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楊斌和金正日合演鬧劇

曹長青

被北韓任命的新義州特首楊斌,還沒正式走馬上任,就被中國警方關押。全世界恐怕找不出第二個這種戲劇化的外交例子。平壤和北京對此到底會怎樣“交易”還有待觀察,但各種跡象顯示,即使楊斌不被“調查”,金正日想辦一個北朝鮮的“深圳”的設想也幾乎是無法操作的;它更像是這個喜歡拍電影的北韓獨裁者編導的一出鬧劇。這從以下幾點就可以看出︰

第一,深圳連接全球經濟自由度最高的香港。

中國在深圳成它a辦了第一個經濟特區,除了開放政策以外,更重要的是它和香港只有一橋之隔,而香港有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條件︰600萬中國人;實行了百年以上的資本主義;全球的金融和商業中心之一。據美國“卡托研究所”(Cato)2000年發表的“世界經濟自由排行榜”,前四名是香港、新加坡、新西蘭、美國。正是香港向深圳的大量投資、把它當作“來料加工”基地,才給了深圳特區的立足提供了支點。

但新義州對面是中國丹東市,丹東完全沒有香港那些條件,兩者的經濟地位可謂天壤之別。當年鄧小平決定建特區,如果不是選了深圳,而是內地的蘭州、烏魯木齊或丹東等,幾乎沒有成左漸i能。因為即使北京給了特殊的經濟政策,但沒有像深圳和香港接壤那種得天獨厚的條件,很難吸引外資,尤其是在最初的階段。因此金正日想把新義州建成“深圳”,幻想成份大,可操作性低。

第二,深圳集中了全國的財力。

深圳建特區前僅是個幾百人的小漁村,到處是泥塘。現在成為擁有600萬人口、高樓大廈幾可與紐約一比的現代化都市。但深圳最初的基本建設(水電、平整土地、建居民樓和辦公大廈等)都是中國政府傾國家之力來投資的。當時中國主要省市都在深圳設了“辦事處”,如同各省在深圳的“大使館”,負責投資項目,拓展內地經貿,深圳成為中國連結世界經濟的窗口。

但新義州的情況則完全不同,北韓今天處於嚴重經濟困境,不僅缺乏財力向特區投資,而且金正日的想法是從特區撈錢,想打“短平快”,根本沒有長期的經濟開放政策和設想。

今天世界上多數國家都在致力發展經濟,融入全球化;並不是誰說辦“特區”,資本家就向那里蜂擁的時代。例如非洲48個國家,42個實行了多黨選舉並走市場經濟,但西方資本家去投資的仍有限。北韓有什麼特殊的地方超過了非洲和其他亞洲國家?它的特殊性恐怕只有一個,那就是有個全球罕見的政治動物︰神秘兮兮、神經兮兮的“世襲皇帝”金正日。他會吸引全球資本家嗎?

第三,深圳吸引了全國人才。

深圳能有今天,還在於它吸引了全國各省市的人才。深圳初辦時,來自北京、上海的人最多,而這兩個城市是中國教育水平、人才比例最高的都市。而深圳建特區之時,正值中國恢復高考後入學的前幾屆大學生剛剛畢業,他們中釵h人以及很多有創業精神的年輕人都想到深圳這個開放之地一博。而新義州能從整個北朝鮮集中人才嗎?在火柴盒式的共產密封統治下,在極度貧窮的折磨之下,北韓是否真的有什麼人才都非常令人質疑。

第四,深圳的“特首”具管理經驗和能力。

深圳的開創者中有一批具實干精神、開放意識的管理者。像首任市長梁湘(六四後遭李鵬整肅憂郁而死)等,在調入深圳之前都在政府機構長期磨練過,具有一定的管理經驗和行政能力;而楊斌既沒有在任何大小城市管理的經驗,也不是在大公司逐級升遷獲得今天的職務,而且還不是朝鮮人,擁有荷蘭的護照。如果新義州特區出現問題,楊斌隨時都可以溜之大吉。而中國的梁湘們,不僅沒有外國護照,還作為黨和政府的官員,出了事情必須承擔責任。

第五,鄧小平和金正日理念、氣質都不同。

深圳特區初辦不久,就有人告狀到北京,說深圳除了掛五星紅旗,其他都是腐朽的資本主義了。1984年鄧小平去深圳視察,但沒給一句評語就離開,去了廣州,其氣勢比清朝皇帝乾隆下江南還威嚴,以至大小官員誰也不敢問鄧小平到底怎麼個想法;他們當然十分緊張,因為鄧小平的印象和結論不僅決定著他們的仕途,更決定著特區的命運。機智的副市長鄒爾康想出一個辦法,派人去廣州請鄧小平給特區題詞,因為從題詞中就可以揣測“鄧大人”的想法。可想而知,鄧小平在宣紙前揮毫運筆之際,梁湘、鄒爾康們的緊張。鄧小平題詞之後,深圳市委大院等都放鞭炮祝賀,因為他寫的是“深圳的發展經驗證明我們辦特區的想法是正確的。”題詞被制成巨匾,掛在市委大樓正廳,被稱為“鎮妖匾”,鄧力群等左將們不敢再妖魔化深圳了。

鄧小平辦經濟特區,是他重視經濟的理念和務實的個人氣質的結果。六十年代初他就和劉少奇搞“三自一包”,傾向私有化。他的“白貓黑貓論”也表現出他是一個現實主義者。而毛澤東卻動不動就“奇”想連篇,夜不能寐,讓全國的所有政治經濟政策都隨他的詩人浪漫情懷而上天入地。金正日的氣質明顯更像毛澤東,浪漫奇想有余,務實扎實根本沒有。金正日身上也有毛式文人細胞,他不寫詩,但喜歡拍電影。據西方媒體報道,他還喜歡看美國的NBA,但他可能是最奇特的球迷,因為他不是著迷喬丹、奧尼爾的高超球技,而是著迷場上啦啦隊美國女孩子那種熱情奔放、活力四射的勁頭兒(北韓人的活力,都被他自己的殘酷統治給窒息了)。僅從金正日找楊斌這種咋咋呼呼的暴發戶做“特首”,又不和中國方面事先溝通的做法,就可看出金正日公子哥式的任性和隨意。他的辦新義州特區的設想,以及任命楊斌為特首之舉等,都更像在拍電影,“虛構”場景。

但為什麼金正日要編導這樣一出“鬧劇”?《華爾街日報》最近在題為“(北韓)政權垂死的陣痛”的社論中說,因為金正日已走投無路,只要能弄到錢,緩解北韓的困境,苟延他的政權,他什麼都會嘗試。最近漢城媒體揭露出,當年南韓總統金大中訪問平壤的所謂“破冰之旅”就是通過賄賂金正日“買”來的。當時金大中把四億美元的政府資金通過一家親北韓的公司轉給了金正日。在金大中動身訪平壤前,北韓曾宣布推遲24小時,世界媒體曾驚訝和推測,北韓可能變掛;現在才清楚,北韓推遲的原因,是由於那筆四億美元還沒轉到金正日手上,因金大中政府為掩人耳目,通過私人公司多次轉賬,這筆款在路上走的時間比預計的長了。金正日收到這筆款後才同意金大中來訪。於是南韓政府用四億美元給金大中買來了所謂“外交突破”和一個“諾貝爾和平獎”桂冠,100萬美元的個人獎金,而南韓人民幾乎什麼也沒有得到。

現在金正日又開始和日本政府玩這一手了,不僅邀請小泉首相訪問平壤,還公開承認北韓當年綁架日本國民。而小泉也像金大中一樣,宣布是“外交突破”, 但事實是,金正日又得一筆賺錢的買賣,這次東京不是秘密賄賂,而是公開承諾要給北韓100億美元的貸款。

那麼楊斌到底是怎麼回事?據媒體報道,他在被中國警方關押之前曾透露,他給了金正日二千萬美元。但他到底總共給了多少錢,外人還暫不得知;目前人們可以看到的是,金正日導演的這出鬧劇,失去了楊斌這個“主角”,連“鬧”的戲劇性都沒有了,變成了獨裁者的一出尷尬的啞劇。

2002-10-0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