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徐山皕(百百):中國人需了解真實的里根

作者:徐山皕(百百)(哈爾濱)

(抱歉本網簡體字版無法顯示作者名字的最后一字,應為兩個百字,發音bi。)

看看曹長青先生這篇文章(“里根總統偉大人生的另一半”),我們可以了解里根真實的一面。一般媒體上的政治家真實的面目是被歪曲的,披露出來的往往是假面,而政治家也喜歡作秀,故意示假。特別是專制獨裁的偉大領袖,就更加喜歡裝神弄鬼,神化自己。毛周在世時人們看到的,和現在人們所知道的,簡直判若天壤,兩個極端。里根本人就是演員出身,作秀是其職業本能,他主動顯示出來的未必是他的真實面目。但我們可以從南希身上看到一個真實的里根。

里根在好萊塢算不上是一流演員,演出的影片也不多。我們在上個世紀四十年代就聞其名,看過他的影片。在我印像中,形像都是正派堅強的一類。還記得兩部他的影片:

一部是《血路》,寫一組美國飛行員被擊落,在敵后歷經许多驚險鬥爭,逃脫德軍的搜捕,並奪得一架德國轟炸機,炸毀了德國機場,安全返回。男一號是艾洛爾•弗林,里根演男二號,全劇沒有一個女人,絕對的男人戲。(現在的美國驚險片,男女主角剛從九死一生中脫身,立刻就會做愛)。

另一部影片是《金石盟》,寫幾對男女青年的堅定忠貞的愛情故事。男主角是勞勃•孔敏士,里根又是男二號。男一號愛上一個醫生的女兒,由于不可克服的原因,不能結合,最后以女孩死亡結束。很悲慘,也很堅貞。里根演男一號的好友,不幸被火車碾斷雙腿,成了殘廢,而他的女友(安•秀麗丹 飾)卻仍然深愛他,與之結合。這是一部道德水準很高的影片,是當年的十大名片之一。

從上個世紀后半期,中美兩國長期處于敵對狀態,都免不了互相妖魔化,大陸上的老百姓心目中的美國,就是一個魍魎世界,特別是政治界和娛樂界,更不會有好人。里根恰好兩者兼祧,何況他又以反共著稱,還把蘇聯搞垮了。所以,里根在中國是不大受待見的。

最近幾十年,中美交流多了,才逐漸加深了了解,比較能夠公正的看待美國,應該說,傲慢與偏見仍然在兩國人民之間影響著正常的認知。統治者為了某種政治需求,故意挑動人們的敵視心理。約翰•根室在非洲,看到许多娛樂場所,色情行當,往往以美國地方命名。他說,顯然美國的地名讓人聯想到一些低級下流的事情。長期的污名化也會形成偏見。

從里根的從政,從藝的業績看,可以說是一個“正派人”。再看看他和南希的愛情,還有他兒子失業吃救濟,(他知道后,表示願意幫助兒子,卻被兒子所謝絕)這些都應該是“正能量”的釋出,起碼為我們的“公僕”所欠缺。

小字輩的,希望能把曹長青先生這篇文章(“里根總統偉大人生的另一半”)下載來給你們的長輩看看,這些都是他們早年所熟悉的。

2016年3月7日于哈爾濱破萬書房

注:徐山皕(百百)先生原在武漢任教,退休后回到哈爾濱定居。徐老先生筆耕不斷,曾發表過“魯迅的另一面”、“伊斯蘭的暴力因子和排他性”等文章。本文是他寫給國內年輕朋友們的信,所以文尾才有“小字輩的”等語氣。他的老友、原《當代武漢》雜志副主編李文熹在其專著《拈花一笑野茫茫——殷海光及其他文人舊事》(台灣秀威出版公司2013年出版)的后記“而今誰識書生”中這樣介紹:老友徐山皕(百百)先生出身名門,是明朝開國元勳徐達后裔,滿腹經綸,錦心繡口,勤于書信往返,誦讀如賞水墨丹青,我曾委婉寫詩相贈:“每讀華章感慨深,牽人情趣一煙輕。低回可惜先生筆,不寫民間疾苦聲。”后徐先生佳作迭出,李文熹又用前韻送他一首絕句:“喜讀華章意蘊深,如磐往事剪裁輕。人生不賦歸來去,筆底驚濤拍岸聲。”

2016-03-0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