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徐順慶:神奇的Alpha Go

作者:徐順慶(夏威夷)

由Google公司花費了十年時間研究開發的Alpha Go人工智能計算機程序和韓國棋王李世石進行的圍棋比賽,Alpha Go勝。

這比20年前由IBM公司開發的人工智能計算機程序“深藍”戰勝國際像棋世界冠軍帕斯哈洛夫更令世人震驚。因為Alpha Go是一個通用程序,只需把游戲規則告訴它,經過對現有棋譜的深度學習、記憶又不斷自我博弈而精益求精,可以說在短時間內就已經掌握了當今棋類中難度最大的圍棋的所有棋藝;也可以說Alpha Go就是當今所有棋類的像征性世界棋王。

人們又一次驚呼:“機器人一旦失控會消滅人類”。霍金也曾警告說,如果深度開發人工智能有可能會導致人類自身的滅亡。

似乎人工智能就是伊甸園的禁果。

其實不然,Alpha Go離那個禁果還遙遠得很。因為Alpha Go會的,都是人類教給它的,人類自己不會的東西,Alpha Go絕對不會。所以,說白了Alpha Go和李世石的圍棋比賽,實質上就是古今無數的圍棋高手集中起來和李世石一個人比賽。計算機程序只是延伸了人腦中一個小部分gong能。但這一小部分已經可以使人類收益匪淺:如在醫學領域中用于對人體基因的分析和缺陷修復,就能夠真正保障人類的健康長壽等等。

Alpha Go被恐怖分子、獨裁者利用怎麼辦?

Alpha Go是個計算機通用程序,和以往所有的計算機程序一樣,好人壞人都可能用:在打死本.拉登的同時,還繳獲了他房間裡的五台計算機;也和二戰時的原子彈一樣,起到了提前結束戰爭的效果,如果當時還沒有原子彈,日本照樣會投降;又有另外的一說,如果當時雙方都有原子彈會怎樣?不可能。因為第一顆原子彈只能誕生在某一個地方。

先進技術、創造發明只存在于文明進步的社會,存在于思想自由、學術寬松、民主開放體制的氛圍之中,也就是說有創新的科學家,首先是一個自由人。原本德國境內也有很多優秀的科學家,是納粹體制把他們趕走了。

后來,世界上好幾個國家用不同手段也有了原子彈,前蘇聯甚至有數以萬計的核彈頭,結果壓死了蘇共自己。正好應了那句古老的諺語:“偷主人的金子而被金子壓死”。

偷竊和模仿不可能超越創新

所有的恐怖分子和獨裁者都是愚蠢的,雖然他們善于偷竊、模仿、假冒和侵犯知識產權,同時又慫恿、唆使黑客破壞攻擊對方,但他們還是經不起真打實戰:

中東戰爭看起來只是以色列和周邊穆斯林國家的戰爭,實質上仍然是世界兩大力量的角逐:前蘇聯花了十六年時間,十多億美金在敘利亞黎巴嫩邊境的貝卡山谷建立了號稱不可戰勝的薩姆導彈基地,被以色列空軍僅僅用兩個小時全部摧毀。究其原因,雖說雙方都采用了計算機控制的雷達、致導、反導系統等先進技術,但前蘇聯的計算機運算速度慢了半拍,因為以色列的計算機已經采用了斯多林循環冷卻系統。

納粹曾有句話:“軍隊如果裝備精良、訓練有素又能夠完全服從命令的話,只需要一個團,就能征服全世界”,但納粹並沒有成gong。

今天,如果把Alpha Go用于戰爭,和下圍棋一樣,先讓它研究戰爭史的全部範例,提供已經掌握的情報資料,再不斷深度學習、也從不斷自我博弈中提高改進等等,這一套系統又被恐怖分子、獨裁者偷竊去,會怎樣?

以往的戰爭早就證明了只是用偷竊、模仿等不正當方法永遠是跟在后面爬行,也是邪不壓正的道理:如二戰前的軸心國先有發動戰爭的准備,在開戰初期,和同盟國的武器裝備、管理指揮系統等戰爭機器的實力相差無幾,有的甚至超過同盟國,但同盟國卻越戰越強,因為同盟國的創新能力是軸心國無法超越的。小偷可以偷走世界上現有的任何東西,卻無法偷走科學家大腦裡的思想。
Google公司能夠把Alpha Go公布于眾,肯定有超越Alpha Go的能力,就不怕被偷盜,因為Google公司是Alpha Go的主人。

二戰中,一次丘吉爾到訪華盛頓,羅斯福總統請他一起在花園會見一位朋友,這位准時到達的朋友正是波音飛機公司的創始人威廉.波音,總統向他提出了盟軍需要有直接轟炸日本本土又能返航的大型遠程轟炸機,這位木材商人出身的威廉.波音走到一邊,拿出紙筆算了一陣之后回到總統身邊說:“我們在一年之后能夠制造出來”。結果不到一年,B29型轟炸機問世,正是后來用于裝載原子彈轟炸日本的飛機。雖說當時的軸心國也有了各種各樣飛機,也正是因為第一架飛機在美國誕生,只有飛機本身的主人家才有不斷超越自己的本領;

二戰結束,柏林被分割成東、西兩部分,前蘇聯利用所占領的地面,斷絕了西柏林的交通運輸、水電,要困死200萬西柏林人民,是盟軍的大型運輸機在西柏林兩個機場每天上千架次的起降,保障了西柏林人民的食品、水、牛奶甚至于生日蛋糕的供應長達將近一年,這一航空史上的奇跡,讓蘇共比納粹更殘忍的本性在世人面前暴露無遺。

伊甸園的禁果

在人類來到這個世界上之前,早就有了日月星辰、青山綠水;藍天白雲間有各種飛鳥翱翔、江河湖海裡有繁多的魚兒游動,廣袤的大地上有巍峨的高山、肥沃的平原,綠色的山崗和無邊的大森林裡、潺潺溪水間更有齊全的食草食肉動物,飛、跳、爬的小蟲各自忙碌,肉眼看不見的微生物乃至更小的病毒也是繁衍生息,一派生機盎然景像。

這一切都有它們各自固有的規律,在有序的規律中存在,脫離了規律也就不存在了,更不存在有改變規律的可能。從天體運行到基本粒子運動,滄海桑田的變遷到生物演化的生生不息,已經告誡最后來到這個世界的人類:

什麼是“可以”;什麼是“不可以”。人類必須順從固有的規律。

由于人的聰明、智慧和靈氣,可以管理空中的飛鳥、水裡的魚群以及地上的萬種活物;人多起來就自然形成社會,人類社會的運行更有不可抗拒的規律,從蠻荒到文明的社會進步就是固有規律,是“可以”;倒行逆施是“不可以”也必然滅亡。

不可殺人、不可偷盜、不可淫亂、不可作假……,本已經是人類的共識、共守的法則,可所有的恐怖分子、獨裁者們哪一個會聽從告誡呢?

規律就是禁果,不得違反。

偶然與必然

自從有了人類就有人間的爭鬥,這些爭鬥歸根結底就是有的人為了私欲而要改變固有的規律、改變別人、乃至要改變世界格局。看看古今的獨裁者,都認為自己強大而無所不能,要“肉林酒池、美女如雲”的窮奢極欲,更是見了誰家的老婆就霸占,巧取豪奪他人的財物又美其名曰:“革命”而終于暴露出邪惡的本性。

人們發現一切爭鬥不管歷史淵源有多久遠,現實多麼錯綜復雜,終極都是善良戰勝邪惡,從最簡單的童話故事到實實在在的世界大戰。善良的人們做出犧牲而維護了固有的規律,邪惡勢力挑戰規律而滅亡是必然的結果,這樣的必然性又往往是通過具體事件的偶然性體現出來。二戰的太平洋戰區,日本訓練了所謂的“神風敢死隊”把無知的年輕人送上絕路,說是“為天皇玉碎”,敢死隊員開著裝滿炸藥的單人單程飛機,直接衝撞美方的航空母艦,人們以為邪惡勢力用最小的成本能夠造成那樣巨大的傷亡而感到困惑,怎麼辦?羅斯福總統給太平洋戰區總司令麥克阿瑟將軍去了一份電報告知:“老鼠到了床上,肯定會叫人手忙腳亂,那就先要把老鼠窩先端掉”。第二天盟軍出動上千架次飛機,炸掉了所有敢死隊用于起飛的機場;

在歐洲戰場,一次盟軍總司令艾森豪威爾將軍在法國的行蹤被納粹竊獲,在將軍汽車的必經之路設下狙擊手准備伏擊。那正是寒冬季節又下著大雪,將軍在車裡看到前面有一對老人在風雪中艱難地行走,上去詢問后得知,老夫婦要到巴黎去看望兒子,可他們的車在半路上壞了。有人建議這件事讓警察來處理,可將軍認為那樣老人會凍死,就請老夫婦倆一起坐上將軍的車,先送老兩口到巴黎。就這樣將軍臨時改變了行車路線而避免了一場劫難。

將軍的善念是他的本意,老夫婦的出現純屬偶然,他們的車在特定的時間地點壞了,老兩口又倔強地在風雪彌漫的公路上步行在將軍的車前,是善念救了將軍自己、還是誰讓兩位老人來救了將軍?其實,一切必然都是通過千千萬萬的偶然來體現的。

Alpha Go 將造福于人類

Alpha Go的問世必將和蒸汽機、計算機、互聯網的誕生一樣會給人類社會帶來巨大變化。和蒸汽機使我們變成了大力士、計算機代替我們去做那些繁瑣的事情、互聯網把你、我、他隨時隨地聯系在一起一樣,Alpha Go這個忠實的小精靈必將幫助我們在知識的海洋裡快速找到答案、進一步幫助不同國家、地區、民族之間的人們數以萬計的不同語言、方言之間的溝通,避免誤解,避免歷史上由于翻譯錯誤而甚至于導致戰爭的不幸。

2016年3月26日 夏威夷

2016-03-2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