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沈漢娜:瓦文薩線民檔案和波蘭轉型正義

作者:Hanna Shen (波蘭駐台灣記者)

【曹長青按:沈漢娜(Hanna Shen)是波蘭駐台灣的記者,持堅定反共的保守派立場,對波蘭的左派和后共產勢力,一向嚴厲批判。幾年前,波蘭左翼媒體人米奇尼克訪問中國,在北京跟一些自由派知識分子見面,建議中國人不要跟共產黨對抗,而要遵循他的經驗,跟共產黨合作,用這種方式促進民主。當時沈漢娜給我寫信,提醒中國人不要上米奇尼克的當。我隨即在“自由亞洲電台”的評論中介紹了沈漢娜的觀點。

(曹長青:一位波蘭記者對米奇尼克的評價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aochangqing/caochangqing-08182010114100.html)

這次沈漢娜就前波蘭總統、團結工會領袖瓦文薩被挖出做過共產黨秘密線民一事,撰寫了介紹和評論文字。同時再次提醒中國知識分子,米奇尼克對波蘭轉型正義起到阻礙作用。對他的(跟共產黨合作)建議中國人應警惕。沈漢娜的原文為英文,由文字工作者沈澄河譯成中文。】

波蘭最大報紙《選舉日報》(Gazeta Wyborcza)主編米奇尼克(Adam Michnik)于2010 年7月與中國的自由派人士在北京會面,他建議中國知識分子應該遵循波蘭的妥協模式,與共產黨合作來推動民主。米奇尼克說:“現在,我們必須耐心等待共產黨的『意識』改變。”

最近,由共產波蘭政府的秘密警察頭子基斯查克(Czeslaw Kiszczak)在家中藏匿的一份文件被揭露,是有關瓦文薩的過去。

這份檔案顯示,這位前波蘭團結工會領導人曾為共黨政府的秘密線民。這個事件預示,包括中國等國家,只要追隨米奇尼克的策略,將會缺乏轉型正義,會在修復(被共產黨損害的)司法系統,以及推動和解時遭遇困難。

波蘭國家紀念研究院(IPN)[1] 于2月22日公佈的這份文件顯示,萊赫.瓦文薩于1970年至 1976年間(共產黨掌權時期)的支薪祕密線民。

在IPN所公佈的文件中,有一份日期為1970年12月21日,其手寫備註是:“本人願意與秘密警察合作,揭發和對抗波蘭人民共和國的敵人”[2]。備註上的簽署人為“萊赫.瓦文薩”。

該批文件也包括共產黨于1970到1976年付款給瓦文薩的簽收清單與備註。波蘭國家紀念研究院院長(也是檔案專家) Lukasz Kaminski證實,這批700多頁的檔案是真實的,確實是共產黨祕密警察的文件。

曾經撰寫瓦文薩與共黨情報部門合作相關書籍的歷史學家Slawomir Cenckiewicz[3]是首批見過波蘭國家紀念研究院公佈文件的人之一,他說看完文件,令他毛骨悚然、不寒而慄,因為根據文件上描述,“瓦文薩竟然能殘酷無情、不受限制地秘密監控他周圍的任何人”[4]。

這些文件明確顯示,瓦文薩身為前團結工會領袖,曾經參與秘密警察活動。除了這個令人無法接受的事實外,從瓦文薩長期以來所參與的政治事務中,還隱約令人感到,他在“去共產黨化”和轉型正義的執行中所表現的詭異行為是有原因的,而這些詭異行為明顯造成了對波蘭的國家主權以及人民利益的損害。這些檔案很可能前共產蘇聯也擁有,被用來威脅、左右瓦文薩擔任總統時的一些決策。

由波蘭國家紀念研究院 (IPN)公佈的瓦文薩文件,數十年來由波蘭共產黨政府時的內政部長基斯查克將軍非法保存于家中。基斯查克在1996年留了張紙條表示,文件必須于瓦文薩死后五年才公佈。基斯查克于2015年11月去世后,他的遺 通知IPN此檔案的存在,並提出變賣的條件。

換句話說,有關瓦文薩的秘密檔案(包含在后來由IPN于2016年2月24日所公佈的重達50公斤的大宗檔案中)被保存在波蘭最惡名昭彰的秘密警察及1980年代共產黨內政部長基斯查克將軍家中。檔案非但沒在1989年共產黨垮台后被交出來,卻一直秘密地被非法隱藏于過去掌權者家中,在波蘭經過幾次民主選舉及政黨輪替,超過26年,執政當局仍無所知,也未採取任何行動。

因此,可以合理推斷的是,有多少前共黨分子家中還保存有類似的檔案?自然令人存疑,還有文件所涉及的內容?這令人猜測,共產分子是否會為了想要繼續控制波蘭而在手中握有一些文件。

以瓦文薩為例,有人可能會質疑他于1990年至1995年在擔任波蘭總統期間,是否能夠做出獨立決策,或他的決定是否受到某些知道他曾是政府線民的共黨分子(许多人被描述為莫斯科的傀儡)所影響?

希望公佈的檔案以及進一步的調查能讓我們了解瓦文薩在擔任總統期間一些令人無法理解的行動。例如,在1990年代初期,波蘭政府希望成為北約(NATO)成員,這本是對波蘭全國人民更安全的保障,沒想到當時擔任總統的瓦文薩竟然提出不同意見,建議所謂的NATO-b版,作為NATO北約組織正版的詭異方案。若當時瓦文薩建議的方案付諸實施,波蘭加入 NATO-b版,而非真正成為美國與歐洲國家的盟國,今日波蘭的情況可能會與烏克蘭類似——國家主權及領土完整性一再受到莫斯科挑戰。在1990年代,波蘭國內十分支持加入北約,因為這被視為波蘭自由的保證,而瓦文薩的NATO-b版概念則被視為讓波蘭加入聯盟的阻礙。還好,波蘭于1990年正式加入北約,沒讓瓦文薩得逞。

另一個瓦文薩的神秘行動發生在1992年,在其指導之下,推翻了公佈前共產黨祕密警察情報員名單(包括已發現有瓦文薩名字在內的檔案文件)的右派政府的決定。這個行為也說明,為什麼瓦文薩阻擋當時政府執行除垢法(Lustration Law,即:追究、清除前共產黨員,共產黨秘密警察的線民不准于新政府機構任職)。

由以上較明顯的兩例,證明瓦文薩的所有這些決定都是對波蘭穩定與主權是不利的,但背后的原因是否與他1970年代跟共產政府簽署的同意做線民的文件有關?

瓦文薩阻礙波蘭去共產化、阻礙波蘭對淨化法案的執行,這些行為隱約配合一些人,例如米奇尼克,他的報紙《選舉日報》指責支持除垢法案的人有獨裁傾向,那些主張以司法制裁前共黨高官的人受到米奇尼克的譴責。掌權份子間存在著沉默的合謀,導致該用于轉型正義的事實資料無法公諸于世。

從 1989年開始,米奇尼克與许多應為其所犯罪行受審的共產高官為友,例如,雅魯澤爾斯基將軍(Wojciech Jaruzelski),克斯查克將軍(Czeslaw Kiszczak),並且稱他們為“有榮譽感的人”(the men of honor)。米奇尼克強烈反對起訴于1981年在波蘭宣佈施行戒嚴法的共產時期國家元首雅魯澤爾斯基,1990年5月1日米奇尼克在他的報紙上發表文章強調,波蘭共產黨的黨產不應該回歸人民,后共產黨員有權利擁有黨產!由于有米奇尼克和他的報紙的支持,黨產沒有被追回,共產分子沒被清算,這些權貴階層持續主導波蘭的法庭、銀行、工業及媒體等。

在 1989年后,米奇尼克成為對波蘭共產黨採取“愛的政策”的始創者之一。而因為此策略,波蘭缺乏轉型正義,而過去的秘密線民在重要的政策制訂、行政、刑事司法系統與媒體等領域仍然掌權,這些前共黨分子與線民的勢力仍存在,轉型正義根本是空轉。

在共產主義瓦解的26年后,波蘭仍無法將前共黨分子訴諸法律制裁,因為如Slawomir Cenckiewicz等人所指出,他們手中仍握有特定事件的文件,作為自己的保單。像瓦文薩這樣的人,想確保政策不在新系統下對他們造成任何傷害。

瓦文薩嘗試掩盖過去的行為是有問題的,而米奇尼克想要等待“共產黨意識的改變”更是錯誤的期待,這不是建立民主社會的方式。在獨裁與民主之間,需要轉型正義!

註釋:

[1] IPN 是波蘭檔案和學術教育機構,在蘇聯支配波蘭時曾負責調查犯罪事項,屬于政府機構,也有司法效能。

[2]波蘭人民共和國(PRL)是波蘭共產黨于1989年之前所使用的正式名稱。

[3]《共黨的祕密警察與萊赫.瓦文薩》(SB a Lech Wałęsa. Przyczynek do biografii) 于 2008年出版,作者 是Slawomir Cenckiewicz 和Piotr Gontarczyk。

[4] 2月23日電視台專訪。

2016年3月13日

2016-03-1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