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難民潮”難倒西方:德國總理默克爾作秀害世界

曹長青




目前歐洲的難民潮,根源在于敘利亞戰亂,主要是ISIS(伊斯蘭國)燒殺掠奪造成。目前2400萬人口的敘利亞,已有420萬難民。而德國總理默克爾的一攬子接收難民政策(開口就說接收80萬),更促使敘利亞及其它國家的難民(多數是經濟難民)乘機而入,導致歐洲難民潮一發不可收。

“難民”的心理當然可以理解,他們所在的敘利亞等中東和非洲國家,人均收入只有幾千美元,而德國、比利時、瑞典等歐洲國家,人均是四萬美元以上!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生活水平高的地方),是自然規律,人之常情。默克爾輕而易舉就承諾接收80萬難民,等于是邀請更多的難民湧向德國和歐洲國家。

由于德國開了這個口子,導致英法等歐洲其它國家必須跟進,尤其歐盟國家,還被硬性安排接收難民的定額(否則影響他們的歐盟資格)。而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歐洲之外的國家,在“默克爾的人道”面前,也得做出姿態,否則就成了“不人道”。

德國總理濫情做秀

所以這個接收敘利亞難民潮,濫觴在德國的濫情做秀總理默克爾。說默克爾濫情,是因為這樣大規模地接收難民,不能從根本上解決產生難民之源頭,只能導致更多的難民湧來。光是敘利亞就有難民420多萬,是五個“80萬”都接收不過來的。據聯合國難民署最近發布的報告,預計2016年全球難民將超過六千萬!而德國的全部人口才八千萬,難道要每個德國人養活一個難民?

僅僅是默克爾承諾的那80萬,據德國的統計,每年政府就要花銷100億歐元。而且接收的80萬難民不是一年就回去了,是要永遠留在德國,政府要提供住房、工作培訓、學習德語、社會福利等等,起碼要五到十年左右,這些難民才可能自食其力工作創業。光是這80萬難民,十年就要一千億歐元!

而根據德國伊弗經濟研究所(DIW)最近的報告,德國在2015年因接收難民產生的費用約為226億美元。該所預測,今后三年德國會接收300萬難民。這些難民將有5到10年時間才會開始償還成本。80萬難民一年就要226億美元,300萬一年就要700多億美元。這意味著德國的總開銷(10年)將達7000億美元!而德國的全部外匯存底(截至2014)才是1800億美元。

默克爾本人和她的政府都不產生錢,最后得是德國人民買單——增稅,增加人民的負擔!並拖累德國剛剛復甦的經濟,最后大家一起受窮。

作為一國總理,默克爾對本國經濟和這些道理當然是心知肚明,但為什麼還要這麼做?因為通過這個“人道主義秀”她會獲得西方左派媒體的歌頌,甚至獲獎!她頂多再做一任總理就走人,那300萬難民的龐大經濟負擔和債務,會是別人承擔。而她卻獲得一生的美名——有同情心,慷慨領袖!這不,美國左媒《時代週刊》已經迫不及待地把她選為《年度風雲人物》(歌頌她接收難民政策)。明年她還可能抱回一個“諾貝爾和平獎”。

敘利亞難民1%是恐怖分子

默克爾給德國、歐洲及世界造成的問題,絕不僅在經濟層面,更嚴重的是在安全領域。據反恐專家評估,在敘利亞難民中,1%可能是混入的恐怖分子。ISIS在敘利亞和伊拉克都攻城占地,當地政府的移民機構也被他們占領,他們很容易做出“護照”。按1%的比例,80萬難民中就有8000個聖戰分子,那德國和歐洲就等著遭殃吧。美國波士頓馬拉松賽遭襲擊,凶手只是兄弟倆(隨車臣父母政治庇護而進入美國)。洛杉磯襲擊案,凶手是一對夫婦。法國巴黎大屠殺,也只是幾個恐怖分子。難民中1%是恐怖分子,就將對歐洲、甚至美國造成潛在的長遠危害!

人類僅有的兩次世界大戰都是德國發動的,禍害全球,罪惡深重!這次,默克爾用“人道”的名義開放敘利亞難民潮,等于開放恐怖分子進入歐洲,(轉而)進入美國等西方國家;德國這次是否會在“人道主義”旗幟下,再次成為“第三次世界大戰”(恐怖主義戰爭)的重要媒介?不是沒有可能。

三類難民,三種應對之道

那麼面對難民,人類就該袖手旁觀、置之不顧嗎?當然不應該!難民主要分三種,應對措施也應不同:

第一,對經濟難民,各國都應該拒絕。因為這是無法承受之重。以澳大利亞為例,該國人口2300萬,人均收入四萬多美元。而附近的馬來西亞,人口3000萬;印尼更多,人口2.5億(是澳大利亞的11倍),人均收入才2500美元(是澳洲的15分之一)。成千上萬的馬來西亞、印尼的經濟難民要進入澳洲,因為只要進入就能收入劇增。澳大利亞2013年底實施邊界管制措施,從海上多次攔截阻止了馬來西亞難民船,才沒有發生歐洲這種難民潮。如果澳洲總理也像德國默克爾那樣“敞開胸懷”接收難民,那半個馬來西亞人口可能都會湧進澳洲。

美國更是如此,比鄰的拉美國家,人均收入都遠低于美國,如果美國不強力制止非法移民,那美國的經濟和安全將不堪設想(美國境內現已有1100萬非法移民)。

第二種是政治難民,各國都應該接收。如審核確實是受到政治迫害,出于人道原則和履行聯合國人權公約,各國都有道義責任給予他們庇護。

第三種是戰爭難民。對這種難民,既不能完全拒絕,也不應全盤接收,而應採取兩步措施:第一,統一設置難民營,臨時集中安置,等待導致難民的戰爭因素解除,再安排他們回到其家園。第二,馬上致力解決造成戰爭難民的根源。在這個問題上,當年科索沃戰爭的難民處理是一個樣板。1999年,米洛舍維奇的塞爾維亞軍隊在科索沃進行種族清洗,導致200萬人口的科索沃有100多萬人成為難民,逃到鄰國阿爾巴尼亞和馬其頓等。我當時曾到馬其頓的難民營採訪,目睹漫山遍野的難民營帳蓬,並寫了報道(“種族清洗:20世紀末最大悲劇——科索沃難民採訪錄”)。

當時西方國家(包括德國),都沒有像今天默克爾政府這樣一攬子全部接收那些難民,而是在馬其頓和阿爾巴尼亞等設立了龐大的難民營,臨時集中管理,然后美國領銜的北約聯軍強力打擊塞爾維亞軍隊,最后塞軍撤出了科索沃,絕大多數的難民都返回了家園(極少數被西方國家接收)。所以,結束戰爭才是解決與解救戰爭難民的真正辦法。

美國換總統,解決難民潮

但現在無論是德國的默克爾,還是美國的奧巴馬,更不要說法國總統奧朗德,全都不致力解決造成敘利亞難民危機的ISIS問題,全都不派兵進入敘利亞鏟除那些“聖戰野獸”。美國的空中轟炸簡直像做秀,一天才有10到20次,而海灣戰爭時(布什總統),美國對伊拉克的轟炸一天出動二千架次,然后又派地面部隊進攻,最后只用100小時地面戰,就打敗了薩達姆的50萬大軍。

而現在的伊斯蘭國,沒有空軍,沒有海軍,甚至連地對空導彈都沒有,整個是一批土匪亡命徒。在二戰時,美國領銜自由世界打敗了精銳的德國軍團,擊潰了武士道精神的日本皇軍,在今天美軍實力跟ISIS相比是牛刀對螞蟻的情況下,怎麼可能打不敗土匪武裝的ISIS?最根本原因是奧巴馬們根本就不想打,不願打,不去打!

默克爾、奧朗德、奧巴馬們,不去鏟除敘利亞的ISIS,不去撲滅火源,而是高調接收大量敘利亞難民,不僅是政治怯懦,更是政治做秀,結果只能延長敘利亞人民的痛苦。而他們熱衷的大量接收難民的政策,更導致西方國家的安全受到致命威脅,因為沒人保證恐怖分子不滲透進來。

默克爾的敞開胸懷接收難民的政策,在其黨內都備受抨擊,但下次德國總理大選要到2017年,所以默克爾的大量接收難民政策一時還無法改變。法國最近的全國13大區選舉,奧朗德的左翼社會黨是輸家,但法國總統大選也要到2017年,奧朗德的敗選雖已是大勢所趨,但遠水不解近渴。只有美國的選舉今年11月舉行,給人一線希望。美國過去半個世紀的政治現像都是一個黨執政兩屆就被“換黨”(只有裡根總統深得人心,共和黨執政八年后又連任一屆),更不要說左翼民主黨的奧巴馬總統把美國內政外交都帶入困境,連個政治圈外人的商人川普出來挑戰奧巴馬,都普遍受選民歡迎,可想而知美國人對無能怯懦的奧巴馬政府的厭惡和痛恨。所以,只有10個月后美國選出新的總統,從根本上鏟除ISIS,敘利亞難民問題才可能隨之解決。

——原載《看》月刊2016年1月號

2016-01-0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