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為什麼特朗普(川普)會輸給希拉里

曹長青

被稱為“超級星期二”的11個州的美國總統初選,不出預料,希拉里成為民主黨的大贏家。如果她不因“電子門”被定罪的話,一定會成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在共和黨方面,也在預料之中,一路民調領先的特朗普(川普)在11州中贏了7個,在馬薩諸塞州更是拿到49%選票。

如果這個勢頭不被阻止,特朗普真拿到過半數選舉人票,他就會成為共和黨候選人,最后形成希拉里Vs. 特朗普的兩黨對決。在這種情形下,無論從特朗普本人的品行或美國族裔的分配現狀來看,特朗普都會輸給希拉里。

首先從品性來說,很多人討厭特朗普。即使在共和黨內,他都從沒拿到過半數人的支持。從迄今為止他贏的10個州來看,支持率基本在35%左右,說明近三分之二的共和黨選民不喜歡他。就整體美國來說,民主黨和中間選民更會反感他。主要還不是政見(沒多少人相信他空喊的政見),而是人品。在美國過去總統大選中,從未有過一個主要參選人像特朗普這麼離譜。

他“離譜”在哪裡?在參選之前,他就曾辱罵某些女性是“肥豬、狗、懶婆娘、讓人惡心的動物。”他辯解說自己不是政治人物,是個商人。但商人不等于就可以沒教養。參選之后,被女主持人質問,他就不滿,罵她滿身冒血(隱喻她月經期心情不好)。希拉里在電視辯論休息時去衛生間時間長了點(因距會場較遠),他就用粗鄙的詞嘲諷。用月經期、更年期等侮辱女性,不僅離譜,而是下作,令一大批女性憤怒。

特朗普的教養還可從對待自己女兒看出。他公開說,如果不是他女兒,就會跟她date(約會),甚至在南卡州初選的勝選晚會上,在眾目睽睽和全國電視下,用手摸女兒懷孕的肚子。這麼粗野流氣的人,在美國實不多見。

在迄今十場的黨內辯論上和许多演講中,觀眾可看到,特朗普常隨口損人,粗野流氣。念念不忘炫耀他民調多高,一副趾高氣揚狀。他的台風和表情,很像當年那個傲慢的意大利狂人墨索里尼。

特朗普總炫耀他是成gong的商人,可他有過四次申請企業破產,更有辦野雞大學被告上法庭的案子在身。他聲稱有幾十億資產,2015年收入超過6億,但卻拒絕公布報稅單。因為他害怕露餡——不僅不像吹噓的那麼有錢,更沒有給慈善機構、退伍軍人和以色列捐過多少錢,甚至可能分文沒有,反而是一直給左翼民主黨要角捐款,給卡特,給希拉里,給拜登,給克林頓……報稅單會“暴露”出太多特朗普的離譜和虛假。

特朗普要在美墨邊境建高牆的宣稱已是人人皆知(只是沒一個人知道他用什麼方法讓墨西哥付錢建這堵牆),還說要把1100萬非法移民遣送出去,不许穆斯林進入美國等。且不說這種政見對錯,他不久前跟左翼媒體旗艦《紐約時報》言論版編輯閉門會談時,說他當選總統后,不會按選舉時說的話去做。如此陽奉陰違,兩面三刀,展示特朗普不僅離譜,更完全無法信賴。共和黨其他參選人克魯茲、盧比奧等,都要求特朗普公布這個談話錄音帶,但特朗普裝聾作啞,不予回應。

更令美國選民普遍憤怒的是,特朗普在被問到三K黨(臭名昭著的種族主義)前領導人杜克(David Duke)支持他時,他竟沒有拒絕。反而用他不知道杜克是誰來敷衍。杜克曾選過參議員、州長和總統(當然都敗選),特朗普怎會不清楚他是誰?事后被媒體查到,特朗普曾五次談論過杜克。在全國批評聲浪下,特朗普不得不表示拒絕三k黨支持,但仍狡辯說,當時麥克風沒戴好,他沒聽清楚。可錄音回放證實,他聽得非常清楚,當場還重復了“杜克”名字。從這件事也可看出,特朗普根本不誠實,完全如盧比奧所說,是個花言巧語騙人的家伙(con man),而且是個慣騙。

這一切加到一起,構成強烈的印像(也是事實),特朗普不是真正的共和黨保守派,甚至都不是正經人(文明人),無法被信賴。這就導致相當多右翼選民干脆不去投票了——無法選希拉里,也投不下去特朗普。更糟的是,有些保守派觀點不強的人,干脆投給希拉里了。

另外,從美國人口的性別、族裔版圖來看,特朗普的辱罵女性,貶損西裔,激怒黑人和亞裔等,會導致他會失掉一大批少數族裔的選票(本來西裔、黑人、移民、女性就多數支持民主黨),最后輸給希拉里。

西裔現占美國人口18%,黑人12%,亞裔6%,加起來有36%。奧巴馬選總統時,拿到91%黑人票,75%西裔票,60%亞裔票。這次如果特朗普代表共和黨,更會使西裔和黑人倒向民主黨。目前民調,81%的西裔說不喜歡特朗普。

特朗普說在內華達有46%西裔支持他,完全不准確。實情是,在黨內初選的某一個投票所的100名西裔選票中,他拿到46張,就把這吹噓誇張成他在該州拿到46%西裔票(就這種品性)。這還只是在黨內初選。而在全國普選中他能拿到的票就更有限了。

在移民方面,美國的移民現已占總人口的14%,特朗普的反移民調子雖在共和黨選民中得到三分之一的喝彩,但在普選時卻會被民主黨和左翼媒體大做文章,促使多數移民把票投給民主黨。

在女性票上,奧巴馬以56%比43%大贏麥凱恩,以53%比47% 贏過羅姆尼。麥凱恩和羅姆尼從無特朗普那種貶損女性的言行,都輸成這樣。所以,這次只因特朗普對女性的不尊重,就會失去更多的女性票。

上述這一堆問題加起來,都是共和黨的夢魘。目前左翼媒體們不炒作這些事,而一旦特朗普成了共和黨候選人,他們就會把他那些胡說八道統統翻出來,每天報道,激怒越來越多的人。所以只要希拉里的電子門事件選前不被起訴(可能性較小,因司法部長是奧巴馬任命的,奧巴馬當然力挺希拉里),那特朗普輸掉的可能性就非常大。

在這種狀況下,共和黨只有阻止特朗普成為本黨候選人,才有可能(也是一定能)打敗希拉里。那麼目前共和黨還有沒有可能成gong阻止特朗普在本黨勝出?當然有。因為在共和黨支持者中,特朗普平均得票數占34.4%,也就是說有65%不喜歡特朗普。即使在特朗普大贏的維吉尼亞州,據出口民調,也有55%的共和黨選民說不願看到特朗普成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

目前共和黨只剩下四人競爭,其中俄亥俄州長哈西克毫無希望,只是賴著不退選。人所共知,只剩特朗普、克魯茲和盧比奧三人競爭。而克魯茲和盧比奧必須有一個退選,形成另一人跟特朗普的單挑,才可能阻止被《大西洋月刊》稱為的“魔鬼特朗普”。那麼這兩個資歷相當、都非常優秀的年輕參議員,到底誰該退?

我們看數字版圖:超級星期二初選結果,克魯茲贏了三個州,盧比奧只贏了一個。在特朗普贏的7個州中,4個是克魯茲第二。另外,兩人都是聯邦參議員,克魯茲在自己的得克薩斯州贏了17個百分點,而盧比奧目前在自己的佛羅里達州(3月15日投票)民調輸給特朗普近20個百分點。雖然在未來兩周中,盧比奧肯定把距離縮小,但是否能贏還很難預料。

所以僅從數字來看,應該是盧比奧退出,全力支持克魯茲。從意識形態方面來看,三人中,特朗普和克魯茲被視為“反體制派”。克魯茲雖然是參議員,但他沒有得到參眾兩院任何議員或州長的背書。而盧比奧是公認的“體制內”,得到63名參眾議員和南卡州長等人的支持。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克魯茲退選,因他的支持者“反體制者”居多,所以他的選票多數會轉向特朗普。出口民調已證實這點:他的支持者30%會轉向支持特朗普,21%會支持盧比奧。而盧比奧支持者絕大多數嚴重討厭特朗普,他們肯定轉向支持克魯茲。

所以,無論從目前贏輸的數字版圖,還是意識形態上來說,都是只有盧比奧退選,才可能使克魯茲在跟特朗普一對一的競爭下勝出。

保守派重要刊物《標准周刊》(The Weekly Standard)主編、著名保守派評論家克瑞斯托(Bill Kristol)今晨評論說,克魯茲和盧比奧聯手,完全可以阻止特朗普。他說這很簡單:克魯茲為正,盧比奧做副(Cruz-Rubio 2016)。

原總統參選人、南卡州聯邦參議員格萊漢姆(Lindsey Graham)也提出,現在共和黨必須做出抉擇,全黨力挺克魯茲,來阻止特朗普,以避免這個“投機商”把共和黨變成“泰坦尼克號”駛向災難。他很坦誠地說,克魯茲並不如我意,但現在我們處于必須團結在克魯茲周圍的狀態。這是唯一能阻止特朗普的辦法。

美國另一保守派評論家霍羅維茨(Daniel Horowitz)今早撰文“To Beat Trump, Rubio Must Exit”(要打敗特朗普,盧比奧必須退選),呼吁支持克魯茲。

但盧比奧表示,他要堅持到佛羅里達州選舉(3月15日)。這恐怕不是明智的選擇。如果共和黨不能盡快形成一比一跟特朗普對決的局面,繼續多人分票,特朗普成為候選人的可能性就加大,一旦他的氣勢和陣勢形成了,再到一對一的時候,也難以阻止了他了,美國共和黨的“泰坦尼克號”結局,就更可能成為現實,那不僅是保守主義的滑鐵盧,更是美國的不祥之兆。

在一年前的去年三月,我在第一篇分析美國總統大選的文章中就預言並期待,共和黨應該是克魯茲(為正)和盧比奧搭檔,擊敗希拉里。不謙虛地說,當時全美尚無任何評論家(起碼我沒有看到)做這種預測,他們幾乎都看好布什、沃克爾、哈西克等幾個州長。共和黨經過整整一年的廝殺,最后終于走到離我所預期的情形只有一步的距離。

如果沒有特朗普的半路殺出,恐怕半年前就會形成克魯茲和盧比奧聯手的局面,因為特朗普的票絕大多數是克魯茲的,而盧比奧肯定是第二名。對克魯茲來說,選盧比奧做副手,才能更增加贏得全國普選機會。

目前雖然特朗普聲勢仍然很大,但絕不是不可一世。他代表共和黨會輸給希拉里,但目前保守派選民仍有阻止他代表共和黨的機會,就看盧比奧等共和黨們,有沒有智慧和遠見了。讓我們拭目以待。

2016年3月2日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6-03-0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