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寒江月 :我從未因黃皮膚在美國受到歧視

作者: 寒江月(美國)

參考各方面的信息和觀點。如果我對這個(梁彼得警官)案子真的感興趣,我會去讀法庭文件,我不會聽到“同胞”之類的詞就衝出去游行。雖然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但我必須對自己的行為和自己的頭腦負責。

我在美國生活了近30年,當過大陪審員,也在小額法庭告過狀,對美國司法制度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也具有相當的信心,這個制度雖然不能說完美,但是時至今天,陪審員們還不至于用種族作為判斷標准,況且12個陪審員來源于不同的種族和文化背景,常識告訴我,如果12個陪審員無一例外都認為在這個particular案件裡,梁警官的罪名成立,那一定有其原因,那就應該去探討原因何在,包括我們自己是否真的了解了全部信息,在此過程中,也不妨看看別人是怎麼想的,或许有所啟發。

至于“種族歧視”,以我自己的人生經歷來說,在美國我從未感到過自己由于是黃皮膚而受到過歧視。如果我與上級發生衝突(我曾經的上司們全是白人),如今作為一個“無業游民”,在美國我打交道的也全是白人,如果發生爭端,我會想到自己是否有些事做得不對,或者后面有些別的故事,而不會首先想到“歧視”。動不動就打種族牌,我認為那是弱者心態,我還不認為自己的能力弱到了要打種族牌的地步,對我自己而言,我不會用“種族牌”來掩盖自己的短處。個人經歷告訴我,以平等心態待人,用積極心態做事,在哪裡都會被人尊重。

要說歧視,我這輩子經歷過的歧視無一不是來自“同胞”。在中國到處都是歧視,政治、經濟、城鄉、貧富、地域、性別、學科(聽說過“文科傻妞”嗎?)、文化、民族、職業……說實話我還真找不出哪個領域沒有歧視的。按照美國標准,這壇子裡的歧視性語言多了去了,只不過大家早已習慣成自然,不以為意了。

對其他人種、國家的歧視也比比皆是。印度是“阿三”,非洲是“黑鬼”,白人是“鬼佬、鬼婆、鬼崽”等等等等。若干年前有一次我請一位黑人好友在法拉盛的一家中國飯館吃飯,waitress和waiter 欺負人家不懂中文,一口一個“黑鬼”,我過去對他們說:“今天我要是帶了錄音機,錄下你們的話,明天就請律師告你們!”從此再也不去那家中國飯館了。去年還在《世界周刊》上看到一篇文章,一個華人家庭因為自家“優秀的女兒”要嫁黑人,父母幾乎痛不欲生了,雖然准女婿也同樣優秀。

反過來,人家用同樣的語言說“同胞”們一句,就大喊大叫“辱華”,群起而攻之。

簡言之,以自身經驗,無論當年在中國還是現在在美國,遇到中國人群體大規模上街的事,我會三思而后行,因為我不想讓自己一不小心被人利用。至于別人要干什麼,在美國這個自由國家,只要在法律範圍內,go ahead。

2016-02-23

——原載網絡,讀者推薦

2016-02-2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