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103歲台灣壽星的健康秘訣

曹長青

紐約的謝喜嘉、莊敏智夫婦是熱心的台灣人,在當地台灣會館舉辦的活動中,常看到他們的身影。謝喜嘉是美國醫學博士,退休后熱心公益事業,常常義務攝影,雖已79歲高齡,卻不辭辛苦,不怕麻煩,更不吝自掏腰包,把給鄉親們拍的照片一一印出,交給(或郵寄)給他們。在有演講活動時,他更常自帶設備去義務錄影,給歷史留下記錄。謝太太莊敏智是夫唱婦隨那種善心女性,台灣的歌仔戲大師廖瓊枝來紐約演出,她用已故父親名義低調捐助幫忙。她並不是歌仔戲迷,只是要幫台灣人出頭。用她的話說,“地方傳統要保存”。

在跟他們夫婦聊天時,謝喜嘉談到103歲高齡的父親謝文彬,引起了我很大興趣。謝先生說,這次台灣大選,老人家堅持一定要去投票;小時候都是跟父親去選舉,現在則是他帶父親去投票。白髮蒼蒼的兩位父子投票的場面(兩人加起來182歲),象徵了台灣這次大選的必然結果——不僅太陽花的年輕一代覺醒、崛起,上了年齡的世代,仍在頑強地用選票堅守自己的家園台灣。

在謝喜嘉夫婦回台投票前,我跟他們說,最好能拍幾張你們父子一起投票的照片,我想就此寫點什麼。

百歲人瑞我只見過一次,那還是多年前我到印度採訪達賴喇嘛時,在當地藏人養老院見到一位100歲的老人,她閉目念經的場面,至今歷歷在目。

過去說“人生七十古來稀”。我曾在寫美國建國先賢托馬斯.潘恩的文章中提過,潘恩啟程來美國那年(1774),他所生活的英國,是當時全世界最強大的國家(大英帝國),人均壽命只有46歲。那時英國20%的孕婦死于難產。有位英國藝術家的妻子,懷孕20次,生出7個孩子,但只有1個活到成年。

而今天,美國人的平均壽命已達78歲,在美亞裔更高,達86.5歲(可能跟飲食習慣等有關)。台灣人的平均壽命2013年已達80歲,但近兩年卻下跌,這可能跟空氣污染、高油飲食,尤其“頂新”的地溝油等害人食物有關。台灣的大腸癌發病率已排世界第一。這也是人們痛恨馬英九政府、國民黨這次大選慘敗的原因之一。

按人口比例,日本的百歲壽星最多,有4700多人,其次是瑞典,美國,德國,澳洲,台灣(排世界第6位,有2700多名百歲人瑞)。由于全世界的共同現像是女性比男性長壽(台灣女性比男性平均長壽5.5歲),所以男性能活到百歲很不容易,而像謝喜嘉父親謝文彬這樣高壽103歲,更屬罕見。

謝喜嘉夫婦從台灣回來后,傳來他們跟父親去投票的照片。看到他父親腰板挺直、精神抖擻的英姿,更促我要寫一下他的故事。

誰都想長壽,但重要的是要活得有質量:一是身體健康,不能“好死不如賴活著”;二是活得明白,心智健全。這樣的長壽才更有意義。剛巧幾天前看到前中國深圳蛇口工業區創始人袁庚去世,享年99歲。他是著名的改革家,深圳初期的開放改革成就跟他有直接的關係。當年我們報紙被政府整肅關閉時,曾得到他的關心慰藉,至今難忘。我為他如此長壽而高興,同時為他最后幾年的不幸而傷感:他在去世前七、八年已經喪失記憶,行動不便,近乎植物人;這是身體的不幸。我曾採訪過西安事變主角張學良,活到103歲。他去世時我曾寫“張學良糊塗死了——假英雄,假將軍,假基督徒”的長文,指出張學良活過百歲,但什麼人生的道理也沒活明白;那是頭腦的不幸。

謝喜嘉的103歲父親則不同,一是他不僅高壽,而且活得健康,至今無大病,不坐輪椅,甚至不用拐棍,還不時到高爾夫球場揮幾桿。去年(2015)台灣的高爾夫球雜誌還報道這位“最資深會員”,並發獎牌給他(請見附后照片)。103歲的老人還能去打幾桿高爾夫球,之前我真是從未聽說過,實在令人驚奇!

不僅身體的健康令人乍舌,他頭腦的清晰更令人讚歎。老人家至今讀書看報,關心時事,屬于那種“難得明白”的老智者(跟鄭板橋的“難得糊塗”正相反)。這位像兒子和媳婦一樣低調的老壽星一開始並不同意被採寫,后經兒媳莊敏智勸說,提到我的名字和寫作背景,老人才同意了;他說在《自由時報》看過我不少文章,還把文章剪下來留存,並說看過我的書。我聽后很感榮幸,竟有愈百歲的讀者!

謝文彬老先生雖然103歲了,但仍保持阅讀習慣,拿放大鏡看《自由時報》等幾種報刊,對台灣的政治如數家珍,非常了解,這也是他堅持一定去投票的原因。按說這次事先大家就知道綠營候選人會當選總統,但謝文彬卻一定去投這一票,他是在投給自己多年信奉的理念——台灣人要成為這片土地的主人!投票,是主人的標誌之一。他是堅定的本土派,多年來都是投給綠營的候選人。

莊敏智弟弟的岳父也是這樣。已經九十多歲的老人,臥病在床,但這次硬是叫人把他從三樓背下來(沒有電梯)去投票。“太陽花”們感動台灣,這些成熟的“向日葵”們摯愛台灣的故事,更令人動情。

謝文彬老先生如何能保持長壽且身心健康?這不是偶然,而是有跡可尋的,起碼有這樣五個清晰可見的脈絡:

第一,他非常注重干淨,用他兒媳莊敏智的話說,老人家有潔癖(兒子謝喜嘉也同樣)。潔癖首先源于謝老先生一輩子做外科醫師。作為外科醫師,手術前都要嚴格消毒洗淨,以防止病人感染任何細菌等。這種職業要求,使謝文彬養成了一生都非常注重個人衛生和清潔的習慣。謝喜嘉說,父親“對干淨很敏感,不會亂碰東西,甚至是神經質性的干淨。”

謝文彬的干淨,還跟他早年到日本留學有關。日本可能是全世界最干淨的國度,連很多公廁都像花園。我有次受台僑邀請到日本東京演講,台灣駐日代表许世楷先生做東請客,许大使說,所以選這家酒樓,是想讓你看看全日本最干淨美麗的廁所。我進去一看,簡直就是(不是就像)花園,樓堂亭榭,滿目鮮花,據說還有人在這裡舉行過婚禮。那不僅是全日本,可能是全世界最干淨、最漂亮的廁所。

日本的干淨,是日本人平均壽命全球最高的重要原因之一。任何去過日本的華人,大概都會感嘆日本的干淨,我們更應該為全世界到處的“唐人街”都髒亂差而自慚形穢。

除了干淨,日本人的禮貌修養,整體的理性、文明程度很高。大地震和海嘯時,日本人那種臨危不亂,有條不紊地排長隊打電話(報平安)的畫面,比地震還震撼世界。而且日本醫生的敬業精神也讓很多人感覺,在那裡治病比在任何地方(包括美國)都更讓人放心。謝老先生就是在那樣一個干淨、敬業的環境下受過訓練。結果不僅治病救人,也得益自己。

謝喜嘉博士的注重干淨也是子承父業。他早年在台北醫學院研究細菌學,留學美國在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維爾(Louisville)醫學院拿到醫學微生物學博士,后在康奈爾醫學院的教學醫院(紐約長島)“北岸醫院”(North Shore)做傳染病方面的教學和資深副研究員。對細菌和微生物傳染病的研究,使謝博士更懂得防範之道。他也被夫人莊敏智調侃,這父子倆都是“潔癖”。所以我跟謝博士說,你也肯定會高壽,不僅有遺傳,還因跟父親一樣極重干淨。而人類的一切疾病都跟細菌有關。

第二,飲食清淡,生活規律。

謝文彬老先生一生不喜歡大魚大肉;腊肉等都不吃,飲食清淡,生活規律,食不過飽,都是少量。而且煙酒基本不沾,只是別人敬酒時喝一點點(他兒子謝喜嘉則是煙酒絕對不沾)。這些幾乎是所有長壽者的共性。但這位壽星還有自己的獨特之處:他不吃辣,冷盤、冷食都不吃,只有煮過的才吃。只是偶然會吃點生魚片(Sashimi)。謝喜嘉說,爸爸“不吃亂七八糟的東西”。謝文彬的太太64歲就因心臟病過世了,他沒有再娶,自己過著非常有規律的生活。

第三,注重運動,強身健體。

同樣,幾乎所有的長壽者,都是注重鍛煉身體。1913年出生于台灣雲林虎尾的謝文彬早年在日本時打網球,后來迷上高爾夫球,打了一輩子。他是新北市林口高爾夫俱樂部的最資深會員,曾有過“一桿進洞”的戰績。去年底,林口高爾夫球俱樂部週年慶,還特意給這位老壽星頒發了獎牌。高爾夫雜誌還刊登了他的故事,說林口高爾夫球場每年的股東三連盅、金德盅等比賽,謝文彬都會全程參加。103歲的老人還參加整場比賽,實為罕見!

謝文彬也被稱為球場的“古董”,不僅有時跑到草坪上揮幾桿,教人家的孫子打球。還在2014年11月林口美麗華球場舉行的“校慶盃高爾夫球邀請賽”中,老當益壯,獲得了“淨桿冠軍”!

謝喜嘉說,爸爸干淨到“除了高爾夫球,其它都不碰”。打球是他的摯愛。103歲了,還不駝背、不蹣間A精神抖擻,用謝喜嘉的話說,“瘦瘦高高的,很帥!”

第四,為人隨和。長壽者多是注意飲食和運動,性格隨和,情緒不大起大落,心智平安。謝喜嘉說,父親是外科醫師,這種職業造成他早年很強勢的性格,甚至在手術時訓護士(做不好)等。他說外科醫師容易形成這種威權性格。謝文彬從日本留學后,曾去中國東北(那時被日本占領叫滿洲國)行醫,二戰結束之際返回台灣嘉義開業,后又加盟台北一家日本大醫院,最后自己開診所,成為有名的外科醫師。退休后,他的性格卻越來越隨和,用謝喜嘉的話說,是“easy going”,但做事仍是一板一眼。跟很多華人不同,謝博士很幽默,我問他這種幽默從哪裡學來的,他說就是當年要跟爸爸的一板一眼對抗訓練出來的。

最后一點特殊之處,就是他活到老,學到老,百歲壽星還孜孜不倦地看報,看電視新聞,關心時事。謝文彬那一代台灣人,中文都不是很好,因為他們從小學的是日文和台語。所以謝文彬不會講“國語”(北京話),后來是跟兒女們學的中文(阅讀)。他看電視,也看日語節目,他會講日本話。這種情形很像台灣的政治家彭明敏、李登輝等,我曾採訪過他們,彭明敏講中文像極了會說些中文的日本人。李登輝也是如此,他講中文時,感覺像外國人,經常需要找詞,表達不易。因為他們的母語都是日文和台語。從採訪中得知,李登輝跟夫人曾文惠談戀愛時,雙方的情書都是用日文寫的。自己最熟悉、最能表現自己的語言才能表達那種初戀時的熱烈和情感。謝文彬老先生同樣,中文不是那麼好,卻過百歲后仍在用放大鏡看《自由時報》等多種中文報刊,關心時事,堅持投票。毫無疑問,這種到老都積極用腦思考是謝文彬至今保持耳聰眼明、心智健康的重要原因之一。

謝喜嘉說,去年父親因跌倒而有腦出血,送醫做了手術。事后治療醫師才知道謝文彬100多歲了。如果事先知道,他們可能就不敢做手術了,因風險太大。而現在謝文彬已完全恢復。這次台灣大選投票,老壽星的兒子兒媳謝喜嘉、莊敏智夫婦,還有女兒謝絹華和夫婿王政卿醫師(紐約長島的知名癌症治療專家)等親友都從美國趕回,大家團聚在老壽星周圍,那是天倫之樂的時刻,更是慶祝綠營大選勝利的時刻!

謝文彬老先生不僅長壽,他的人生經歷,典型地代表了一個台灣人的歷史,尤其是身份認同:原來被當作日本人,因清朝戰敗把台灣割讓給日本,拋棄了台灣子民。台灣人民在自己的土地成為二等公民;二戰后蔣介石帶領五十萬軍隊進入台灣,他又被當作中國人,而本地人在外省權貴統治下,又成為二等公民(國民黨的統治比日本人糟糕很多,所以很多台灣人懷念日據時代)。現在,通過時代變遷和心靈覺醒,謝文彬們認知和確信自己是台灣人,所以他們要用自己手裡的選票,推動台灣成為一個正常化的國家。

從日本人,到中國人,再到台灣人,謝文彬們經歷了重大的身份認同,歷史繞了一個大圈,又回到原點——台灣就是台灣,這塊土地不屬于其它國家,只屬于2300萬台灣人民自己!謝文彬這位103歲的壽星,健康地活到這一天,看到了台灣這個國家的發展和越來越走向健康的變化,看到了台灣大選后的綠色生機,看到了希望和未來,這是一個台灣人難得的幸運!新年之際祝更多的台灣朋友們有謝老先生這份幸運!

2016年2月7日于佛州


台灣高爾夫球雜志對謝文彬老壽星(右一)的報導文字和頒發獎牌。



謝文彬老先生在家中。謝喜嘉攝影。



左一為老壽星謝文彬,右一為兒子謝喜嘉,右二為兒媳莊敏智,在台北團聚。




老壽星謝文彬(右三)和來探望(也回台投票)的兒女、長孫、曾孫等親屬四世同堂,在大選投票時合影。左一和左二為兒子謝喜嘉、兒媳莊敏智,左三也是專程從紐約趕回來投票、看望岳父的女婿王政卿醫師,右二(戴墨鏡者)是長孫,最右派是曾孫,專程從韓國趕回來投票。



莊敏智(右一)的弟弟的岳父(右三),九十多歲,臥病在床,這次堅持去投票,住所沒有電梯,家人把老人家從三樓背下來去投票。



謝喜嘉、莊敏智夫婦(左三左四)與台灣著名歌仔戲藝術家廖瓊枝女士(右二)相聚。攝於廖瓊枝家中。



謝喜嘉夫婦(左一、右一)和表哥黃伯超夫婦(中間)在台北相聚。謝喜嘉說,小時候就跟在表哥后面玩耍、學藝,情同手足。今年90歲高齡的黃伯超先生曾做過兩任台大醫學院院長,2012年台灣《前衛出版社》出版的《黃伯超先生傳》譽其為“台灣營養學研究領航人,本土醫學教育改革先驅”。

2016-02-0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