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袁曉明:我為什麼不選川普,要投給克魯茲!

作者:袁曉明

至今,雖然仍有十二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似乎共和黨總統預選已經到了兩強相爭的時候,即川普(Donald Trump)VS.克魯茲(Ted Cruz)。

愛荷華是第一個要進行預選的州,在最近的民意調查中,川普與克魯茲在愛荷華的支持率非常接近。在美國著名的政治網站realpolitics.com,綜合的愛荷華州民意調查中,川普為27.8%,而克魯斯是26.7%。接下來的候選人盧比奧是11.7%,而一度充滿希望的前州長杰布布什是4.5%,世界著名的腦外科醫生本卡森,幾個星期前居于領先的地位,,現在是8.7%,並且將繼續下滑。在全國民意調查似乎講的是不同的故事,川普有絕對的領先優勢,為34.5%。克魯有19.3%的支持。其他人在10%或以下。一般來講,在預選的初期,全國民意調查不應該是一個風向標,難以預測競選的走向。愛荷華的民調則更加重要和準確,因為還有兩個星期,愛荷華就要進行投票。

對于是否到了川普VS克魯茲的時候,我們也可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即從民調領先者川普的角度來看。最近一個星期來,川普普先生對克魯茲開始了強力的攻擊,這也就表明克魯茲已經是他最大的競爭對手。川普的攻擊並非是說魯茲是一個差勁的參議員,而是說克魯茲不是一個自然出生的美國公民,從而失去參選美國總統的資格。

沒錯,克魯茲不是出生在美國,而是在加拿大出生。根據美國憲法,只有自然出生的公民都才可以競選美國總統,但“自然出生的公民”的定義並不是說你必須出生在美國境內,而你的父母之一必須是美國公民。克魯斯的母親是美國公民,盡管他出生在加拿大,他也是自然出生的美國公民。同樣的是,作為2008年共和黨的候選人,約翰麥凱恩也並非出生在美國,而是在巴拿馬出生,他沒能成為美國總統,並非是他沒有出生在美國,而是在選票上輸給了奧巴馬。有意思的是,2012年共和黨的候選人羅曼尼,他的父親在上世紀6年代也曾參選美國總統,羅曼尼的父親也是出生在墨西哥,但他的父母是美國人,他也是自然出生的美國人。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在幾個月前,川普還說過,克魯茲出生在加拿大不是問題。為什麼川普現在有變卦了,利用克魯茲出生在加拿大發起攻擊呢?原因並非復雜。在克魯茲保守派的資格上,尤其是克魯茲對愛荷華福音派基督徒的吸引上,川普難以找到比較的大的問題對其發起攻擊。川普就利用人們對自然出生定義的混淆來攻擊克魯茲,因為许多人相信自然出生就是要出生在美國,也许你喜歡克魯茲,但如果在后期克魯茲遇到法律上的麻煩,那就容易讓人擔心了。在川普與克魯茲支持率非常接近的情況下,川普就可能從這樣的混亂中得到好處。

在川普VS克魯茲的競爭中,我會做出什麼選擇呢?我不居住在愛荷華,沒有在愛荷華的預選中投票的權利,但假如我能夠投票,我的選票會給誰?為什麼?

我是保守派共和黨人,在川普與克魯茲之間,從原則和理念上,我自然會將選票投給克魯茲,因為克魯茲是真正的保守派,從他在十幾歲時,他就是保守派,他不僅是言語上的保守派,而且在過去這些年的行為中,顯示出他保守派的理念。相反的是,川普在2011年時還把大部分競選捐獻給民主黨,並且支持大部分民主黨的政策,轉向共和黨就是這兩三年的事。川普共和黨的體現主要在于他的言語,由于他的特殊身份,他什麼都敢說,並且毫不退讓,在這一點上,他的確有極大的吸引力,因為他不管什麼政治正確。如果只想在言語上向奧巴馬政府出口惡氣,川普就可能是你的候選人,但如果要選出一位有保守派理念,並要推行保守派政策,比如里根那樣的保守派總統,川普就差得太遠了。事實上,除了現行政策,對于我最重要的是,在總統任期內對最高法官的任命,因為美國最高法官是終身制,在许多重大案子的判定上,其影響不僅在當下,而且是在幾代人。

過去的半個世紀,對美國政治、經濟、文化有最大的影響的人,並非是總統和其他政客,而是那穿黑衣的九位大法官,他們在學校禱告、墮胎、同性婚姻、奧巴馬醫療法案、宗教自由等上的判定,其影響之大和深遠,難以用言辭描述。從現在大法官的年齡來看,有三位在八十歲以上,也就是說,下一屆總統可能任命三位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如果考慮到總統極可能連任四年,還可能有更多任命法官的機會。作為一位保守派的基督徒,我最為看重的是宗教自由,也是憲法第一修正案保護的權利,過去這些年,尤其在過去7七年,奧巴馬及其自由派同伙對宗教自由發起了強大的攻擊,不給同性婚姻提供蛋糕,就會被罰款、被逼關掉商店、甚至進監獄,強迫基督教大學和機構加入有提供墮胎的醫療保險等等。奧巴馬任命的兩位大法官都是極端的自由派,在同性婚姻、奧巴馬醫療法案等方面,都為奧巴馬盡力而為。如此下去,如果在最高法院再加上幾位自由派的法官,美國的憲法將受到更大的毀壞,宗教自由、言論自由等基本權利將受到更進一步的損害,比如,參與政治的教會有可能被去除免稅的資格,反對同性婚姻的基督教大學可能不讓參加全國性的比賽,等等。

當川普被問到要任命什麼樣的法官,他說他有一位妹妹在做法官,他會任命他妹妹那樣的法官到最高法院,他的妹妹是非常自由派的法官。而克魯茲則完全不一樣,他有名的就是堅定的捍衛憲法,為宗教自由等基本權利而斗爭,在他做律師的時候,他曾經到最高法院為宗教自由去辯論,並贏得官司。對于他任命什麼樣的最高法院的法官,保守派人不要擔心。此外,從川普的一些競選言論來看,有點話听起來過癮,但仔細想想,完全在法律上不著邊際。對于克魯茲的大選前景,一些人有擔心,因為他太強硬。我同意這樣的說法,如果他去與當年的奧巴馬競選,有可能敗北,但今年的選舉完全不一樣,希拉里或者桑德爾實在太弱,民主黨一邊預選毫無人才,這正是好的機會,送去一位真正的保守派共和黨人去贏得大選,恢復一些奧巴馬對美國造成的巨大損害,克魯茲正是這樣的人選。

因此,我要將預選的選票投給克魯茲。

2016年1月27日

——原載《右派網》。原題:共和黨預選︰川普還是克魯茲?

2016-01-2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