這是一廂情願,因為歷史已證明,靠獨裁政府反腐,從來都不會有清廉的結果,因為專制國家的貪腐,是制度性問題(沒有政黨輪替和新聞監督,一定導致貪腐嚴重),不從制度入手,就是本末倒置,緣木求魚——相信當局反腐會有根本性成效,就像相信在樹上能捕到魚一樣愚蠢可笑。

人類這方面的例子太多了,且不說同時代的當年蘇聯和原東歐共產國家,只是從中國自身歷史來看,就能明白其中的道理。

首先我們看皇朝歷史。中國兩千多年皇朝史,歷朝歷代其實都是有“反腐”的,但哪個也沒有解決問題。例如中國皇朝最大的貪官是乾隆年間的和坤(和珅。應為王字旁加申的shen,但本網簡體版無法顯示這個字,所以一律用和坤代替,下同),從他家搜出的贓款珠寶等,價值八億銀兩,超過了清朝政府15年財政收入的總和。

被乾隆皇帝寵愛、權傾一時的和坤,成為十八世紀的世界首富,富可敵國,是“貪官之最”。但乾隆皇帝當時也是反貪腐的,他幾次微服出訪,包括下江南等等,遍查民情,發現貪官就懲處,要殺一儆百,制止腐敗。

中國前幾年流行的電視連續劇《鐵齒銅牙紀曉嵐》,就是用喜劇手法揭示這段歷史,清廉的大學士紀曉嵐,對付大貪官和坤,皇帝很多時候不得不站在紀曉嵐一邊,因為他想保住社稷江山,當然也不會縱容貪腐。但無論乾隆怎樣微服出訪,怎樣為保大清而励精图治、鞠躬盡瘁,結果到他駕崩,也沒能制止住和坤們的貪腐。

直到乾隆死后,繼位的嘉慶皇帝才拿下和坤(賜死),同時大力肅貪,結果也是沒能制住朝廷的腐敗。最后大清王朝的駕崩,就來自內部的腐爛。中國辛亥革命代價很小(爆發時沒怎麼死人),就因為清王朝已爛透,沒有活氣了,只是原來沒有報喪而已。

我們再看清朝之前的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是出名的反腐皇帝,他鼓勵天下百姓舉報貪官,甚至允许百姓自行闖入官府捉拿劣跡官員。1392年明朝立法,官員貪污60兩以上,要斬首示眾,還要剝皮。

朱元璋反腐甚至不避親,其女婿因私販茶葉,罪不至死,結果也被賜自盡。誰貪就殺誰,朱元璋成為殺貪官最多的皇帝,殺了一萬多人。

為殺一儆百,強勢肅貪,朱元璋殺掉貪官后,還把人皮剝下來,塞進稻草,放在官府示眾。官員們看到這張“人皮”都心驚膽戰。在人人自危中,官員上朝前要跟家人話別,如回不來就得安排后事。回來了全家就慶祝多活了一天。如此嚴酷反腐,最后明朝還是毀在腐敗之中。

為什麼明朝、清朝等最后仍是腐敗而亡?因為他們沒有挖掉腐敗的根源——皇朝制度。不解決制度問題,靠皇帝抓殺貪官,根本無法杜絕腐敗。朱元璋恨貪官恨到剝他們的皮,但他沒明白,他本人和那個皇朝制度(不受監督)才是腐敗之根。可他能反自己嗎?

我們再來看自稱結束了王朝統治,建立了“新中國”的共產黨,這個紅色政權從一開始,也有反貪腐。早在1952年初(中共建政才三年),毛澤東就大張旗鼓地下令把貪污公款的中共天津地委書記劉青山、張子善給槍決了。天津是中國的重鎮,地位僅次于首都,天津市一把手地位顯赫,得是中共要員,而且這兩人確實是打江山的元勳,十幾歲就加入共產黨。

當時毛批示:“正因為他們兩人的地位高,影響大,所以才要下決心處決他。只有處決他,才可能挽救20個,200個,2000個,2萬個犯有各種不同程度錯誤的幹部。”

可是毛澤東通令全國、公開槍斃了這兩個貪官,也根本沒有解決各級共產黨官員的腐敗問題。后來毛發動文革,也有想一攬子解決官員貪腐官僚的意圖在內,結果文革也沒解決貪腐,反而情況更糟。

到了鄧小平時代,官員貪腐更普遍,因為經濟開放同時又政治專制的“雙軌制”給了權力者大撈一把的絕佳機會。從鄧小平、江澤民,到胡錦濤、習近平,都主張“反腐”,可三十多年來,腐敗更加嚴重,幾乎到了“中國到處是和坤”的地步了。縣市省級官員,甚至政治局一級,隨便抓一個就是貪官。

但是今天的中共貪官跟清朝時的和坤們不同,他們被抓到卻不服氣,認為“不公平”——到處是“和坤”,怎麼單要處罰我?

例如中共廣東茂名市委書記羅蔭國(受賄16億)就說:要說我是貪官,說明官場都是貪官!你們有本事,真讓我交代,那我能交代三天三夜,甚至三個月三年,能把茂名官場翻個底朝天!

蘇州副市長姜人傑(受賄過億)被抓后大惑不解:“判我死刑?那別人搞的錢比我多好幾倍,怎麼判?我要揭發。”

安徽副省長王懷忠說出官員潛規則:“寧願我負天下人,不讓天下人負我”,“台上大談廉,台下死要錢”。

其實習近平的反貪決心還不如朱元璋。朱皇帝還動真格的,抓了自己女婿賜死。而習近平的姐夫鄧家貴(隨了母親姓的齊橋橋的丈夫)、妹夫吳龍(齊安安的丈夫)等都靠權勢發財,美國彭博社曾報道說,習家資產高達3.7億美元(22億人民幣)。

最近巴拿馬文件展示出的世界各國政要和富豪在被稱為“避稅天堂”的英屬維爾京群島的藏款資料,就有習近平的姐夫鄧家貴、李鵬的女兒李小琳等名字

可習近平卻指示全黨:“管好你的配偶、子女、親屬、朋友和下級,發誓不用權力來謀私利。”這跟乾隆、嘉慶們一樣,都是把皇帝自己(及家族)排除在外的。

更不要說,《紐約時報》證據確鑿地報道,前總理溫家寶的家族資產高達27億美元(160多億人民幣),是清朝最大貪官和坤(8億銀兩)的三倍以上。和坤被賜死,溫家寶還是“人民的好總理”。

還有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涉中國最大金融醜聞“上海招沽案”等,涉貪額是天文數字),胡錦濤的兒子胡海峰(卷入納米比亞貪污行賄案)等,全都沒事。

既然從明朝到清朝、再到中共的紅色王朝,中國兩千年來的“反腐”都不靈,習近平為何還要大張旗鼓地反腐?因他想至少獲得三個好處:

一是建立個人威信。習當年沒有通過考試進的大學,沒有真才實學,但很虛榮,弄了個假博士,還找人代筆寫了十多本書。他上台后拿不出真正治國方略,所以用“反貪腐”收買人心。連不少中國知識人都信了,何況芸芸眾生了。

二是用反腐打擊政敵。中國官員無官不貪,剛上台的習近平想鞏固權力,鏟除政敵,就抓他貪腐,每打必中。其實這是中國皇帝們的政爭老皇歷了,當年嘉慶皇帝登基五天,就抓了前朝元老和坤,說是反貪腐,實為鏟除威脅,因和坤的權力太大。朱元璋也如此,對不滿的朝臣就用“反腐”之名幹掉。這是歷來統治者喜歡的工具,既打掉政敵,又迎合百姓的肅貪心理,可謂一舉兩得。

三是維護共產黨統治。通過大張旗鼓反腐(國家壟斷媒體下)而營造一種聲勢和輿論,政府還是反貪倡廉的,錯在貪官,皇帝還是英明的,黨還是在正確方向的。

但習近平的反貪腐,已經被越來越多的明白人看出來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意不在反貪,而是意在上述他自己要獲得的三點利益。

那麼中國難道就沒有制止貪腐的根本辦法嗎?當然有!榜樣就在眼前:西方七大工業國(美英法德日意加)也是七大民主國,從來沒有什麼“反腐運動”,而是靠憲政制度制約:一是新聞自由(揭露腐敗),二是獨立司法(政府也可是被告),三是定期選舉(多黨制)。這裡最重要的是定期選舉,因沒有選舉,新聞再揭露也不起根本性作用。投票,等于是人民可用選票淘汰貪官,甚至貪官所屬的整個政黨。民主選舉(政黨輪替)是制約貪腐的最強大武器。

但令人悲哀的是,很多中國文化人(甚至海外一些反共人士和媒體)不去致力介紹西方民主憲政制約腐敗的制度方案,反而跟著黨媒調子歌頌習近平反腐,寄望習近平是好皇帝。這令人想起1908年溥儀登基的場面,當時小皇帝才三歲(還尿床呢),下面一大片翰林學士就都跪下了。一百多年過去,中國知識人還在期待和相信好皇帝,實在可憐得夠嗆。

但習近平的反腐也有正面意義:朱元璋反貪,結果其后人崇禎皇帝在煤山自縊,因明朝已腐敗殆盡。滿清皇帝反腐,最后清廷千瘡百孔不堪一擊而崩潰。今天習近平反貪,可能也是個信號,紅色王朝氣數已到。

2016-04-0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