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韓連潮:奧巴馬總統最后一次國情咨文的表演性

作者:韓連潮

奧巴馬總統12日晚在國會山發表了任內最后一期國情咨文。面對政壇敵友,以及坐在電視機前的民眾,他本次顯得比以往更加輕松自如,把美國一片鶯歌燕舞的大好形勢娓娓道來;他再展辯才,有理有據地突出了其就職7年來所取得的政績,強調了今后5年、10年裡繼續執行其大政方針的重要性,並對美國未來描繪了一個光明美好的前景。他的表演贏得了十幾次的起立鼓掌喝采。

我也為他的樂觀精神所感染,但是,興奮之余,仔細一想,反倒讓我憂心忡忡,深切感到這不是一篇國情咨文而是競選演說:報喜不報憂,開空頭支票,不少之處不合事實,自相矛盾,經不起推敲,更嚴重的是,挑起階級矛盾,加大國家、黨派、民眾分歧,影響團結。有鑒于此,我以為有必要釐清事實,以正視聽。

首先我們來看經濟。奧巴馬總統稱,在其任期內實現了美國歷史上創造就業持續時間最長的階段,新增工作1400多萬個,包括過去六年近90萬個制造業工作,失業率下降一半,並削減了近四分之三的赤字。不錯,美國經濟從金融危機中走出,增長勢頭強勁,的確是世界最強最穩的經濟體。但如果將市場作用說成是奧巴馬政府政策的結果,無疑就像公雞把日出的gong勞歸于自己一樣。

據自由派《華盛頓郵報》引用美國勞動部統計局數據稱,奧巴馬總統的說法不符合事實,私營部門創造就業持續時間最長的是克林頓政府和裡根政府時期,分別為80個月和71個月。奧巴馬任內增長的工作崗位實際上只有930萬個,而不是他聲稱的1400多萬個。克林頓任內工作增長了2120萬份,裡根1270萬份。奧巴馬任內制造業工作雖然增長了87.8萬個,但是這一數字比經濟衰退高峰期仍然少了23萬,比經濟衰退前少了140萬;2015年全年制造業的工作只增長了3萬個。此外,奧巴馬並沒有說明哪些新創造的工作是因其政策直接產生的結果。

失業率下降一半的說法也是玩弄了計算小花招的緣故。奧巴馬上台時,失業率為7.8%,近一年后上升為10%,他用了后一數字得出了下降一半的結果。同樣,削減了75%赤字的說法是用赤字占整個GDP來計算的,而不是就每年赤字本身進行比較;經濟復蘇后GDP增長幅度加大,當然赤字的比例就會縮小,然而這並不等于政府削減了開支。奧巴馬這樣的算法應了經濟學界的一個笑話:如果對數據施加了足夠的酷刑,那它什麼都會坦白。

美國經濟的衰退、復蘇和強勁是市場工商業周期的結果,如果硬要說政府有救市之gong,那麼這個gong勞恐怕要記在獨立于政府的美聯儲身上,而不是奧巴馬政府。經濟狀況雖然大幅改善,但是與最好時期相比仍有距離。皮尤中心最近的民調顯示,只有27%的美國民眾認為經濟形勢大好或好,53%的民眾聲稱仍然難于找到工作。

最令人不安的是,奧巴馬總統向美國人民隱瞞了一個影響美國未來非常重要的事實,即在其7年任內,美國的國家債務從其執掌政府時的10萬億,幾乎翻倍猛增到今天的近19萬億,大大超過布什任內的增長速度。這意味著政府開支,尤其是強制性開支完全失控,已達歷史新高,奧巴馬總統沒有采取實質性措施削減這些開支;聯邦政府赤字將很快飆升,利息支付大大增加,政府可支配開支萎縮,導致聯邦政府不會有足夠的錢維持一個世界最強大的軍隊,以及令世界側目的美國教育、保健系統等。美國國家債務已經上升為國家安全問題,是一顆破壞力極大的定時炸彈,如不及時排除,一旦爆炸將殃及全球。

濟形勢下給每個人公平的機會和安全保障的關鍵措施首先應當是通過減少政府開支和浪費,改革福利制度和其它強制性項目,消除赤字,償還國債,減輕美國納稅人的負擔,放寬政府管控,保證美國未來的持續發展和繁榮,而不是加強干預市場和人民生活,將張三勤奮勞動所得強行拿過來讓李四消費。

其次,奧巴馬總統在國情咨文中提及的科技創新無疑是應對人類面臨挑戰的最好手段,然而,創新的關鍵在于寬松的環境,在于創新的民主化,美國創新能力下滑,很大程度上是政府管控加強、准入門檻增高造成的。例如,傑弗遜任內專利申請費只有2、3塊美元,如今上千元,成了政府的搖錢樹;加上數萬的律師費用,大部分民眾不敢問津。一項新藥物的申請費用更是高達百萬美元,甚至更多,個人和小企業根本無法承擔。政府主導的創新往往都以失敗告終,大部分聯邦科研經費被浪費,很少出現顛覆性發明和突破。自從尼克松總統1971年向癌症開戰之后,國家已投入高達5000多億的巨資來征服這一疾病,但40多年過去,癌症死亡率雖然下降,但仍然是美國人的第二大殺手。所以,光靠撒錢和政府主導來征服癌症是不夠的,我們應當集思廣益,改變方向,降低門檻,更多地依靠私營部門實現突破。這是一個長期和艱巨的工程,很難想像副總統拜登在余下的一年內能完成奧巴馬交給他征服癌症的光榮任務。

地球氣溫近年升高是個事實,但是造成這一現像的原因卻難有定論。當然我們應采取慎重的態度,減少人為的污染和碳排放。然而,如果不允许人們質疑和辯論造成地球環境變暖的真正原因,我們就很有可能失去治理的機會。中世紀時也曾出現地球變暖的現像,引發的原因肯定不是人類活動。歷史上不乏因為新發現而推翻科學界現存的一致意見的例子,所以,我們應當保持開放的心態,質疑一切可能的因素,找出氣候變化的真正禍首,保衛我們的地球家園。

再次,在國家安全與外交方面,奧巴馬總統竭力說服美國人民消除恐懼,保證沒有任何國家膽敢進攻美國,堅稱伊斯蘭國組織等恐怖集團無法威脅到美國國家的存亡,但他閉口不談恐怖組織模式的變化,及其針對美國發動的一系列襲擊,對美國人民物質和心理造成的巨大損害,也不談他本人對伊斯蘭國組織興起應負的責任,同時低估邪惡帝國對二戰后建立的國際秩序和規則的破壞,明顯缺乏應對這些流氓國家的大戰略和視野。譬如,奧巴馬對擁有氫彈並且一直聲稱要摧毀美國的朝鮮不置一詞,也不解釋為什麼美國與違反《核不擴散條約》義務而發展核武器的伊朗達成協議,以及如何保證10年協議到期之后伊朗仍然不會研發核武器等問題。

奧巴馬總統在伊斯蘭國恐怖組織興起的問題上,出現多次誤判,優柔寡斷,不作為,拒絕軍事行動,又不願接受讓阿薩德淡出政局的建議,坐失清除伊斯蘭國組織空間的良機。他為阿薩德定了一條不得使用化學武器的紅線,一旦逾越,美國將采取軍事行動。但是當阿薩德2013年使用沙林毒氣殺害人民時,奧巴馬又從其立場倒退,拒絕對敘利亞進行轟炸,讓美國再次失信于當地人民和國際社會。奧巴馬的不作為和阿薩德故意挑起教派內戰引發了敘利亞的難民潮,既給國際社會帶來重負,又讓恐怖分子有機可乘滲入西方國家。在其本次的國情咨文中,他不僅不承擔責任,而是反過來將球踢給國會,讓國會批准針對敘利亞的軍事行動。

奧巴馬堅持將伊斯蘭國組織當作殺人犯、瘋子,而無視其宗教和社會的基礎,勢必低估消滅這些恐怖分子的長期性和艱巨性,不能對美國人民進行有效的保護。此外,他還故意歪曲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克魯茲的言論,說其主張對平民進行地毯式轟炸。這些競選式的做法不利于健康地討論應對伊斯蘭國的策略。美國民眾已經開始質疑奧巴馬處理恐怖主義的能力。據皮尤中心最新民調,在反恐問題上,美國人對奧巴馬的支持率從2011年的69%下降到37%,反對的人從20%上升到57%。

最后,政改問題是奧巴馬最后一期國情咨文的重頭戲。這部分最大的問題就是奧巴馬制造階級矛盾,故意將美國一分為二:勞動人民VS富人、有權勢的人以及少數利益集團。美國民主制度既讓多數人統治同時也保證少數人的權利,忽視和損害他們的權利和利益都是不合美國立國精神的。自然權利即便有多數人裁決也是不能剝奪的。一個善政只應當保證人人機會均等,而不是結果均等。像喬布斯和盖茨那些用自己創新合法取得的財富的富人,不僅不應當將其放在勞動人民的對立面,將他們課以高稅,反而應當減免他們的稅收,鼓勵他們創造更多的工作機會。據稅務政策中心,2014年,美國收入前1%的人繳納的稅已經占聯邦個人所得稅總數的45.7%,前20%的人所納的稅占83.9%;中間收入階層的納稅只占聯邦個人所得稅總數的5.9%,底層20%的低收入階層不僅不交所得稅,反而從政府拿錢。那麼,還要高收入人口交多大的份額才算公平呢?其實,這樣的安排恐怕馬克思也會贊同的。況且,美國的富人和窮人的位置總是不斷轉換,通過自我奮鬥創造財富的大有人在,他們絕大部分並不是奧巴馬稱之為“社會彩票贏家(society lottery winners)”,而是用自己的聰明才智,冒險及企業家精神開創各種事業,為社會做貢獻的勞動人民。奧巴馬的階級鬥爭只會加深民眾、政黨之間的積怨和猜疑,而不會消彌分歧,增進國家團結。

奧巴馬一方面在國情咨文中說要加強美國的民主制度,一方面又在實際做法上削弱這一制度。在其任期內,當其立法方案稍稍在國會碰到阻礙,他不去努力做工作說服國會參、眾議員,而是繞開國會,通過行政命令來立法,在移民、槍控、清潔能源等重大問題上都是如此。無論奧巴馬的出發點有多麼好,用行政權代替立法權勢必破壞三權分立的制衡架構,不是好的政治行為;因此,政改首先要從自身做起,廢止這一做法。

奧巴馬將國會不同意其立法議題、出現僵局的情況歸咎于國會選區的劃分(Gerrymandering),呼吁停止這一做法。目前國會選區的劃分的實踐當然不利于民主的健康發展,有待改進,但是我們知道,這樣的做法自美國建國以來就存在,兩黨都一直在實行。奧巴馬本人就是這一做法的受益者,他曾雇佣了選區劃分專家,對其伊利諾依州地方選區進行了重大的改動,將更多富有選民劃進了選區,保證了其在州參議院的席位,從而使其有機會進入聯邦政治舞台。今天,終止這一做法由奧巴馬口中而出是不是有點虛偽呢?

再說,專家對國會選區劃分的實踐仍有爭議。一些認為這是共和黨掌控國會的主要原因,另一些則認為自然趨勢讓民主黨人集聚在大城市,而共和黨人居住郊區和遠郊區,地域範圍比較大,即使廢除Gerrymandering的做法,結果並不會有太大的差異。還有政治學家主張用電腦依據人口地域緊湊性劃區,有人則認為電腦的算法也會帶有偏見,堅持選區理想的劃法是根據利益社區來劃分,即按人口構成、文化認同,階層等劃分,僅僅依照地域的緊湊性劃區並不能保證產生有凝聚力的社區。此外,美國民主制度的頂層設計就是要對立法和政策慎思明辨(delibration),協調各方利益,防止發生錯誤。因此,出現僵局也是正常和應該的。

我認為美國政治制度性改革的關鍵是回歸立國之初的傳統,將國會參、眾議員變成非全日工作,減少其工資待遇,削減國會和行政部門工作人員,減少職業政客,並逐漸過渡到直接民主,完全實現主權在民的願景,才是美國民主自然發展演進的正確路徑。

當然,奧巴馬總統最后的國情咨文還是有不少可圈可點的地方,例如,他所提到的许多原則和說法都是極其明智的,他說“全世界之所以尊重我們,並不僅是因為我們軍力強大,而且是因為我們具有的多樣性、開放性以及我們對各種信仰的尊重。”尤其是對特朗普之類侮辱穆斯林的駁斥,說他們有悖于美國國家的宗旨等等也是很值得贊揚的。但是,總體來看,奧巴馬最后一期國情咨文只是為民主黨保持白宮權力而拉票的華而不實之詞,並非將美國引向光明未來的路線圖。

擱筆之前,不禁感慨在美國這片自由的土地上,任何人都能和我一樣,批評、質疑、問責美國總統,不會被特勤局的人請去喝茶,也不必顧忌牢獄之災;如果有一天中國大陸人民也能自由地點評中共領導人的政府工作報告,則幸莫大焉!

--原載:《VOA》,2016-01-15。原題:吐槽奧巴馬國情咨文

2016-01-1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