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蔡英文的真正難題

曹長青



綠營以壓倒性勝利贏得總統大選和立法院多數后,很多台海問題專家,包括北京方面,都擔憂民進黨重新執政后,兩岸關系可能回到陳水扁時代,甚至認為兩岸關系是台灣新總統面臨的最大難題。

事實上蔡英文執政后,她面臨的最大問題不是“兩岸”,不是“習近平”,而是台灣內部,尤其是經濟困境。

西方民主國家常見的政治現象是,在大選之前,政黨候選人往往競相表示其對外政策的強硬,以爭取本黨基本盤的力挺。而真的當選之后,有些囿于現實原因不得不把原來的“強硬”打折扣,有些則本來就是投機妥協派,就是騙選票。

蔡英文在競選時的對中國政策都不強硬,甚至都不明確,只是說要“維持現狀”。這跟西方國家候選人的慣例很不一樣。在西方,尤其是在野黨,都是強烈提出要改變現狀(高喊Change)。美國的奧巴馬當年就是靠高喊這個口號上台的,目前在野的共和黨參選人(今年美國總統大選)更異口同聲,都強調必須改變奧巴馬的政策(對內實行社會主義;對外實行綏靖主義),扭轉美國的方向。

●蔡英文為什麼不敢說清楚?

蔡英文的“維持現狀”到底是什麼含義,她自己從未做過清晰定義。所以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朱立倫在選前最后一場造勢大會上還在質疑“蔡英文為什麼不敢說清楚?”

蔡英文當然不想說明白,因為她的“維持現狀”其實跟馬英九的“不統,不獨,不武”的兩岸政策沒什麼大區別,就是保持馬英九任內實行的兩岸“表面上”相安無事的現狀。而這個現狀得以保持,是以台灣人民,尤其是綠營主體(民進黨高層)放棄了追求和實踐台灣成為正常化國家這個目標為代價的。

對此,蔡英文當然不能明說,因為如果挑明了,會讓綠營民眾嚴重失望,甚至沮喪,當然會影響她的得票率——如果你不追求和實踐我的理念,我為什麼要投你這一票?

既然在競選總統時蔡英文都要維持現狀,那她當選之后,其兩岸政策當然很可能跟馬英九大同小異,所以兩岸關系不會有大的風浪。蔡英文如果不追求(實踐)台灣的國家正常化,不改變帶著專制內容的國旗和國歌,甚至連國土界限也用“中華民國就是台灣”這種模糊化的說法,更別說改變那個名不副實、中國根本不承認的國號,那麼對岸北京政府還能說什麼?所以蔡英文時代的兩岸關系,起碼在她執政的前期階段,不會有什麼大改變,所以兩岸關系也就不會有什麼大波瀾。

●台灣快成“亞洲的希腊”了

蔡英文的真正難題是在國內,在經濟領域。馬英九執政的最大敗筆還不是兩岸關系,而是經濟政策。台灣經濟已走向希腊化:國營化、大政府、高稅收、高福利,濫用全民醫保導致的巨額浪費等等,導致台灣債台高築,貧富懸殊,經濟維艱,年輕人就業困難,幾乎就差被稱為“亞洲的希腊”了。

這樣一個經濟爛攤子,是蔡英文要立即面對的,是需要大刀闊斧改革的。即使用震蕩療法的大手筆、大動作變革,也需要相當一段時期才能見效;就像癌症,即使手術徹底切除,恢復期也需要時間,更何況“徹底”幾乎是不可能的。而如果不能認清“台灣病”(希腊症狀)的嚴重性,不敢立即採取行動做大手術,那麼這個“病灶”會轉移蔓延,台灣的經濟還會惡化。如果四年后台灣的經濟仍是“維持現狀”並惡化,那麼這次跟上屆馬英九選舉拿到同樣票數(689萬)的蔡英文,也不排除步馬英九后塵,殊途同歸,都是689的命運(先贏后輸)。

經濟專家都看到,台灣的產業幾乎被中國掏空這個事實。怎麼改變?太陽花學運的興起,阻止了國民黨想把兩岸經濟進一步連結、縱容兩岸不平等的“服貿協議” ,等于暫時中斷了中國經濟勢力長驅直入台灣。但如何阻止台商,尤其高科技等拳頭企業離開台灣去中國,則是蔡英文們的難題。

制定法律限制,或行政阻止,都違背自由經濟的原則,在目前兩岸的三通八通的局面下,更是不可操作。唯一的辦法,也是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實行海耶克等自由經濟學家提出的減稅、廢除限制企業的規定、私營化、削減福利等真正的市場經濟政策。

水往低處流,商人往低稅率的地方走(投資),這是常識,也是經濟鐵律。香港在回歸中國之前曾經濟繁榮到常被國際機構評比為“經濟自由度”世界第一名,很大原因是香港實行單一稅率(flat rate),而且很低(14%),沒有商品稅。新加坡在李光耀父子統治下,雖是威權國家,但其經濟繁榮的主因,也在于走西方的市場經濟之路,也是單一稅率(16%)。即使新加坡政府擁有的淡馬錫公司(占新加坡47%的股票)也是採取私人企業模式,按市場經濟運作,而不是中國那種完全官有官辦的國營官僚化,也不像台灣的“電力公司”、“中油”(都是國營的)和“中華電信”(政府交通部是最大股東),都由政府操控(台灣的電價、油價、手機收費等居高不降,都跟國家壟斷有直接關系。)。

如果台灣能夠大幅減稅,簡化投資手續等,自然就會吸引全世界的商人和投資。只有稅率低,投資才有盈利可能,才會誘惑外商進入,才會把去了中國的台商吸引回來。關鍵是靠低稅率、更好的投資環境的吸引,而其它的強制手段,既違反市場經濟規律,也不會奏效。

●台灣兩大黨,檔次差不多

除了減稅贏來投資和經濟效益增長來開源,另一個就是要削減福利和官僚機構來節流。台灣公務員的平均退休年齡低到55歲,比希腊還低兩歲。更不要說還有全世界其它國家都沒有的退休軍公教人員可領十八趴高利率的特權福利制度。這些導致台灣的龐大債務已接近希腊水平,嚴重拖累台灣的經濟發展。

蔡英文能不能在這些領域大刀闊斧的改革,頗令人質疑。因為民進黨是左傾政黨,熱衷均貧富、強調平等,而不是注重自由競爭,強調人的權利。蔡英文畢業于全球左傾思想的大本營“倫敦政經學院”,她的博士論文主調是反經濟全球化的,是左派反對自由的市場經濟的邏輯。這次競選中蔡英文提出的經濟政策,基本都是大而空,更沒有明確堅定地提出大幅減稅、削減債務和福利,政府縮身的自由市場政策。

在這一點上,台灣兩黨檔次一樣,都是不懂自由經濟。而國民黨似更加可惡:台灣曾有翻譯了市場經濟學大師米塞斯主要著作的夏道平等自由經濟學家,更有海耶克當年在倫敦教學時的親傳弟子(曾任中華經濟研究院長)蔣碩傑等人才,但當年都不被兩蔣重用,更別說把他們的自由經濟思想變成政策。而國民黨的馬英九們則是左右不分,似連西方的左右派到底是怎麼回事都不清楚,更從不見他們的政治人物闡述、力主類似西方右翼的經濟理念。除了為權力而玩兩岸政治騙術,啥也不顧。而民進黨的蔡英文們是清楚的左傾。這才是真正令人對台灣經濟前途擔憂的。蔡英文和民進黨這次在政治選舉中獲得大勝,但在隨后的經濟領域還能取勝嗎?以台灣經濟困境的現狀,和民進黨蔡英文們的左傾歷史來看,很難給出肯定的答案。

2016年1月21日于美國

——原載台灣《看》月刊2016年2月號

2016-02-2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