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彭小明:紅二代、褐二代和紅色基因

作者:彭小明(德國)

習近平文革開始時小學畢業,沒上過中學的數理化生,基本的科學概念都纏夾不清。旅德中國物理學教授曾經指出,習近平提出的正能量莫名其妙,能量沒有正負之分。習近平拿作用力和反作用力比喻中德關系也非常可笑。習近平本想用此來比喻友誼關系的助力和阻力。卻不料按牛頓第三定律,作用力和反作用力是方向相反,大小相等的兩個物理矢量。比擬不倫,徒增笑料。現在習近平又提出什麼紅色基因,也是常識性錯誤。黨政理論和思想作風,跟遺傳密碼毫無關系。

2016年新年伊始,網上流傳出林彪集團黃吳李邱四大金剛等人的子女聚會的講話,接了紅色基因的話茬。

對于今天的年輕人來說,林彪集團已很遙遠。林彪是毛澤東在文革前夕欽定的接班人。也是搞毛崇拜最狂熱的陰謀家。1971年林彪和他的妻兒一同乘飛機逃亡蘇聯,墜毀葬身在蒙古沙漠。四大金剛分別是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和邱會作。被捕以前是總參謀長、空軍政委、海軍政委和總后勤部長,后來都已刑滿釋放,先后去世。這些人的是非旦L,一言難盡。對于中共及其軍隊來說,他們都是從戰爭的“死人堆裡爬出來的”(邱),確實是戰巨舋菄滬x人。林彪敗亡已經四十多年了。平心而論,四大金剛及其屬下,慘遭整肅的軍級干部八百多名,等而下之被牽連被處分被解除軍籍的軍人達十多萬人,實際上絕大多數跟林彪父子的密謀毫無關聯。跟歷史上所有共產黨的整肅運動一樣極大地擴大化了。但是四大金剛作為林彪集團的主要成員在文革十年的浩劫中作威作福了五年1966-1971,並不能脫離干系。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奉命打擊迫害電影界人士趙丹鄭君裡顧而已等人的秘密行動。這些藝術家跟軍方毫不隸屬,完全是江青和林彪之間的利益交換,(我幫你打擊仇人,你幫我打擊仇人)。江青為了掩盖自己青年時代上海的風流歷史,不惜將相關的十八人關押入獄,趙受盡折磨出獄,鄭患肝癌庾死獄中,顧自殺身亡。可以說,林彪集團幫助毛澤東江青推動文革,狂熱崇拜、政治庸俗化形式主義(早請示晚彙報,三忠于,忠字舞……)幾乎都是軍隊先行,全民仿效;反過來又跟毛澤東四人幫有矛盾有明爭暗鬥。在軍隊內部打擊異己也不會比黨內其他派系更仁慈。林彪葉群利用毛寵信的文工團演員劉素媛傳話,造成了北京三軍無產階級革命派演出的大武鬥。黃永勝與葉群通奸被林立果錄音在案、邱會作的生活作風也醜聞不斷。為了給林家一兒一女林立果和林立衡擇偶,林彪集團以他們的夫人為主角,演出了一出幾乎堪與封建皇朝比美的選妃選婿全國性男女選美醜戲。正直的中國知識界是不會忘記的。還是不要把這些中共干部和家屬描寫得太革命太無產階級吧,人民自然有歷史的記憶。

四大金剛確實都是“窮苦人出身”(李)。但是他們都不是自覺地加入革命隊伍的知識分子,而是當地發生革命而卷入紅軍的農民。幸運的是他們進入的是歷盡坎坷奪取勝利的共產黨紅軍。像他們這樣無意中躋身軍旅的窮人,在那個年代何止千萬,張作霖、吳佩孚、孫傳芳……各系皆有。不過是行軍打仗,賣命“吃糧”罷了(方言中當兵為吃糧)。當然他們是其中的佼佼者,機警能干,忠誠勇敢,也善于保護自己;而且重要的是,多少有一點文化,又善于學習,終于成為開國將領。但從來都不是理想主義者。

他們的子女原是紅二代,父母被整肅,就成了褐二代。他們拼命地歌頌父輩的革命經歷,然后又竭力贊頌習近平及其反腐政策,絕口不提對毛的質疑和抱怨,無非是希望新的黨政朝廷重新審核林彪集團案,恢復名譽。冤情是存在的,沒有共謀和密謀,就應該予以澄清。但是這些褐二代的眼光也非常局限。經過了幾十年的反復折騰,依然沒有看清共產主義的本質,依然走不出洗腦文化的陰影,也是非常可憐的一群。邱會作說他們“后半生吃了共產黨的苦”。他們只覺得自己冤枉。怎麼不想想全國有多少人吃了共產黨的苦!共產黨建國以來,餓死三千七百萬農民,殺關管幾千萬地富反壞右,有多少人罰當其罪?地主富農有一點田地招誰惹誰了?國民黨軍政人員,未必有今天共產黨干部的腐敗,即使腐敗也應以腐敗問罪,而不應以奉公守職問罪。國軍抗戰老兵更是有它茧L罪。右派分子和壞分子中因言獲罪的人哪一個沒有冤情?共產黨的干部受到不公正的整肅,平反恢復名譽,還補發工資。地富反壞右,死了的沒法復生,沒死的也毫無補償。家屬子女長期受歧視,貽誤青春,更沒法補償。比比那些無端打成黑五類的人民,褐二代應該幸運多了。(林彪集團人員出獄后都由政府發給生活費)。林彪的女兒林立衡的講話關切的仍是“四野”(林彪為司令員的原第四野戰軍)部下的子女和將領們的造像。一場把人民推入三年特大飢荒和十年特大浩劫的殘酷內戰1945-1949到底有多大的紀念意義?

比較特別的是陶鑄的女兒陶斯亮也出席了這次聚會。她是來道歉的。文革初期,陶鑄尚在台上,陶斯亮以高干女兒的身份出任上海第二軍醫大學紅色造反縱隊一號勤務員(即頭目)。異常活躍。國慶節上了天安門,李訥拉她去見了毛主席。她向毛告狀說邱會作壓制造反派……。后來紅色造反縱隊衝擊總后勤部,邱會作幾乎被打死。文革后期,造反派頭目,凡是牽涉打砸搶出人命致人傷殘案件的,一律逮捕判刑。邱會作雖是林彪集團案犯,但是任何公民被打成重傷,主事的頭目陶斯亮也應負有刑事責任(她的二號勤務員錢信莎在甘肅受到了隔離審查的處罰)。由于中國共產黨的封建特權慣例和不成文法,讓一大批高干子女躲過了司法制裁。其中包括毛澤東和江青的女兒李訥。李訥在實際上主持解放軍報工作的期間,以毛林江嫡系和紅色公主身份,化名肖力(其實人盡皆知她是何人),瘋狂打擊知識干部和工作人員,逼死逼瘋多人,將许多干部打成走資派、反革命,隔離審查,開除軍籍,血債累累,民憤極大。還有賀龍的兒子賀鵬飛是清華大學迫害教職員工的凶神惡煞。陳毅的兒子陳小魯則是惡貫滿盈的西城糾察隊的創建人,衝擊民主黨派的負責人。西城糾察隊是北京紅八月血腥慘案的主要凶手隊伍,堪與柏林水晶之夜的納粹衝鋒隊比肩。李、賀、陳這樣的罪行在法治國家如戰后的西德,絕對要判處長期監禁,乃至極刑。(參看德國知名中篇小說《朗讀者》案例)。陶斯亮在父親被打倒之后,迅速退出舞台,體嘗過一陣黑五類子女的經驗。文革結束后,父母恢復名譽,她再次介入政治,成為中央統戰部六部的統戰官員。從此她接觸到不少出身民國的老知識分子。她應比當今的中共官員幸運得多。因為许多當朝新貴從來沒有這樣的機會,從來都不知道什麼是尊嚴,什麼是體面,什麼是知識分子的風骨,什麼叫獨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可惜的是,如今年逾古稀的陶斯亮並沒有多少長進,還在念念不忘什麼“紅色基因”之類反科學意識形態,還在共產黨的統戰思維中徘徊跌撞。作為行醫經年的西醫大夫,難道還不明白基因只是生物的生理遺傳密碼,與意識形態傳承毫無關系嗎?即使拿這種概念作比喻也是非常牽強的。她至今還沒弄明白,在一個法治民主的社會(如聯邦德國),執政黨要傾聽知識界的聲音,為他們服務,與他們打成共識;而不是反過來,去監控和管制知識分子,去或明或暗地威脅和迫害知識分子。

那位黃永勝的兒子黃春光更是離譜。當人民對黨政腐敗的調侃已經在網上沸反盈天的時候,他還來告訴我們說:“歷史證明我們這個黨有自潔的弁遄A能夠清除自己身上的腐敗,能夠清除自己身上的錯誤”。閉上眼睛想一想吧,延安時代處決了黃克央]殺死女友),三反五反處決了劉青山張子善(貪污),還有點威懾作用,如今的貪官王寶森、陳希同、成克傑、薄熙來、谷開來、徐才厚、谷俊山……數額越來越大,官階越來越高。黨能自潔?有人信嗎?說這種話,為了討好當朝領導,換取父親的平反,老百姓可以表示同情。但說到底,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黃春光也已看到,共產黨的根基已經動搖。他說:“如果共產黨下台,別的什麼黨上台,我們在座的這些人絕不是他們的基本力量,也不是他們的依靠力量。我們的生命是和共產黨連在一起的”。然后又說:“天下是我們的父輩打下來的,我們不能背叛他們的事業,不能背叛我們的父親”。何等愚昧的思想!打天下,坐天下。與幾千年來的農民起義有什麼區別?人民為什麼不可以選擇自己的政府?兒女為什麼不能背叛父親?革命前背叛父母的共產黨人實在太多了。到底是服膺人類的普世價值,還是服膺家族的血緣傳承?黃春光滿腦子文革時代的紅衛兵垃圾。什麼基本力量,什麼依靠力量,都是階級理論的一派胡言!如果結束一黨專制,實現民主和法治,國家就是全民的國家。每一個公民都有申訴的權利。任何案件都應該重證據依法判決。沒有“領袖威信”考量,沒有“政法委為黨著想”。黃吳李邱及其屬下的冤情恰恰是共產黨內各集團之間決鬥的結果。

陶斯亮和黃春光等人的發言,大致代表了當今國內褐二代、紅二代的一些真實思想。完全沒有走出黨化思維的窠臼。遠遠比不上沙俄時代的十二月黨人。沙俄貴族青年子弟享受世襲的優渥生活,接受最好的歐洲教育,其中優秀的叛逆者們卻公開譴責農奴制度,抨擊專制皇權,寧死不屈。當死刑犯慷慨赴死,其余流放犯遠赴西伯利亞的時候,许多女青年以身相许,冒雪同行。由此對比可以推想,中國的民主法治之路,可能還很長很長。

2016年1月12日德國

2016-01-1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