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徐水良:川普不是反對政治正確,而是挑戰美國基本價值

作者:徐水良(紐約)

我早已說明川普不是反對政治正確,而是要降低道義道德價值標準。

川普反對美國政治人物堅持較高道德,反對政治人物堅持道德正確。包括要拋棄某些普適價值,其中也包括對中國89民運和中共64屠殺的錯誤定性和評價。

現在某些媒體和不少人,不斷混淆並顛倒政治問題和道德問題,把川普等等政治素人或非主流政治人物挑戰主流道德道義準則的言行,說成挑戰政治正確,把他們反對一定的道德道義價值觀,說成反對政治正確,就把政治領域和道德領域搞混了。

川普挑戰的不是政治正確,而是美國和國際社會數百年來形成的價值觀,包括道德道義,包括普適價值,其中包括種族平等、平權,反對種族歧視和仇恨,反對宗教歧視和仇恨,反對仇外排外等等,堅持維護自由、民主、人權、平等,堅持平等對待他人,包括平等對待外國人,平等對待不同種族,以及對他人、包括對外國人和不同種族的人的寬容、慈悲、人道關懷和幫助等等。

實際上,川普和某些人,這次競選把挑戰或者反對道德正確,挑戰價值標準,要求降低道德、道義、價值標準,恰恰為了要爭取他們認為的政治策略的機動余地和必勝條件,包括爭取實行他們認為的正確的政治策略。把這些做法說成是反對政治正確,是完全說反了。

當然,在美國歷史悠久,深深扎根的自由精神,以及在先進鞏固的民主制度及法律的統治和約束下,川普和其他任何人,只能挑戰其中很小一部分道德道義價值。任何人都只可能挑戰其中很小一部分,不可能挑戰最基本最根本的那些道德道義價值觀。這就是美國的偉大現實因素之一。

任何國家的民眾和政客,水平往往都是有限的。都有某種道德上的自私心理。希特勒和中共可以挑動國族主義(我覺得nationalism翻譯成國族主義或國家主義,比翻譯成民族主義更確切),來煽動排外和狂熱,來對抗自由民主和世界潮流。

美國的自由精神和民主制度傳統深厚,但仍然會有相當比例的國族主義者。不要以為美國人的素質,會無限高過現在的中國人和當年的德國人。而在美國,民主黨,尤其是自由主義自由派,比較傾向想國際主義。而共和黨,尤其是共和黨右翼,包括宗教原教旨主義,比較傾向國族主義。這就是川普能夠在共和黨掀起軒然大波的原因。

但問題在于,就現實政治說來,美國也確實必須采取正確的政治策略,不能超出自己的能力,去承擔全世界的所有道德道義責任。否則,就會超越自己的能力,導致政治策略的錯誤甚至某種程度的失敗,以及不堪承受的巨大負擔和壓力。這就會在道德正確,尤其是高標準的道德,與政治及政治策略的正確之間,產生某種程度的矛盾和衝突。

美國過去確實在一定程度上承擔了過高的國際責任和國際壓力,某種程度上給了自己過大的壓力。因此,在策略上,一定程度地減輕壓力,來保護美國自身利益,使得美國有足夠的能力,包括財力來著重解決自己的問題,減輕壓力來建設更加強大的美國,在一定程度上也是需要的。

所以,這裡的問題,就是在維護適當的正確的道德標準條件下,采取合適的、正確的政治策略的問題,就是要探索和確定,在道德正確和政治正確之間,實現某種程度的平衡。

所以,我雖然一直認為川普是個小醜,但我認為,川普和桑德斯左右兩極的存在,對美國探索並確立道德正確和政治正確之間某種程度的平衡,仍然有很大意義。

川普掀起的軒然大波,以及他未來的失敗,都將推動共和黨的改革,強迫共和黨努力降低其右翼極端勢力的影響。這對美國的未來,未必不是好事。

最后說一句,川普挑戰和否定普適價值的那些言行,尤其把89民運說成暴亂,贊揚共產黨64屠殺和鎮壓是強大、是不軟弱,這種無視普適價值的言行,是川普無視和挑戰人類最普遍的道德道義準則的言行,這是我們不能接受的。

——原載《阿波羅網》,讀者推薦

2016-03-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