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南方朔:恐怖主義式殺人,應處死刑


近年來,台灣社會已變得日益暴戾化,因此暴力殺人事件增多,但無論為財殺人、因仇殺人、或聚眾鬥毆而殺人,這種殺人都有因果,殺人者與被害者必有某種情境關係要究責也可以找出因果關係。

但在所有的暴力犯罪裡,隨機式的殺人,它的邪惡性屬最大!

一、這種殺人的殺人者與被害者沒有任何關係,因此它是一種「任意的殺人」(At random),誰碰到就是誰倒楣。

二、因為被害者毫無任何預警,所以在暴力殺人時,受害者都會經歷到心理上的驚嚇和行為上的驚恐失措,因而這種殺人得手的機會也都很大,並會在廣大的人群裡引發最大的驚悚效果;鄭捷在捷運上殺人,車上的旅客都被嚇呆了,淪為任人宰割的受害人,就是隨機殺人的可怕之處。

三、這種型態的殺人,有個發展的趨勢,它愈到后來,愈會選擇抵抗力最弱的婦女、學生、幼兒等為受害人,歐美的小學生遭到殺人者攻擊、台灣的幼童被殺害都是例證。

這種型態的暴力事件,最早開始于一九七○年代,當時美國的「氣象人員」、義大利的「赤旅」、法國的「直接行動黨」(Action Directe)、德國的「巴德.梅霍夫幫」(Baades.Meinhof gang,亦稱為『紅軍派』),以及日本的「赤軍」、愛爾蘭的「共和軍」,都以這種方式展開暴力,他們對體制不滿,但卻不敢找體制算帳,卻是找無辜的第三者攻擊,對于這種政治性的犯罪,政治思想界畢竟比較發達,能對這種暴力行為進行較為嚴格的思考,因而遂稱之為「恐怖主義」和「反社會暴行」,由于「施暴者」和「受害人」處于完全無關係,不對等的權力關係上,因而也稱之為「不對稱的暴力犯罪」。但是司法治安界畢竟思考的能力與水準較差,它們除了稱呼這是「隨機殺人案」外,並不能思考得更徹底。

其實,像劉小妹慘斷頭殺害,以及北投劉姓女童被害喉殺害,以及鄭捷殺人案等,它們更準確的稱呼都不能叫「隨機殺人」或「反社會暴力犯罪」,而應稱為「恐怖主義式的暴力犯罪案件」。這種案件的犯罪者,他們的潛意識裡早已是「個人恐怖主義者」。個人的恐怖主義者,就應用最高的懲罰標準去對待,而台灣的司法界卻還在「這種人有沒有教化可能」上去思考。這是台灣司法界的無能及混亂。

政治上的恐怖主義,全世界的人已不可能接受,他們不是精神上的變態,而是一種奇怪的心靈產物;因此對于隨機殺人或殺童,我們已富有更準確的認知,這種殺人乃是一種獨特的犯罪心理,犯者在殺人時必定有著他的推理和選擇,那是他的正常。我們已不能用精神異常來看待!

因此,一個社會對于各種犯罪的確要有人道上的考慮,對于犯罪者的處境必須多加理解;但對恐怖主義式的殺人,那卻是絕對不可原諒及寬待的,因此,我主張對于恐怖主義式的殺人,要把它看成是一種獨特的殺人類型,除了唯一死刑,沒有別的選擇!

——原載台灣《民報》2016年4月1日

(作者南方朔為台灣文化政論作家,本名王杏慶)

2016-04-0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