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特朗普和希特勒可以相比嗎?

曹長青

最早是墨西哥前總統福克斯說,特朗普(川普)讓人想到希特勒。當年揭露尼克松水門事件的記者伯恩斯坦說,特朗普是“后法西斯主義”。隨著特朗普越來越多的離譜言行,也越來越多的人把他跟希特勒、墨索里尼相提並論。在美國這樣自由民主的國家,真會有“后法西斯主義”、甚至希特勒式的人物崛起嗎?

希特勒的《我的奮鬥》在經過多年(用版權法)禁售之后,今年正式在德國開禁。在特朗普崛起之際,恰巧我正在讀英文版的《我的奮鬥》,深感希特勒當年的發跡,跟今天特朗普的崛起,的確有不少相同的軌跡可循:

第一,大眾憤怒情緒的宣泄口。

希特勒的崛起有個重要背景,德國在一戰中慘敗,以優越感自居的德國人產生了一股強烈的屈辱感。隨后是1929年的經濟蕭條,民眾的沮喪不滿情緒加重。

在這種背景下,出現了有著特殊演講才能的狂人希特勒。他的演講既煽動強化了早已孕育在德國人心中的怨氣和憤怒,更成為大眾情緒的發泄口。情緒的宣泄,迅速掃蕩了本來就因失敗沮喪而難以維持的理智。于是多數德國人開始相信:只有希特勒領導的納粹,才能帶領德國走出困境,迎來德國輝煌的明天。最后希特勒贏得多數選票,成為國家“元首”。

今天美國的情況有些類似:08年經濟危機后,奧巴馬上台,外交上美國全面后退,導致ISIS(伊斯蘭國)猖狂,美國在全球領導地位下降。國內政策上則闊步邁向社會主義,導致經濟滯緩,非法移民湧入,黑白族裔分裂加劇,政府基本上掌控了健康保險,甚至要取消人民擁槍的權利等等,這些都和二百多年來美國憲法奠定的傳統美國價值(保護個人權利,限制政府權力)發生衝突,引起大眾不滿。

共和黨選民則不僅對奧巴馬憤怒,也對本黨政客在國會的妥協、退讓、不堅持原則而產生怨恨情緒。在這種背景下,政治圈外的商人特朗普以強烈的反體制姿態出現,他口無遮攔,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總算讓被左派“政治正確”憋了一肚子氣的右翼選民過了一下癮。希特勒當年乘德國人的怨怒情緒之風,登上總理寶座,特朗普則要乘美國人的憤怒之風,瘋進白宮。

第二,找替罪羊,煽動民族主義。

無論是個人還是族群,對自己的失敗,多數情況下都是怨天怨地怨他人。那些能從自身內部找原因的,永遠都只是少數的強者、理性者。所以無論在世界哪個地方,只要詆毀排斥其它國家、族群,就能增加本國人的民族狂熱。而一切專制都是建立在民族主義情緒之上的。希特勒的發跡就是順應了已經醞釀在德國人心中的詛咒目標——猶太人。

《我的奮鬥》貫穿反猶、排猶的種族主義,直言“猶太人是像細菌那樣的公共危險。”“猶太人是邪惡的象征和撒旦的轉世。”希特勒用猶太人做大眾不滿的替罪羊,以強化日耳曼民族的純潔性、向心力和排外性。

早就有哈佛教授戈德哈根(Daniel Goldhagen)等學者指出,反猶是希特勒和德國人的共同犯罪。德國早就蘊藏反猶情緒,希特勒摸到這個脈搏,乘勢煽動,把德國人的排外、找替罪羊的沙文主義之火煽熱,然后爆發。

特朗普的路數類似,他崛起于反非法移民,說從墨西哥偷渡到美國的淨是些強奸犯和犯罪分子,所以他要在美墨邊境建阻隔牆,還要把1100萬非法移民全都遣送出去,更不许穆斯林進入美國。

特朗普的演講,大小場合都要高喊“建牆”。表面要阻止非法移民,實質是排外,煽動民族主義狂熱。例如在內華達勝選晚會上,他出場的第一句話是:我們—將—建牆!下面呼應:對!然后他喊:誰付錢?大眾回應:墨西哥!!

這種口氣和造勢方式,根本不是要認真解決非法移民問題,而是刻意煽動一種大眾情緒,一種排外的、對立的、我們居高臨下俯視他國的民族優越感。這跟希特勒演講時利用猶太人做替罪羊、煽動日耳曼民族狂熱有異曲同工之“醜”。

特朗普甚至提出“不许穆斯林進入美國”,一桿子打翻一個宗教信仰群體,強調我們和他們,本國和外國,本質是一種“排猶”式心理。

希特勒的排猶、反猶,不是出于真正解決德國的問題,而是獲得權力的手段。從人口上,當時猶太人不到1%,德國一戰的失敗,根本不是猶太人造成的。雖然善于經商的猶太人在德國擁有較大財富,但1929年的經濟危機是世界性的,不是哪個族群造成的。希特勒的反猶,是把經濟困境、貧富差距轉嫁到猶太人身上。

特朗普的反非法移民也有這種味道,通過煽動大眾情緒而走向總統寶座。非法移民是個問題,但絕不是影響美國經濟的最嚴重問題。在數量上非法移民只占美國人口3%,而且他們絕大多數都打工自食其力,並沒有成為美國經濟負擔,因為他們不在現有的4800萬領福利大軍之內(法律不允许)。而按族群比例,黑人才是美國領福利最多的。在首都華盛頓,每四個黑人女性三個是單親(高達75%),單身母親帶三個孩子,其福利收入相當一個初級電腦技工和公司秘書。

另外在犯罪率上,也是黑人遠高于非法移民。例如密蘇里州的弗格森鎮,因一名黑人跟警察衝突時喪生而爆發抗議事件出名。弗格森居民(黑人占70%)82%有犯罪史,約60%吃救濟金,近一半家庭是政府替他們付房租(福利)。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說,紐約的兇殺惡性犯罪,90%發生于黑人之間。據美國司法部的統計,一千名20-24歲的黑人男子,70個在監獄中。這個比例是西裔的3倍。特朗普很強調非法移民犯罪問題,但如果真的面對現實,黑人族群才是美國犯罪率最高的。但這個族群是惹不起、說不得的。特朗普不是敢說“政治不正確”的話嗎?但他絕對欺軟怕硬,只敢對最無反抗能力的非法西裔窮叫囂。

其實真正造成美國困境,也是更迫切需要解決的,不是非法移民,而是政府剝奪人民權利:高稅收是剝奪每一個中產階級和富人擁有自己財富的權利,直接違背“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的人類準則。大政府和巨額赤字導致每個美國家庭(四口計算)要均攤20萬美元債務,也是剝奪下一代美國人的自由發展權利。政府控制並強迫醫療保險更是剝奪民眾不購買商品權(醫保本質上也是一種商品)和大眾擁有自己找醫生的權利。奧巴馬政府對ISIS等的軟弱和外交后退,是剝奪美國人民安全的權利,更是放棄美國作為自由世界旗手的責任。

對這些真正嚴峻的問題,特朗特都不敢真正觸及。從十多場參選人辯論會來看,他完全在狀況外,根本沒有清晰的理念和原則;卻大打“反非法移民”牌,煽動民粹主義,跟希特勒煽動“反猶”,基本在一個思維路數下。所以特朗普得到了美國所有白人種族主義團體的支持,包括3K黨前領導人,也得到了美國最激進的伊斯蘭團體The Nation of Islam的領導人、曾公開讚譽希特勒是“偉大的人物”的黑人牧師法拉肯(Louis Farrakhan)的公開力挺。這跟希特勒當年反猶得到極右團體、激進人士的支持情形很類似。

第三,重建偉大國家。

希特勒在《我的奮鬥》說,他15歲就確信民族主義。雖然他是個蹩腳畫家,但他最早接觸的書,不是文學,不是藝術,而是戰爭題材,他說為之“著迷”。尤其是德法戰爭史,讓希特勒很早就形成德國要復仇的沙文主義心態。他在《我的奮鬥》開篇就說,奧地利應該屬于德國,德國的空間應擴大,要建立第三帝國。在德國百廢待興、沮喪憤怒情緒彌漫之際,希特勒像彌賽亞降臨,堅定有力地提出,要把德意志建成一個強國。這種強國夢陶醉了無數德國人,他們向元首伸出“手臂禮”,寧可為德國而死。很多人做到了。

大眾憤怒情緒,強國夢,排斥少數族裔,三位一體,構成希特勒麻醉人民,走向權力的法寶。

今天特朗普的招牌口號也是強國,每場演講都喊“重建偉大美國”。這種國家強大的口號,最能煽動起群體主義思維的民眾激情。奧巴馬之前的三位民主黨左翼總統,也都熱衷群體主義:羅斯福的大政府“新政”、約翰遜的均貧富“大社會”,肯尼迪的“不要問國家為你做了什麼,要問你為這個國家做了什麼”等等,都是把國家視為根本,而不是個人。美國思想家安蘭德(Ayn Rand)痛斥肯尼迪說,他跟希特勒思路一樣,兩人的演講詞對比,連字句都一樣。

美國《獨立宣言》沒有提出要建立強大國家,其核心價值是:保護個人權利,限制政府權力。美國的強大,是遵循這個立國之本的結果,而絕不是出發點!

著名的自由經濟學家弗里德曼曾說,美國兩大黨都在朝向社會主義,區別只是一個快些(民主黨在跑),一個慢些(共和黨在走)。例如2008年共和黨總統提名人麥肯恩的競選口號就是“國家第一”(country first),而不是個人權利。這也是導致他“夜走麥城”的原因之一。

但這種“重建偉大美國”的強國口號,最能俘獲群體主義思維的芸芸眾生。因為國家崇拜(state worship)跟民粹傾向的大眾主義(populism)密切相連,互為因果。當年希特勒得手過,今天特朗普也用它贏得了一批共和黨選民的支持。

第四,渲染外部假想敵。

希特勒在《我的奮鬥中》強調,法國是宿敵,當年德法戰爭使德國蒙羞,國恥必須昭雪。同時更把英國、美國,包括蘇聯列為潛在敵人。希特勒說,德國必須拒絕英美的資本主義,拒絕蘇聯的共產主義。他指責猶太人是英美資本家和蘇聯共產黨在德國的代理人。熱衷找外部假想敵,轉移民眾視線,是獨裁者的一貫做法。例如一些阿拉伯國家就強調,他們的一切災難都是外部大小兩個魔鬼(美國、以色列)造成的。北韓的金家三代獨裁者,更是熱衷這種反美反西方的愚民政策。

特朗普也熟悉這個套路,他在演講中頻頻攻擊外國,“大家看看,我們的國家正在走向地獄。我們跟中國有問題。我們和日本有問題。我們和墨西哥也有邊境和貿易問題。”這些國家長期“從美國騙錢”,搶了我們生意,“我們不能繼續每年做生意丟五千億美元給中國人了,我們賠不起了。”特朗普誓言“建牆”擋墨西哥人,高關稅壓日本人,甚至要向中國簽發“法院禁令”,要求被告立即停止經濟違法或犯罪行為。

美國的經濟確實出了問題,但不是外部國家造成的,更不是經濟全球化,而是奧巴馬的社會主義政策導致美國走向希腊化。其中主要由于高稅收,美國的企業稅是全球最高的,才迫使很多企業遷移到外國。特朗普不尋求改革美國自身,卻煽動排外情緒,是清晰的世襲希特勒。

第五,基督徒的暗助。

無論法西斯主義、社會主義,都跟“社會福音運動”有相當的關系,因為基督教,尤其是原教旨的天主教,強烈主張平等、均貧富,等于給左派的社會主義烏托邦、法西斯的國家社會主義提供了文化和輿論基礎。近年美國出版的一本新書《自由派法西斯主義》(Liberal Fascism)就提出基督教的均貧富和反富傾向對希特勒法西斯主義的推波助瀾作用。該書作者戈德堡(Jonah Goldberg,美國《國家評論》社外編輯)甚至把這種現象稱之為“某種形式的基督教法西斯主義”。

希特勒納粹的崛起,是法國大革命暴力模式的延續。羅伯斯庇爾們的斷頭台革命,開始時也得到教士們的支持。天主教的反富、要平等、均貧富,跟羅伯斯庇爾們一拍即合,所以在國王路易十六同意召開三級議會時,羅伯斯庇爾們和教士們聯手成為多數,由此開啟了斷頭台的大革命。

希特勒走向權力的初期,也是得到天主教的支持(他完全掌握權力后才鎮壓)。天主教們所以支持希特勒,因為他反猶太人。天主教認為猶太人殺死了耶穌,另外痛恨猶太人不認耶穌是神(猶太人不信新約)。這種天主教對猶太教的宗教排斥性,是天主教支持希特勒的重要因素。再加上納粹黨熱衷社會主義,跟天主教的均貧富在一個思路。希特勒的納粹伙伴、意大利獨裁者墨索里尼當時就曾自豪地宣稱,他們最具有同情心、最照顧弱者。這跟天主教神父們的布道口氣是一樣的。

羅馬教廷對希特勒種族滅絕猶太人保持沉默問題,一直遭到批評。直到保羅二世擔任教皇時,才正式對此道歉。

今天特朗普在美國也得到以天主教為主的一大批基督徒力挺。德州聯邦參議員克魯茲是虔誠基督徒,特地選在基督教的“自由大學” 宣布參選總統,被認為可贏得基督徒較多的南部州,結果卻在南卡州等地輸給特朗普。

天主教們為什麼力挺特朗普?基督徒不是很強調道德嗎?特朗普辱罵女性,貶損西裔,粗野流氣,隨口撒謊,他們怎麼會接受?原因跟天主教支持希特勒有相像性:因為特朗普提出不许穆斯林進入美國。基督教跟伊斯蘭的對立任人皆知,越原教旨的基督徒,反穆斯林的情緒越強。特朗普的高調反穆斯林,正合他們的胃口。

像保守派的福克斯電視台兩名重要主持人,歐萊利(Bill O’Reilly)和漢尼提(Sean Hannity),都是天主教徒,都支持特朗普。他們在埃及獨裁者穆巴拉克要被人民推翻時也是持反對態度,因不願看到穆斯林兄弟會掌權,主要是反感伊斯蘭教。這跟他們的宗教情緒有相當的關系。

特朗普這次還得到基督教領袖、“自由大學”校長小傑瑞•法威爾(Jerry Falwell Jr.,其父是著名佈道大師,生前創辦該大學)的力挺,還得到美國基督教很有影響力的福音派電視主持人帕特•羅伯遜(Pat Robertson)的公開支持。這些都對特朗普贏得基督徒選民起到重要作用。

當然,隨著特朗普得到3K黨等支持,有一些福音派基督教領袖出來痛批特朗普,並指責法威爾和羅伯遜們給特朗普背書是喪失原則,沒有道德感。跟共和黨內部的情形類似,基督徒內部,這次也因特朗普而產生分裂。

第六,簡單而極端的口號。

從網上可找到的希特勒講話來看,一個明顯的特征是,他很少講具體政策,而主要是煽動大眾情緒。他訴諸的是人的感官,聽他演講就感到振奮,感到熱血沸騰,感到要不惜流血犧牲為德國做一切事。有研究家指出,極權主義領袖的特點是:簡單,有力,懲罰性(simple, powerful, punitive)。希特勒深知此道,他的演講總是簡潔有力,口號極端而簡單:反猶,反共,反外部敵人;忠誠國家,愛國主義,建造強大德國。

希特勒的演講沒有複雜繁瑣,沒有模凌兩可,可謂黑白分明,斬釘截鐵。有研究家說,這非常符合不願思考的人的口味,因為很多普通人只有二選一的簡單思路。納粹全稱是“國家社會主義工人黨”,強調社會主義和工人。希特勒的支持者很多文化水平不高。特朗普的支持者,也多是沒有大學學歷且收入不高的人,有大學學歷的只占18%。當年一位德國普通收賬員說,他最喜歡的希特勒的名言是:“要麼這樣,要麼那樣” 。

特朗普的演講也有這種特色,他不提具體政策,減稅多少,數字多大等等,而是把競選活動口號化、簡單化,總是重復:建牆,重建偉大美國,把被外國人搶走的生意奪回來。在美國一所大學政治學系討論課上,談到共和黨參選人時,學生們只記得特朗普的口號:“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特朗普是個自戀型商人,曾自辦脫口秀節目,練就表演能力。他在台上口無遮攔,表情多多,顯得與眾不同,甚至被稱為“表情帝”。再加上他那種簡單、不斷重復的競選口號,以及像希特勒那樣自信滿滿誇海口“相信我”“我是最好的”“我可以做到”等等,大眾就感覺痛快、解渴。

第七,媒體的護駕。

希特勒的發跡,跟媒體宣傳有最直接的關系,他甚至調動女導演拍攝納粹黨代會紀錄片等,塑造他的拯救德意志的彌賽亞形象。負責納粹宣傳的戈培爾作用更大,可以說,沒有戈培爾和媒體的鳴鑼開道,就沒有元首的昂首崛起。

在特朗普的發跡過程中,美國左右兩派媒體都給了強大的助力。美國是兩黨政治,媒體也因理念(左右)分野。所以在美國無論哪個黨執政,都自然會有另一個黨(和媒體)的監督批評。所以美國無法形成輿論一律。

按理說,特朗普是共和黨參選人,對他的離譜,左翼的MSNBC、CNN等媒體應用放大鏡檢驗、批評。但這次左派媒體卻一反常態,他們對特朗普的離譜沒有窮追、更沒猛打。他們有自己的算盤:民主黨的希拉里有電子門問題,奧巴馬政績又不佳,另外美國五十年來都是一個黨做兩屆八年就會被換掉(只有里根總統太受民眾歡迎,才有老布什繼任,共和黨執政三屆),所以今年的總統大選,民主黨絕對處于弱勢。CNN們認為,只有特朗普代表共和黨選總統,希拉里才會贏,因為特朗普的離譜特多,很容易打。所以在共和黨初選階段,CNN們對特朗普網開一面,等他跟希拉里對決時,他們再萬箭齊發。當然,左翼也有一些對特朗普的質疑和批評,而且做得比右翼的福克斯電視台好很多。

這次給特朗普助陣的最大媒體啦啦隊,不是左派媒體,而是默多克的右翼媒體旗艦福克斯(Fox)。多數共和黨選民根本不看CNN等左派媒體,而主要看福克斯。令人吃驚的是,這次福克斯除了最早被特朗普罵的晚間9點檔女主持人之外,其他幾乎所有主持人是一面倒地支持特朗普,給了他最多時段,最大曝光率,最少的批評。福克斯一位女主持人(前法官)甚至偏袒到這種地步,只要來賓批評特朗普,她就說“特朗普是我的朋友”,就差直接說,你不能批。其他主要主持人,如歐萊利、漢尼提等等,也都一再表示他們是特朗普的朋友,一路美言特朗普,打斷批評特朗普的來賓。對這些年薪超過千萬美元的主持人們,你不能指控他們是被大亨收買了。他們可以對無數權貴厲聲斥責,這次卻都來諂媚特朗普這個明明白白的謊言家。這點是我迄今為止完全無法理解的。

不客氣地說,特朗普這次的崛起,福克斯電視幾乎起到了戈培爾給希特勒抬轎子那種作用。

福克斯為何力挺特朗普?有幾條可推測的:一是收視率因素。廣為民眾熟悉又口無遮攔的特朗普比較好玩,新聞搶眼;其二,某些右翼主持人要投觀眾所好、迎合民粹口味;其三,福克斯老板默多克本人的傾向性。他跟特朗普也是朋友,他本人是自由意志論者(libertarian),這次自由意志論者一部分支持了特朗普,一部分支持了克魯茲。但默多克同時也是克林頓夫婦的朋友,曾給他們捐款。保守派雜志《Newsmax》上月報道說,最近倫敦的一個女富豪組織的給希拉里捐款會名單上,就有默多克的名字。所以也有陰謀論者說,不排除是默多克也是用力挺特朗普來暗助希拉里,因為只有特朗普代表共和黨,才最容易被希拉里打敗。不管什麼原因,福克斯這次的新聞違規和失態等,都是它的恥辱——在關鍵時刻,支持了一個踐踏人類文明的小醜。

結束語:

在指出了特朗普現象跟希特勒發跡的共同點之后,我想說的是,盡管有這麼多類似的地方,但特朗普絕不可能成為希特勒,更不可能把美國變成德國。這主要是因為兩點:

第一,無論從美國的保守主義傳統,還是自由主義精神的角度,特朗普即使成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當選總統的可能性也很小。退一步說,即使他當上了總統,以美國健全的憲政體制,言論和新聞自由,軍隊國家化等等,特朗普如非常“離譜”,會被國會彈劾。所以即使他有野心,也做不成希特勒。任何人都無法把美國推向納粹德國的狀態。

第二點,從某種意義上說,特朗普是個連希特勒都不如的小醜。希特勒的意識形態完全錯了,但他本人是堅信並全力以赴地推行了自己的理念。《我的奮鬥》展示,希特勒早有一套清晰堅定的想法,他沒有欺騙德國人,只是在他成為總理之前,世人對他的書沒有留心看,更沒引起足夠警覺。而特朗普是個沒有任何政治理念的投機者,什麼都不信的痞子,真上台了,自己曾說過什麼全都忘光了,而且欺軟怕硬,下面一有反彈聲,他就會全面妥協倒退。希特勒有《我的奮鬥》,特朗普如寫書是《我的風頭》。

但是特朗普迄今為止的崛起,已經對共和黨、對美國產生了損害。對共和黨來說,他強化了左翼媒體多年以來對共和黨保守派的攻擊和妖魔化:排斥移民,貶低女性,白人至上,老舊頑固。這是一個長久難以挽回的傷害。另一個眼前的損害就是,如果他成為共和黨候選人,會敗給希拉里,使保守派失去一次本應重掌白宮的機會。就算希拉里因電郵門事件等輸給了特朗普,他也完全沒有可能真正推行保守派理念。

對美國來說,在傳媒如此迅速的今天,特朗普的各種出格言論已經損害了美國的形象。2012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說,美國總統(和總統候選人)能幫助世界人民了解美國是一個什麼樣的國家。也就是說,美國總統是美國的臉面。所以,特朗普已經在全世界面前,嚴重地給美國丟臉,尤其給那些反美的獨裁國家強化反美意識形態以口實。

特朗普現象的產生,是民主體制的一個副作用,一個代價,是美國繼續跋涉在自由道路上所遇到的一個寒流,但它會是短暫的,絕不會撼動美國憲政體制的根基。

2016年3月10日于美國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6-03-1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