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美國共和黨的"泰坦尼克"危機

曹長青




2月25日晚上在德州舉行的共和黨總統參選人第十場電視辯論,跟以往有顯著不同,這或许是共和黨的一個轉折點:

在民調前三名的參選人中,首次出現盧比奧和克魯茲兩位參議員聯手攻打目前領先的房地產商人川普(中國譯:特朗普)的激辯場面。

在以往的九場辯論中,政治圈外的川普,除了攻擊這個,嘲罵那個之外,對各項議題都在狀況外。川普的名人效應,使他成為爭搶收視率的媒體大戰的“寵兒”。他一個人得到的報道時間,比其他15名參選人的總和還多。

2016年美國大選的最大特點,就是共和黨選民中彌漫著強烈的反體制情緒,于是川普的口無遮攔,等于是成了民眾發泄不滿情緒的出氣口。所以他一出來就民調領先。但初選早期誰也沒把川普的參選當真,克魯茲和盧比奧都很少攻擊他。直到川普在南卡州和內華達州都大贏之后,克魯茲和盧比奧,以及一大批討厭川普的共和黨人才感覺到嚴重危機,擔心真擋不住川普在黨內的出線。

南卡州共和黨聯邦參議員(也曾是今年總統參選人的)格萊漢姆說,現在他的心情,很像當年上了海上巨輪“泰坦尼克號”的乘客,看到川普要成為“船長”,把巨輪開向災難。

這種擔憂絕非格萊漢姆這一個“乘客”,近日有22名美國知名的保守派理論家、評論家聯手發文,指出川普如果成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不僅是對保守主義的重創,而且將給美國帶來危機。

共和黨有識之士恐懼川普成為共和黨候選人主要基于這些明摆著的事實:一是他根本沒有政治理念(political philosophy);二是他沒有人格統一性;三是他的隨口胡說,不僅會在全國普選中惹眾怒而輸給希拉里(喪失共和黨今年的大好機會),即使贏了,也會使美國總統成為全球媒體嘲諷的靶子,把美國小醜化;第四點更嚴重,即使他贏了,你也不能指望“川普總統”真正推行保守派的政治經濟理念。

所以,在這第十場電視辯論會上,盧比奧和克魯茲幾乎沒有相互攻擊,而是都把目標對准川普。在以往辯論中似不可一世的川普,這次一路都處于守勢,最后潰不成軍,就是因為盧比奧和克魯茲拿出大量事實,被媒體稱為“剝下川普的皇帝新衣”:

川普自稱是“最堅定、最好的共和黨人”。可是兩位參議員指出,在過去四十年中,川普給了左翼民主黨政客大量捐款,捐給美國有史以來最糟糕的左瘋總統吉米卡特,捐給最左的參議員、前民主黨領袖哈里瑞德,捐給現任副總統拜登,更捐給最可能成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希拉里,還有她的丈夫前總統克林頓等等。盧比奧和克魯茲都強調指出,這樣一個長期支持贊助民主黨的商人,會是一個真正的共和黨嗎?會有堅定的保守派理念嗎?川普可以被信賴嗎?

川普以反非法移民一炮打紅,之后他更在每場辯論、每次演講都要說在美西邊境建圍牆。這次更說,牆還會再增高十尺(隨口胡說)。而且人人皆知,川普天天喊他的邊境城牆要墨西哥付錢。就像老爺爺跟孫子說,我會帶你去月球一樣。

前墨西哥總統福克斯(Vicente Fox)評論說,川普說了很多蠢話,但問題是40%的共和黨選民竟然相信他,這才是問題。福克斯毫不客氣地指出,川普是個“假先知”,他许願把美國人帶到迦南美地,但其實是帶到沙漠,讓人們渴死餓死。這個說法(預測)跟上述的南卡參議員格萊漢姆(說川普帶大家上泰坦尼克號)一模一樣。

全美國沒一個人知道他用什麼辦法讓墨西哥付錢。盧比奧更幽默地嘲諷說,川普在墨西哥邊境建造防堵非法移民的牆,大概會使用非法移民,因為他在紐約曼哈頓說坐t普大廈”時,就因雇用200名非法移民而被罰款一百萬美元。盧比奧這個機智的揭川普短之舉,贏得一片掌聲和歡呼聲。

盧比奧更指出,川普在佛州建度假村時,恰恰不雇用美國人,而是用外國人(因為薪水低)。當時有300名美國人申請工作(廚師,服務員等),川普只雇用了17個,其它都是用便宜的外國勞工,多是來自波蘭。

一如既往,稅收問題仍是本次美國大選的重要議題。所有共和黨參選人都異口同聲要減稅。克魯茲更提出單一稅率:個人所得稅10%,企業稅16%。外科醫生卡森也提出14.9%的單一稅率。只有川普跟民主黨同樣,說要給富人增稅。

在健保問題上,川普也是稀裡糊塗。一邊說要廢除奧巴馬的健保,一邊誇張地喊不能讓任何人死在大街上,所以他支持“醫保社會化”(socialized medicine)。盧比奧指出,這種用(大街死人的)極端說法,來給政府壟斷醫療保險提供“道德高地”的論調很像民主黨。

當主持人問川普用什麼具體方案取代“奧巴馬健保”時,他除了說保險要打破各州界限之外,再就沒下文了,跟他在其它議題上的大口氣一樣,只有“重建偉大美國”的口號,但沒有具體方案。口如懸河地誇海口,但“河海”裡面卻沒“水”。

在外交政策上,川普更是離譜。他說要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保持“中立”。這根本就是是非不清、敵我不分。美國一向是以色列最親密的盟友,共和黨保守派更從來都是力挺以色列。難怪川普這個從頭到腳的糊塗蟲遭到克魯茲和盧比奧的痛斥!

川普還說他支持了以色列很多錢,得到了以色列的许多獎牌。如果這些都是真的話,川普早把那些獎牌公布到網上了。可大家到現在任何有關他跟以色列有密切關系的東西都沒有看到。

川普曾公開指控喬治布什總統是靠“欺騙”美國人民去打了伊拉克戰爭。這跟左派媒體的無理指控一模一樣。當時明明是美英法德俄等五大國的情報部門都認定薩達姆擁有大眾毀滅性武器,伊拉克戰爭是經過參眾兩院投票通過的,不僅共和黨議員贊成,還有超過一半的民主黨議員,包括希拉里等都投了贊成票。美國民眾的支持率最高達78%!

川普甚至說,如果現在是薩達姆在台上,利比亞的卡扎菲仍掌權,兩個國家的情況會好很多。這不僅是根本不懂中東問題的一派胡言,而且那種只要中東(或世界任何一地)局勢能相對穩定,讓多麼殘酷的獨裁者執政都和我們無關的思維,不僅完全錯誤,更是可怕的!美國沒去中東打仗時,泛美客機、世貿大廈沒被炸掉嗎?

川普還吹噓,他當年就勸阻布什不要打伊拉克戰爭,如果當時聽他的,就不會有后來的惡果雲雲。但媒體通過各種檢索,都找不到川普在伊戰前有反對聲音,更沒有什麼對布什的“勸阻”,完全是編造!查到的,卻是川普對布什領導的伊拉克戰爭的贊美。所以盧比奧在辯論會后說,川普是個以花言巧語騙人的家伙(con artist),他什麼都敢編造,而且已成為一種慣性。意思是“慣騙”。

辯論會上盧比奧還扔了另一顆炸彈證明川普的騙:他當年辦的“川普大學”就是騙人的把戲。川普當年曾親自做廣告片宣傳這個大學,結果他承諾吹噓的很多項目統統沒有做到,于是遭到多位學生起訴,他本人成為主要被告。案子預定今年八月開庭審理。起訴的紐約市檢察長對媒體說,他手裡已有150個證詞。分析家認為,川普會敗訴。所以克魯茲在辯論會上提醒共和黨選民說,如果今年夏天川普作為被告出庭,那左翼媒體會密集報道,那時如果川普是共和黨候選人,那這個總統就別想選了。當然,除非希拉裡也因電郵門而被FBI起訴。兩個可能的犯罪分子選美國總統,瞧著讓世界看笑話吧。

在這場辯論會之前,上屆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更給公眾提示了另一個重要警示:如果川普的報稅單公開,很可能是一顆炸彈,一是證明他不像自己吹噓的那麼有錢;二是暴露他的很多話都是撒謊。比如他根本沒有像自己宣稱的那樣給慈善機構、給美國退伍軍人捐很多錢,甚至可能分文都無。而且稅單反而可能展示,川普到底給民主黨政客們捐過多少錢。

川普立刻明確表示不會公開稅單,理由是美國稅務局正在查他的稅,而且在過去12年每年都被查到。但基本邏輯常識是,以往多年的稅單都是“完成時”,即使被稅務局查稅,也不影響公開那些稅單。既然稅務局懷疑他有問題,選民就更有理由要弄清楚他的稅務狀況。

今天(27日)羅姆尼在推特上指出:“沒有合理的原因證明(川普)不可以在被稅務局查賬時公布稅單。如果他恐懼,可以把以前已經查完的公布出來。”美國國稅局相關人員也對《今日美國報》記者表達了跟羅姆尼相同的觀點:雖然稅務人員不可以對外公布任何人的稅表,但“沒有任何理由阻止納稅人公開自己的稅單”。

川普怎麼回應羅姆尼和國稅局對他不肯公布稅單的挑戰,媒體公眾都在瞪大眼睛看著。這是證明川普是否撒謊慣犯的最直接的“真金白銀”。

川普參選總統且民調升高之后,開始自稱是“最虔誠的基督徒”了。可他前一段為爭取基督徒選票而去教堂、跟眾信徒一起領聖餅時,卻誤把銀盤當作是收集奉獻金的,從口袋掏出鈔票放在上頭,引起一陣尷尬。他連這個最基本的宗教儀式都不懂,還說自己是“a strong Christian”。

川普的另一不可信賴是,如果他當上總統,會提名什麼人做美國最高法院的法官?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亞一周多前去世,而奧巴馬任期將結束,所以共和黨強烈主張應由下屆新總統提名大法官繼任者。克魯茲特別強調,(現在最高法院的八名大法官是左右打平),如果再出現一位左翼的,那麼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保護個人擁有槍支的權利)和移民政策等,就可能被改變。以川普幾十年支持民主黨的左翼歷史,如果他成為下屆總統,選民怎麼可以信賴他提名一位像斯卡利亞那樣堅定的保守派?

在以往的辯論會上,川普在被問到提名誰做大法官這個極為嚴肅的問題時,竟然說會提名他自己的妹妹。而他妹妹是圈內人共知的自由派,甚至被克魯茲稱為“激進分子”。

就這樣一個隨口胡說、撒謊成性的痞子,如果出來代表共和黨參選已經是共和黨的恥辱,而且他在全國普選中不可能贏的理由實在太多、太多。任何理性明智的共和黨選民,你要把選票投給川普,就是買了一張登上泰坦尼克號的船票!

2016年2月27日

2016-02-2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