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美國全球戰略重心向亞洲轉移

曹長青

由於軍機相撞事件時中共的惡劣表現,越來越多的美國朝野人士認為,中共已取代原蘇聯成為美國的主要敵人。

事實上,美國新總統布什執政以來,華盛頓的軍事佈局,正在悄悄地把中共作為未來主要對手,其戰略部署,以制約中共軍事擴張為重心。美國新版《全面防務審查報告》將在最近問世,各種跡象顯示,美國的戰略重點將從歐洲轉移到亞太地區。

美國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是著名的鷹派,他出任五角大樓主管之後,首先任命了被稱為未來戰略「專家中的專家」馬歇爾(Andrew Marshall)負責對整體美軍實力和戰略改造進行評估。

現已79歲、被稱為美國最老資格的軍事戰略理論家馬歇爾一向主張對美軍進行全面改造,做重大的戰略調整,包括停止發展大型航空母艦,減少短程戰鬥機的生產,而開始設計一種規模較小但對導彈攻擊不至於那麼束手無策的新型航空母艦,指導空軍把更多的資金用在發展遠程轟炸機和先進的戰鬥機方面,以便迅速能從美國的關島等軍事基地飛抵台海附近作戰。

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和負責這次美國軍事戰略評估的戰略專家馬歇爾都認為,因為中共的崛起和俄羅斯的相對衰落,太平洋是美國將來主要的軍事行動地區。因此美國應該加強空中補給能力和遠程運送軍隊能力。另外,導彈和其他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擴散可能使美國的盟友不容易進入美國在海外的軍事基地,這就要求美國在進行遠距離軍事行動時,有足夠的能力承受一切變化。

據美國媒體報導,布什總統十分支持拉姆斯菲爾德的改革計劃。拉姆斯菲爾德在四月中旬和不同軍種的高級代表見面,向他們作了類似的簡報。自從冷戰結束以來,美國國防部的政策是維持歐洲的和平與阻嚇俄羅斯,並準備有能力同時在全球兩個區域打贏兩場戰爭。但目前美國的新戰略將不再謀求打兩場戰爭,而是集中打一場,主要目標是中共。

布什總統提議的2002年度軍事預算是3105億美元,在拉姆斯菲爾德的軍事審查報告完成之後,可能還會增加國防開支。

●美國學界對戰略重心轉移的爭論

對於美國的全球軍事戰略的重心轉移,在美國學界和軍事學者中間仍有相當的爭論﹕

美國「海軍分析中心」主任、前海軍中將麥德偉(Adm. Michael McDevitt)認為,美國的戰略重心應該轉向亞洲,因為美國所面臨的安全挑戰,主要都在東亞地區。但目前的問題是,美國政府無論是國務院、國防部或參謀本部的幕僚群多年來研究處理歐洲事務的專家比處理亞洲事務的多很多,在決策圈中,他們似乎更瞭解歐洲而對亞洲生疏。

「美國新世紀中心」副主任唐納理(Thomas Donnelly)認為,美國應制定一套東亞地區的安全體系,包括聯盟系統的相互運作以及如何防衛台灣等都應列入規劃。以前五角大樓有忽視中共對美國所構成的安全挑戰甚至威脅的傾向。

「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主任伍爾澤(Larry Wortzel)認為,美台軍方之間,至今既沒有聯合演習的操練,又缺乏足夠的軍事聯結,一旦中共武力犯台,美台軍事協防前景令人擔憂。因此,美國的全球戰略必須向亞洲轉移,更注重中共的軍事崛起和擴張。

原五角大廈戰略專家、現「國際應用科學公司」戰略評估中心的吉耶瑞(Paul Giarra)認為,協防台灣不僅是美國法律「台灣關係法」所規定,而且也已納入美國的戰略思考之中。美國的戰略專家正在「思考」亞洲戰略的重要性。

前國防部國際安全署中國科科長施瑞佛(Randy Schriver)認為,五角大樓不但準備有涉及台海沖突的行動計畫,而且還進行年度檢討。國防部在發展戰略思考方向上,正扮演建設性的角色。

但美國也有一些軍事專家不願意把北京作為美國「潛在的敵人」。前陸軍部長辦公室主任、軍事戰略專家董理查(Richard Dunn)認為,中共的未來還無法確定,美中若走向敵對關係,雙方發生軍事沖突將是二十一世紀最大的悲劇。他認為應盡量讓北京清楚,「中美沖突並非不可避免,但如果北京要硬干,他們不可能贏。」

這種觀點和美國著名智庫「蘭德公司」的觀點比較接近,即對中共採取交往和圍堵並重的「圍和政策(congagement)」,既與北京保持交往,但也要對中共有所制約。

●中共和印度的發展潛力引起美國重視

美國著名大報《基督教科學箴言報》最近分析說,亞洲今後20年的發展將圍繞以下五個國家:中國、日本、印度、俄國、美國,他們都可能發揮決定性的作用。其中以中國和印度的潛在能力最值得重視。

北京正在低技術和高技術製造方面迅猛發展,將成為亞洲未來的心臟。隨著北京的影響力擴大,它試圖以武力統一台灣和佔領南中國海的努力將會導致和美國關係惡化。美國中央情報局最近的報告說,「中國今後15年的發展將充滿不可知因素。」北京雄心勃勃的經濟改革目標將很難實現,那些目標包括改革國有企業,清理並轉換金融系統,減少一半政府雇員,對外國企業競爭開放市場等。

印度不僅具有處於萌芽時期的經濟動力,並具有高技術力量,可能成為中國在亞洲最有力的競爭對手。目前印度的主要精力集中於同巴基斯坦的關係上,它可能在今後20年擴充海軍。五角大樓戰略家說,印度很可能像中國一樣,擴大海軍,最終控制印度洋。

●戰略重心轉移,制約中共擴展

因此,五角大樓正在重新評估亞洲的軍事變化,依此調整美國的整體戰略和軍力。美國現在由7000輛重型坦克、12個航空母艦戰鬥群和數千架短程、高性能戰鬥機組成的軍隊主要是為了應付同蘇聯全面開戰而設計的。現在面臨全球戰略向亞洲轉移,美國勢必得調整軍力部署。按照馬歇爾的理論,如果沒有著陸地點,短程戰鬥機就不實用。同歐洲情況不同,美國在亞洲的空軍基地數量少,相隔距离遠。馬歇爾領導的研究機構發表的報告說,「包括FA18、F22在內的計劃中的戰術飛機和聯合作戰戰鬥機都屬於相對短程,在亞洲多數情況下將沒有多大用途。」

同時,美國陸軍的重型坦克,在北歐平原地區對付前蘇聯軍隊具有很大优勢,但在亞洲很難派上用場。因此,美國的軍事戰略家都傾向於認為,美國在對F22戰鬥機、航空母艦等新式武器投入數十億美元之前,應當首先重新考慮美國軍事角色,加強在亞洲的海洋戰略,優先發展海軍和空軍。為了對付未來可以摧毀類似航空母艦等非隱性目標的長程精确武器威脅,美國軍艦和基地應當具有高精确度反導彈防御系統。

早在去年夏天,美國國防部就決定在關島部署常規機載巡航導彈,從本土調防60多枚AGM86型空射巡航導彈至關島,這是美國首次在其大陸以外部署這種先進導彈。

目前,美國在亞太區域駐軍總數達17萬人,裝備有飛機800多架、艦艇19艘,包括一艘航空母艦。其中10萬美軍部署在80多個海外基地,除關島外,還包括日本基地群、韓國基地群、澳州基地群、夏威夷基地群、阿拉斯加基地群和印度洋基地群。這些軍事基地已達到點線結合、三線配置的態勢。

此外,五角大樓所屬的國防大學今年初經國會批准成立一個專門的「中國軍事研究中心」。專家認為,這項由國會主導的行動代表美國保守派認為現有機構對中共軍力有低估的傾向,因此決定另立新研究機構。這個新中心的任務是研究中共戰略態勢及發展,軍事裝備以及戰略目標能力等,將結果告知國防部、國會等政府部門的決策者。

美國所採取的這一系列戰略部署,表明了它的軍事戰略重心正大幅度從歐洲轉向亞洲。中共的軍事擴張,今後將更會受到美國軍力的制約。

(載《爭鳴》2001年5月號)

2001-03-1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