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罌粟:從我的美國陪審員經歷看梁彼得案

作者:罌粟(美國)

最近微信上常常看到美國華人聲援梁彼得警官,我對此案不熟悉,也沒有花時間去研究。更重要的是我一直不願意站在種族/群體的立場去看司法問題。既然已經扎根在美國,我除了飲食/文化上還是保持中國傳統,在政治/司法/政府的觀念上,我力求隨美國主流而不是站在一個華人的立場。平心而論,我一直覺得美國的司法制度很公正,雖然有個別錯案,但是我不認為有因為種族的原因帶來不公正的司法審判。

三年前,我被拉壯丁去法院擔任陪審團員。凡是美國人都有機會被抽簽去擔任陪審團,但是正式擔任審判陪審團員還是需要經過一番篩選。首先是法院要求利益衝突回避,我的案子是一個黑人青年行凶搶劫案,法院要求凡是家裡有人當警察的/檢察官的,親朋好友被搶劫過的,都要回避。當時我正在忙于找房子,也想提出回避,我的理由就是英語不是我的母語。法官斷然拒絕,說我的英語能力不影響我判案。篩選后的陪審團員還要經過被告和檢察官雙方鑒定通過,我又一次被檢察官/被告同時選上,這樣我就參加了四天的審判。

法官要求我們只在法庭裡看檢察官拿出的證據和辯護律師提出的反駁,不允许我們回到家裡自己去調查研究被告的犯罪歷史,也不允许打聽這件案子的媒體報道。也就是說我們的判決只是基于在法庭上列出的材料,我們12個陪審團員也不允许私下交流,只能統一關在房間裡討論,一直到聽證結束。最關鍵的一條就是法官要求我們對被告假設無罪的,而且要給予被告足夠的“相信是無辜的”,檢察官必須承擔舉證說明被告有罪。

我面前是一個西裝革履斯斯文文二十歲的黑人青年,看樣子一點不像平時電影裡的壞蛋樣子,也不像電視新聞裡的通緝令照片。說實在的,我是力圖想找出檢察官拿出證據的破綻,錯判一個好人的后果不堪設想!

檢察官不厭其煩請來了很多專家,比如無線電訊公司的工程師,解釋被告手機的定位,被告與受害者手機短信交流的記錄,被告原單位的老板證詞,受害者及女友的證詞。所有一切證據都指向被告,最后唯一的疑問就是我沒有親眼看見他搶劫和行凶。

在12個陪審團討論中(有黑人,白人,黃種人,男人和女人),幾乎大家都是想方設法在證據裡面找破綻,其中大家鎖定在“被告與受害者見面交換iPAD買賣時,會不會有一個第三者出來行凶,這是唯一可能被告是無辜的”。但是這個假設又被常理所推翻——如果雙方在交易時,受害者被打昏,iPAD被搶,那麼在場的被告為什麼不報警,不叫救護車?為什麼受害者的iPAD是被告拿出賣的?我們想方設法為被告解脫,但是證據不允许我們這麼做,最后我們只好給被告定罪!

判決后,我還是給法官打了個電話,給被告求情。我兌現了我的諾言,公正地給出了判決,但我希望法官能考慮這是個剛20歲的年輕人,給他做人的機會,從輕發落。法官還是判了他12年!

事后,我在馬裡蘭法院的數據庫裡找到了這個年輕人的犯罪記錄,他已經犯過幾次罪了,同時還有個案子等待審呢!

要被陪審團的12個成員一致認為有罪是件不容易的事,檢察官必須滴水不漏地舉證說明被告確實犯罪!嚴格地說,只有陪審團看到的證據才是有資格判定有罪或無罪,示威游行是沒法改變法庭上的證據,也不會影響陪審團的判決。

2016年2月23日

編者注:作者居住美國馬里蘭州,曾在本網發表“我為什麼反對川普當總統”等文章。

2016-02-2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