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ZT 挺梁游行是在美華裔海外維權的正義活動嗎?

作者:三貓(紐約)

今天,全美超過四十個城市沸沸揚揚,很多激動萬分的華人在各種僑團、社團的組織下聚集起來展開大示威活動,支持和聲援紐約市前警員梁彼得,抗議美國司法“不公”。這種一片紅海洋的中國式大示威在海外雖不多見,但也確曾相見,比如歡迎中共首腦時便是這種紅海洋陣勢,中國人曾經抗議美國媒體人針對中國的言論也是這種紅海洋陣勢。所以才有民主人士議論說,凡是擁護政府的游行都是有組織的,凡是反對政府的游行都是自發的。但是后來情況有所改變,變為凡是反美的游行都是有組織的,凡是反共的游行都是自發的。

很多人感嘆地說,華人在美國人數量不少,但是政治力量並不大,歸根到底是不團結,幫派林立、山頭眾多,這樣說雖不無道理,但是完全將不團結歸結于華人的民族性並不客觀。因為,海外華人故土的邪惡政權的滲透破壞起著不小作用,海外親共媒體的導向也起著不小作用,中共的海外僑務政策、外交政策和海外情報戰略也在海外華人的政治意識和態度上起著不小作用。

其實,在美國乃至西方的自由民主世界裡,細觀這些關心政治的華人,從大的政治理念上講只有兩大派:親共派和反共派。親共派裡面有直接、間接聽命于中共領館的紅色團體——華人僑團、商會、同鄉會、中國人學生會、中國人同學會等,它們被稱為“正紅旗”。還有小罵大幫忙的偽“民運”團體,他們平時撒嬌罵罵中共,關鍵時刻幫中共。再有就是台灣泛藍體系在海外的團體,因為泛藍在台灣的政權馬政府已經集體投共,這些海外的團體也就變相投共了,盡管他們還不好意思承認自己投共,所以仍被稱做“泛藍系”。反共派裡面有:追求地方自治和獨立的西藏、新疆、內蒙和台灣群體, 被稱為“獨立派”,以后可能要增加一個香港本土派,這也是中共逼出來的。還有主張以任何形式推翻中共暴政實行民主的真民運群體—— “民主派”,還有以維護信仰自由、反迫害訴求為主的修煉團體和宗教組織 —— “信仰派”。如此大致分出的兩大派都各有三組,親共派的三組是:“正紅旗”、“假民運”、“泛藍系”;反共派的三組是:“獨立派”、“民主派”、“信仰派”。但是我們必須看到,中共國安系統對反共派滲透嚴重,這早已是不爭的事實。

了解了海外華人政治傾向的分布,還需要看清中共針對這些不同人群的策略。對于“正紅旗”,中共既要全面掌握,又要長期利用,還要防止“正紅旗”內訌。“正紅旗”的骨干人物回到大陸無論是政治榮譽還是經濟利益都是優先對待的,即使在海外,他們也能得到一等的關照。中共給予他們“海外僑領、愛國僑胞、傑出華人、成gong學子”等等迷人稱號。這次挺梁游行,“正紅旗”就是主要力量,他們利用一些迷惑性口號,喚起很多平時不懂政治的華人的同情心,發起了今天的中國人大示威。

至于有名的“假民運”組織和個人,他們平時與中共配合演戲,甚至反共口號喊得很高,迷惑國內不知情的反共人士的信任,以取得國內反共人士的情報然后暗中提供給中共,關鍵時刻“假民運”會出頭幫中共說話誤導西方政府或媒體。中共方面還樂于“假民運”組織吸引和拉攏底層文化素質不高的反共民眾。“假民運” 組織和某些個人大行其道的虛假政治庇護生意就是一個主要拉攏手段,他們以這種假避難手段去破壞和誤導正常獲取政庇身份的渠道。他們還制造很多毫無反共意義和作用的議題和活動,去消耗海外基層的反共民眾的時光、資源和鬥志。那些有名有學位的又精通外語的“深喉假民運”人物,每每到了西方主流社會需要中國異議人士發聲的關鍵時刻,便會起到四兩撥千斤的幫助中共的反作用,只要看看當初中國加入世貿、申辦奧運等重大議題時他們的表現就知道這些深喉的真面目了。所以“假民運”分兩個層次 ——“基層假民運” 和“深喉假民運”。“基層假民運”的作用在于分化和消弱基層華人民眾的反共努力和鬥志,“深喉假民運”的作用在于破壞和消弱民運界尤其是“民主派”在西方政界的影響。今天這次挺梁游行,“深喉假民運”不會露面,他們不會為了這樣的練兵演習暴露自己寶貴的實力,露面的是那些“基層假民運”和被蒙蔽的糊塗華人。

對于“泛藍系”,中共有點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感覺。拉得太近吧,畢竟不是嫡系部隊,不敢交心,推開吧,又怕推到了“獨立派”那邊去,所以雙方在一層薄薄的遮羞布底下來往著,對外保留著這一層紗。這次挺梁游行,“泛藍系”作為次要力量,也參與了活動。中共也很熱衷拉攏那些台灣背景的海外華人,不然就不會產生像劉醇儀、閔國保和李文和這樣在海外政界商界有一定地位的擁共角色了。

對于海外的“獨立派”,中共是高度防範,百般破壞的。這一派雖然不是中共最害怕的力量,但是獨立浪潮一旦成gong一處,就會立即傳染到四面八方,各地方紛紛要求自治或獨立,中共政權就會不穩定而隨之瓦解。海外“獨立派”雖然意志堅定,持久不懈,但是力量微薄,不同獨立訴求的派別互相還不怎麼團結,這裡面除了獨立派內部不夠遠見、之間文化差異較大的原因外,中共的滲透和破壞不可忽視。這次挺梁游行,“獨立派”自然也不會參加。

對于海外“民主派”,中共早已視為心腹之患,所以才不擇手段地將其領袖人物王炳章等誘捕入獄,牢牢看管。至于海外真正追求中國民主的“民主派”組織,可以說早就被中共全部分化瓦解了。而“民主派”的影響之所以還存在,完全是一些具有真正民主革命思想的個人在起作用,他們以個體形式寫文章發聲傳播他們的思想。現在,海外民運已經不可能建立真正“民主派”組織,可以說,每建立一個就會招來 “假民運”人士的取代和破壞。“民主派”人士早就明白這點,所以各自為戰。今天的挺梁游行活動,這些各自為戰的個體民主派肯定不會去參加。

至于海外“信仰派”,他們自己舉辦的反迫害游行、集會和請願活動均辦得聲勢浩大、有聲有色、整齊劃一,他們也不會參加今天這個與自己信仰無關的游行活動。

凡是中共海外僑務部門認可了的活動,就一定有海外親共媒體的正面報道積極跟進。今天的大示威游行,就有五花八門的媒體宣傳,成千上萬的微信帖子,令人眼花繚亂。梁彼得事件無論從事件本身來看還是他個人與家庭背景來看都與政治尤其是中共毫無關系,那麼中共利用這個事件策劃這樣聲勢浩大的行動的目的是什麼呢?我們怎樣才能從眼花繚亂的報道中清晰地看出,中共今天挺梁示威游行的目的呢?三貓分析其目的如下有三:

目的一:在美國制造所謂大規模的華人維權活動,抗議美國司法“不公”,其目的是為把大多數不關心政治但關心華人權益的華人組織起來,圍攏到“正紅旗”周圍,將來再有中共認為有必要的事件,就可以再利用已有此經歷的華人民眾向美國示威,再為中共發聲造勢,中共就是這樣利用美國民主制度和華人民眾為自己發聲造勢的;

目的二:中共想把此事件的性質和大眾的目光引向陳果仁,李文和、陳霞芬和郗小星事件上去,這四起事件,只有陳果仁事件完全是個在美華裔不幸的悲劇,而李文和、陳霞芬和郗小星都是在美華裔科技人員通共而招致美國執法當局嚴格審查的例子。四個事件中,其實中共並不關心早于1982年就遇害去世的陳果仁事件,它關心的是之后發生的李文和、陳霞芬和郗小星三起性質相似的事件,它還關心其它諸多知名度不高但案發率極為頻繁的在美華人竊取美國機密的事件,美國近兩年對此類事件非常重視並抓捕諸多華人間諜,令中共很是著急。中共以為利用挺梁游行抗議美國司法不公,壯大所謂華裔維權的聲勢,就可以側面地為李文和、陳霞芬和郗小星等大間諜和那些小間諜發聲叫冤、打抱不平,就可以阻嚇住美國執法當局對竊取美國機密的華裔的抓捕和控制,殊不知,這種指桑罵槐的小兒科做法難以湊效;

目的三:讓美國政府和西方世界看到海外華人對中共國的忠誠和熱愛,以此警告西方不要法律制裁海外的通共華人,這樣的華人示威聲勢也是對海外反共的民主勢力的打擊。中共玩弄民眾、運動民眾的游刃有余的手段,是今天大多數參與示威游行的華裔民眾絕想不到的,他們如果想到這點,腸子都會悔青了,他們又被中共當木偶耍了一回,他們既然跟著中共轉,為何還想在美國落腳享受西方自由民主?

其實,海外大多數的華裔民眾,既不在親共的三派裡,也不在反共的三派裡,他們對國內政治和人文環境的破壞也已絕望無奈,只想過好在美國的生活。十四億同胞中無數慘烈遭遇,他們即使聽說了,也無動于衷,例如高智晟律師遭受酷刑和折磨,就是全世界各族人民游行聲援他都不過分,但是海外華人做了嗎?沒有!再比如被判無期徒刑的王炳章博士曾經在紐約市生活過十幾年,紐約市的各界華人,又有誰關心過一直被關在廣東韶關監獄十幾年的他呢?

我認為,那些美籍華人不能忘了,還有十四億沒有自由的同胞在大陸,在中共眼中,你一樣是中共奴才,你在美國就是穿金戴銀也不過是奴隸的親戚而已,在美國,你為中共造勢再大,也不能贏得與猶太人在美國相同的社會地位,除非你有與他們一樣的獨立人格。

所以說,今天各位與其游行支持梁彼得,還不如游行支持王炳章,與其抗議美國早期錯誤的“排華法案”,還不如敦促美國聯邦參眾兩院盡早制定更嚴厲的“排共法案”,與其為李文和、陳霞芬和郗小星之流打抱不平,還不如潔身自好,遠離中共邪惡勢力。因為,一個獨立于邪惡權力的有獨立人格的人才是一個有尊嚴的人。

2016年2月20日

2016-02-2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