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茉莉:德國“雷克小流氓”這樣愛中國

作者:茉莉(瑞典)

自稱“雷克小流氓”的德國青年Christoph Rehage如願以償,終于在中國過上了他夢寐以求的“有意思”的生活。他和四川姑娘談戀愛,徒步走遍中國大江南北,結交很多朋友,享受中國飲食與文化,還練就一口流利漢語,在網上發視頻吐槽,出書上電視,人氣飆升粉絲眾多,大大紅火了一番。

然而,這種其樂融融的好日子只過了幾年就到頭了。口無遮攔的雷克,自發表了“將毛澤東比作希特勒”的評論,他所熱愛的中國就迅雷不及掩耳地對他翻臉了。最近,雷克面臨中國官方媒體的萬炮齊轟,被全面禁言刪貼刪視頻,還被中國法律界人士威脅,要他受法律制裁,他甚至收到了死亡恐嚇。

這個敢往毛皇的神龕上吐唾沫的洋鬼子,引起了中國官府巨大的憎恨、輿論一片喧囂咒罵。但很少有人去追問:為什麼雷克要如此犀利地批判毛澤東?他在德國自由社會受到怎樣的教育,使他不吝于批判?在雷克激怒中國官府的言論裡,有多少歐洲人文主義諷刺傳統,又有多少中國文化的喜感?為什麼民間網友會稱雷克為“一只啄木鳥”,感謝他孜孜不倦地為中國抓害蟲?

◎ 撞上槍口炫酷:你們放馬過來

據說那年失戀時,年輕的雷克曾傷心地大哭一場。然而這一次,雷克沒有哭,因為他不認為自己有錯。曾在慕尼黑大學攻讀歷史和漢學,雷克對中國的歷史有比較深刻的認識。作為一個崇尚獨立思考的人,不管中國人譴責他的聲音如何高亢,如何鋪天盖地,雷克仍然相信自己是有道理的。

一臉孩子氣的雷克被指責為“亂華”,他到底做了什麼壞事,氣得中國官府發怒跺腳?盡管雷克多嘴多舌,曾對中國各方面的問題吐槽,但這次他惹惱官府的,只是一個幾分鐘的視頻而已。

去年12月毛澤東生日期間,知名演員王寶強祝毛澤東生日快樂,並稱他想給毛澤東“三磕頭跪拜”。于是,不知龍潭深淺的雷克在網上發飆。他指責王寶強的行為“惡心”、“沒文化”、“沒水平”,並稱毛左思想是”反人類思想“和”納粹思想“。雷克還說毛澤東是“中國的希特勒”,“用洗腦的方式控制中國人”,“弄死了幾千萬個同胞”。

稍有歷史常識的中國人都知道,雷克說的這些都是鐵證如山的事實,他不過是那個說皇帝沒穿新衣的小男孩而已。但時代在倒退,他的視頻恰好發表在新一輪文革式的“毛澤東熱”中,倒霉的雷克撞在天朝的槍口上了。

那位父親曾被毛澤東打成反黨分子十六年的當今中共領袖,似乎患上了“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竟然效法毛式個人專政,重新把毛澤東捧上神龕。于是,官網聲稱德國人雷克“褻瀆毛澤東惹眾怒”,引來“網民齊呼驅逐”。“正規軍吹響進攻的號角,拿起我們的拍子,讓小蠊無處可逃!”

一場軒然大波,讓這只德國“小蠊”嘗到了鐵掃帚的滋味。對于早就嫌德國生活沉悶無聊的雷克——“雷電的征服者”來說,這樣的遭遇實在是太刺激了,再炫酷也沒有了。雖然在遭受攻擊時他晚上睡不著覺,但這不正是他所盼望的火辣辣的生活嗎?

當所謂的中國法律專家指控雷克的言行構成違法,雷克公開回應說自己沒有錯,並表示歡迎中國法律人士到德國去抓他。說這話時,雷克那神情就像中國古代的孤膽英雄,身穿盔甲手舉長矛,大喊:“你們盡管放馬過來!”

◎ 以獨特的視角說常識開腦洞

這些年,天朝被前去中國淘金獻媚的軟骨頭洋人寵壞了,現在碰上了這個倔頭倔腦的一根筋。雖然無業,但雷克似乎不太想要人民幣了,他就坐在德國的家裡,用手機發視頻從容應戰。而那些只會欺負本國同胞的“趙家人”,至今未見放馬過歐洲來收拾這只小蠊。

仍然不改嬉笑風度,雷克說:“你讓我在牆內閉嘴,這個不說明我在牆外不可以玩得很活躍。”“我還是會在國外說我想說的話,就像說毛澤東是中國的希特勒,你也可以說希特勒是德國的毛澤東,這句話我依然會堅持。”

骨子裡高傲的年輕人在知識面前卻很謙虛。雷克說:“我知道我沒講新鮮道理,只是因為中國國內不能說。”在筆者看來,不光是他對毛澤東的評價不新鮮,其專欄和視頻涉及的中國問題,大部分觀點在我們看來都是一些基本常識。然而,對很多被“趙家人”洗了腦、被長期封鎖信息的中國人來說,雷克理性地用知識和邏輯去啟蒙他們,是非常有意義的。

不願靜坐慕尼黑圖書館拿博士學位,雷克行了中歐萬裡路,帶著不同的文化背景,以堅定的普世價值觀獨立思考,進行中西對比,給我們提供了不少看問題的獨特視角。筆者在看過雷克的上百個視頻之后,感到自己也被這位小老外開了腦洞。

雷克最棒的視頻之一是談雷鋒,他說雷鋒既可愛又可憐。說可憐,是因為宣傳雷鋒的照片顯然是專業攝影,是林彪作假的。引用證據和歷史邏輯鏈條,雷克說明林彪當時大力宣傳雷鋒,不是因為雷鋒做了好事,而是因為毛在人為的大飢荒之后地位弱化,需要利用雷鋒去宣傳崇拜毛澤東。

不僅在歷史分析方面讓人受啟發,雷克的一些提問也令人啞然失笑,讓我們在笑過之后悟出什麼來。例如雷克問:為什麼中國老百姓為自己的權益上街,被說成“煽動”,而為一個沒去過的小島上街,卻被說成“愛國”?對毛澤東的評價,他也不明白:“為什麼中國人站起來就是他的貢獻,而中國人受的苦難就跟他沒關系?”當五毛斥責雷克說“不许黑我們的周總理”,雷克反問道:他是神嗎?那你們和伊斯蘭國有什麼區別?

在談到成龍時,雷克為他喜歡過的娛樂明星如此腦殘而傷心。成龍說“中國人是需要管的”,昔日的德國小粉絲在質問成龍時運用了歸謬法:被誰管?現在管中國人的人也是中國人,難道他們就不需要被管嗎?是否要由黑人或其他種族來管呢?

◎ 反省德國納粹,揭開中國傷口

如果雷克只談雷鋒和成龍之類,天朝也许會對他睜只眼閉只眼。但這闖禍不怕天大的洋小子,執意揪住毛澤東“弄死幾千萬個同胞”的罪行不放,這到底是為什麼呢?德國作家格拉斯在1999年獲諾貝爾文學獎,他的獲獎演說裡,有幾句話可以借來解釋雷克的動機。

“我來自一個焚燒書籍的國家。我懂得焚毀可恨的書籍的欲望依舊是(或再一次成為)我們時代精神的一部分。”“作家就其本義而言,是不能把歷史描繪成太平盛世的,他們總是迅速揭開被捂住的傷口,……他們樂于與失敗者,與那些有很多話要說卻沒有講壇訴說的失敗者攪在一起,評點歷史的進程。”

由此看來,這位貌似玩世不恭的洋小子,是真正具有歐洲知識分子風骨的人。二戰后,德國知識分子啟迪人民反思納粹,並為納粹的罪行承擔責任。他們通過文學藝術去揭露法西斯,在哲學上思辨討論人性之惡與公民責任。

對極權主義之惡,雷克比西方一般年輕學者的認識更深一層,還由于他的家庭背景。雷克的母親屬于羅馬尼亞的一個少數民族——匈牙利族,七十年代時,羅馬尼亞共產黨侵犯人權,迫害知識分子和少數民族,雷克的母親被迫逃出來,嫁給一位德國人——雷克的父親。

作為德國綠黨的支持者,雷克不斷地公開反省德國人所犯的歷史錯誤。在視頻中,我們看見他參觀奧斯維辛,口口聲聲說“我們德國人”弄死了多少人,怎樣把無辜的受害者送進毒氣室。他強調德國人是施害者,犯下不可否認的罪行,只有深刻懺悔,才能提醒悲劇不要再發生。

正因為對本民族的反省如此真誠,如此深入,所以雷克不能理解:為什麼中國人至今還在頌揚毛澤東?他說每一個社會都有腦殘,例如德國也有新納粹,但不能是主流,中國的毛粉太多了,這是很危險的。

雷克知道在中國公開談毛澤東的罪行至今還是忌諱,因此,為了中國人民不受欺騙,需要他這個傻乎乎的老外大談特談。帶著使命感的雷克不厭其煩地告訴網友:毛胖胖建立的國家不要法制,毛胖胖干的事,是中國很多社會問題的根源。

◎ 歐洲諷刺傳統,帶中國“喜感”

雷克的視頻簡短而真實,他說話的表情豐富而生動,常常帶著揶揄搞笑的表情,令人忍俊不禁。在浪跡中國的旅途中,調皮鬼雷克學會了一大堆民間流行的“痞子”漢語。他認為,人不是會說話的猴子,寧可語言水平低,但是要有趣。

雷克說自己喜歡講髒話,常常叫別人“傻逼”,罵人“腦殘”、“去他媽的”、“草泥馬”。用這種很接地氣的漢語與哥們吹牛,他感覺很舒服很痛快。當然他也很會自黑,自稱是“小流氓”,因為他走在馬路上,看到姑娘都要瞄一眼,比較花心。

一口一個“習大大”、“毛胖胖”,雷克調侃起中國的新老皇上來,很會做鬼臉。因為批毛,他常被“毛粉”圍攻,還常被網警刪貼,這就逼得他學會用中文旁敲側擊。在智力上雷克有點歧視毛粉,他說毛粉的智商過不了那個門檻,有時會聽不懂他的嘲諷。雷克曾自稱是“德國自干五”,當時還真有一些中國自干五誤以為他是自己人。

雷克的諷刺模式是:無論怎麼樣都先說政府好,再說其他。例如,他打哈哈說:“霧霾的北京好像是噴香水,特別棒。”他把網絡審查寫成“神茶”,把五毛的群起攻擊稱為“大便風暴”。有人說香港、台灣有自由就很亂,雷克做出一個可愛的笑臉,回應說:“要不要給你們帶奶粉啊!”對于連中國奶粉也不敢讓孩子吃的“愛國毛粉”,這個諷刺是很深的。

雷克后來愈戰愈勇,指桑罵槐的本事也大大提高。他故弄玄虛地給網友講德國故事。例如,幾百年前,東德有個國王說鯉魚很好吃,其實那鯉魚很難吃,大家不敢說真話,……。有網友一下子就領悟過來:“周帶魚!”(被習近平接見的網絡寫手周小平)

看起來,雷克已經完全被中國同化了,他的幽默吐槽太有中國的喜感了,其荒誕逗得人骨頭發癢。因此有網友說:“這是一個套著外國人皮囊的中國網民。”而仇恨他的五毛則說他是“高端黑”,以陰陽怪氣的手法攻擊中國領袖。

無論這個話癆如何嫻熟地運用漢語搞笑叫陣,在本質上他還是一個西方知識分子,在評論中國時,他的觀點基本上都蘊含著民主自由理念,他用中文所做的挖苦挑釁,也是有歐洲深厚的諷刺文學傳統做底子的。

在具有批判精神的歐洲人文主義者的眼裡,不存在什麼神聖的東西,他們總是不可避免地冒犯權貴。例如英國作家斯威夫特就曾以辛辣的諷刺,建議英國貴族:不妨把愛爾蘭兒童放到廚房裡“燒、炙、烤、煮”,好好享用。

也许西班牙流浪漢小說也潛移默化地影響了雷克。那單騎長矛直衝風車的流浪漢,“往權力的廊柱上撒尿,在王侯的寶座上拉鋸”。這一類歐洲作家都是雷克的祖師爺,他們的正直、誠實、機智和幽默,已經浸入雷克的骨髓之中。但是,馬克•吐溫一言道出了真諦:“幽默的內在根源不是歡樂,而是悲哀。”

◎ 他是魯迅要誠意感謝的外國人

深具洞察力的魯迅曾在《燈下漫筆》裡寫道:“但是贊頌中國固有文明的人們多起來了,加之以外國人。我常常想,凡有來到中國的,倘能疾首蹙額而憎惡中國,我敢誠意地捧獻我的感謝,因為他一定是不願意吃中國人的肉的。”

假如魯迅先生還活著,他會看到越來越多的外國人到中國來經商、旅游,有的“中國通”甚至操流利中文登上舞台,成為特別受歡迎的演藝明星。在中國賺錢賺得盤滿缽滿,那些知趣的老外給予中國很多贊頌,聰明的他們絕不涉及中國敏感的公共話題。

而雷克,就是魯迅所說的“不願意吃中國人的肉”的、應該誠意奉上感謝的外國人,當今世界尚存不多的有良心的漢學家。一些支持雷克的網友認識到:雷克作為一個中文很好的外國人,如果在中國賣賣萌,天天把中國誇成一朵花,顯然對自己的發展有利。但是雷克覺得那樣沒有意義,他不想把自己變成一個只聊吃的、聊風景的老外。中國要進步就要聽批評,因此在中國的轉型期,雷克要說一些中國人想說卻不敢說的真話。

對網上的謾罵,雷克曾經聲言:“比起洋五毛,我寧可當洋公知!”他還說:“老外在中國,絕不應該自我審查,要敢怒敢言。如果自己都不敢,還能要求中國人說真話嗎?”只要看看雷克視頻的話題,就可以知道這位西方左派事事關心,知無不言,對人民疾苦有著發自內心的關懷。

——中國交通,環境污染,自殺女生,貴州小孩,警察槍殺上訪者,學生沙漠遇難,長江客船沉沒,媒體報道災難,高考,販賣兒童,公民樊京輝,對中國有害,……。在評論這些事件時,雷克苦口婆心地傳播了一種人道主義價值觀。他對中國人說:“你們有高樓大廈不是標準,標準應該是那些拿不到工資的民工和他們的父母。”

有人問雷克為什麼要經常批評中國,他回答說:“我批判是因為我喜歡中國,我對它有一種責任。”他還談到自己的夢想:“希望中國共產黨能陪著老百姓一塊兒走向民主。”為了這種不討好反遭惡罵的責任感和夢想,雷克辛辛苦苦地做視頻。他每天追蹤中國的熱門話題,然后展開自己的思考,找一個關鍵點去切入。

盡管目前雷克的言論視頻在國內被刪光,還是有不少喜歡他的網友翻牆出來,為這位鳳毛麟角的西方精英打氣叫好,表示他們由衷的感謝之情。一位叫Berry Corn的網友說:“這才是真正愛中國的人。他就像一只啄木鳥,啄食中國這棵老樹上的害蟲。”還有一位叫魏君箭的網友說:“ 在我有生之年若有好轉,我請你老雷喝酒!”筆者相信,當雷克能夠重回中國的那一天,一定會有很多中國人為這位英雄舉起酒杯,向他致敬。

——原載香港《爭鳴》雜志2016年2月號;原題:他往毛皇的神龕上吐唾沫——談德國人雷克“亂華”

(更多茉莉文章請見其博客:http://blog.creaders.net/u/4775/)



2016-03-0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